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救命啊,救我堂主。(书^屋*小}说+网)”

    “母亲,我要找母亲。”

    “我不想死啊。”

    随着几十万斤的金水的倾倒,天蓝堂和湛蓝堂顿时崩溃了,到处都是哀嚎声,真是一片末日惨象,人境武者只要沾上,身体立刻就开始腐烂,只有那些心狠的,立刻把自己沾上金水的肢体砍去才能够保住性命,但是这里到处都是金水,就算是再心狠之人有时候也救不了自己。

    就算是那些地阶武者,也有一位沾在了大腿之上,这个地阶武者立刻就以内力制止了金水的腐蚀,然后用刀把这一块烂肉挖了出来。其余的地阶武者全都各施轻功逃离了这一片地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天蓝堂的堂主羊勇和湛蓝堂的堂主涂海带着仅剩的一万几千人,失魂落魄的站在边缘,看着自己的手下,这可是六万多人啊,一瞬间就被吞噬了一大半。

    “羊堂主,他们这是用的金水,用的金水啊,这是明文禁止的,我们去控诉他们,控诉他们啊。”涂海拉着羊勇的胳膊,他故意的把天蓝堂的人安排在了最外面,想让他们先被橙堂消耗。灾难来临的时候,反而天蓝堂跑出了更多的人,他的人马损失惨重。

    “涂兄,你别傻了,他们本来就跟三巨头作战,我们投诉了有什么用?现在我们实力大损,谁还会搭理我们?这就是个套啊,这就是个套啊,我没想到蓝堂竟然跟橙堂结盟了,这个褚明城老贼还真的狠啊。把我们骗到这里,让我们毫无防备,我们太傻了,太傻了,竟然以为褚明城不会不顾及三巨头,现在我才知道褚明城就是个疯子啊。”羊勇一把甩开涂海的手,他现在考虑的是怎么逃跑,他已经看到了橙堂的人和海蓝堂的人全部围了上来。

    “门主,三巨头的人距离我们还有几百里,虽然看起来时间还不少,我们要抓紧了。”沈鹰看着这一幕有些于心不忍,几万人“融化”在自己面前,让自己坚硬的心都颤抖了,但是这就是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嗯,命令褚式城射神弩先放一波,这些人虽然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我还是不想全部杀死他们,让他们以为自己到了绝境,然后前去劝降,不过那些涂海和羊勇的心腹就不必了,诸葛先生和沈鹰你们两个人,看着办吧。”楚云虽然也有些不忍,但是他停不下了,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有自己的手下需要养。自己也需要灵币,需要资源,否则怎么晋级更高的地步?

    褚明城第一次出现在了城墙之前,他狂笑起来,羊勇和涂海怎么可能看不到,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他们差点坑死褚明城,但现在报应来了,这就是江湖啊。

    “射,给我狠狠的射。”褚明城大手一挥,无数的弩箭和弓箭对着城墙之下仅剩的一万多人的军士射去,因为居高临下,瞬间就死伤了一千多人,刘将军虽然尽力的想要建立阵型,但是这个时候真的没人听他的命令,他来的时间太短了,他立刻就决定投降,他知道这些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他是不会为他们陪葬的,于是刘将军就成了第一个投降的地阶武者。

    “我们投降,我们也投降。”无数的人被这一波的攒射击溃了底线,再加上刘将军的绑银,他们朝着橙堂和海蓝堂的阵地跑了过去投降。羊勇的几个心腹和涂海的几个心腹拼了命的阻止,都制止不了。

    “我们分头撤。”羊勇闭着眼脸色狰狞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他猛然睁开眼,然后就抽出了自己的宝剑,朝着海蓝堂的人杀了过去,他脑袋还没有糊涂,知道比起橙堂的人,海蓝堂的人好突破一些,但是楚大等早就准备好了,怎么能让他们如愿。十几个地阶武者各自找到了对手,迎着羊勇等人杀了过去。

    楚云看着几十位地阶武者的战斗,自己这方人都士气高昂,但是对方的人却都只想逃命,因此对方一瞬间就落在了下风。这个时候褚明城也带着人出城了,内外夹攻之下,这些人顿时崩溃了。

    楚云随时防备着地阶武者的自爆,他身上的雾气就没消散过,但是这些家伙胆气已丧,那里还有拼死的决心。当涂海手下的地阶武者纷纷跪地投降之后,他们的士气更是崩溃了。

    “大家走。”羊勇身后再次出现了一轮红日,他大喝一声浑身起息暴涨,缠着他的楚大上了一次当,这一次竟然不躲不闪,不想放弃。

    “楚大,给我退后。”楚云看得出来,这一次羊勇是拼了老命,这一次真的不是骗人的,他雾气一闪就来到了羊勇身前。他这一次并没有拿出源泉剑,而是内力激发,在自己身前出现了一个太极图。终于羊勇的动作完成了,一轮巨大的红日破土而出,让所有人都难以直视,然后羊勇大喝一声双掌前推,红日朝着楚云就袭了过来。羊勇身子一个趔却,他身边的心腹隋开河连忙搀扶,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快速离去,至于那些其余的手下,他们就顾不上了。

    “我们也走。”涂海也发现了这难得的机会,立刻就想逃走。

    “阳消阴长。”突然楚云身前的阴阳太极图全部变成了漆黑色,楚云也双手一推,漆黑色的太极图对着身前的红日就撞了上去。预想中惊天动地的碰撞并没有发生,漆黑的太极图竟然撞击之下把红日慢慢的吞噬了,没错就是吞噬了。

    “门主万岁。”橙堂的人全部欢呼起来,楚云脸色一白,但是还是立刻压制住了,他没事一样的点了点头。

    “低估了羊勇的实力,也高估了我新创的这一招的威力啊。”楚云心里自嘲了一句。这是楚云新研究出来的一招就叫做阳消阴长,是楚云根据阴属性内力吞噬创立的,他想要试试威力,结果受了伤,本来楚云凭借太极阴阳掌的反弹完全可以不用受伤的接住这一招,实在是大意了。

    “拦住涂海。”楚大、魏镇、褚凌峰三个地阶中期的武者朝着想逃走的涂海奔了过去,地阶后期武者逃走了也就算了,但是涂海这个地阶六层的都逃了,那么就成笑话了。

    三个同阶的高手围住了涂海,涂海顿时陷入了下风,要知道里面还有一个楚大呢,他虽然不是正宗的外家武者,但是实力却决不会弱于外家武者。涂海被打的哇哇大叫,但是怎么也逃不了。

    “禀告门主,有一只骑兵赶来了,距离此地也就是三百里,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到达。”突然负责侦测的冯成洲前来报告,楚云皱了皱眉,这可是预想之外的。现在才打了半天的时间,要不是褚明城的计划,他们还真的要出问题,不过不尽快结束战斗,那么他们一赶来,以骑兵的手段,自己这七八万人还真的不一定顶得住。

    “楚盟主,楚盟主,我投降,我投降啊,我不比褚凌峰差,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涂海突然大声叫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向楚云,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褚凌峰的人也竖着耳朵听着。

    楚云也一时间很是心动,能够更快的解决这个涂海,就能够剩下时间应对三巨头的人,他们需要构筑新的防线,需要花费时间。就在楚云想答应的时候,楚云看到了褚凌峰的眼神。那是一种失望,是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后的失望,楚云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知道现在蓝堂跟他们已经分割不了了,因此就算是楚云答应了涂海,褚明城和褚凌峰也会按照约定投靠自己。不过他们这些人永远都不可能和楚云一条心了,楚云的内部就出现了分裂,而且给自己属下人一种感觉,就是自己随时会为了更大的利益抛弃他们,这样人心就散了。

    “涂海,我告诉你,你的提议我很动心,你也很会把握人心,在这个时候说要归顺我。但是我问问你,你的归顺我敢收嘛?褚明城当年可是你的恩人,你都能对他下手,你问问自己,换成你自己你能接受这么一个人嘛?”楚云说完涂海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褚明城等人则满脸的感动,魏镇等人则有些着急,魏镇走到楚云身边想要跟楚云说点什么,楚云一抬手就阻止了。

    “魏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让我假意的答应,然后以后再炮制涂海,但是我绝不会这么做。只要效忠于我的人,我都会把他当成兄弟,当成家人,我绝不会接受这么一个人成为我的家人。听我命令,给我拿下涂海。”楚云的话让所有人士气大振,没有人喜欢绝情绝义的首领,褚凌峰更是激动。

    “楚盟主,我褚凌峰以后对您忠心耿耿,如有背叛天打雷劈。涂海受死吧。”褚凌峰说完就杀向了涂海。

    “楚盟主,你把我的女人都玩了,难道你不给我一条活路?”涂海绝望的大喊道,他希望自己的女人洛水姬能救自己,毕竟楚云可是为了洛水姬连续几个月不误正事。

    “洛水姬?呵呵,你死了就能见到她了。”楚云不再跟他废话。

    “主公,那一只骑兵距离我们就只有不到二百里了,他们很快就会赶到。”诸葛青衣连忙来报告,楚云的神识早就发现了,但是这个涂海自己出手也不可能短时间的解决,反而可能逼得他走绝路自爆,他是地境六层的,真的不好对付。

    “先让沈鹰构筑防线,不能让这股骑兵轻易的击垮。”楚云左右为难的下达了命令,顿时沈鹰就行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战场出现了新的变化,涂海手下除了自己和夫人是地阶六层,还有一个地阶四层的属下,这个人叫做冷鹰,是涂海的心腹,也是熊二对付的人,这个人拼着自己重伤终于摆脱了熊二的纠缠加入了楚大、魏镇、楚三、褚凌峰和关仲围攻涂海的战团。

    他为涂海挡下了楚三的一记铁棍,又逼退了关仲的一刀,为涂海赢取了喘息的时间,两个人背对背的站在了一起。

    “冷鹰,冷老弟,我没看错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你放心这一次只要我们活下去,你就是我的亲弟弟。”涂海大为感动,他的那几位地阶初期的属下,竟然一个拼死的都没有,全部在橙堂既往不咎的劝说下投降了,他没想到这个冷鹰竟然这么忠心,他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涂堂主,我这一次拼死前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冷鹰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涂海连续的跟楚大和褚凌峰过了几招才抽出空来回答。

    “冷老弟,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啊,咱们安全了说什么都可以行不行。”说完涂海又硬接了关仲的一刀,说实话他现在状态很不好,跟五个高手的战斗让他内力下降的很快,而且楚大和楚三硬碰硬的攻击,让他身体受了很大的外伤。

    “听我的命令,攻击放缓。”楚云刚才竟然感受到冷鹰对涂海产生了杀气,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楚云绝不会感受错,他立刻用密室传音告诉五个人减缓了攻击强度,几个人虽然不理解,但是都执行了。

    “涂堂主,你听我说完,这可关系到您的生死。”冷鹰这么一说,涂海来了兴趣,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个。

    “难道他想自爆给我争取时间?”涂海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继而大喜,这个时候五个人的攻击已经减缓了下来,涂海终于有了喘息之机,他看向了冷鹰,急促的让他说。

    “好,涂堂主你离得近一些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冷鹰低声说道,涂海把身子朝冷鹰那边靠了靠,这个时候冷鹰已经受了重伤,涂海完全不怕冷鹰偷袭自己。

    “你说。”涂海看着四周低声说道,当然小心谨慎的他也把很大的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冷鹰身上,涂海这个人异常的谨慎。

    “好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啊涂堂主,其实啊,我叫郑鹰。”说完他立刻启动了自爆,涂海连反应都没做出来,就被炸得粉碎,围攻涂海的几个人全部都被这自爆震伤了,在其他方向的几个人还好说,因为冷鹰的自爆控制了方向,只是对着涂海,但是在涂海身后的楚三就倒霉了,他虽然立刻想要离开原地,但是却怎么比得上自爆更快,他被冷鹰的自爆吞噬了。

    “三弟。”楚大撕心裂肺的喊道,他们兄弟三个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比起亲兄弟还亲。

    楚云也没想到这个冷鹰竟然这么干脆的自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还是立刻就朝着楚三站立的地方赶了过去,他的悲痛比起楚大也丝毫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