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后,湛蓝堂堂主把洛水姬的家人全部都带来了,楚云也说话算话,立刻准备出兵,聚集了天地盟所有势力的大战一触即发。

    “门主,洛水姬怎么办?”诸葛青开口问道,洛水姬叫了这么多天,现在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杀。”楚云说完一转身走了出去,诸葛青衣看着楚云的背景好一会,才离开了。

    “这一次,我们带的攻城设备不多,因此我们四家都合力攻击褚式城的东门,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楚云看向羊勇、涂海和何足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可以随时的转变攻击对象,跟蓝堂一起把天蓝堂和湛蓝堂包了饺子。这个计划是霸王门唯一有军事经验的沈鹰做出来的。

    楚云特意发布了命令让沈鹰火速的前来,沈鹰本来都准备晋级地阶,但是也只能暂缓了,沈鹰来了之后,立刻就接管了橙堂五个镇的指挥权,连楚云都要听他的号令,霸王门指挥这么多人的大战还是第一次。

    羊勇和涂海互看了一眼,在他们眼里这是楚云自己找死,他们的人在蓝堂之前,楚云和海蓝堂的人在他们之后,只要三巨头的人从后面冲来,他们加上蓝堂就跟把橙堂包了饺子,这样一来,就算是楚云等少数人逃走了,但是橙堂起码几十年发展不起来。而他们就能借着三巨头的支持,鲸吞了蓝堂,到时候他们实力大涨,也不用害怕橙堂找麻烦了。楚云没了实力,也就没了地位,就算他还是副盟主,但是也就是跟橙堂原堂主邢仁省一样,成了一个吉祥物。说不准到时候还能从橙堂身上咬下几口肉。

    何足道更不会有意见,他这一次独当一面可以说是有非常大的收获。以前在均县的时候他掌控的地盘不比这里小,但是眼界却不一样。怎么说呢,他觉得均县就如同被圈起来一样,里面的波动虽然也有,但是却远没有天地盟这里这么激烈,均县的一切就像是有人为的控制一样。

    在均县上万人的战斗都不多见,但是在这里,他经常带着几万人跟别人交战,甚至一个乡都能凑出来几十万人。他对楚云的手段越来越佩服了,楚云能够一下子做出了这么大的场面,但是他却有些寸步难行,要不是楚云支持,说不准他早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谨遵楚盟主的命令。”几个人纷纷各怀心思的站起来说道。

    战场外围,多达上百人的各势力的探子正在观看着这一场战役,这一场战役很可能会改变天地盟的势力格局,这一点不光三巨头,其他的所有势力都清楚。

    “羊堂主作为第一梯队准备进攻,涂堂主和何堂主随时准备,你们都去准备吧。”楚云大手一挥,四个势力的全部都动了,将近二十万的人马黑压压的一片,如果有精通军阵的人就会发现,橙堂的五万人和海蓝堂的三万人呈弧形的把湛蓝堂和天蓝堂的十万人围在了中间。

    “看这个样子,四个势力根本不像是联盟,倒像是在相互算计啊。”在褚式城东边的一座小山峰上几个公子哥样子的人也在观看这,他们三个人在场各势力的探子没有人认识。不过三个人身上强悍的势力,让其他的人也不敢多看,三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低于地阶中期的。

    其中一个穿着一身朱红色的劲装,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倒是有些脂粉气,刚才说话的正是此人。

    他身边站的两个男子,一个虽然留着乱糟糟的胡子,但是他双目明亮,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年纪不大。

    最后一个男子比起前面两个男子一个娘一个邋遢可是不同日而语,他穿着一身洁白的秦装,风度翩翩。头发被梳理得一丝不苟,衣服上一个褶皱都没有,让人心生好感。但是很可惜他的眉头之上一道浅浅的伤疤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这让他显得有些凶恶。

    “让两位兄长见笑了,这几家势力的确是各有心思,一会你们就会见到的。两位兄长前来,小弟实在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只能让各位看一出大戏啊。”秦装男子笑着说道,两个人也不再说话,看向正面的战场。

    褚式城的东门战况非常的惨烈,天蓝堂的人不断的利用节云梯等攻城设备向城墙之上发射人口,但是城墙之上的射神弩和弑神弩,甚至还有几门魔晶炮却不断地杀伤这天蓝堂的人手。天蓝堂的羊勇心里在滴血,但是他别无选择,他演戏要演全套,不下点本怎么能骗过楚云。

    楚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双方人马搏杀,天蓝堂倒是挺狠的,第一批人就上了五千人,人境武者连续不断的被弹射上去,很快就被更多的对手击杀了。当然蓝堂死伤也不少,这五千人起码击杀了二千人的蓝堂的弟子。楚云现在有些害怕褚凌峰那里出现什么变故,因为楚云看得出来这个人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就害怕他受不了这么高的伤亡率,毕竟现在是的都是人家七层之上的心腹弟子啊。

    楚云猜得没错,城墙之上,褚凌峰在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他看着自己的手下死伤,都恨不得把自己手下的地阶武者派出去。当然了,这么做是不行的,他知道要配合楚云演戏,但是看着自己弟兄一个个死去他还是很难过。别看褚凌峰没什么头脑,但是能够笼络住这么多的手下,他起码对自己手下的人还是很好的。甚至每一个人境后期的弟子他都能叫出名字。

    褚凌峰和自己最得意的属下关仲面色越来越难看。

    “关叔,我等不了啦,我要让他们都停下,这死的可是我们的兄弟啊,楚盟主为什么不立刻行动?为什么要让我们一直等着?”褚凌峰对着关仲大喊道。

    “堂主,我们必须等时机,等天蓝堂和湛蓝堂松懈下来,否则贸然发动攻击,很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你看看天蓝堂和海蓝堂的人虽然派出了五千人,但是他们的其他的其他人全都枕戈待旦,随时准备战斗,一旦外面的战斗陷入了僵局,不能迅速解决天蓝堂和湛蓝堂的十万人,那么等到后面的三头豺狼来了,我们就会陷入被动,甚至橙堂很可能会全军覆没。现在不光是我们再等时候,三巨头也是在等时间。”关仲说完,褚凌峰颓然的坐了下去,战斗继续开展着。

    蓝堂和天蓝堂也打出了火气,整整两天的时间,天蓝堂派出去了两万人参加了战斗,死伤了五千人,而蓝堂也死伤了几千人。几方势力一直都忍着不动手。

    “一冠,你让我们在这里待了两天,就是看这无聊的攻防战?”有些娘的那位红衣公子打着哈欠说道,他说的这个一冠正是腾变鳯的接班人义子滕一冠,他当年被腾变鳯送去了别的门派学武,一直都没有人知道,直到滕一鸣死后,他才冒了出来,不得不说腾变鳯真的是老谋深算。而这两个人则是滕一冠交往的两个门派的重要接班人。

    红衣的人叫做宋泓毅,是船儿会的一位公子,很可能也是接班人,船儿会虽然不如重水门和江淮帮,但是也是一方超级势力,比起所谓的天地盟三巨头的联合势力都不差。毕竟天地盟自己在这里捆住了手脚,他们的实力比起外面随时面对风雨的大势力差多了。宋泓毅跟滕一冠曾经在路上起过冲突,但是两个人不打不相识反而成了好友。

    而那一位满脸胡须的公子,则是云家三房的一位弟子,叫做云成松,也是一位武痴,他从小跟滕一冠一样被送到了别的门派练武,算起来跟滕一冠是同门师兄弟。

    “宋兄不要着急啊,这才哪到哪啊。时间还没到,我们看好戏就可以。”滕一冠自信地说道,腾变鳯已经在闭关,滕一冠借人了腾变鳯的所有权利,当然他的实力还不太够,因此请了两位好友来帮自己镇场子,他很顺利的接过了自己义父的职位。这一次他亲自来这里,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两位好友看看自己的实力,毕竟他们都是大势力的子弟,互相帮助这是应当之该的,他现在就是要表现自己的价值。

    他对雷声也不是完全放心的,因此他还带来了三万人,隐藏在了几百里之外,如果出现问题,那么他就有了反应时间。这一次战斗关系到三大巨头的权威,也关系到他滕一冠第一次面对大事件的反应,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知道自己不能错。

    战斗持续了九天,天蓝堂打了头三天的战斗,海蓝堂打了三天,湛蓝堂也打了三天,现在该轮到橙堂了。天蓝堂和湛蓝堂真的出力,两个势力分别出动了一半以上的门人,参战人数每个势力都达到了三万,死伤的人数也都高达六分之一。要不是两个势力都有督战队,说不定他们都崩溃了。

    海蓝堂势力弱,因此他参战的人数也频临也都少,但是也死伤了两千人。蓝堂就更不用说了连续九天的高强度战斗,他们的死亡人数就达到了八千人,这还没有算上伤员。要不是这些势力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们还真的可能把褚式城打下来。

    楚云的部队在沈鹰的指挥下,正在有条不紊的换防,所有人都知道最终的决战终于到了,因为楚云一旦换防,那么他就被天蓝堂、湛蓝堂和蓝堂包围在了中间,三个势力一旦出手,橙堂的人插翅难逃。当然所有人都觉得蓝堂不可能背叛,所有人都觉得蓝堂在楚云和三巨头直接会选择三巨头,涂海也羊勇也深信这个结论。

    羊勇和涂海大松了一口气,他手下的人也毫无防备,因为两个人除了自己手下的几个地阶,都没有告诉他们的真正对手,每个人几乎都以为是正常的轮换。

    沈鹰带着橙堂的人马换到了一半,他看向自己身边的楚云,楚云点了点头,顿时橙堂的五个镇变成了战斗阵型,朝着离得最近的天蓝堂的人马杀了过去。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天蓝堂毫无反应,就被橙堂的五万大军分割成了两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羊勇大惊失措,在战斗打响的第一时间,他就用神识发现了战场的异变,橙堂的人和海蓝堂的人突然就对他们动手了。羊勇都没反应过来。

    “哪里出现问题了?哪里出现问题了?去找涂海,让他出并帮忙。”羊勇疯狂的喊着自己身边的心腹,他那位地阶中期的心腹立刻就朝着涂海的营地赶去。

    其实天蓝堂发生变故的第一时间,涂海就知道了,他也被这突然的事件惊呆了,他没有立刻救援天蓝堂而是立刻练习了蓝堂,他想躲到褚式城去,保存住自己的实力。因为他是最后一个攻击蓝堂的褚式城的,所以他最靠里,虽然退路被堵住了,但是他的前面的路也没堵住,只要能进了城,那么一切都好说。

    “你说什么?褚凌峰不同意我们入城,只让我们在城墙边上做好防御,他们会在城墙之上支援我们?”涂海的手下很快就收到了蓝堂的回复。其实这也是他早就想到的,当年他可是背叛了褚明城。现在的问题是信不信蓝堂的问题,但是没多少时间考虑了,天蓝堂的人被橙堂和海蓝堂赶鸭子一样的朝着自己这里跑来,如果把自己的营地冲破了,那么自己就全完了。

    “撤,到褚式城城墙之下建立防备工势。”涂海终于下定了决心,因为天蓝堂的五万人彻底的要垮了,橙堂的人看起来有精通战阵的,橙堂的人非常有章法,刚开始就用密集的弩箭把天蓝堂的阵地射穿了。然后他们追击的时候,十几个人一起,使用的竟然是合击之术,天蓝堂被打的溃不成军。只坚持了三个时辰就彻底垮了。天蓝堂的羊勇哇哇大叫,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两个实力强横的外家武者,正是楚大和楚二。

    而他手下的几位地境武者都有人对付,他手下的而两位地境中期的武者,一个被熊二缠着一个被魏镇缠着,都难以去救援。这个时候楚云甚至根本没有动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滕一冠看到这一幕也被震惊了,他一方面震惊与楚云的突然出手。另一方面震惊于天蓝堂的不堪一击,天蓝堂的势力比起橙堂丝毫不差,甚至要强上一些的,毕竟橙堂的几个镇都是新建立的,但是现在这一幕却不合常理,这正是他震惊的原因,他怎么知道,楚云早在均县就看重军阵的建设,而这几个镇的骨干都是培养了好多年的老人了,这样橙堂的人才会表现出这么强横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