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一冠,你怎么敢对橙堂宣战?你是不是疯了?”雷声不敢相信的喊道,说话他没有了以往的圆滑,他实在是被这个消息给震劲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滕一冠,自己盟主的接班人会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

    滕一冠听到雷声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竟然直接用这种语气质问自己,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要知道他可是腾变鳯的接班人,而且这里既有其他巨头的人,也有自己的朋友,雷声这么做,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啊,他浑然没有在意雷声这么失态的原因,就立刻发飙了。

    “雷声,你只是我的属下,我怎么做,用你管吗?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难道你不知道。”滕一冠怒斥道,雷声忍了好几次才忍住了。

    “好,既然这样,我就把我带来的这一万人的指挥权交给公子,出了问题,你自己去找盟主解释吧。”雷声立刻把兵符交了出来,滕一冠根本就没听出雷声的意思,他自以为雷声服软了,其实雷声的这一声公子,就是告诉他,他现在只是接班人而已,但是偏偏滕一冠根本没听出来。

    雷声也不在这里站着,他直接返回了队列,告诉滕一冠,他不参与任何决策了,几个人各有心思的看着这一幕都没有说话。

    雷声神色难看的返回队列,立刻遭到了几个滕家子弟的笑话,雷声也没有反驳,像他往常一样的忍气吞声,几个人看到这一幕,也懒得搭理雷声,所有人都觉得雷声是一个面团一样的人物,任他们蹂躏,他们也都以欺负这个地阶后期的武者为乐。但是这一刻的雷声想到的却是那个黑夜中跟自己见面的男子,那个能够跟自己以为永不会败的主人击败的男子。

    “尊严。”那个男子跟自己说的话,一字不少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雷声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如果有人看到他的眼睛,那么肯定就能从他眼神里看出浓浓的怒火。

    “好了,两位让你看笑话了,咱们言归正传。”腾翼和林建宇互看了一眼,心中暗想,你还知道我们看笑话呢。再怎么说雷声也是腾变鳯手下的地阶后期高手,这个级别的高手,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你不拉拢也就罢了,还那他当仆人一样的使唤,这绝对是让自己家宅不宁啊,怪不得以前腾变鳯宁可培养滕梦龙也不培养滕一冠,滕梦龙虽然境界低,但是他跟雷声等人的关系也都好得很。

    “这个滕堂主,你知不知道天地盟的正堂之间的宣战代表着什么意思啊?”林建宇有些忍着笑的问道。

    “宣战嘛?这不是很正常?我们绿堂统一过程中也对此对其他堂口宣战,我想这个没什么特殊的意思吧?”滕一冠以前在外面学武,回来也就是几年的时间,一些东西他还真的不是特别清楚,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他突然想起雷声的话,难道自己做错了?

    “滕堂主,我要恭喜你了,你是天地盟几百年来第一个正式对主堂宣战的堂主,两位将会进行三场比试决定各自位置的归属,这是天地盟早就有定制的,就是你的父亲腾变鳯副盟主也不能改变。三场比试如果你失败了,那么你的堂主之位就会交于楚盟主,当然如果你赢了,那么橙堂也就成为你的了。滕堂主,你能够光明正大的成为两个正堂的堂主,我实在是为你高兴啊,这是腾变鳯副盟主都取得不了的成就啊,哈哈哈。”林建宇终于忍不住了,他大笑了起来,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但是滕一冠听到这里,终于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跟楚飞鸿那个变态比武?自己的义父都没有讨到好,自己去?后果可想而知。

    “腾翼老哥,咱们走吧,蓝堂已经没救了,咱们这一次是白来了,咱们回去之后还要协助几位盟主立刻召开堂主大会,咱们还要为滕堂主和楚盟主的比式安排具体的方案呢,我记得你接任了赤堂的堂主啊,小弟却只能打打下手。”林建宇不再和滕一冠说话,他拉着林建宇就想离开,滕一冠脸都绿了,他这下子才知道闯下了多大的火。

    “两位,滕伯伯,林叔叔,我也不知道啊,求两位帮帮侄儿吧,你们也知道楚飞鸿那个人武功有多高,我请两位给我出个主意,只要两位帮我过了这一关,那么两位叔叔伯伯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咱们三家毕竟是守望相助的盟友啊。”滕一冠把姿态放到了最低,甚至都快哭出来了,他能想象得到,自己回去之后将会怎么面对义父的怒火。

    两个人都停了下来,他们都代表的三巨头的一支,互相之间即合作又有争斗,他们当时刚听了滕一冠跟楚飞鸿宣战的时候,他们都兴奋坏了,因为不管谁赢谁输,两方人一定会结下死仇,消耗的自然就是他们的实力。但是偏偏腾变鳯出现了问题,两家势力都准备在腾变鳯晋级之后,狠狠地在他们身上咬下一口。这种事情腾变鳯以前也没少干,他们也都习以为常。当然他们都不会把对方打死,因为他们都不想打破天地盟现在的权力框架。

    但是偏偏继阮正兴之后,橙堂统一了。这下子,他们全都坐不住了,腾变鳯接着接班人被刺杀,楚云有可能是凶手的借口,想要对楚云进行第一次打压,结果众所周知,两个人打了一场平手,虽然都腾变鳯压制着自己的境界跟楚云战斗,但是橙堂的楚飞鸿不管怎么说都说占了上风,说起来腾变鳯是输了。三巨头权衡利弊,想要再想手段对付楚云,就像是当年对付阮正兴一样,压制的他几十年难以扩张。

    但是偏偏楚云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竟然先动手了,这下子三巨头都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准备一举击垮橙堂。他们想的的确是很完美,三巨头加上天蓝堂、湛蓝堂和蓝堂,六方势力橙堂必败无疑。

    但是变故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了,蓝堂叛变,天蓝堂和湛蓝堂以极快的速度失败,然后滕一冠这个腾变鳯的接班人,竟然敢直接对橙堂宣战了。

    腾翼和林建宇代表着腾变蛟和水均益,他们看到腾变鳯倒霉,恨不得大笑三声,转身离开,看着双方两败俱伤。

    但是他们两个人可不是滕一冠这种公子哥,他们立刻就想到了,三巨头不管他们怎么争斗,对外都是一体的,橙堂的崛起速度太快,楚飞鸿也咄咄逼人,我们全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一次他们离开了,坐山观虎斗的确让人很爽,但是万一橙堂真的击败了滕一冠,成为了占据三个县的庞然大物怎么办?三巨头很可能就成为历史了,这绝不是他们想要的。

    “一冠啊,你的父亲算起来是我的堂弟,我也不能看着你跳进火坑,我给你支一个招吧,就算是两个正堂堂主比式,那么也需要经过堂主大会的审批,做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橙堂能够服软,那么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你是宣战的一方,不能退出,但是被宣战的一方却可以随时拒绝,只有楚飞鸿拒绝,那么一切都好说。”腾翼一本正经的说道。

    “滕伯伯,楚飞鸿现在怎么可能服软,你没看他那个样子,他巴不得我宣战呢。”滕一冠急切地问道。

    “我们这一次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腾翼笑眯眯的问道,他对自己这个堂侄真的是失望透顶了,这点脑子,还能接任腾变鳯的位置?要知道腾变鳯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地盟之王啊,而且维持了五十年的时间,他说什么几乎没有人反对,水均益和腾变蛟联起手来才能抗衡他,但是怎么选了这么个继承人?腾翼这么多年因为腾变鳯的不喜,竟然被腾变蛟雪藏起来几十年,就可以看出腾变鳯的权势。

    “滕伯伯,我也不是没想过跟他们动手,但是他们防备太严密了,实在不是我们能短时间击败的。你看看义父手下的黄彪骑都死伤了几千人,我们甚至都没跟他们照面。”滕一冠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腾翼和林建宇对他的评价更低。

    “他们不出来,就没有办法了吗?逼他们出来啊,要知道橙堂的大本营可是那个所谓的灵云城。”腾翼和林建宇都不说话,两个人都不想得罪橙堂太狠了,万一橙堂真的做大,他们害怕自己的势力把他们抛弃了让楚云消除怒火,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实在看不下去的云家的云成松开口了。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两位叔伯一定要帮我啊。”滕一冠感激的看了云成松一眼,然后对着腾翼和林建宇说道,两个人哼哼哈哈的就是不说实在话,让滕一冠十分着急。

    “滕兄,人家凭什么要帮你啊?你仔细的想想。”宋泓毅虽然面色不动,但是对滕一冠全是蔑视,云成松实在是不得不开口提醒道了,毕竟两个人是过命的交情,要不然云成松也不会把把的跑着远来给滕一冠助阵。

    最终滕一冠用了不少的代价,才让两个人答应,他们暂不撤军,先把褚式城城围起来,然后等待进一步的命令。至于他们要不要帮滕一冠,这都需要三巨头本人决定了,两个人拿了好处只能帮滕一冠到这里了。

    十几万人把楚云的十万人围在了城墙边上,两者如果针尖对麦芒的真打一场,楚云这一方是必败无疑的,三巨头有三万骑兵,实力差距太大。但是打阵地战,楚云他们有自信能够把这十几万人拖死在这里,因为他们没有后勤,而蓝堂坚壁清野,天蓝堂和湛蓝堂又败亡,无法给他们输送给养。当天夜里,不知道多少只的各式各样的传送信息的飞禽被发出了出去,褚式城发生的事情,立刻就被所有有心人知道了。

    当这个消息被传到了正在闭关,保持自己内力平稳的腾变鳯的耳中的时候,黄城盟主府发生了震天动地的爆炸声,腾变鳯不知道发泄了多久,才立刻召集了他的心腹手下。第二天他就亲自命令两位地阶中期的属下田呈和费仲带着十万人马朝着褚式城赶去。自己则离开了黄城,他一个人都没带,失去了踪影,不过据说有人在通往彩虹城和沂水城的道路上见到过他,这两个城分别是腾变蛟和水均益的老巢。

    就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三巨头的应对上的时候,楚云一个人离开了阵地,出现在了千里之外。他看到树下的一个壮硕的人影,他立刻就走上前去。

    “阮盟主,你来得够早的。”楚云笑着说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正是回见天地盟的副盟主青堂的堂主阮正兴。

    “楚盟主,你来的也不晚啊。”阮正兴也笑着说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回想咱们上一次见面还是仇敌,这一次,咱们就成为了盟友。”楚云感慨了一句,他也没想到,来天地盟最初的仇人,现在竟然成了他最坚定的盟友,阮正兴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了他的选择。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从今以后,咱们两个就是生死相依的好兄弟了。”阮正兴摆了摆手,楚云也点了点头,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这也是被后世人称为天地盟双子星的两位巨头正式结盟的开始。

    就在三巨头还没有商量出结果的第四天,橙堂的人出了阵地,跟三巨头的十几万人对峙起来,这下子滕一冠大喜,而腾翼和林建宇则疑惑重重。腾变蛟和水均益让两个人只准围困,不得擅自开战,等待他们的命令,但是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会主动攻击,这下子两个人都不知所措起来,但是滕一冠却毫不知情。

    “好,太好了,他们竟然从乌龟壳出来了,这一次,看我的骑兵破阵。”滕一冠大笑着说道,然后指挥着自己的黄彪骑准备冲锋,腾翼和林建宇则立刻发发布命令,如果滕一冠大胜,那么就顺势进攻,如果滕一冠战败,那么就立刻撤退五十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