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医修号称武林中实力最弱的修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得罪医修,因为得罪了一个医修,就是得罪了所有的医修,万一以后再受伤,或者是家人受伤,就不可能得到任何医修的救治,这一点让所有门派都不敢小觑医修,谁也不会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虽然很对丹药也能疗伤救命,但是丹药不是万能的。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宁惹魔修、毒修,莫惹医修,这被所有江湖人士奉为至理名言。就是那些再偏激的武者这也很少有去招惹他们的。

    但是得知楚云出城五百里迎接药王谷的代表,阮正兴还是很诧异,因为蜀山派的代表来了,楚云不过就是出城百里相迎,但是阮正兴此人还是跟着楚云去了,阮正兴这个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和野心,但是这个人却够聪明,他知道楚云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看重医修,必定是有事求人家,而他跟楚云结盟,没必要问什么原因,只要跟着去,楚云就会感激他的。

    药王谷派来的人是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医者,倒像是一个富商,他倒是很清爽,单人匹马就一个人,但是他给楚云的感觉十分的不好。

    楚云却没有冷落,当这个人知道楚云和阮正兴出城五百里迎接他的时候,他没有自傲,也没有受宠若惊,反而表情有些平淡,楚云对他的感觉好了些。

    “在下天地盟霸王门门主楚云,这位是天地盟正统门门主阮正兴,欢迎药王谷的同道,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楚云客气的说道。

    看到楚云,这个药王谷的代表有些惊讶于楚云的年轻,好奇之下用了医者特殊的窥视之法,他竟然发觉楚云的身体机能旺盛,比起外表的还要年轻。他没有说话,盯着楚云上下打探了起来,像是得到了一样珍宝一样,楚云和阮正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人也太不给面子了。其实楚云的这一切都得益于龟息功这一门神功,楚云越是练习觉得越是非凡。

    楚云看到此人伸手想要在自己身上摸一下的时候,终于忍受不了了,他后退了一步,然后干咳了两声,他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这下子这个药王谷的代表终于的清醒了过来。

    “抱歉,实在是抱歉楚门主,在下陆星霖,是来为楚门主的大婚祝贺的,刚才我看到楚门主的相貌如此年轻,所以一时愣住了,实在是报歉得很。”陆星霖说完,楚云脸色才好看了些。

    “杏林春暖,陆兄好名字啊。”阮正兴看到楚云脸色好看了一些,于是想把尴尬的气氛缓解一下。

    杏林春暖可是对一个医者至高无上的评价,传说一代神医董奉给人治病从不收钱,病重的人就帮他在门前种植五棵杏树,病轻的种植一棵,十年之后,他的门前竟然被种了十余万棵杏树,因此后世人以杏林春暖表示一个医者的至高品德。

    “这位是阮门主吧,见过阁下,在下的星霖可不是你说的杏林,而是星辰的星,甘霖的霖,杏林春暖我是不指望了,我这个人还是比起董医仙实俗多了,看病想不给医资们也没有。”听到这个陆星霖这么一说,楚云对他的印象好了一些,起码这个人实在,要钱不要紧啊,能办事就好。

    “哈哈,陆医者真是爽快,实不相瞒啊,在下前来迎接医者,一是感谢药王谷能够前来参加鄙人的大婚,二是有事相求,希望陆医者救救在下的一位兄弟,陆医者放心,酬劳肯定不会让陆医者失望的。”楚云既然知道了陆星霖喜欢钱,那么就投其所好,果然陆星霖爽快的答应了。

    楚云出城五百里迎接药王谷的代表,还是传到了有心人的眼里,让一些势力很不快,但是却让楚云的手下都感激涕零,因为楚云表现出来的对手下的关心,让所有人心安。

    第二天,楚云带着陆星霖来到了楚三的床前,陆星霖仔细检查了许久,才对着楚云说道:“楚门主,你的这位部下是被地阶武者的自爆炸伤的吧?我看了一下实在是非常的严重,他的经脉不光断裂了许多,而且时间太长都已经硬化,我看你是为他服用了续经丹吧,可惜啊他应该是外家武者,外家武者的经脉比起内家武者的经脉更坚韧,所以续经丹不适合他的伤,反而起到了反作用。他的肌肉也开始萎缩,实在是难办啊。”陆星霖大摇其头,楚云非常的失望,他以为这个陆星霖都难以救治。

    看到楚云的样子,陆星霖就估计出此人对楚云应该十分的重要,他心思转了几转开口了:“不过呢,虽然这么严重,但是我还是能够有办法的,就是这个费用嘛,实在是少不了啊。”楚云听到这个立刻大喜。

    “陆医者,只要能够治愈,酬劳你随便开。”楚云豪爽地说道。

    “好说好说,第一,虽然是药王谷的人,但是我到处游走行医,实在是累了,我看这个灵云城环境不错,因此我想来此常住,不过听说灵云城房价不便宜。”陆星霖说完,楚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楚云来自地球,因此十分注意环境和商业,他占据灵云城之后大力整治环境,并且整修官道,划分商业圈,因此灵云城名声鹊起,环境也十分的好,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喜欢来此居住,因此房价也是一日三涨,据说城主府父亲一处四合院就已经达到了几百枚初阶灵币,这还有价无市,当真是贵的很。

    “陆医者,我灵云城欢迎您这样有本事的人来入住,我赠送给陆医者一套三进三出的大院落,跟我城主府只有一墙之隔。如果陆医者愿意来这里开设医馆,那么我再赠送给陆医者一个店面,就在我灵云城最繁华的灵云大街上,陆医者觉得如何?”能让一个医者在自己城内开设医馆,就是一个城市是否是大城的标志之一,楚云当然没有问题。医者跟大夫可是天壤之别,医者是面对武者的。

    “爽快。第二呢,此人的伤势需要不少的珍贵药材,这些都不好弄啊。”陆星霖说完,楚云连忙的告诉他,需要什么就直说,一定帮忙弄来。

    “还有,此人的伤势很重,我需要拼尽全力为他疗伤,因此我需要补充内力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楚云又点头答应。

    “此外,我也需要不少的药童。”陆星霖不等楚云在说什么一次提出了十几个条件,不外乎要钱要人要资源。

    楚云有些无语,你说话就能痛快一点?

    “另外呢。”陆医者又想说些什么,就被楚云打断了。

    “陆医者,你直接说吧,你一共需要多少钱,我全都答应,我是个痛快人,绝不还价。”楚云打断了陆医者,他听到楚云的话不光没有生气,反而欣喜起来。

    “痛快,你一次给我初级灵币一万枚,黄金十万两,我就包你的下属恢复如初,当然了咱们刚才谈好的宅子、丹药、药童也不能少。”陆医者一幅商人的样子让楚云长见识了。

    “文殿主,刚才我们说的都记住了吧,准备一下一次送过来。陆医者,我希望你能言而有信,否则我也不是好骗的。”楚云说完,陆医者满口的答应。

    楚云走出了院子,对着熊大吩咐道,让他找人死死的盯着此人,免得他拿着钱跑了,熊大点头答应。

    楚云其实还是对药王谷的医者进驻灵云城很高兴的,但是这个陆医者实在是让人不放心,比起商人还市侩。接下来的日子,西北道大大小小的势力来了一百多家,楚云还真是长了见识,当然也忙得很,不管是哪一个都不能怠慢,另外的是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摩擦还真的很多。

    楚云被烦的实在没办法了,就听从了诸葛青衣的建议,在灵云城弄了一个超级擂台,让这些人没事的时候可以去散散火,没想到这下子火了起来。地阶武者的破坏力是无与伦比的,因此建造的时候需要弄大量的珍贵材料,本想着赔定了。但是擂台交给了文轩之后,这个文轩竟然在四周弄上了围墙征收门票,反而让灵云城大赚了一笔。这个擂台也成为灵云城的一景,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楚云这天陪着所有势力的代表去观看一场圣门和琅琊联盟的对战,两个地境初期的武者虽然威力一般,但是招式却都极其的精彩,楚云第一次来看也非常的满意。就在圣门武者技高一筹险胜琅琊郡的武者之后,楚云就想带人离开,这个时候船儿会的代表说话了。

    船儿会距离陈留郡不远,因此派来的武者是门派的实权长老姓宋,叫做宋玉京,实力有地阶九层巅峰,跟他一起来的有三位地阶武者,一位也是实权长老叫做石东,另外两个看起来年轻一些,一男一女,男的风度翩翩,女的漂亮大方,一个是地阶七层,一个是地阶四层,看起来都是名门高徒。

    他们本来并不引人注意,因为比起他们强大的门派还有不少,楚云也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但是刚才船儿会那一位青年男子突然在众人面前开口了,语气里竟然带着浓厚的挑衅,这让楚云停下了脚步,其余的门派代表也都看起了热闹。

    “师妹啊,现在门派真的是太不值钱了,一个区区地阶九层的也敢自立门派,也就是在陈留郡,换个地方估计早就被人连皮带骨头嚼着吃了,你说可笑不可笑。”船儿会的年轻人说完,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霸王门,楚云当然清楚。楚云看起来太年轻了,而且跟任何一个门派都没交情,因此没有一个人出言帮忙。

    “你说什么。”楚云还没说话,他身边的熊二大怒了起来。

    “楚门主,我跟我的师妹说话,你的人这么不守规矩竟然吼我,你可知道我的父母从小都没跟我说过一次重话,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啊。”船儿会的年轻男子笑眯眯的说道。这个人如果滕一冠在的话肯定就认识,此人正是他的好友宋泓毅,这一次他是自己要求前来的的。

    “师兄,师傅让我们来的时候不要惹事。”他的两位门内的长老竟然无可奈何的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她的师妹却开口了。

    “闭嘴,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宋泓毅打断了自己师妹的话,她的师妹眼睛一红就离开了,身为地阶五层的强者,竟然跟个小姑娘一样的不经世事。

    “熊二,还不给宋少侠赔礼道歉?”楚云说完,几乎所有人全都对楚云生出了轻视的意味,宋泓毅更是洋洋得意,但是楚云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怒。

    “人家年轻不懂事,你也年轻不懂事嘛?跟这种没有经过江湖历练的公子哥置气,就是你一个身为江湖前辈的素养?虽说这种人,一出了他家人的庇护就能被人打死,但是人家现在毕竟是客人。”楚云说完很多人都嗤笑了起来,宋泓毅的脸都绿了。

    “师傅俺错了,俺给宋公子道歉了,其实俺没什么坏心,就是教教他怎么说话,免得他真的被人打死,宋公子除了嘴臭点,也没啥大毛病,俺还是很喜欢他的。”熊二瓮声瓮气的说完,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楚飞鸿,你竟然侮辱我们船儿会,你可知道后果?”宋泓毅立刻叫嚣道。

    楚云还没说话就被江淮帮前来的祝贺的人打断了,这个人的弟弟跟楚云还认识,楚云还救了他弟弟一命,楚云的燎原功就是从他弟弟穆子鸣手里得到的。他就是江淮帮穆子鸣的哥哥穆子柳,也比起弟弟穆子鸣实力强多了,他也是地阶七层的武者。江淮帮跟船儿会和重水门都不和谐,因此他出来打宋泓毅的脸,倒不是真的帮着楚云。

    “宋泓毅,你什么时候能够代表船儿会了,你让你大哥宋泓诚怎么想?难道你想篡位?你大哥才是船儿会正宗的少门主吧。”穆子柳说完了,宋泓毅脸色一慌,就像是自己的小心思被揭穿了一样。

    “穆子柳,今天没你的事,楚飞鸿,今天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就叫你的婚礼变成葬礼。”宋泓毅被气糊涂了,他浑然不知道这句话就是跟楚云撕破了脸皮。

    突然楚云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宋泓毅的面前,宋泓毅毫无准备,他根本没想到楚云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动手,因此被楚云一手就抓在了肩旁。他连忙的想抽出自己的刀,但是楚云速度更快,他看似随意的一脚让他腰间的宝刀直愣愣的飞了出去,宝刀连着刀鞘被插在了地上,瞬间就消失在了擂台的地面上。所有人都大惊,要知道他们脚下踩得岩石可是硬度极强的红壁岩,能够承受地阶巅峰打击而不坏,否则也不会被当成擂台的主材料,刚才两个地境初期武者的战斗,都没损害丝毫。但是楚云看似轻松的一脚竟然能够把带着刀鞘的刀整个嵌入了地面中,这实力当真是不凡。

    楚云一根手抓住了宋泓毅的肩旁,让他用尽了数个方法都不能挣脱,反而整个人的内力都被楚云的一股奇特的阴阳内力封印了,宋泓毅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浑然没有觉得一直是他挑衅楚云。

    “放开公子。”宋玉京没有说话,他正在考虑今天的事情怎么处理,但是另一个地阶九层的武者石东已经动手了。他头顶浮现出了一只巨爪,也不知道是什么灵兽的爪子,巨爪瞬间被他吸入了体内,他的双手长满了鳞片,锋利的指教也冒了出来。

    “竟然练成了,这是船儿会的绝技青麟摧心爪石东竟然练成了。”穆子柳说完,知道这门武功的人全都脸色凝重了起来,这门武功看起来应该是很有威名。这个时候楚云一手抓着宋泓毅,一手探出成掌状,准备应对石东的攻击,所有人都觉得楚云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