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青堂的大军在进入五十里内的时候,腾翼和林建宇两个人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个当时非常的震惊,然后两个人也没通知滕一冠,而是默默地把他们的军队聚在了一起,并且构筑了简单的防线,方向不是对着褚式城,而是对着相反的方向。

    这一幕滕一冠的人毫无察觉,但是滕一冠叫来助拳的两个好友云成松和宋泓毅却已经发现了。这个助拳在仙武大陆很常见,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其他门派的子弟私下里帮助另一个门派的好友撑场面。这不是门派行为,就是私人行为,所以虽然天地盟的地位特殊,但是自己好友前来助拳这谁也管不到。

    两个人发现之后,云成松立刻就想告诉滕一冠,但是宋泓毅却把他拉住了,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云成松最终放弃了上前提醒的念头。就这样当青堂的十万大军出现在了所有人视线中的时候,滕一冠才知道,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堂主,你看啊,后面出现了一股不明势力。”滕一冠的手下也都发现了。不得不说滕一冠真的是太嫩了,他竟然只看到自己正面的敌人橙堂,完全忽略了其他方向可能出现的敌人,因此才会如此的被动。而且遇到这种情况,滕一冠竟然完全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在战场之上一分钟的时间,就能决定战争的胜负,这可不是凭空臆断的,橙堂的人随着滕一冠等人的不知所措,立刻投入了兵力,把他们打通的巨石阵的缺口堵住了,当滕一冠反应过来的时候,救援黄彪骑的最佳时机已经错失了。

    “滕堂主,撤吧,后面来人是青堂的人,他们被我们压制了几十年,这一次绝不是来救援我们的。”冯得匹马跑了过来,他不得不来。因为就算是这一次全部人马都损失了,也只要滕一冠没事,那么腾变鳯决不会重罚他们。但是一旦滕一鸣死了或者被俘虏了,那么以腾变鳯的脾气,他们都会陪葬。

    “冯得不是我不想走,滕正林、滕正心和这么多的兄弟都在里面,如果我们抛弃了他们,那么我怎么回去跟父亲交代?”滕一冠还是觉得不妥,被包围的黄彪骑可是有自己的铁杆心腹,足足有四位地阶武者,虽然都是初期,但是也不可小觑,其中有两位都是滕家的人,如果他把这些人抛弃了,回去之后,怎么交代?而且自己这么做,可是让自己的手下离心离德啊,毕竟谁也不会选择投靠一个连自己手下都护不住的人。

    “来不及了,对方的人马粗看之下就有不下于十万人,如果一旦他们有什么异心,我们却不及时的撤离战场,那么我们就有可能被橙堂和青堂围困在中间,到时候很可能一个都走不了了。”冯得焦急的说道,这更是让滕一冠左右为难,冯得冷眼旁观,他没想到以前一致认为的完美无缺的老盟主接班人,竟然遇到了大事如此的优柔寡断,要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舍不得,赔进去的可能就越多。

    这个时候云成松和宋泓毅也带着他们的仆人手下过来了,即使是地阶后期的强者,一旦被十万人围住,还有同阶高手在一边虎视眈眈,他们也不一定能够逃得性命。因此他们跟滕一冠汇合就说的过去了,滕一冠的大部分骑兵虽然被包围,但是还有一万步兵以及五千骑兵,光这五千骑兵加上他们的手段,想要跑出去起码不是什么难题。

    “滕兄,刚我我听你们的谈话了,我觉得你这位冯得兄弟说的很对,现在考虑的应该是最大限度的保存有生力量,而不是考虑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我跟云兄可是看得出来,青堂的人都满脸杀气,像是冲着兄台而来啊。而且你可能不知道腾变蛟和水均益的十万大军,竟然集合在了一起,摆出了防守的样子,却把你们的背后露了出来,他们绝不会为了你,跟青堂开战的,到时候滕兄腹背受敌,滕兄可千万要考虑清楚啊。”宋泓毅装作很关心的说道,但是他说的话的确是有道理的。

    另一边的楚云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可不会心慈手软,他立刻下达了命令,命令蓝堂后备的五万人马,分出三万出城帮助围杀黄彪骑,特别是地阶武者无必要多多生擒,因为楚云还想用这些家伙跟腾变鳯谈条件。

    三万蓝堂大军的加入,局势顿时对滕一冠更加的不利,而这个时候,青堂的大军马上就要完成对他们的合围了。

    “我们撤。”滕一冠最终还是决定保存力量,避免被一网打尽,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阮正兴这一次前来可不是为了带着大军旅游的,他是为了强化跟橙堂的关系,因此怎么也必须出点力。毕竟当两个势力有了共同的敌人,这两个势力的关系必定会更好。

    而这个敌对势力,就是掌权人马上就要晋级天阶的黄绿堂,风险又低,又能达成目标。他指挥着大军,完全无视了另外的两方势力,除了让三万人防备着他们突然发难,其余的七万人朝着滕一冠的一万步兵扑了过去,泰山压顶的姿态让滕一冠最后的侥幸消失了。

    “冯得,我先撤,你带着这一万人为我们拖延时间,你就算是被俘虏了也不用怕,我会让我父亲把你赎回来的。”这个时候滕一冠竟然把冯得这个关键时刻最有注意的手下,当成了弃子,冯得心里大失所望,但是他的家人全在黄城,因此他只能答应。

    就在滕一冠紧急安排的时候,战场上又发生了变故。

    “弟兄们,这个滕一冠竟然为了自己逃跑,想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弃子,这种人一旦成为了我们的头领,咱们还有什么盼头,我雷声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我跟着老盟主兢兢业业的几十年,滕一冠是怎么对我的,大家有目共睹,我雷声绝不会跟随这种虚情寡义之人了,我准备投靠橙堂堂主楚飞鸿,如果想跟我一起的,就坦露左臂,咱们一定要拖住滕一冠这个小人,不能让他自己逍遥的离开,杀。”雷声说完他的三百私兵立刻把左袖扯了下来,然后立刻就反身开始击杀刚才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

    楚云看到这一幕大喜,他几次三番的拉拢雷声此人,终于在滕一冠的帮助下成功了,要知道雷声可是地阶七层的强者,是能够独当一面的。

    “听我命令,坦露左臂的是我们的人,弟兄们不要杀错了。”楚云大声喊道,甚至青堂的人也能听见。

    因为雷声的这一耽误,青堂的大军瞬间就把唯一的缺口合拢了,滕一冠等人想跑都不容易了,而且因为雷声在黄彪骑担任的职位很长,所以黄彪骑中许多人纷纷响应雷声,就算是在包围之外的五千黄彪骑也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反水了,这下子滕一冠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滕兄,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宋泓毅着急了起来,这里是战场,他就算是船儿会的人,也没用。刀剑无言,他这次来助拳被杀死了,船儿会也没借口兴师问罪。

    “走。”滕一冠不再看自己的属下,上了马之后朝着最薄弱的结合点杀了出去。

    “放过那几个地阶后期的,其余的都给我拦住。”楚云下达了命令,所有人都纷纷朝着逃走的人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阮正兴也下达了相似的命令:“让滕一冠那小子离开,其余的人都给我拦住。”滕一冠就算是被抓住,也只是个烫手的山芋,而且为了抓这么一个地阶后期,很可能伤亡惨重,还不一定成功,因此阮正兴和楚云都不约而同的忽略了此人。

    就算是失去了首领,也被数倍的大军团团包围,再加上老首领的偷袭,黄彪骑还是有一半人坚决不投降,甚至还有一位地阶初期的武者自爆了,橙堂和青堂花费了几个时辰才把这四万人彻底解决了。不得不说黄彪骑真的是腾变鳯王牌中的王牌。

    这一次大战,楚云的手下死伤了三万人,而青堂因为来的晚,但也死伤了几千人。取得的战果是三万黄彪骑全军覆没以及一万步兵全军覆没,伤亡比例几乎就是一换一。但是楚云却没有失望,因为他们完成了战略目标,而且能跟黄彪骑一换一,反而代表着,自己手下这些年训练的很有成绩。

    另外在雷声的带领下有三四千黄彪骑的骑兵以及一千多步兵投降,另外楚云两次大战一共俘虏了十几位地阶武者,楚云对收获很满意。

    “阮兄,你这一次来伸张正义,我可真是要谢谢你了。”楚云和阮正兴终于见面了,两个人手拉这手,就跟好兄弟一样,当然他们这么做都是给外人看的,也代表着楚云和阮正兴的正式结盟。

    “楚兄,我们正道人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何足道哉,这一次腾变鳯干涉蓝堂的内政,真的是让人不齿。俗话说有一就有二,今天他们随便干涉蓝堂,明天就有可能干涉青堂或者橙堂,我这即是按照帮规办事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啊。”阮正兴当然一副大义凛然的借口,他跟楚云都心知肚明。

    “我们去见一下两位合格的观众吧,毕竟人家是客人。”楚云笑着对阮正兴说道,他们说的就是一直在观战没有插手的腾翼和林建宇。两个人一直约束着手下,在几方势力大战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没有出手帮助任何一方,也没有趁机撤走,其实他们不是不想走,而是害怕引起误会,从而引起一系列不可预知的后果,万一青堂认为他们想要攻击自己,从而反击怎么办?他们两个可不是腾变蛟和水均益本人,他们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所以这个时候不动,反而是最好的结果。一旦局势稳定下来,他们有的是功夫离开,两个人都不相信,橙堂和蓝堂真的想要一起得罪三巨头。

    楚云跟阮正兴两个人谁都没有带,只是两人两马的走向剩余两巨头的大军,看到这一幕腾翼和林建宇也只能匹马迎了上去。

    四个人都是老谋深算之人,他们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谁也没有说对这一次的事件发表看法,甚至提都没提。腾翼和林建宇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说他们正在练兵,只不过是走错了地方,楚云和阮正兴也没反驳。两个人当场跟楚云和阮正兴告辞,楚云和阮正兴也没余挽留,很痛快的答应了,他们的十万人马得到了保证立刻缓缓的退走了。

    “三巨头,哼,也只是一群只顾自己利益的目光浅显之徒罢了。”阮正兴愤恨的说道,他可是被三巨头压制了几十年,因此对三巨头实在没什么好感。

    “阮兄,不用在意,三巨头都是一群冢中枯骨,天地盟中所有势力我看了一遍,数英雄唯有阮兄跟我啊。”楚云笑着说道,阮正兴脸上也带上了笑意。

    接下来的几个月,三巨头像是忘记了蓝堂发生的事情一样,当然对于滕一鸣代表绿堂宣战橙堂也像是没发生一样。楚云知道这算是利益交换,楚云放弃这一次宣战比式,三巨头则同意橙堂吞并蓝堂。楚云也就默许了这一次的利益交换,毕竟绿堂就算是真的给了他,他也统治不了,两个堂口中间隔得太远了。

    楚云和阮正兴忙活了起来,阮正兴十万大军跟着楚云横扫了湛蓝堂和天蓝堂,天蓝堂的羊勇果然没有跑,他把所有的势力聚集在了湛蓝城,准备孤注一掷。

    而本来帮着橙堂扫荡湛蓝堂的青堂十万大军,突然以粉堂包庇湛蓝堂人手为名,杀入了粉堂,粉堂本来就是大小势力十几家,被青堂的突然动手之下,纷纷丢地失城,短时间就被消灭了数家小势力。而青堂另外准备的二十万大军也在阮正兴的三弟阮正银的带领下杀进了粉堂,摆出了一副全据粉堂的架势。

    粉堂剩余的几家势力一方面联合起来,阻止青堂的进攻,一方面联系三巨头求援,但是他们派出去的人却连三巨头的掌权人的面都见不到,粉堂陷入了绝境。

    另一方面,橙堂、海蓝堂蓝堂的十五万大军包围了蓝堂最后的反抗力量天蓝城,但是让人诧异的是他们只是围困,并没有进攻。

    羊勇的精锐死伤了五万人,但是还能够凑出几万人,而且想拉壮丁的话,就是百万大军也能拉的起来,现在羊勇就开始疯狂了起来,那些毫无武功的凡人,也被他拉近了军队。

    羊勇倒行逆施的做法,不光没有吓退橙堂的联军,反而让他手下的人全都心惊胆战起来,除了羊勇的几个铁杆心腹,其余的五位地阶武者全都来到了唯一剩下的地阶中期的武者隋开河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