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第一个赶到了爆炸的中心,冷鹰和涂海都被自爆湮灭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两个人的一切痕迹都消失了。但是楚云却没发现楚三的踪迹,这中心尘土飞扬灵力暴动,楚云也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只能一点一点的找了起来。

    “楚三。”楚云在距离爆炸中心几十米外,终于到到了躺在地上的楚三,他整个人都被镶嵌在了土里,楚云连忙把他拉了出来。他现在浑身浴血,骨头内脏都漏了出来,但是楚云检测之下发现他还没有死,只不过他的经脉和身体都伤得很重,甚至很可能难以恢复,不过楚三没有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要不是他是蛮族武者,身体强悍,换成普通的地阶中期武者,早就死了。

    这个时候楚大他们也赶了过来,楚云已经拿出了伤药给他敷上了,至于急需的救助,楚云不能做了,因为这个时候他们马上就要战斗了,没多少时间处理楚大的伤势。

    “楚大你亲自把楚三送回褚式城,告诉褚凌峰找人全力救治,我们先对付不知道哪里来的骑兵,楚三的性命没有大碍,你放心吧。”楚云立刻就安排了起来。

    褚凌峰先回到褚式城备战,这也是给楚云他们里一条后路,他们还需要看押将近四万的俘虏,这些人必须处理好。另外收拾外面的金水,毕竟这些东西会很可能误伤自己的人。褚凌峰带着自己手下立刻行动了起来,这个时候橙堂和海蓝堂加起来不到八万人了,蓝堂褚凌峰直接拿出了自己心腹的两万多手下,把楚云的部队补充到十万人。

    褚凌峰帮着楚大安排好了楚三,就先去见自己的父亲了,褚明城一个人坐在他一直藏匿的小院子中间发呆。

    “父亲我回来了。”褚凌峰先把今天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褚明城只是点了点头,许久他才开口了。

    “这些我都知道了,凌峰,楚盟主是个好首领,你跟着他我放心。父亲只是有些伤感,那个冷鹰你可知道他是谁?”褚明城伤感的说道。

    “父亲,我不清楚,咱们这里也没有姓郑的家族啊。”褚凌峰想了想摇了摇头。

    “凌峰,有的,咱们这里有姓郑的家族,族长是为父的把兄弟,叫做郑知,当年是我最信任的人,跟为父都是练武的天才,他比为父小着不少,但是当时却已经是地阶六层的好手。当年我把他留下看家,我被击败之后,就退回了褚式城,你郑叔叔亲自把我安全带了回来。后来涂海作乱,你郑叔叔跟我一起都中了毒,我当时已经跑不了了,是你郑叔叔启动秘术,拼着自己的性命把我交给了关仲,他自己却不治身亡。关仲当时带人驱赶了涂海,但是涂海这个恶贼却已经把郑家一门老小全部杀死了,你关叔叔的家人也死在那场动乱中,我以为郑家已经没有人了,我当时正是心如刀绞。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把位置交给了你。但是我心里永远都觉得愧疚你的郑叔叔,没想到啊,没想到你郑叔叔的儿子小鹰还活着,还一直潜伏在涂海这个狗贼的身边图谋报仇。但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方式,他才比你大几岁啊。”褚明城是个枭雄,但是这一次他真的很伤感了,当年要不是郑知就没有他褚明城这么多年的苟延残喘,这一次眼睁睁看到恩人之子和仇人同归于尽,他却只能看着,一点忙都帮不上,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没用,可以说,当年的那个野心勃勃的褚明城彻底死了。

    “凌峰,褚家以后就交给你了,为父也没什么遗憾了,如果小鹰留有后代,那么你要尽心照顾了,你去忙吧,为父累了。”褚明城弯着腰一步步的朝着屋子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褚凌峰第一次觉得父亲真的是老了,他叹了口气,就立刻朝着城墙之上赶去,这个时候不是感慨的时候。

    “报公子,我们距离褚式城只有三十里了,前锋报告,天蓝堂和湛蓝堂彻底兵败,羊勇逃走,跑出去的属下不到十人。而湛蓝堂全军覆没,涂海已经死去。现在橙堂和海蓝堂调转兵马在城前布置了防线,他们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踪迹。”滕一冠听完有些沉默,这一次还是来晚了,别看他带着三万骑兵,但是骑兵不善于攻城,他就算是比起他们的步兵早到了,但是也坐不了什么了。

    “滕兄,只有这么点距离了,我们先去看看也好,总比灰溜溜的离开好吧?”滕一冠听到自己好友云成松的话点了点头,继续命令所有人马前进。

    短短一刻钟之后,褚式城出现在了眼前,而楚云的阵地也出现在了三位公子哥的面前。

    “滕兄,这个对面有高人啊,你看看他们的阵地布置的,很有层次,完全克制了骑兵的进攻,我看这一次我们真的白跑一趟了。”宋泓毅笑着说道,他的语气十分的幸灾乐祸,滕一冠眼睛里怒火一闪就强按了下去。

    这个宋泓毅是船儿会的继承人,但是不是唯一的继承人,因此还不一定能够继承船儿会,但是滕一冠不是的,他已经是准接班人了,而且接班就在眼前,这让宋泓毅心里酸溜溜的。滕一冠知道看起来他占据了两个县的地盘,而船儿会也不过就是占据了三个县,但是其中的实力差距可是巨大的,他还用得上宋泓毅,因此他也不会轻易得罪,只能忍气吞声装作没听到。

    “宋兄说得对,不过我还有大义的名分,我先去跟这个传说中的楚盟主见见面,两位兄台为我掠阵。”滕一冠说完,一拍坐下的马就来到了阵前。

    “请楚飞鸿楚副盟主上前回话,在下是滕一冠,添为绿堂堂主。”腾变鳯的位置是天地盟的副盟主以及黄堂的堂主,因为一个人不能兼任两个堂主,原绿堂的堂主是滕梦龙,因为滕梦龙是他的接班人,但是现在滕一冠成了接班人,因此他接任了绿堂的堂主。

    楚云听完这里,终于肯定了这一支骑兵是三巨头的人马,心里大松了一口气,要不是他们速度够快,真的被他们赶到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对于滕一冠的到来,楚云是有心理准备的,无非是就问罪而已。但是自己有征战令,名正言顺不害怕他们的问责。不过楚云的神识发现,对方有三名地阶后期的高手,这一点到让楚云警惕。

    楚云骑上了一匹飞翼马走了出去。

    楚云和滕一冠两个人的目光一下子就交汇在了一起,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但是实力却都是地阶后期,高的吓人。而且两个人一个已经是一县之主,另一个马上就要接任三巨头的位置,就是地位都很相似。因此两个同样年轻的人都对方有些好奇,他们都仔细审视着对手,说不准他们就是很多年的对手。

    “阁下就是绿堂堂主滕一冠?真是久违了滕堂主,阁下一表人才,看起来腾变鳯盟主后继有人啊,不知道滕堂主怎么会百忙之中有时间到我的地方做客。”楚云笑着说道,他这么说就是对滕一冠宣布了主权,明确告诉滕一冠,蓝堂就是我的地盘。

    “楚堂主,我记得你是橙堂的堂主,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啊。我们早就有明文规定,跨堂口之间不能宣战,你这么做是跟所有的势力作对啊。我这一次前来,就是接到了天蓝堂和湛蓝堂的求助,来做和事佬的,你如果这样我会很为难啊。”滕一冠没给楚云留一点面子。

    “天蓝堂和湛蓝堂?好啊,既然这样,你把他们两位堂主叫出来当面对质。再说了,我有滕盟主颁发的征战令,因此你们的规定管不到我。还有你只是一个区区绿堂的堂主而已,见到我这位副盟主,你都不下马拜见,难道你不知道帮规嘛?你父亲在这里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还需要练上几年。”既然滕一冠没给自己面子,楚云也就直接怼了回去,滕一冠脸色一怒。

    “你,两位堂主在哪里,你应该比我清楚。你看看这是什么,这是盟主令牌,见令牌如见盟主,既然楚盟主说到了帮规,那么就先请楚盟主执行吧。”滕一冠一伸手,竟然拿出了盟主令牌,反将了楚云一军。

    “滕堂主,你拿的是盟主令牌嘛?不好意思,我加入天地盟的时间太短了,我没见到过盟主令牌,你也知道我还没有去彩虹城续职,因此你今天就算是拿着圣祖令,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楚云冷笑着说道,圣祖令就是天地盟最该级别的令牌,是代表天地盟第一任盟主的令牌,除非天地盟生死关头,不得动用。据说圣祖令可以让西北道霸主蜀山派或者西南道霸主圣剑门完成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好,既然楚盟主不知道,那么可以找蓝堂的堂主褚凌峰看一下,一看就知道真伪。”滕一冠没想到楚云这么无赖,他必须让楚云承认盟主令,这么一来他才能掌握主动权。

    “褚凌峰堂主?你想见他?好啊,那么就请进吧,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楚云一摊手,显然是想要无赖到底了,这时候承认盟主令,那么就是自己找麻烦,只要不是腾变蛟亲自前来,楚云绝不可能承认。腾变蛟也不可能亲自来,要不然他就是跟楚云明确的杠上了,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他虽然要维护三巨头的权威,但是让自己打头阵,腾变蛟才不会做。

    “楚飞鸿,你堂堂副盟主,竟然行泼皮无赖之事,我滕一冠算是见识了,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以盟主令牌的命运宣布你橙堂立刻退出蓝堂的地界,否则,就是跟整个天地盟作对,你自己选吧。”滕一冠大怒道。

    “滕一冠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你真的能够代表天地盟,代表你们黄绿堂?”楚云脸上满是寒霜的问道。

    “不是我能代表天地盟,而是盟主令牌能代表,我正式宣布绿堂为了维护天地盟的秩序和帮规对橙堂宣战。”滕一冠看到楚云不屑的语气大怒,他立刻开口说道。

    “好,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宣布橙堂接受绿堂的宣战,只希望你回去之后,你的义父不会被你气死,动手。”楚云话音刚落,滕一冠的骑兵站立的地方,立刻就开始塌陷起来,虽说他们起的杂交马一跃能跃出几百米,但是一来他们毫无防备,二来周围全都是塌陷,因此他们逃无可逃。

    滕一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一瞬间他的人死伤了几乎五分之一,几千人瞬间就被地陷吞噬了,地陷之下都是一些利器陷阱,他们突然失重掉下去,十成本事发挥不出一成,因此很多人被直接插死了。

    这也是褚明城设计的,褚式城周围的陷阱一环套着一环,天蓝堂和湛蓝堂褚凌峰和楚云没舍得用,毕竟那样有些大材小用,但是对付腾变鳯的人,楚云用起来不心疼。

    滕一冠带来的这些骑兵,看起来令行禁止,一看就是很彪悍,这是腾变鳯蛮横霸道,能够力压腾变蛟和水均益的底气,真以为一个人就无敌呢。

    “楚飞鸿,我记住你了,全部后退十里。”滕一冠大怒的喊道,楚云的人依城而立,而且建立了完善的工势,他就算是再恼火,也不能让骑兵攻击。果然这一支骑兵真的是精锐,他们迅速的带着受伤的人离开了,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刻钟,而那些重伤的竟然全部自杀了,就是为了害怕拖累自己的部队,楚云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沉,不好对付啊。

    双方陷入了和平,滕一冠也没闲着,他指挥着人把十几里的大坑掩埋了,刚刚结束,他们的大队人马就赶来了。

    腾翼、林建宇和雷声前来拜见滕一冠,这倒不是说身份差距太大,而且滕一冠带着盟主令牌,他们三个都是前来拜见令牌的,不过这都是表面上的,除了雷声带着的黄绿堂的人,估计其他的人都不会听从滕一冠的命令。

    “三位辛苦了,这一次我们为了匡扶天地盟的正义真的不怕艰险,实在是正道楷模。你们可能也知道了,橙堂不是什么善茬,他们竟然公然的蔑视盟主,无视盟主令牌,悍然的对我们绿堂宣战了,实在是太张狂了,我在你们来之前,已经宣布跟橙堂进入了战争状态,你们两位现在是什么意思?”滕一冠直接无视了雷声,朝着腾翼和林建宇看去,两个人本来听到前面滕一冠的套话的时候,还没什么表情,但是听到他代表绿堂和橙堂宣战了以后,表情精彩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们绿堂和橙堂宣战了?”腾翼表情既震惊又有些惊喜,而雷声的脸色却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