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一冠摩拳擦掌的下达命令,让自己手下的骑兵准备攻击。(书=-屋*0小-}说-+网)滕一冠是有底气的,仙武大陆的骑兵跟楚云所在的历史中的地位是一样的,骑马在野战中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腾变鳯几十年培养的骑兵非同小可,清一色的二级杂交马,这些马都高达一丈,重达几千斤,每一匹马的冲击力都不逊色于人境后期武者。成千上万的杂家马冲击起来真是天地色变,一般的步兵方阵就是还未接战,就已经胆寒了。

    黄彪骑一共有五万人左右,这一次腾变鳯让自己的义子滕一冠带了三万人,可见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黄彪骑的统领是由腾变鳯亲自担任的,但是具体事务却是雷声负责,别看雷声平时低调,而且不被滕一冠放在眼里,但是这真的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也可能因为雷声跟上一个继承人滕梦龙关系太好,滕梦龙死后,滕一冠上台就一直的打压,现在更是失去了带骑兵的权利,反而去带了步兵,最关键的是腾变鳯还答应了。

    现在骑兵的直接指挥人叫做腾林生,是滕家的旁系子弟,算起来比滕一冠小一辈,地阶二层的修为,这个家伙也是一直的找雷声的麻烦,是滕一冠的铁杆心腹。他接管骑兵也是半道出家,他连黄彪骑的训练场都没去过几次,更是一次带兵的经验都没有,平时的时间都用来吹嘘拍马了,不过这个家伙现在穿着铠甲,倒是装的煞有介事,滕一冠看到了很是满意,他对自己的黄彪骑很有信心。

    “这一次我们分成六组,每一组五千人,波浪一样的冲击橙堂的人,我们黄彪骑是无敌的。”腾林生看起来倒是有大将风范,他的安排也井井有条,雷声也在不远处,听到他的安排没什么不对,但是心里总觉的要出事一样。但是其他的人却都纷纷开口赞叹了起来,什么滕堂主手下有能人,反正怎么好听怎么来,就是云成松和宋泓毅也没看出什么不妥,毕竟这样的攻击,正是骑兵的一种正规手段而已。

    而橙堂的十万人却一片肃穆,从这里也看得出来,橙堂的训练也很成功的,兵法有云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橙堂的军士起码做到了不动如山。

    现在正在指挥的总指挥官,湛蓝堂死去的涂海绝不会想到,竟然是他请回来的刘将军。刘将军在涂海死之前就已经投降了,他很识时务,本来应该被带到湛蓝堂暂时看管,等到所有时间都结束了,才会甄别安排的。但是偏偏刘将军被橙堂的总指挥沈鹰看到了。

    沈鹰这些年一直帮着楚云训练人才,而且效果显著,因此他虽然只是人境巅峰,还没有晋级地阶,但是却是楚云非常信任和看重的人。说实话,他虽然是正规军出身,但是从来没指挥过这么大的战役,因此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只能强撑着。他本来正在安排防御,但是突然之间就看到了被俘的刘将军。

    沈鹰大吃一惊,他不顾所有人的目光,跑到了刘将军的身前,单膝跪地行礼,这是大明帝国的军礼。刘将军也没想到,他被俘之后,就被高手封锁了内力,他只想安安稳稳的保住性命,但是万万没想到,他在这里竟然遇到了自己以前的袍襗沈鹰。

    “刘校尉,您,您怎么在这里,我是小沈啊,您换记得嘛?当年我可是您亲手教出来的。”沈鹰满脸是泪的说道,刘将军默然无语。

    两个人拉着手亲切的说了这些年的遭遇,然后相顾无言。他们俩本来都是大明帝国的西军的军人,大明帝国的军队分为五大军团,东军、西军、南军、北军和禁卫军,分别驻扎在大明帝国的五个方向,西军面对的是蜀山派、圣剑门、蛮族以及大汉帝国,他们经常相互摩擦,战斗也不断,因此算是五大军团里面比较精锐的。沈鹰当年得罪了人,因此被裁撤,他流落到了西北道均县,就这么混混沌沌的过日子,直到遇上楚云。

    而刘将军则是再一次战争中被当成了弃子,在一次跟大汉帝国的摩擦中,他和他手下的几千人被当成了鱼饵,被大汉帝国围歼。最终大明帝国取胜,但是刘将军的手下却死光了,他一气之下就当了逃兵,这就是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沈鹰听到老领导的遭遇义愤填膺,他亲自找到了楚云,想让楚云赦免刘将军,楚云听了沈鹰的话之后,竟然直接任命刘将军代替沈鹰成为了橙堂十万大军的指挥,刘将军震惊之下,竟然毫不迟疑的答应了。楚云虽然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毕竟沈鹰的能力真的很吃力,但是也看得出他的魄力。而刘将军则满心的觉得士为知己者死,他虽然没说话,但是楚云看得出来。就这么着楚云手下的十万人换了指挥。

    刘将军上手之后,发现这些年沈鹰训练的军队非常的好,只不过是经验太少而已,但是他却不同,要知道大明帝国的一个校尉可都是指挥三万之上的兵马,他手到擒来,这十万人的骨干全都是楚云从均县带来的,做少的都已经被训练了十年以上。

    刘将军胆子非常的大,他觉得这十万人足够正面击溃三巨头的十几万人了,因此跟楚云强烈的要求正面作战,楚云谨慎之下拒绝了。但是刘将军锲而不舍请求,褚凌峰正巧到来,他告诉楚云他的父亲在这褚式城设计了种种的机关,不光是前几天的陷阱,还有许多的防备手段,刘将军大喜,问清楚了之后,当即跟楚云提出了灭敌之计,楚云仔细分析了很久,又跟诸葛青衣等人讨论了许久,还是没下定决心,但是这个时候属下禀告,阮正兴的人马已经距离此地只有百里了,楚云这才才下定了决心。

    因此才有了这一次橙堂放弃工势要跟三巨头野战的事情。为了这事,刘将军跟沈鹰抱怨,楚盟主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太谨慎了,被沈鹰连忙的拦住,又亲自去跟楚云解释。楚云听了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在意,只要有本事,又为自己所用,就算是骂自己都是无所谓的,这点容人之量楚云还是有的。

    “咱们背后无忧,组成鱼鳞阵防御,咱们先撑过他们的三板斧,然后就是咱们收拾他们的时候。”刘将军在正中指挥着,他的身边除了沈鹰,还有被楚云安排过来的楚大和魏镇。将乃三军之胆,楚云就害怕刘将军地阶三层的实力,被对方的高手击杀了,那就笑话了。

    这个鱼鳞阵,是一门很常见的阵法,大将位于阵形中后,主要兵力在中央集结,分作若干鱼鳞状的小方阵,按梯次配置,前端微凸,属于进攻阵形。不管是楚云这方,还是三巨头这方,看到这个鱼鳞阵都是有些吃惊,面对骑兵,难道这个刘将军还想打对攻?不管楚云这方怎么想,腾林生都大喜起来,他虽然是草包,但是还是懂一点的,在他看来,橙堂这是找死。

    鱼鳞阵防御力是不强的,因为背后破绽太对,虽然他们背靠城墙,看似无忧,但是一旦交战,骑兵完全可以发挥机动性,绕到他们背后,一举击溃他们。

    “橙堂初始看起来规整,但是没想到动了真格的也只是庸才。”云成松虽然话少,但是他的这句话,却正是三巨头对橙堂的看法,他们没吃过猪肉,却都看过猪跑,也有一些人都有带兵的经验。别看这些人都是江湖人士,但是在仙武大陆,江湖门派却也各有军队。

    楚云来了仙武大陆也不短时间,深知各大门派的构成。比如说霸王门就是这么一个构成,各堂口挑选弟子,这些弟子在各堂口中就有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之分,刚开始分别的培养,那些没有练武前途或者是潜力耗尽的就加入霸王门的虎贲卫、陷阵卫这样的军队组织。至于那些有练武前途的,就继续培养,他们就会来到总门,当然也有外门内门核心之分,他们都会当成霸王门的领导人培养,不过就是领导职位的高低不同。为了培养他们,他们也会加入军事组织,不过都是当成不同级别的管理者,不像是那些大头兵。其他的门派也都差不多,虽然名义上不同,但是实际上都一样的。因此,这些人看出了鱼鳞阵,并且看得出来橙堂相当不妙,就很正常了。

    “呵呵,咱们继续看吧。”滕一冠笑着说道,他显然对这一幕很是满意。

    “传我命令,前面的命令取消,橙堂如此庸才,我们没必要如此谨慎。现在我从新下令,三万人马分为三个方阵,第一方阵两万人,由我亲自率领,直接攻击对方的正面。第二个方阵由滕正心率领,下设五千人,攻击对方的左侧,第三个由冯得带领,下设五千人,攻击对方的右侧,在我的牵制之下,你们找机会寻找破绽,一举击溃他们。”腾正林下达了新的命令,他没有管新命令让自己的人马不适应的事情,反而跑到了滕一冠的面前请功,他毫不知道这样朝令夕改对自己威望的伤害,雷声看得出来,按照以前早就去阻止了,但是现在他却没看到一样。

    “正林,好好做,你是我最看好的人,这一次只要你能成功,那么我这个位置你也不是不能做的。”滕一冠勉励道,腾正林大喜过望,他本来就是滕家正字辈的人,比起滕一冠晚一辈,死去的那个滕梦龙也是正字辈的,不过生他之前,腾变鳯梦到了一个神兽,自称为“龙”,因此腾变鳯以为大吉大利,所以给它起名叫做滕梦龙,从小就悉心培养。现在滕一冠这么说,腾正林以为他就是下一代的接班人,因此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跟滕一冠赌咒发誓,一定击败橙堂。

    回去之后,他不顾阵列整合没有完成,立刻命令出击,顿时三万骑兵,浩浩荡荡的朝着橙堂的阵列杀去,天地间一片肃杀的气氛,所有人都关注着这一场关系到天地盟势力划分的大战。

    三万人马在距离还有三里的地方就分成了三个方阵,一部分朝着橙堂鱼鳞阵的左翼杀去,一部分朝着右翼寻找机会。而正面战场却很快就要跟橙堂的人马撞在一起了。

    这个时候橙堂的弩箭射了起来,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几百人就被杀死了。要知道在大规模的骑兵突进的过程中,一旦落马,必死无疑,踩都能踩死。虽然他们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是他们却没有几乎射第二箭了。橙堂的每一个人甚至都能看清楚杂家马的每一根马毛。

    “变阵。”这个时候刘将军的传令官大声的吆喝了起来,以霸王门弟子为核心的橙堂军队立刻就开始变阵,速度极快,鱼鳞阵就已经变成了圆阵。巨大的盾牌立在了周围,而伸出来的则是长达十几米的巨大的长枪,橙堂的方阵立刻变成了一个刺猬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最前面的黄彪骑的将士都大惊失色,但是他们却已经停不下了,不说他们距离只有短短的几百米,就是他们停下了,那么后面的人也停不下来。

    “停下。”

    “啊,他们又准备。”

    不管这些人喊什么,如何提醒,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瞬间,两者就撞击在了一起,黄彪骑前面的人就跟穿糖葫芦一样的,被长枪,串在了一起,死得奇惨无比。

    而那些用神识观战的地阶武者全部大惊,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长枪和巨盾,因为这些东西都被特殊处理过了,神识根本难以发现,而用眼睛看,他们怎么可能看到被十几万了藏在身子下面的这些武器?

    长枪毕竟只有十几米,很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杀来,他们就失去了作用,这个时候巨盾就有了用处,这些巨盾看起来只有几米高,几千斤的重量,但是其实,这都是褚明城准备多年的,每一面都是特殊的金属制成,足足有几万斤,因此,黄彪骑如同撞在墙上一样,纷纷的被巨大的撞击力撞死。

    腾正林看的气愤无比:“传我命令,所有地阶武者推到这些盾牌。”在他看来这些盾牌倒了,那么橙堂就彻底没了底牌,就可以任凭他们拿捏了,刚才死的那几千人都是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