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主,橙堂的人停下了进攻,并且在构筑防备工势看起来想要困住我们啊。”涂海和他的属下一直关注着橙堂的人,当他们发现,橙堂这么做之后他们全都松了口气。

    “橙堂的人还不知道他们身后有三头猛虎,按照常规他们这么做是完全正确的。他们看到我们的工势,并且身后还有蓝堂的高空火力支援,他们又俘虏了过多的人,一旦他们强攻不成,俘虏又造反,他们必定陷入被动,橙堂也有高人啊。”刘将军看到这一幕却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的嘲笑橙堂,反而赞叹了一句。

    “不管怎么说,当他们知道身后来人的时候,橙堂就已经没有机会反应了。”涂海心情好得很,只不过刘将军看到涂海的样子却反胃得很,要不是为了生存,刘将军怎么可能为他卖力。

    “禀告堂主,蓝堂的给养送过来了。”一个海蓝堂的下属报告,涂海哈哈大笑起来。

    “走,大家先去饱餐一顿。”涂海说完,他的手下都欢呼了起来。

    褚式城之上,褚明城带着关仲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城下。天蓝堂的人和湛蓝堂的残留势力都正在吃饭,他们都吃得很高兴,因为蓝堂给他们准备的饭菜还是不错的。羊勇和涂海也是老江湖,两个人用了多种方法测试了蓝堂给他们的食物,结果发现并没有问题,他们才肯给自己的属下放心食用。

    “羊勇、涂海两个狗贼也会有今天。”褚凌峰看着底下的人脸上挂满了狞笑,楚云想要尽快结束战斗,他们蓝堂既然已经决定了投靠橙堂,怎么能够资敌呢?他们在饭里面加了作料,不过用的还真的不是毒药,因此任凭这些人用多少测毒的方式都不可能测出来,他们加进去的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泻药而已。别小看泻药,半个时辰足一般的人境武者短时间失去了战斗力,这都是褚凌峰的父亲褚明城这些年研究出来的,他受了伤之后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练武了,因此迷恋上了这些杂学。别说还真被他弄出了不少东西。

    “禀告门主,三巨头的十万大军距离我们只有八百里的距离了,而且在千里之外还有一只三万人的骑兵,也朝着这里赶来,估计后者反而会后来先至。”负责侦测的冯成洲前来禀告。

    “来得好快啊。”楚云神色平静的说道。

    “门主,咱们是不是立刻进攻海蓝堂和天蓝堂的残余势力?”魏镇开口问道。

    楚云摆了摆手:“不急,我们等半个时辰,这可不是耽误时间,而是磨刀不费砍柴工。等一会可又有大战发生,三巨头的军队虽然不会短时间赶到,但是他们的地阶武者却随时可能出现在战场。一会的时候楚大你对付羊勇,魏镇你对付涂海,记住羊勇想跑,我们可以让他走,但是涂海一定不能跑了,他是蓝堂投靠我的条件。羊勇此人就算是跑了,他也会回到天蓝堂的地盘整军备战等我们前去,这个人是个枭雄,不舍得自己的家底。但是换成涂海这个软蛋他一定携带家产逃去无踪,因此这一次先对付涂海。羊勇手下的隋开河,熊二你去对付。至于涂海手下的那一位地阶四层的武者,邢新昌你去对付,能够劝降就尽量的劝降。其余的地阶初期的武者自己找对手。楚三你跟邢新胜两位地阶中期的武者跟我随时支援,也防备三巨头的人。”楚云把跟诸葛青衣等人早就商量好的方案拿了出来。

    “门主,蓝堂的出来帮忙怎么办?”到了现在楚云还没有跟属下说起蓝堂归附的事情,不是楚云信不过他们,而是万一说漏了嘴,自己的戏就没法唱了。

    “你们大家都放心,有件事情门主没有告诉你们,蓝堂早在几个月前就宣布归顺门主,因此,门主才会做下这一个大局,争取统一蓝堂,成为跟三巨头一样,控制两个县的新巨头。”诸葛青衣说完,众人全部大喜,特别是那些楚云来了天地盟之后新加入的人,他们被楚云的野心惊呆了,要知道这才打下了橙堂不到一年。

    “另外,我告诉你们,门主跟青堂堂主阮正兴签订了攻守同盟,他们的人马也在赶来,到时候,橙堂和青堂联手跟三巨头掰掰手腕,争取改变天地盟的政治局面。”诸葛青衣说完,众人更是大惊,所有人都知道楚云可是当时截胡了青堂,但是现在青堂竟然跟橙堂结盟了?但是仔细想想也很正常,阮正兴野心勃勃的被压制在青堂难以有动作,这一次他不趁机打破这种平衡,那么再过一百年青堂也不会有发展,这是他绝对难以容忍的。

    “谨遵门主命令。”所有人都大声喊道,在他们看来跟着这么一位目光长远的门主,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沈鹰,这一次战斗还是你指挥,半个时辰后,你立刻发动攻击,蓝堂会出城配合你的。”楚云最后看向沈鹰,这个地阶都不到的人,正是楚云手下最锋利的利剑,有些时候,武功真的不是最紧要的。

    众人都饱含信心的出去忙活了起来,诸葛青衣和楚云站在一起,诸葛青衣不同于刚才的自信,他有些担忧的说道:“主公,阮正兴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是很清楚。据你说法,这个人野心极大,计谋也很毒,我害怕他看到我们两败俱伤,然后才出来摘桃子啊。”

    “你说的不错,阮正兴不是做不出来,但是我觉得阮正兴不会这么短视。现在我们的诉求是一致的,就是先把三巨头这座大山搞掉,就算是阮正兴投靠三巨头,他能得到什么?他不还是第四?他的野心能实现嘛?只有跟我们合作,他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我们以后答应了他,只要他帮我拿到蓝堂的地盘,那么我就支持他拿下粉堂的地盘,正式形成五足鼎立。”楚云考虑了一下说道。

    “希望吧,就算是阮正兴没有帮我们,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我们随时可以退进褚式城,三巨头的十万大军我们也顶得住。到时候只能谈判解决了,到了那个时候,全占蓝堂的目的就达不成了,我们就要进入相持了,可能是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诸葛青衣想了想说道,他并没有完全赞同对阮正兴的看法,因为这个人的事迹实在是不怎么光明。

    在远达三千多里外的一处偏僻的山坳中,这里属于橙堂和蓝堂的边界,也是楚云给他们安排的位置,阮正兴的十万大军枕戈待旦。这一次他可是出动了自己一多半的势力,但是阮正兴却迟迟的拿不定主意,这件事太大了。

    “禀告大哥,前方收到消息,橙堂楚飞鸿突然发难,联合海蓝堂一起趁着驻扎转换的时候突然发难,一举击溃天蓝堂,天蓝堂羊勇仅仅带领几千人手下逃进了湛蓝堂的营地寻求庇护。湛蓝堂和天蓝堂双方背靠褚式城而立,橙堂停止了进攻。另外三巨头的十几万人正在全力的朝着褚式城赶去,估计一天左右的时间就会到达。另外有兄弟看到,战场附近多出了一股多达三万人的骑兵,也在朝着褚式城赶去,预计比三巨头的人还有更快一些赶到战场。这一方人马没有旗号,没有查明是哪一方人马。”阮正兴最小的弟弟,也是新晋的地阶武者阮正爱前来报告。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在正式场合要叫我盟主或者是堂主。”阮正兴看到有些跳的弟弟训斥道,毕竟他也是最新晋级地阶的,第一次参加这种层次的会议,现在阮家十三太保,应该是十四个了。

    “堂主,我看啊,这些骑兵应该是腾变鳯手下的那一只,除了他,哪个势力能够有全是二级杂交马组建的骑兵啊。这一次三巨头下了血本啊,虽然只是他们一小部分势力,但是绝对不会比一般的堂口全部的势力低。你说,我们这一次要不要为了橙堂虎口夺食呢?”阮家老二阮正金说话了。

    “老三你说说。”阮正兴看向阮正银,这个计谋最多的弟弟。

    “大哥,这一次对我们来说是火中取栗啊,能取出一切都好说,就怕烧了自己的手啊。”阮正银没有直说,他的小眼睛眯着,对他熟悉的人就知道他这是在思考,阮正兴等人都没说话,等着他思考完毕。

    半响,阮正爱都有些困了,阮正银才终于开口了:“大哥,这里都是兄弟,我也就直说了。”

    阮正兴点了点头,阮正银继续说道:“大哥,我想问问你,你是想成为三巨头那样的人啊,还是想成为天地盟的真正盟主啊,你能跟我说个实话,你的志向到底是什么嘛?”

    阮正兴没想到自己弟弟说出这个问题,都知道他野心大,但是他到底怎么想的,却没人知道,这一次,跟着阮正兴前来的六个兄弟全都目光炯炯的看着这一位心思深沉的大哥。

    “好,既然大家都是兄弟,那么我就把我的目标告诉你们。我们阮家深受天地盟的大恩,也是天地盟的元老之一,当年天地盟大变,我阮家跟滕家、水家、邢家、花家等前辈不肯放弃天地盟的荣耀,带着大家来到了这么一个小地方,弟兄们,我们天地盟当年才是整个西北道和西南道的霸主。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听父亲说起天地盟我们老祖宗的风光事迹,那个时候真的是风光无限。我阮正兴立誓要重新恢复先祖的荣光,自从我当年被请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朝着这个目标去做的。我花费了这么多年统一了青堂,但是却再也难以前行,兄弟们我不是信不过你们,不跟你们说我自己的想法,而是我觉得我做不到,让你们看笑话。现在老三问我的志向,那么我就告诉你们,我志在拿回咱们天地盟失去的一切。”在场的六个人听到自己大哥的志向,全都很振奋,没有人想跟着一个得过且过的老大,而且他们都是听着天地盟的光辉长大的,他们心底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恢复天地盟的盛况,只不过他们随着年纪变大都把这个梦想藏了起来,而自己的大哥阮正兴则是一直坚持着,每个人都很佩服。

    “好,大哥既然你有这个雄心壮志,那么我请求大哥立刻发兵,一刻都不要耽误。我们跟橙堂一样都是挑战者,咱们任何一方都不具备挑战三巨头的实力,但是联合起来却可以抗衡。在三巨头的控制之下,任何一个势力都很难崛起,只有打破这个平衡,我们才能够获得机会。这一次就是咱们最好的机会。只要我们跟橙堂一起挫败了三巨头的权威,那么我们才能够获得平等的地位,我们才能发展壮大。大哥的顾虑我知道,你以为我们跟橙堂有些矛盾,就算是帮他,他以后也不一定能感激,不一定支持我们吞并粉堂,但是大哥你多虑了。橙堂的楚飞鸿不会这么短视,他们跟我们一样,起码在三巨头分崩离析之前,我们都是坚定地盟友。我们不能跟让他们损失太多的力量,什么坐山观虎斗什么隔岸观火都是烂计,我们这一次必须坚定的站在他们身边,出兵吧,大哥。”阮正银说完,阮正兴猛然站了起来。

    “不错,咱们立刻出兵,兵发褚式城。”阮正兴下了决心,他是聪明人,知道他跟楚云是天生的盟友,帮着楚云就是帮自己。

    青堂立刻进入了行军,不过他们这里距离褚式城有些远,起码要三天时间才能赶到,这几天就要看楚云自己的本事了。

    “发信号。”楚云看着身边的沙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楚云话音刚落,一颗巨大的烟花就出现在了空中,几百里之外都能看得见,所有人都有些惊讶,不知道这一幕代表着什么,但是褚式城之上的褚凌峰却知道。

    褚式城城墙上做了机关,是他父亲做的,四个城墙都有,但是这一次只需要用褚式城的东边,靠近湛蓝堂和天蓝堂驻地的这一面,城砖之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大罐子,这些罐子里面装的是守城的利器,也是号称最没有人道的“金水”,这些液体看起来金灿灿的就跟金子一样,但是确是用几十种的原料配置出来的,任何地阶之下的武者沾上都会让身体腐烂,就是地阶长时间沾上都会被重伤,这是他父亲褚明城准备的,准备了几十年了,就是害怕有人攻打褚式城,没想到这一次用上了。

    湛蓝堂的人就在城墙下面,就是一个普通人端着来倒下去都会淋到一大片,就更别提正在待命的几千人境后期的蓝堂武者。

    不得不说褚明城太老辣了,这些金水都在这里放了好多年,并且在城墙之上都用特殊材料处理了,没有任何人知道,甚至因神识都难以发现。他前些年连自己的儿子都没告诉,这一次突然拿了出来,真是打了湛蓝堂和天蓝堂一个猝手不及。

    湛蓝堂在刘将军的指挥下,也不是完全相信蓝堂,都有防备蓝堂射神弩的工势,但是他们能防得住箭,却防不住无孔不入的金水。几十万斤的金水被顷刻间倒了下来,人境武者沾上就甩不掉了,短短的一刻钟,天蓝堂和湛蓝堂就彻底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