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堂褚凌峰可有消息传来?”楚云坐在座位上,下面只有一个诸葛青衣。(书屋 shu05.com)

    “回禀主公,褚堂主传了消息而来,一切顺利,他已经顺利的跟羊勇和涂海联系上了,三个人还见过面,蓝堂割让三分之一的领地,换取两个势力的原谅。并且蓝堂出兵十万帮助他们进攻主公。”诸葛青衣有条不紊的把蓝堂和天蓝堂、湛蓝堂的约定说了出来。

    “羊勇和涂海好算计啊,要不是蓝堂早就归顺了我,那么他们的计划一旦完成,两个人的势力就大增,不逊色于一般的正堂堂主了。”楚云听完笑着说道。

    “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两个人也就是做白日之梦而已,他们岂能知道主公的雄才大略。”诸葛青衣不屑地说道。

    “诸葛先生,你说蓝堂会不会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万一他们背后插我们一刀,我们就会很被动,就算是最后全身而退,也再短时间没有了染指蓝堂的机会。”楚云突然开口问道。

    “这倒的确是个问题,褚明城我前一段时间去蓝堂联络的时候见过,那可是一个不肯屈居于人下的枭雄,可惜啊,因为自负被人暗算,按说这种人一身傲骨是不可能随便投靠主公的。褚凌峰倒是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不过他对自己的父亲百依百顺,一切都以褚明城为主,他的意见几乎可以无视。枭雄的心思,就是在下也难以猜透。他可能是在临死之前为儿子谋求一个稳定的靠山,真心投靠主公,也可能他想为儿子留下一个稳固的江山,利用主公。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居多,因为主公的崛起十分的惊人,就算是这一次蓝堂躲过了灾难,但是得罪了主公,他们蓝堂又要多一个强敌,他们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里去,褚明城不会是短视之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诸葛青衣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楚云点了点头。

    “万一褚明城不会死呢?他是装出来的那又如何?我听说褚明城精通木属性功法,一旦施展浑身犹如干尸,防御力惊人,你说他会不会利用功法,故意表现出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实则别有图谋呢?”楚云想了想又开口说道。

    诸葛青衣欣慰的看了楚云几眼,自己这个主公现在考虑越来越周全了,不像是以前很多时候只是凭借实力,现在喜欢动脑子了,他心里很欣慰。

    “主公,你放心吧,他是真的油尽灯枯了,我的武功虽然不行,但是家传的《澎湃功》在观察其他人生命力上还从来没出过错,褚明城的确是不行了,他不是装的。”诸葛青衣肯定的说道。

    “《澎湃功》?这是你的家传功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楚云听到诸葛青衣第一次说起自己的功法,他来了兴趣。诸葛青衣以前是大明帝国的一个世家,在大明帝国开国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不过诸葛家族在一起夺嫡中站错了位置,诸葛世家被连根拔起,诸葛青衣跟父亲逃走,流落到了均县。他们一待就是几十年,他的父亲也没了踪迹,在最落魄的时候遇上了楚云。

    “是的,全名叫做《生机澎湃功》,这门功法应该是我诸葛家族最没有用的武功了,只能够提高修行者的活力,是一门养生的好功夫。但是对敌十分的没用。偏偏家族就交给自己这一门武功,我知道他们是不想让我报仇而已。”诸葛青衣苦笑着说道。

    楚云曾经听说过,诸葛家族有一门很神奇的传承手段,就是哪一位家族长辈临死之前就会把毕生功力传给嫡系子弟,就跟当年虚竹受了无崖子的传承一样。不过效果绝没有他们这么明显,能够传承三成的功力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诸葛先生,咱们现在是很弱小,但是未尝没有屠龙的那一天。褚明城的确已经不行了,那么我相信他应该不会这么不智的,否则天地盟没有人会帮他们。”楚云自信地说道。

    在蓝堂的褚式城,褚明城和褚凌峰父子的确纠结过,他们都知道这一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运作好了,能让橙堂、三巨头、天蓝堂、湛蓝堂、海蓝堂全部实力大损,也让几方势力结下死仇。

    但是褚明城最后放弃了,如果事情发生在十年之前,他就敢这么做,不过岁月不饶人,褚明城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然后摇了摇头。自己一旦死去,自己的儿子褚明城绝对会让人玩死,自己的家族很可能也会完蛋,因此他压下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凌峰,你觉得楚飞鸿怎么样?”褚明城问起了自己的儿子。

    “楚盟主?他很好啊,他很理解儿子,虽然看起来比我小,但是就像是一个暖心的大哥一样,我们很谈得来。父亲你怎么这么问?”褚凌峰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那你就跟着他好好的干,为父已经答应整个蓝堂归顺楚飞鸿,你不怨恨父亲吧?”褚明城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他没有两位哥哥的计谋和勇气,但是却比他的两位哥哥运气好多了。也许只有褚凌峰这样的人才能让褚家生存下去吧。

    “我无所谓啊爹,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听你的命令。”看到褚凌峰的样子,褚明城不光没有怒,反而欣慰的笑了,自己的儿子这个性格,不管是在谁的手下都不会被卸磨杀驴的。

    “凌峰准备好人手,很快就有大战爆发了。”褚明城索性不再多说,既然自己儿子看好楚飞鸿,那么自己临死之前就帮他一把。

    在一个天蓝堂的一个峡谷之中,从外面看上去这里没有一点的异常,但是进入之后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帐篷,这里正是三巨头的十几万人马。三巨头也真是果断,只要有了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人,他们立刻就变成弑人的野兽。

    腾变蛟派出来的是地阶八层的腾翼,这是腾变蛟的族兄,一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腾翼死了,因为这个腾翼和腾变鳯的关系十分的不好,腾变鳯多次都想杀死他。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一直活着,并且成为了这一次腾变蛟人马的首领。

    腾变鳯派出来的则是楚云的熟人,腾变鳯手下地阶七层的高手雷声。

    水均益派出来的则是他的心腹谋士,也是心腹大将林建宇,这家伙也是地阶七层的高手,这个人为水均益南征北战几十载,在天地盟赫赫威名。

    三个人早在几个月前就来了这里,几个月的时间都在这么狭小的环境里,地阶武者倒是不在意,但是那些人境的军士却都暴躁起来,因此他们不得不忙于处理纠纷,一个两个倒是还好,但是处理的多了,他们几个人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雷声,你能不能看着点你的人?他们一天不惹事是不是就皮痒痒?”这天林建宇和腾翼又找到了雷声,跟他们两个德高望重活着就是堂主的族人不一样,雷声一直都是郁郁不得志,别看他是地阶后期武者,但是在堂内的地位可是低得很,腾变鳯一直的都是在压制雷声,从来没有独当一面的机会。

    “两位觉得我能管得住吗?”雷声苦笑着说道,他是半路加入腾变鳯手下的,加入的时候已经是地阶六层,但是他加入三十年,这才涨了一个小级别达到了地阶七层,可见腾变鳯是多么的不重视他,但是他却无怨无悔的,没有表现出一点的委屈。这一次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地阶三层的武者一起前来,而这个人正是腾变鳯的后辈,因此他虽然是地阶后期,但是其实说的不算。

    “雷声,我真替你不值啊,你一个地阶后期的武者,为什么要死乞白赖的在腾变鳯的手下,如果换成我的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要不然你来我滕盟主的手下吧。”腾翼直接挖起了墙角。雷声再不受重用,也是个地阶后期的强者。

    “腾翼统领,你觉得我如果加入了盟主手下,腾副盟主会怎么对待我?你可是知道他的脾气的。”雷声苦笑道,腾翼摇了摇头也不再说话,别看腾变鳯快要晋级,又跟楚云打了个平手,但是他霸道强横深入人心,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改变的。

    “雷声,你在这呢,他们欺负了我们的人,你到底管不管?雷声我早就知道你根本就怀有二心,竟然连自己的手下被欺负了都不管,你真是个熊货,看起来爷爷让我看着你是没错的。”三个人正在开会,但是一个地阶三成的武者却满不在意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下之后,就跟训孙子一样的说起了雷声,雷声一个地阶七层的强者,竟然只是埋着头不说话,就是连腾翼和林建宇都看不下去了。

    “腾正秋,这里是我们三个首领开会的地方,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咆哮,你给我滚出去。”腾翼厉声说道,算起来他应该叫做滕变翼跟腾变蛟和腾变鳯是一辈的,腾正秋比他低着两辈,因此完全有资格教训他。

    “腾翼,你舍得出来了?你装缩头乌龟装了几十年,怎么不躲着了?你算算老几?教训我?”腾正秋斜着眼看了腾翼一样,腾翼大怒,就想上前教训腾正秋,被林建宇连忙拦住,腾正秋也好汉不吃眼前亏,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离开了。

    “雷声,我真是服了你了这都能忍住。”腾翼说完摇了摇头离开了,至于林建宇也摇着头离开了。

    深夜,一个人影巡查完了营地,然后独自潜了出去。

    “腾变鳯,你个老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在远离三巨头营地的一片树林中,一个人正在疯狂的发泄,树林中的树木成片成片的倒下,可以看得出此人的怒气。

    “小燕,我什么时候才能给你报仇,爹娘,我什么时候才能给你们报仇,腾正秋这种人渣都能欺负我,我无能啊,我无能啊,呜呜。”突然这个人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帮你啊。”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地上的人大惊,他单手拍地整个人腾空而起,他一把抽出了身后的宝剑,几十道剑气连续不断的打了出去。

    他虽然暴怒,但是谨慎的很,神识一直都注意着四周,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因此他才会这么暴躁,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来人他就发动了攻击。如果此人心怀不轨,那么自己就危险了,他不光无法报仇,甚至可能连命都保不住。地阶后期武者虽然有极强的逃生能力,但是他还有把柄在腾变鳯的手里。

    “雷声先生,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嘛?”那个人影看到自己的几十道剑气却不慌不忙的说道。雷声持剑而立,没有继续动手,对方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肯定有所依仗。

    果然,雷声没用冲动是完全正确的,那个人周围温度极度的下降,他看似随意的挥了挥手,自己全力发出去的几十道剑气竟然迅速的的凝固,如同有实体一样的被冰封了,然后很快他们就从天上掉了下来,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雷声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他还没有看到过剑气就如同实质的一样,被冻住的呢?这么一想这个人的实力得有多强?雷声真的是有些胆寒。突然这个人的功法让雷声想起了在黄城大殿的那一头似蛇似蟒的怪兽,当时给人的好像就是这种感觉。难道当时的那个刺客要刺杀自己这一个腾变鳯手下数一数二的大将?

    “你是在黄城刺杀滕盟主的人?”雷声沉声问道,如果真是这个人,那么这个人对自己真的是有生命威胁。

    “呵呵,雷声先生,你好眼力啊。”一个戴着面具穿着一身怪异披风的男子走了出来。

    “你来了多久了?”雷声再次问道。

    “从你骂腾变鳯的时候我就来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身为腾变鳯手下的大将,竟然对滕盟主这么的仇恨,我真是长了见识。”面具人笑着说道

    “你就算是说出去也没人会信你的,你刺杀过腾变鳯,他要除你而后快,怎么可能相信你的话?”雷声不动声色的说道,并没有因为面具男的恐吓而失态。

    “不错,但是如果我把这个显影珠给腾变鳯看一下,你觉得他会不会信我?”面具男拿出了一个显影珠抛了抛,雷声终于变换了脸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