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兄,看起来这场好戏你演砸了啊。”船儿会的宋泓毅有些戏谑的说道,当然他不是笑话滕一冠,毕竟他也要有利用滕一冠的地方,他只不过是习惯性说话,毕竟唯我独尊惯了,但是滕一冠听在耳朵里,却不是个滋味。

    “好了,滕兄、宋兄,我觉得现在应该立刻让你们三巨头出兵,现在这个情况,你们的军队在几百里之外,要想赶到这里并且能立刻投入战斗,起码要一天的时间,我害怕你们所谓的盟友天蓝堂和湛蓝堂撑不住啊,天蓝堂马上就要溃败了。”云成松开口了。

    “你说的对,云兄。”滕一冠立刻吩咐手下拿出了纸笔写了一份东西,然后用一个樱红色的小鸟传了出去。其实在场的几十位探子,怎么可能没有三巨头的人,他们早就把消息传了回去。

    “你也放心吧滕兄,你看看海蓝堂的人还是很有头脑的,他们依城而立,后面有盟友源源不断的支援,一天的时间,他们完全能够支撑得住。”宋泓毅这么一说,滕一冠点了点头,他刚才是急了,没有仔细考虑,现在看看战场上的确是这个情况。到时候橙堂和海蓝堂的人消灭不了天蓝堂和海蓝堂,那么就免不了腹背受敌。

    “门主,请您立刻动手帮助击杀天蓝堂的几位地境高手,否则,他们领头反抗,我么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灭杀天蓝堂。一旦三巨头的人到来,我们就算是加上蓝堂也顶多跟他们打个平手。”沈鹰连忙的从指挥的位置赶来。

    “好。”楚云话音刚落,就出现在战场之中,不管是天蓝堂的人还是橙堂的人全都杀红了眼,一位天蓝堂的地阶武者面对风云和杜万的联手攻击,竟然还打了个平手。

    楚云出现在这个地阶武者之后,是有选择性的,这个人大声的呼喊着手下人战斗,周围的几千人全都拼了命,这是一个鼓动的好手,但是很可惜,他是楚云的敌人。

    楚云出现在他的背后,他竟然完全不知情,楚云源泉剑探出,这个人毫无反应就被楚云的源泉剑捅了个透心凉,丹田都被楚云强悍的剑气搅碎了,让他自爆都没了机会。这也是战场之上第一个倒下的地阶武者。

    “去帮别人。”楚云这一次杀向一个地阶五期的武者,这个人是天蓝堂堂主羊勇的铁杆心腹,叫做易青,他被熊二霸道的锤法压制的险象环生。

    楚云一出现,这个人脸上露出了绝望,他可是亲眼见到过楚云的实力。他的气息暴动起来,看起来就要自爆。

    “羊堂主,易青我先走一步了,照顾好我的家人。”易青的怒吼,让在场的十几万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羊勇现在被楚大和楚二联手之下,也处在了下风,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了易青已经处在了绝境,他异常的悲伤,却没有办法帮忙,这个人可是从一开始就跟随自己的兄弟。楚大两个人联手跟楚云作战,楚云都很难短时间胜利,就更别说羊勇了。

    “易青,你放心,你的家人就是我羊勇的家人。”羊勇一剑荡开了楚大和楚三的联手一击,他被震退了好几步,但是趁着这个功夫,他喊了起来。易青满脸的解脱,他面对的楚云和熊二都一动没动,易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这是重创楚云的好机会,他满脸狰狞的启动了自爆。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坏人死于话多嘛?”易青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当胸而过的湛青色宝剑,他两口血吐了出来,还没说出什么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楚云乘风纵云功更进一步练出来的残影分身,这跟其他轻功以快制造的残影也不一样,因为速度快留下的残影,根本就欺骗不了地阶中期武者的神识勘探,他们用神识一看就知道那个是残影。但是楚云的不同,他以念力和轻功结合,留下了一道带有气息的残影,这个残影很可能会骗过地阶武者的神识。当然不是绝对的,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但是易青在这个时候,他的注意力被羊勇的话吸引,并没有全神贯注的关注楚云,又对自己的神识过于自信,因此楚云才能一举成功。

    易青的死,对天蓝堂的人触动是非常大的,因为易青是地阶中期武者,在天蓝堂所有人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觉得他是不会死的。如果她自爆了,那么天蓝堂的人还会觉得他是的惨烈,从而激发出他们的同仇敌忾之气,让他们拼死抵抗。但是现在他被楚云轻易的击杀了,一点价值都没有,这样不光不能让其他人感同身受,反而这让天蓝堂的人感觉绝望,因为他们心里充满了恐惧,对楚云的恐惧。

    接下来的情况证实了这一点,在易青死后,天蓝堂的人成批成批的投降,只有羊勇和他的另一位地阶中期的手下隋开河死死支撑,不过他身边的人也就是不到一万了,天蓝堂的人攻击蓝堂的时候死伤了几千人,又被楚云的人联合攻击死了一万多人,又投降了两万多,是个人就看得出来天蓝堂大势已去了。

    至于羊勇为什么不跑,是因为他对局势还没有彻底死心,他等着三巨头来救他们,只要能撑住一天,那么就会反败为胜。相反的只要他跑了,那么就算是三巨头的人来了,并且取得了胜利,那么他们也就失去了享受胜利果实的资格。

    其实这伤亡已经让羊勇心里后悔死了,他拼死拼活的还不就是想要扩张自己的势力,朝着三巨头的那种实力奋斗?这五万人是他最核心的实力,也是他实力的一多半,每一个都是花费了海量的资源培养起来的。

    羊勇不断地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只要赢了,那么他就会恢复实力,甚至更进一步。因此他觉得就算是把这些人都赔进去,他虽然心疼,但是还是能够接受。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已经到了绝境,不是他想要坚持就能坚持的下去的。他手下的人越打越少,而他自己也被两个外家武者死死的拖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橙堂这么多外家高手,难道楚飞鸿是外家圣地圣体门的弟子?

    再坚持下去,也撑不到三巨头来临了,他现在能做的,除了逃跑,只剩下跟湛蓝堂会合,两个势力联合起来还有可能有希望。但是他想起湛蓝堂扔下他们自己跑了,就一肚子气,不过这个时候也别无他法了。

    “隋开河,带着咱们的人立刻朝着蓝堂那里走,我来拦住他们。”羊勇地阶九层的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那天出其不意之下被楚云一掌打伤了,但是并不代表,楚云就有绝对碾压他的实力。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如果认真起来,楚云短时间绝对拿不下。

    “大漠落日。”羊勇大喝一声,头顶出现了一个明亮的红日,竟然把众人头上的真的太阳比了下去。除了楚云等极少数的人,没有一个人敢直视。他身上的气势飞速的提升,衣服猎猎作响,周围飞沙走石,十分的骇人。

    “全部撤回来。”楚云立刻就感受到这一招的威力了,他立刻让楚大和楚三等人后退,自己站在了羊勇之前,为了自己手下的安全,那些缠着天蓝堂的地阶武者也纷纷后退。

    天蓝堂在这短短的时间又被消灭了两千人,天蓝堂的人不到七千了,但是他们却都顺利的脱离了跟橙堂和海蓝堂的纠缠。

    “哈哈哈,楚飞鸿,老子不奉陪了。”羊勇看到自己的人进入了湛蓝堂的阵地,他大笑一声身后耀眼的虚幕莲华顿时消失,他立刻就施展轻功离开了。楚云冷笑的看着羊勇,他心里知道这种绝招绝不是想收就能收回来的,羊勇就算是没受内伤,但是他的内力也会出现波动,这个家伙为了让自己手下人逃跑,还真的是下了本钱。

    海蓝堂打开了缺口,让天蓝堂的人全部都进来了。湛蓝堂的涂海不是没有其他的心思,但是这个时候,他跟羊勇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涂海还没有犯傻。

    “羊堂主,你说楚飞鸿是不是傻了?他竟然放你们回来了?”涂海手下也不是没有能人,他很顺利的就把天蓝堂的几千人安排好了,两个堂主才能安安稳稳的说话。

    “涂堂主,你不知道地阶后期武者的实力,说实话如果我拼死一搏的话,起码能够让姓楚的那个小子肉痛,而且我还能够全身而退,你信不信?”羊勇虽然失去了人手,但是口气却依旧很大。他这么做不光是要面子,而是为了怕涂勇脑袋一热趁机做出什么傻事,这不是涂海做不到的,这个人连自己的恩人都能出卖。

    “羊堂主,我承认地阶后期武者的确是厉害,但是你看看他们的军阵如此娴熟,而且还有这么多的射神弩,就算是半步天阶被他们围住了,也讨不了好吧。”涂海冷笑一声,他虽然只是地阶六层,但是现在他身边有五万大军,他不害怕这个地阶九层的羊勇。

    “你,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羊勇大怒,但是忍了好几忍才忍住了,他也知道涂海说的不错,他们地阶武者再厉害,在正规军队的面前还是不行的,面对乌合之众十万人他们也能来去自如,但是面对战阵娴熟的正规军,三万人就能让他们进退不得。而橙堂的人是他们见到过的最接近正规军的了,说实话他的确有些畏惧。

    “怎么办?等呗,等到三巨头他们来了这里,我们就赢定了,我们背靠蓝堂,我手下的指挥是从大明帝国的军队中退下来的校尉,我相信抵抗几天的时间是没问题的。只要蓝堂给我们充足的补给,就是支撑几个月、几年都是没有问题的。”涂海嗤笑道。

    “原来请来了刘将军这个能人啊,那就全凭涂堂主了,我们走。”羊勇怒哼一声,然后就带着隋开河离开了,涂海一直看着羊勇消失,眼睛里充满了不屑。

    “哼,也就是练武有些天赋,论起治军他给老子鞋都不配啊,五万人连半天都没撑住就垮了,就算是五万头猪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打败。”羊勇走后一个浑身煞气的地阶三层的武者走了过来。这个人浑身的煞气犹如实质,脸上有两道刀疤,看起来非常地凶恶。

    “刘将军,你觉得我们能顶住嘛?”涂海有些迟疑的问道,说实话,湛蓝堂的实力还真的不如天蓝堂,天蓝堂都这么败了,他觉得换成自己更不行。

    但是这个刘将军给了他底气,这个人就叫做刘将军,来了天地盟好几年了,一直都在天蓝堂、海蓝堂和蓝堂的交界处晃悠,他自己建了个山寨,涂海几次围剿都失败而归,这个人练兵的本事真的没的说,据说他是在大明帝国犯了罪逃出来的,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刘将军都是正规军出来的人才。

    这一次涂海花了大价钱请他出来帮助自己,这个刘将军一来,的确把自己的人弄的不错。而且他只是个地阶三层,涂海也不担心他吞并了自己。自己的底气也全都是大明帝国正规军的不败威名撑起来的。大明帝国对门派作战从来没有败过,就是蜀山派都不行。

    “没问题,这点小场面算什么,对方的人虽然看起来像模像样的,但是只是花架子而已,要不是你不同意,我直接用进攻击退他们。不过,我们这次带来的粮食可都被橙堂的人抢走了。我们武者虽然一天不吃饭也没什么大碍,但是战斗力和士气就会下降不少。”刘将军严肃地说道,他看起来还真的象是一个职业军人。

    “没事,我可以跟褚凌峰去要,现在我们跟蓝堂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涂海轻松的说道。

    “别怪我没提醒你,涂堂主,蓝堂跟你可是仇人,仇人送来的粮食,难道你放心给属下的人吃嘛?”刘将军提醒道。

    “呵呵,刘将军你放心,褚凌峰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这个人很识时务的,他知道自己会选择谁,这一次橙堂的败落是一定的,他不会跟着陪葬的。”涂海想了想自己认识多年的那个褚凌峰肯定的说道。

    “可是,褚明城老堂主的传说我可听过,万一他没死,你又是他最恨的人,以他的行事手段,能饶了你吗?”刘将军虽然才来了几年,但是对这里的势力竟然很熟悉。

    “褚明城的为人我知道,如果是在他健康的时候,他绝对能做得出来给我背后捅刀子。但是现在嘛,他会为自己的儿子褚明城找一个退路。而三巨头就是最好的靠山,他不会拿着自己的子孙冒险的。”涂海考虑了一番才说道。他不知道的是,褚明城的确为自己的儿孙找了靠山,但是这个靠山却不是他以为的三巨头,反而是他认为绝不可能的橙堂堂主楚云。

    “既然你这么肯定,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我的意见保留,如果蓝堂真的给了物资,那么也希望我先过过眼。”刘将军最后还是答应了。

    “那当然。”涂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