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彪骑中有不少地阶的武者,虽然都只是地阶初期,但是全力之下,几万斤的力气是有的,这些盾牌,扛不住他们的打击,纷纷倒下了。但是让人疑惑的是橙堂也有地阶好手,但是却像是没有应对一样,任由他们推到了这些巨盾。

    不管什么原因,黄彪骑面前的阻挡算是没了,但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待宰的橙堂军士,反而是橙堂军士构筑的新的防线,这些新的防线,虽然没有巨盾这么难以跨越,但是密密麻麻的拒马桩,也是让骑兵头疼。而且现在橙堂的阵型已经从圆阵变成了椭圆的形状,就像是被人从中间压缩了一样,这样一来圆阵的环形防御的功能虽然没有破坏,但是却显得岌岌可危了。

    “哈哈,好,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们只需要突破这一层拒马桩,那么他们将会再无险可守。”腾正林手下还是有明白人的,他们这么一说,坚定了滕正林的决心。

    “地阶武者听着,不要顾及内力,以真气外放的手段,彻底的铲平拒马桩。”为了表示以身作则,滕正林也亲自的上场,忙活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些拒马桩虽然多,但是防御力是不行的,很快他们就摧毁了一大半。这个时候橙堂的人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纷纷派出了地阶武者阻止,但是大势已去了,在滕正林等人不惜内力的破坏下,拒马桩损失殆尽。

    橙堂的人马也没有甘当鱼肉,他们迅速的把圆阵变成了一字长蛇阵,将近十万人排起来的一字长蛇阵浩浩荡荡的。他们全都背靠城墙而战,每一个人都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兵器,像是要做最后的反抗。

    一字长蛇阵是行军最常用的阵法,但是面对骑兵,简直就是找死,滕正林等人已经看到了他们胜利的曙光,他大手一挥,黄彪骑压了过去。这个时候黄彪骑只剩下两万五千多人,但是橙堂的十万大军也已经死伤了将近一万。

    “恭喜滕兄啊,看起来橙堂败定了。”宋泓毅笑着说道,他虽然大骂橙堂的人没用,让滕一冠轻易的获胜,但是表面上还是为滕一冠高兴的。滕一冠虽然连连的谦虚,但是是个人就能看出他表情里的得意。

    雷声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他完全不相信,那个志大才疏的滕正林这么顺利,换做以前,他早就上前劝阻了,但是这一次他却毫无动作。另一个觉得事情不对劲的就是云家三房的嫡子云成松,他当时看到橙堂以鱼鳞阵对付黄彪骑,心中对橙堂不屑一顾,因为他觉得橙堂的指挥官荒唐可笑。但是现在连续两次的临场指挥,他发现橙堂的指挥官指挥能力极强,因此他不相信,黄彪骑能够这么轻松的突破橙堂的两道防线,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但是云成松没想出来,所以没有跟欢喜的滕一冠示警。

    战场形势瞬息而变,就在橙堂的人摆出了一字长蛇阵之后,滕正林下达了总攻的命令,正面的二万人磨刀霍霍,左侧的滕正心坚定的执行了滕正林的命令。但是右侧的冯得却总觉得事情不对,因此右侧执行命令慢了许多。但是滕正林却没放在心上,大军启动起来,朝着橙堂杀了过去,在他看来,这一次自己赢定了。

    “禀告刘副殿主,黄彪骑的中路和左翼已经进去了埋伏圈,但是右翼迟迟不肯进入,请刘副殿主抉择。”其实不用他们禀告,刘将军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黄彪骑的右翼实在是太谨慎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楚云为了增加刘将军的权威,也为了表示对他的重视,任命他为兵务殿的副殿主,当真是一步登天。

    “不等了,再等下去到嘴的肥羊都要跑了,我们能够一次消灭他们大半就已经不错了,开始行动。”这个时候黄彪骑已经把速度狂飙起来,距离城墙边上的橙堂将士只有几十米了。听到刘将军下达了命令,楚大立刻对着城头的褚凌峰打了个手势,城头之上准备好的蓝堂的人立刻行动了起来,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正在疾驰的黄彪骑的人突然发现大地晃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大惊,他们可是经历过一次塌陷事件,为了这个,滕一冠还亲自检查了战场,毕竟人不能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检查之后,他们发现褚式城的东门除了最开始的那个地方,的确还有两处空心的陷阱,但是却绝不是他们开战的地方,但是这声音是个人就能听到,他们是在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停下,后退。”滕正林大声呼喊,但是马匹跑起来可不是说听就能停下的。

    就在他话音刚落,无数的巨大石块从地下慢慢的升了起来,不知道多少黄彪骑的人马被这突然的变故绊倒,顿时一片人仰马翻。也有人控制不住撞在了这些石块上,顿时就把这些不结实的石块撞碎,但是这些人也没讨到好,不是马匹重伤,就是骑士被甩飞。城墙之上的褚凌峰也命令人趁此机会射杀着黄彪骑。

    “雷声,开战之前我不是让你仔细检查了此地,你不是跟我说没有问题嘛?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滕一冠大怒的问道,遇到了好事,雷声分不上一杯羹,但是遇到坏事,他永远是最好的出气筒。

    滕一冠的确命令检查过,但是确实亲自出手检查的,雷声只是跟着,并不是他指挥的,滕正林等人也都在场。但是这个时候,滕一冠为了撇清自己人的罪责,竟然单独把责任推给了雷声,雷声就算是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免生气了。

    “滕堂主,你虽然是老盟主的接班人,但是你还没有接位,你现在只不过是绿堂的堂主而已。但是我是黄堂的副堂主以及黄彪骑的统领,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那天去检查的时候,是你亲自带队,我记得我还跟你说过这片地方石头过多,唯恐有蹊跷,但是你看过之后,却说我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你说这一片多山丘,石头多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出了事情却想把责任推给我,我告诉你,我做不到,除非是老盟主亲自追究我的责任,否则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雷声突然一反常态的强硬起来,这下子滕一冠有些目瞪口呆,但是又想说什么,却被他手下的腾变鳯派给他的仆人拉住了衣袖。他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雷声以前再怎么好拿捏,也是地阶后期的高手,跟自己的实力一样,自己不能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想要安抚一下却抹不开面子。

    “好,既然这样,那么雷统领等回去之后,在父亲面前我们再详说。现在我军不利,我将会亲自指挥,雷声统领则带着自己的私兵,从旁协助吧。”滕一冠最终还是没有拉下面子跟雷声道歉,反而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把雷声仅有的步兵统领的位置剥夺了。只是让雷声带着私兵跟随他,任何一个势力,到了地阶之后的武者都能拥有数量不等的私兵,这些人相当于家臣,毕竟什么事都用地阶武者出手,那也太掉价了,这些私兵的存在解决了这个问题。雷声毕竟是地阶七层的高手,因此他也有不少的私兵,这一次更是带来了三百人。现在让雷声带着私兵去战斗,就跟让雷声靠边站,是一个意思。

    雷声回到了私兵当中,他们听到主人受了委屈,全都义愤填膺,雷声脸色也很不好看,但是他摆了摆手,制止了私兵的抱怨。

    这个时候黄彪骑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他们被无数的巨石围了起来,让他们有马都很难跑出来,这些巨石虽然只是些最普通的石头,但是出其不意之下,把骑兵最重要的机动性限制了。而且橙堂的大军也没有闲着,他们立刻进行反扑,但是即使是黄彪骑失去了坐骑,他们也是百里挑一的悍卒,因此双方开始了最残酷的肉搏。这个时候褚凌峰也不敢随便射箭,因为双方都交缠在了一起,很容易就误伤。但是他多次请命想要出城帮忙都被楚云拒绝了。

    黄绿堂的在石阵之外还有一万人,他们只有打通黄彪骑的出路,那么黄彪骑即使有损失,但是橙堂也好受不了。知道这一点,橙堂这方除了楚云等少数几个人,地阶武者全部出动,黄彪骑的伤亡大增起来。

    “主公,这个刘将军还真有两下子,要不是他一步步的把他们引了过来,并且消除了对方的防备,咱们也不可能把他们围住,你看看这些骑兵就算是没有了马,还是能够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伤亡,腾变鳯这个无冕之王,果然是非同一般啊。”诸葛青衣没有参战,他看到战场中,两者几乎打成平手,还是很吃惊的。

    “没错,咱们崛起的时间太短了,没有他们的底蕴这是很正常的,这一次如果换成腾变鳯亲自前来,那么咱们也只能退避三舍,但是滕一冠此人虽然不是纨绔子弟,但是到底是江湖阅历太少,这一次,我们就先让腾变鳯肉疼一下,也让其他人看看我们橙堂的实力。阮正兴到了哪里?”楚云开口问道。

    “回禀主公,他们已经到了五十里之外,这一次咱们多方掩护,不惜下令封锁了官道,因此到了现在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诸葛青衣笑着说道。虽然三巨头那里地阶后期的武者好几个,但是他们的神识也发现不了五十里之外,像是楚云这种能够探测百里之外的更是凤毛麟角。楚云的神识一直关注在战场,也没有观察的太远,因此还不知道,但是诸葛青衣说了,他神识观察了一下,果然青堂的十万人已经距离此地只有几十里了,楚云心里大喜,这下子腾变鳯派出来的四万人马,估计要被全歼了。那些步兵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三万黄彪骑的损失,就是腾变鳯都很难承受吧。

    “让他们全速赶来。”楚云下达了命令,这个时候战场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楚大亲自带着一万人阻挡着滕一冠的救援,两个人的战斗也惊天动地。而战场中心,橙堂也没有完全占据上风,黄彪骑彪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们知道后方有救援他们的人,因此没有丧失信心。更何况就算是黄彪骑也没有完全的被困住,右翼的冯得率领的五千人也是生力军,只要滕一冠突破了巨石阵,那么他们说不定靠着这五千骑兵反败为胜。因此被围住的黄彪骑越战越勇,这让橙堂的人都有些抵抗不住。

    楚云看着不断有人死去,说实话这种大场面他还是没经历过几次,多达十几万人的厮杀,什么意外都能出现,楚云身子几次亲自出手,救了不少很早就跟随自己的老人,但是楚云毕竟不能面面俱到,还是有无数的人死在了战斗中。

    楚云就看到很早就跟随自己,以前就位高权重的霸王门的八大堂主之一,现在的第三镇的镇将关自在被一个地阶武者,一刀削去了头颅。楚云心里非常的难受,他是一个很恋旧的人,这个关自在不喜欢争权夺利,喜欢下棋画画,自己以前还经常跟他下棋,没想到自己一个没注意,他就死在了自己面前。

    诸葛青衣也看出了楚云的心情,但是他没法劝说,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楚云现在一举一动不光关系到他自己,也关系到他手下的几百万手下,以及几万万的子民,楚云的心肠必须硬起来。

    滕一冠现在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因为楚大不是一个软柿子,但是滕一冠这一次也拼了命,他甚至拖住了楚大和魏镇两位地阶高手。因为他的拼命,他手下的一万人进展神速,竟然马上就要打通巨石阵了,这让他觉得辛苦没有白费。

    “滕正林,告诉弟兄们,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让弟兄们坚持住。”滕一冠这么喊,当然不是为了提醒滕正林,因为滕正林有神识,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们快成功了,他这么做是为了安抚那些人境的手下,他们毕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果然听到了滕一冠的话,所有人都士气大振。

    “果然战争让人成熟啊,这个滕一冠以后肯定越来越不好对付了。”楚云当然看得见这一幕。

    “主公,要不要您亲自出手,把他留在这里?”诸葛青衣冷声说道,楚云想了许久,才摇了摇头。

    “这么做不合规矩,而且我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腾变鳯就真的跟我不死不休了,到时候他做出什么疯狂的时期,我就很被动了。这一次就先饶了他吧。”楚云话音刚落,远方密密麻麻的军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里,滕一冠不敢相信的朝后看了一眼,浑身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