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早这么痛快要多好,也省的我这么为难,你这么痛苦对不对?”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对着一个躺在地上,身如烂泥的人说道。这个人浑身鲜血,就像是红皮肤的人一样,根本看不出男女了,她的身边堆放着几块新鲜的血肉,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切下来的,她现在脸朝下趴在地上不知死活。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面具女子带着人离开了,帐篷改装的牢房里,只剩下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房间一下子陷入了安静,就是呼吸都听不见,如同鬼蜮一般。

    “怎么样?”天刚一亮,楚云就收到了白晶晶前来禀告,楚云立刻就接见了她。

    “禀告门主,我没有让你失望,这是我从洛水姬哪里获得的情报。”白晶晶拿出了几张纸,楚云接了过去。

    “还真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喜欢男人这一点我就忍了,但是最喜欢看童男童女当众表演,对于拒绝者灭其全家。横征暴敛我也忍了,但是却组织了大量的监察人员,凡是说自己坏话者,必定生不如死。最可恨的是你当腾变蛟的男宠和走狗我也忍了,但是想把我出卖,卖个好价钱,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楚云看完之后大怒,楚云也没想到,三大巨头反应这么迅速。

    据洛水姬交代,在腾变蛟以盟主令阻止楚云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商量好了对策,他们三家势力除了腾变鳯只出动了一万人表示了一下之外,腾变蛟和水均益一人派出来了五万人,他们早就借助地头蛇天蓝堂堂主羊勇和湛蓝堂堂主涂海的力量,隐藏在了他们的地盘,距离楚云驻扎的地方只有一千多里地。

    而且他们早就怀疑海蓝堂投靠了楚云,所以他们准备连橙堂带海蓝堂一起包了饺子,要知道湛蓝堂和天蓝堂加起来也有十几万人。二十几万人围攻橙堂的五万人和海蓝堂的三万人,他们觉得手拿把攥,就算是没有杀死楚云,但是也绝对让楚云实力大损,几十年发展不起来。

    人境武者又不是大白菜,楚云带出来的这五万人,可是楚云手下的大半根基,只不过他们有一点算漏了,就是蓝堂也投靠了楚云,他们并不知道。

    “好一个涂海,好一个羊勇啊,在我面前装出来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背后准备给我捅刀子,几十万的初级灵币让我失去了警惕,要不是老子不好色,说不准命都要没啊。”楚云看完之后就把手中的几张纸扔了出去,他手中一道炙热的真气打出,几张纸顿时消散在了空中。

    “他们准备用什么药对付我?”楚云也得到了,洛水姬的确是派来对付自己的。

    “叫做蚀骨逍遥散,男人被粘上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情欲,就是内力再高也难以抵抗,会让人一直的欢爱直到内力喷涌而出,让跟你一起的女人吸收,从而内力大进,这个洛水姬的实力就是这么来的,她的裙下之臣数量之多难以想象,不过这些人都死了。你知不知道她放在了哪里?”白晶晶突然笑了起来。

    “放在了哪里我都不会喝,我又不是傻子。”楚云以为像毒药一样,需要饮用,因此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我就说了你绝对想不到,是放在了她那个里面,你只要跟她欢好了,就一定会中招。”楚云一猜就知道,那个药放在了哪里,他心里恶寒,还真是一个忍不住就会中招。

    “好了,这个不说了,腾变蛟和水均益有没有亲自前来?”楚云开口问道,如果他们亲自来了,这个还真的不好办了,楚云虽然自负,但是还没有自负到能够欺骗两只二百多岁的老狐狸。

    “他们都没来,你不知道他们三巨头相互之间也都很忌惮,腾变鳯晋级天阶在即,而腾变蛟和水均益两个人则一直紧紧地关注着,他们派来这里的人手只不过是他们的一小部分,分别由三位地阶后期的好手带领,他们本人是没有来的。”白晶晶摇了摇头。

    “哼,好几万精锐的门人,精锐只是一小部分的实力,三大巨头果然实力雄厚,想要对付我,还需要一副好牙口,白姑娘,你让楚大来一下,我有任务交给他。”楚云说完白晶晶就想离开,楚云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你是怎么让洛水姬短短几个时辰就开口的?”楚云还真的有些好奇。

    “你真想知道?”白晶晶转过头来,面具漏在外面的双眼充满了戏谑。

    “我啊,把她的双乳...用蚂蚁...涂上了蜂蜜...”白晶晶低声说道,楚云面色越听越难看,最后楚云还是脸色难看的离开了,白晶晶有些得意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楚大没一会就来了,楚云给他吩咐了两声,楚大很快就换上了一身衣服消失在了营地里,因为他是外家武者,一般人也发现不了他的境界,他又易了容,因此还真的没有人注意到他。

    羊勇和涂海的营地在楚云和海蓝堂的营地之前,距离蓝堂的褚式城最近,楚云的想法是橙堂、海蓝堂加上蓝堂,三个堂口包围两者。但是他们两个的想法却是天蓝堂、海蓝堂、三巨头的势力,五个势力反包围橙堂和海蓝堂。

    这是双方的博弈,对于楚云来说这一次不能输,否则他在天地盟的布局一败涂地,不光橙堂实力大损、海蓝堂很可能被消灭、蓝堂也可能最后反悔,这样楚云将会非常的被动,虽然一时半会楚云坐镇之下不可能被消灭,但是几十年的时间,将会难以崛起这是肯定的。

    对于天蓝堂和湛蓝堂也是一样的结果,他们两个输了,那么就全完了。不过对于三巨头来说,他们却损失得起,他们这一次来的十几万的人手就算是全部被消灭了,他们也只是会肉痛一番,绝不会伤筋动骨,他们三者的底蕴是楚云远远不能比的。要不然青堂的阮正兴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压制着自己的野心。

    接下来的日子,不管羊勇和涂海如何着急,他们都见不到橙堂的堂主楚云,楚云每天都在帐篷中不知道做什么,这可急坏了两个人,要知道他们两个可不光负责自己的十几万人,就是楚云的五万人和藏在他们势力之内的三巨头的十几万人,都需要他们供养。两个人刚刚拿出了几十万初级灵币买来了楚云的安心,又要支付如此多的粮草,几乎把他们两家的积蓄给耗光了。

    “涂海,你的那个骚娘们到底怎么回事?她的浪叫声整个营地都听得到,我看她别是被楚飞鸿那个家伙给征服了吧?”羊勇和涂海终于没忍住,聚集在了一起,这也是他们在这里三个月之中第一次见面。

    羊勇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这几个月每一天都能听到洛水姬的**声从楚云的帐篷中传出来,在他们看来,楚云简直就是变态,他一天能够折腾十几个时辰,而且好像是故意让人听一样,洛水姬的叫声之大,能够传出去几十里地。

    羊勇可是尝过洛水姬的滋味,涂海更不用说了,那个是他的夫人,两个人每天都能听到,整整三个月,他们两个都快疯了。涂海也不是没想过出了事,但是洛水姬的风骚他可是知道,但是洛水姬的孝顺她也知道,洛水姬的家人和孩子都被他控制的死死的,他不相信洛水姬叛变,只是以为洛水姬又开始犯贱了,因为楚云的能力太强,她一时间不想立刻动手而已。

    “那个楚飞鸿内外双修,身体强壮的很,洛水姬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时沉迷,也很可能。不过你放心他就是铁打的也会有生锈的时候,洛水姬有把柄在我手里,她绝不会背叛,只不过还要等等。”涂海硬着头皮说道。

    “等,都等了三个月了,洛水姬那个骚娘们别被楚飞鸿玩死才好,你尽快的给老子联系上那个骚娘们。三巨头那里都催促了好几次了,再不开始,他们怪罪下来,不要说我没提醒你。”羊勇气哼哼的离开了,涂勇过了好一会才一掌把自己身前的桌子拍的粉碎。

    “门主,人来了就在百里之外。”魏镇走进了楚云的帐篷,楚云收功站了起来。

    “好,我去见见。”楚云身子一闪就来到了兵营之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看见,楚云的轻功越来越精湛了,他的身子又闪了几下,就已经百里之外了,这里正有一个壮硕的虬髯大汉站在那里,楚云的身子一出现,他的眼中精光一闪就已经发现了。

    “果然是守信之人,楚兄我们又见面了。”大汉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楚云也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两个人来了个熊抱。

    “三巨头的统治将会在我们手中终结。”楚云微笑着说道。

    另一边,蓝堂也派人跟天蓝堂和湛蓝堂联系上了,蓝堂的褚凌峰和两个人亲自见了面,他们三个老仇人竟然平和的坐在了一起,如果让别的人看到,肯定会惊掉下巴。羊勇和涂海回来之后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急着去找楚云催促了。当然表面上他们还是着急的,经常派人去应付一下。

    经过了四个月的驻扎,楚云终于出现在了羊勇和涂海的面前,他看起来面色有些苍白,身子有些轻浮,这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羊勇和涂海互看了一眼,但是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他们其实在心里高兴坏了。

    “楚盟主,您老人家安康,不知道内人是否还在,我有些事情想要找她。”涂海连忙上前问道,他当然想知道,为什么还没有用药,他可是知道自己夫人的能力和手段,再说了在下身抹上药这个阴损的手段还是涂海想出来的。楚云虽然看起来,纵欲过度,但是实力却没看出来下降,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急需要跟洛水姬询问。

    “混蛋,涂海,什么你的夫人?我根本就没见过,你不要败坏我的名声,我只是新收了一个妇人,叫做洛姬,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的夫人自己回家找去。另外我告诉你,洛姬的家人据说在你的地盘,我要你把他们全部送过来,你可知道?”楚云霸道的说道,涂海神色一愣,这是怎么说的,难道楚云看上自己夫人了,想要强抢?这跟自己制定的目标可大相径庭了,他唯唯诺诺的答应了,但是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不过这些天的叫声的确是自己夫人的,她知道三巨头的手段,绝不会这个时候投靠楚云,可能是被楚云扣下了,涂海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是,盟主教训的对。”涂海退了下回去,涂海只是地阶六层,但是羊勇却不会这么熊。

    “楚盟主,我们可不是陪你来玩女人的,这都几个月了,除了我和涂堂主带着人去跟蓝堂打了几次,你们橙堂一直都看着,你是不是耍我们?我们天蓝堂拿出了这么多的粮草资源,现在已经要山穷水尽了,如果楚盟主不给我一个说法,在下只能告辞了。”羊勇冷哼一声。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只是一个下堂的堂主,而在下是副盟主,你知不知道以下犯上是什么罪责?”楚云冷冰冰的看着羊勇,涂海和何足道连忙站了起来当起了和事老,大约半个时辰,羊勇才装作被说服了,给楚云道歉,楚云也就冷着脸接受了。

    四个人各有心思的坐了下来,起码表面上很和谐,在其他三个人的坚定要求之下,楚云终于答应出兵,但是还有在涂海把洛水姬的家人送过来之后才会动手。羊勇和涂海心里大骂楚云无耻烂泥扶不上墙好色误事,但是他们反而松了一口气,楚云越是表现的无能,他们才越能高枕无忧,才能好好地玩弄楚云一把,涂海甚至忍痛把洛水姬的家人要送回来。

    涂海觉得洛水姬很可能离他而去了,因为他们都是地阶六层,没有了这些控制手段,洛水姬绝不可能服从自己。但是为了自己湛蓝堂的未来他只能这么做,如果涂海看到了洛水姬现在的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想。

    “杀了我,杀了我啊,啊,哦啊,啊,不要,啊。”众人离开之后,楚云的帐篷又想起了洛水姬的叫声,只不过她却不是享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