青麟摧心爪被称为船儿会特有的一门绝技,在整个仙武大陆地阶的所有爪功中也能名列前茅,就从它能够虚幕莲华实化这一点特性中就能看得出来,绝对是地阶巅峰的武学,楚云武学繁多,但是级别最高的也就是地阶巅峰武学而已。(书屋 shu05.com)

    这门爪法据说是船儿会的开派祖师早年在大陆游历的时候,看到了两只不知名的灵兽战斗,从而心有所感,历时一百五十七年创出来的一门绝世的爪法,一经创出就是地阶巅峰,轰动一时。但是船儿会的开派祖师却说自己的这门武功没有展现出当年那两只灵兽的万分之一,当然众人都以为是客套话。

    这门爪法跟楚云的寒冰软绵掌没什么区别,以虚幕莲华实化为手段,用天地灵气跟自己的手掌结合,形成类似于灵兽的兽爪,有着超高的防御力和攻击力,就是跟神兵利器相比都丝毫不差,而且他的指甲拥有超强的穿透力,所以这门武功一出世就闻名遐迩。

    当年船儿会的一位地阶六层的武者凭借这一门武功重创了一位地阶圆满的武者,虽然是偷袭,但是也足见其威力,一般的地阶中期武者就算是偷袭都很难打赏一位地阶巅峰的武者,地阶巅峰可不是地阶后期两者有本质的区别。境界想同的武者,凭借这一门功夫完全可以做到压制敌人,因此知道这门武功的人看到楚云单手对敌,才觉得他大意了。

    石东为什么这么在意宋泓毅,是因为石东是宋泓毅一脉的人,他是宋泓毅的爷爷的结义兄弟,因为宋泓毅的爷爷两次救了石东的命,所以他平时都以宋泓毅爷爷的家臣自居,他来之前任务就是照顾宋泓毅,所以他完全不等宋玉京的命令就出手了。

    船儿会不是家族式的门派,但是宋家强悍的实力却垄断了船儿会的四任门主,要知道船儿会的门主任期跟兽神山和天地盟一样都是五十年,将近二百年船儿会都被宋家统治,可见宋家的实力。但是宋家也不是铁板一块,现在的门主是宋东升,他也是宋玉京一脉的代表人物。不过随着宋泓毅的爷爷宋东宁的崛起,宋家一分为二,而石东就是宋东宁一脉的,作为宋东宁最看重的孙子宋泓毅被擒住,石东当然急了。

    他的青麟摧心爪果然不凡,每一击都能引起天地灵气的波动,虽然不能直接借助天地灵气对敌,但是内力的运转能够带动天地灵气波动,可见其威力也很是不俗。楚云跟他对了十几掌,他手上的鳞片具有极强的防御力,而且摧心爪名副其实,具有隔山打牛的功效,楚云以太极阴阳掌应对,竟然被对方出人意料的掌力差点搅乱了自己的阴阳内力。

    对方的内力绝不是五行内力,武林中最常见的内力就是五行内力,另外的就是道家内力、佛家内力、儒家内力、暗属性内力、血属性内力这十种。五行内力就不说了,道家内力就是一种类似于混沌的内力,楚云的太极阴阳掌反其道而行,把混沌内力分为了极阴极阳的两种内力,只要能够融合就能够成为最正宗的混沌内力,因此从极阴到极阳中间的统统属于道家内力。

    佛家内力一般来说都带有很明显的特征就是伴有金光,但是却绝不是金属性内力,让人一眼就能感觉得出,佛教内力的特征很庞杂,不过都带有明显的禅意,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很难说的清楚。

    儒家内力说的是一种儒家武者特有的一种内力,此内力带有强烈的主观属性,或是平和或是爆裂或是正直或是偏执,而儒家武者的境界跟自己的心境有着很强的关系,因此一个儒家武者一辈子都是普通人一朝顿悟成为高手的大有人在,这是一种很奇特的内力。

    暗属性内力跟楚云的极阴内力有本质差别,暗属性内力有超强的腐蚀性和吞噬性,因为当年秦武帝的打压,慢慢的成为了魔门内里的代表,但是内力不分邪正,说起来这是一种很强悍的内力。但是这种内力被佛家内力和儒家内力压制。

    血属性内力也是一种很奇特的内力,多为战场宿将或者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修炼,能够让修炼者战力倍增,是一种天生的战斗内力。也能够让对手不知不觉的血液干枯,因此也多为魔宗学习。

    这十种属性的内力仙武大陆的主流内力,但是不是所有的武者都是这十种,楚云以前只是听说,但是现在还真是开了眼界,第一次遇到。石东的内力磅礴大气连绵不绝,而且有隔山打牛的效果,类似于水属性内力。但是其中却孕育着炙热无比的热度,又像是火属性内力。但是两种内力绝不可能出现在一起,虽然很多人水火双修,但是绝不可能让两种内力融合,否则的话,这个武者绝对会丹田爆裂而亡。偏偏这个家伙就有这种奇特的内力,楚云一时间还真是疑惑的很。

    楚云的内力何等凝练,他虽然觉得对方的内力时常的搅动自己的内力,但是楚云还是凭借对内力的掌控,瞬间就能够化解。

    石东一心想要抢回自己的少爷,他用尖锐无比的兽爪尝试了几次,但是被楚云的归元罡气死死的防御住了,他也无可奈何。

    对方的隔山打牛对楚云也没什么作用,楚云的寒冰软绵掌当年可是靠着隔山打牛的特效扬威的,因此对这一手很是熟悉,楚云用太极阴阳掌的转移内力,轻松的把这种奇特的内力运用给转移了,这一手根本就攻击不到楚云的体内。

    石东的招式不见多么精妙,但是凭借防御力超强的鳞片、穿透力极强的兽爪、隔山打牛的特效,以及怪异无比的内力,还是能够压制绝大多数的对手,不过楚云显然不在此列。

    因此楚云虽然左手抓着宋泓毅,只用单手对战石东,但是石东愣是拿不下楚云,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石东的强悍爪功有目共睹,但是反观楚云却轻松写意的带着一个人,跟他周旋的不落下风。他这不是用的轻功躲避,就是硬碰硬之下显得轻松,才会让人如此吃惊。

    “楚门主实力当真是不凡。”

    “青麟摧心爪不会是徒有虚名吧?”

    “怎么可能,青麟摧心爪的威名是打出来的,我告诉你,这门武功相当的难练,但是每一个炼成的都是一时的人杰,就比如说宋...。”听到有些人质疑这门武功,就算是对头,但是江淮帮和重水门的人还是立刻解释了起来,在场的绝大多数的人都认定了这门武功的实力,但是他们更关心的还是那个对付如此神功都游刃有余的霸王门门主楚云。

    石东越打越心急,宋泓毅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断的叫嚣,楚云并没有限制他说话,但是两个人交手了一刻钟,宋泓毅就是再怎么纨绔,也能看出来,石东不是楚云的对手。他一瞬间都有些后悔,他挑衅楚云当然不只是为了自己好友滕一冠出气,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吃惊于楚云的年轻,心里的羡慕嫉妒而已。他虽然是嫡子,但是船儿会的接班人却轮不到他,这让自命不凡的宋泓毅不爽。但是现在他后悔了,石东的实力怎么样,他心里清楚,是他这一脉的第二高手,现在竟然被楚云玩弄于股掌之上,他的傲气被打击的一点都不剩了。

    自己的事情自家知道,他的青麟摧心爪并没有练到最高深的地步,世人都以为可以虚幕莲华实化就是最高的地步,但是并不正确。因此他也什么底牌了,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奇特的内力制敌,因为其他的手段都在楚云的太极阴阳功和归元罡气面漆毫无用处。

    因此他气沉丹田,在楚云想把他的内力转移的时候,他突然用了全力,太极阴阳掌的转移是有限度的,全力之下的石东的掌力显然不在转移的范围之内。楚云一个不察,两个人的掌对在了一起,楚云立刻就想收回来,但是已经晚了,石东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朝着楚云打来,楚云万般无奈之下,也用了全力防御,两个人的掌就跟黏在了一起一样。

    石东真的是老江湖,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内力并不是对楚云没有作用,而是楚云用他浑厚的内力化解了。石东觉得一点半点,楚云能够用自己深厚的内力化解,但是两人直接比拼内力,自己的特殊内力楚云肯定就不是那么好化解的了。

    不得不说,石东实力不错,对战经验也丰富,眼力也很高,这的确是他能够取得上风并且最快解救出宋泓毅的最佳办法,否则拖得越久自己取胜的希望越低,自己的船儿会也越丢人。

    楚云对战经验也不少,他一瞬间就知道了石东的想法,但是他虽然知道,不过也没有办法,两个地境的武者很少有比拼内力的,因为仙武大陆的地阶武者的内里厚度是非常惊人的,因此一旦比拼内力都是旷日持久的,石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觉得就算是比拼内力输了,那么宋泓毅也因为楚云专注于内力的比拼,从而疏于防范,让宋泓毅逃脱。

    当然另外的原因是比拼内力凶险无比,不说不能随便移动,很可能会让第三者偷袭这些外部原因。就是内部原因都凶险无比,一旦失败就是一方内力耗尽,对方的内力滂湃涌入体内,输的一方非死即残。因此基于这些原因很少有人这么做的,楚云也是一个没注意被石东得手了。

    在场的所有人谁也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开始比拼内力,所有人全都朝着相反的方向退出去了几十丈,要知道两个都是地境九层的超级高手,如果发生意外,不比地境后期武者自爆的威力差,热闹虽然好看,但是谁也不会那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

    这个时候站在楚云身后的除了自己的忠心且实力高超的熊二和楚大,其余的人站都站不稳,包括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诸葛青衣,虽然不想离开,但是他的实力就在这里就是送死,他果断的让那些不到地阶的手下撤退了。两个人身边真气纵横,不比一般的地阶中阶的真气外放差。熊二和楚大也是靠着外家武者的防御力才堪堪站稳的。

    但是船儿会的武者可遭了殃,十几个地阶巅峰的弟子,因此石东的作战和宋玉京的发呆,他们不敢贸然的离开。几个人瞬间就被无处不在的内力发成了筛子,血肉铺满了一地,楚云和石东的身上也沾上了不少。

    当然还有被楚云抓住的宋泓毅,这个小白脸已经彻底毁了,他离得最近,且内力被楚云封住了,所以毫无抵抗之力,楚云也不会为了他特意的分神,他还算是英俊的脸被划成了一道一道的,布满了伤口,而且衣服早就堪比乞丐了,差一点重要部位就要漏出来了,他愤恨的要死,但是楚云的阴阳内力十分的精纯和难缠,所以他地阶后期的实力都没突破楚云的内力枷锁。

    这还是石东特意避开的结果,他是救人可不是杀人的。楚云虽然没特意避开他,也没有特意针对他,否则霸王门跟船儿会仇恨就真的解不开了。这样一来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他更是集中不起内力冲击楚云的内力封锁。他现在心里恨楚云恨得要死,当然也恨发呆的宋玉京见死不救。但是谁也想不到,他现在更恨的是一直在拼命救他的石东,他认为是石东的没用,才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至于另外一边,只剩下了刚刚劝服自己的宋玉京,他在这么长时间一直发呆,让众人诧异的很。他虽然是宋泓毅的堂叔,血缘关系也很近,但是他跟宋泓毅不是一脉的人。他十分的不喜欢宋泓毅,因为宋泓毅眼中的野心就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但是偏偏宋泓毅的长辈却都视而不见,因此宋玉京觉得他们一脉都是野心家。内部的纷争有的时候比起外部纷争还残酷,因此宋玉京眼睁睁的看着宋泓毅被楚云擒住,又眼睁睁的看着石东为了救出宋泓毅跟楚云比拼内力,他就是没出手帮忙。

    宋玉京本想跟其他的人一样在一边看热闹,不管谁赢谁输,他都置身事外。但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些窃喜的他刚要转身离开,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觉得自己不是跟宋泓毅和石东一伙的,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三个却都是船儿会的人,不会分船儿会的哪一脉哪一只。自己一走了之的后果就是,船儿会被人看轻,这是他一个自认为的船儿会的主脉子弟接受不了的。

    因此在外人眼里仿佛被点穴了一样的宋玉京,在宋泓毅被擒住足足半个时辰之后才终于动了,他说服了自己,要帮着石东。这一幕立刻被楚大和熊二发现了,两个人一直的在楚云身边就是为了防备这个一动不动的宋玉京。

    宋玉京一动,熊二和楚大两个人就一左一右的攻了过去,宋玉京一直都小瞧了两个人,一交手才知道多么的幼稚,一个地阶中期一个地阶初期的外家武者,竟然打得他难以招架,当然这也跟他一开始就托大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这再次印证了外家武者的强悍。

    楚云跟石东两个人的内力比拼到了很关键的关头。楚云的内力比起石东深厚得多,因为为了摆脱石东,让自己不会处在这种自己安全毫无保障的环境里,楚云不惜拼命的输出内力。

    而石东本来就是为了救宋泓毅,当然也是为了跟楚云的战斗取得先机,发挥自己内力的特效,也是一开始就全力的比拼。

    两个人的内力全力输出之下,他们都不好过,楚云则是被对方时冷时热的内力折磨,石东则是被楚云浩瀚如海的内力摧残,他们全身的骨骼都咯咯作响,身上的肌肉不断地蠕动,周围的红壁岩就像是蜕皮的蛇一样,被不断的吹走,周围观战的人都推到了百丈之外的围墙周围了,甚至那些不到地阶中期的,就是几百丈的距离都难以站立。

    楚云早就发现了熊二和楚大接住了地阶九层的宋玉京,但是也无暇他顾。他反而担心自己现在的安全,如果再有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偷袭,那么他立刻陷入险境。

    楚云大喝一声左手一掌把宋泓毅打飞了出去,宋泓毅犯了几个跟头掉在了几百丈之外,生死不知。他双掌朝着石东袭来,石东闷哼一声,也伸手相对。两个人四掌击在了一起,他们这一次真的是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