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可是楚副盟主当面?”涂海带着人站在官路中间非常的恭敬,楚云一行人到了跟前,楚云跳下了马然后走了过来。

    “阁下是?”楚云装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涂海的模样其实很显眼,他的大秃头实在是太有特色了。而且这个涂海还喜欢修眉,他的眉毛远看倒是没什么,反倒是剑眉的样子,又黑又整齐。但是近了一看,就能看出来他的眉毛都是用眉笔画出来的,他根本就没长几根眉毛。这幅尊容,还装作风度翩翩,楚云其实是有些反胃的。

    “属下湛蓝堂堂主涂海,恭迎副盟主驾临。”涂海竟然自称属下,而且对自己恭恭敬敬,如果不知道他的黑历史,那么还真的会对他心生好感。

    “原来是涂海堂主,失敬了,不知道涂海堂主是否有什么事情?鄙人只不过是路过此地而已。”楚云一脸倨傲的说道。

    “楚盟主,您老人家能够路过此地,小人十分的激动,我对楚盟主仰望已久,您在短短一年就掌握了橙堂,并且战平了腾变鳯滕盟主的事情,实在是让小人心潮澎湃。我对盟主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小人希望盟主能够赏我一个面子,让我一尽地主之谊,求盟主恩准。”涂海一恭到底,楚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答应了,涂海鞍前马后的安排着,一行人朝着湛蓝城走去。

    说是城,但是比起褚式城差远了,毕竟褚式城是县城,而湛蓝城只不过是一个乡城。但是乡城也比楚云前世见过的所谓的一线城市大。一路上涂海派出去了几万人把官道全部封锁了,楚云用神识看了下,到处都是敢怒不敢言的商旅民众。楚云心里大骂,涂海一路宣传是为了迎接自己,这不是给自己抹黑吗?

    进了城,涂海竟然把整个城市的主道封锁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楚云有些无语,要不要这么大的排场,一行人走了小半个时辰到达了位于整个城市中央的涂府,涂府的占地面积之大让楚云都大为诧异,比起自己所在灵云城的府邸还大几倍。一进入涂府,涂海就安排了足足数百位的妙龄女子前来迎接一行人,这些女子只披着若隐若现的纱衣,跪在楚云面前,在阳光下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一片,楚云都有些受不了。他的徒弟武安更是不济,直接流出了鼻血,竟然还不自知,还是白妮踢了他一脚才反应过来。涂海看到这一幕有些洋洋得意,自己这一招百试不爽,看起来今天也不例外。

    “涂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楚云面无表情的问道。

    “楚盟主,这些都是我湛蓝城民众自愿的,可不是我安排的,我通告全城楚盟主要来,整个城中的百姓都大为激动,他们纷纷想来伺候盟主。我勉为其难的选出来五百位十三岁到十八岁的少女服侍盟主。你们说你们是不是自愿的?”涂海喊了声,这些女子纷纷点头,楚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是不是自愿的,这些女子恐怕除了几个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子,其余的全是被逼迫的。

    “好了,让他们都起来。”楚云初来乍到也没说什么,倒是自己的徒弟白妮看不下去了,低声请求让楚云帮帮她们,楚云装作没听到。

    这些堂主在各自的地盘都是土皇帝,他们没有制约,因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楚云甚至听何足道说过,他击杀过一个下堂堂主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个堂主只不过是人境九层,占据了几十个村子,统治的人口不到十万人,但是这个人最大的爱好竟然是生吃人肝,在他残暴统治的十一年中,他竟然吃了三万人,真可以说是十室九空,但是就是这样,还不是没人管他?要不是何足道扩张顺便击杀了他,他就是把自己的手下吃光了也没人在意。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武者统治的基础是武功是实力,凡人就算是一万人也杀不死一个人境后期武者,这就是差距。

    不过楚云治下却没有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楚云也想改变这些凡人犹如猪狗的生活,但是他除了自己的治下,还能管着谁?惹急了涂海,说不定一转头,涂海就把这五百个姑娘当出气筒击杀了,那反而是害了她们。

    中午的宴会白妮早早地回客房了,楚云和他的几十个手下全部被当成了上宾招待,一个区区的人境下属的身边都会围着十几个少女,为楚云和涂海服务的少女更是有一两百人。

    楚云也没什么异样,该吃吃该喝喝,他知道涂海要找自己做什么,他倒要看看这个涂海能忍住多久。

    “楚盟主,小人听说你在褚式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不知道需不需要小弟帮忙。”楚云听到这里,终于知道来了正戏,他把注意力从身边的几个小妖精身上转移到了涂海的身上。倒不是说他身边的少女多么漂亮,而是比起涂海这副尊荣,楚云宁可去看这些长得还算是漂亮的少女。楚云身边的这些看起来应该是涂海专门培养的,勾引男人还真的是有一手。

    “混账,这件事情跟你有关系吗?我难道解决不了?还要靠你?”楚云一拍桌子下了所有人一跳,楚云的手下刚才看着都沉浸在温柔乡,但是随着楚云的动作,所有人都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误会误会啊,楚盟主,小人只不过是想做点事情讨好一下盟主,我真的没别的意思,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堂堂一个地阶七层的高手,竟然不顾这么多人看着,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楚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啊,这个人还真不可小觑,对自己狠的人,必定是有大野心的人,当然了,那些有自残爱好的除外。

    “好了,好了,是我想岔了,我以为涂堂主是在笑话我灰溜溜的离开褚式城呢,全都坐回去。”楚云一发话,他的属下全都坐了回去,顿时宴会又恢复了其乐融融的状态。

    “楚盟主,原来我听说的都是真的,蓝堂的褚凌峰实在是可恶,不知道楚盟主想怎么出这口气,如果需要小弟的帮忙,那么小弟义不容辞啊。”楚云盯着涂海一直不说话,涂海目光有些闪烁,顿时气氛凝重了起来。涂海觉得真的有些低估了这个新崛起的楚盟主了,他给自己的压力比起腾变鳯也丝毫不差,好像自己的任何想法都能看透了一样。

    “你能帮我做什么?”楚云直截了当的问道,涂海又是一愣,但是他却立刻开口了。

    “楚盟主,我手下也有不少人,如果楚盟主需要都可以听从您的安排,我愿意出动五万人马协助盟主。”涂海连忙说道。

    “还有呢?”楚云再次问道,涂海又是一愣,这楚盟主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我这里紧挨着蓝堂的地盘,到时候兵分两路,一定能让蓝堂首尾不得相顾。我湛蓝堂愿意全力配合吗,甚至费用都可以自己承担。”涂海想了想又说道。

    “还有呢?”

    “我可以帮您联络天蓝堂和海蓝堂,他们对蓝堂的压制早就不满了,到时候四面围攻,蓝堂绝对撑不住。”涂海连忙说道。

    “还有呢?”楚云面无表情的又问道。

    涂海真的有些傻了,我出人出钱的帮你,你竟然还不知足?但是看到楚云冰冷的目光,涂海咽了口唾沫说道:“楚盟主,我可以搞到盟主府的征战令,您也知道您虽然是副盟主,但是却没有资格擅自开战。当然征战令现在虽然也没几个遵守的了,但是毕竟是占了大义的名分,对您来说是有作用的。”

    “征战令你从哪里得到的?”楚云问道,涂海听到楚云不再问“还有呢”,心里竟然自然而然的松了口气,涂海也没时间多想,他在楚云面前竟然站在了绝对的下风,他平时是一贯的贬低自己讨好别人,但是那都是有目的的,他自己获得了好处就可以,他从来不认为自己这么多吃亏,平时那些大人物或者是跟自己一样的堂主,自己一放低姿态,他们就会高兴,从而让自己赚便宜,但是遇到了楚云,他发觉一切都变了。

    “回禀盟主,是我为滕盟主完成了几件任务,他赐予我的。”涂海竟然把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说了出来,要说他没靠山,楚云才不相信,听他的意思,竟然是腾变蛟。

    这个涂海虽然很有心计,但是他正是太有心机了,算计太多,所以他的心思不定,这给了楚云几乎,楚云只是略微的用了点手段,这个涂海就沦陷了。楚云越来越觉得精神修为的厉害。

    “那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楚云戏谑地看向涂海。

    “楚盟主,这个我只是想为盟主出力而已,哪里敢奢望什么,当然我相信楚盟主也不会亏待我的。”涂海遮遮掩掩的说道。

    “好啊,既然涂堂主这么高风亮节,那么我就做主,把蓝堂的地盘一分为二赐予天蓝堂和海蓝堂吧。”楚云喝了一口酒看似无心的说道。

    “楚盟主,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我自己承担军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楚盟主垂怜。”楚云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涂海的诉苦,许久都没有说话。涂海真是有些急了,蓝堂的实力不算是太强,只不过是有褚明城的威慑,他们才保存了下来。天蓝堂和湛蓝堂跟蓝堂都是死仇,天蓝堂的实力还强过湛蓝堂,如果楚云真的不跟他合作,他也完全可以去找天蓝堂。

    而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湛蓝堂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说实话,蓝堂的实力根本就不够天蓝堂和湛蓝堂对付的。但是偏偏三巨头不允许两个势力联合起来灭了蓝堂,涂海知道,三大巨头是害怕他们任何一个做大。但是现在,有橙堂的顶在前面,他就有了借口。

    楚云的崛起快到任何人都没有反应,楚云也做的太隐秘了,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所有势力才发现,一个统一的堂口出现了。楚云的出现完全打破了天地盟的势力平衡,本来阮正兴的青堂一统就已经让三巨头头疼了,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要知道青堂的崛起可是经过了几百年的积淀,但是楚云才花了多少时间?

    因此才有了后来的腾变鳯挑战楚云,真的以为这只是腾变鳯一个人的主意?三大巨头看似都是仇敌,实际上对外的时候,他们真的是合作默契,看看褚明城的下场就知道了。

    涂海也有野心,他知道现在的机会越来越少,而这一次就是他避开三大巨头,扩张势力的最好的机会,因此他才患得患失,才会摇摆不定,才会被楚云抓住了漏洞,把涂海玩弄于股掌之上。

    “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别再给我耍心机,你跟蓝堂的过节以为我不知道嘛。”楚云终于开口了,涂海这下子差点哭出来。

    “楚盟主,您真是明察秋毫,我跟蓝堂是有过节,但是我也知道孝敬楚盟主。盟主,你的橙堂无法直接占据蓝堂的地盘,但是我怎么可能白赚便宜。这样,只要您把蓝堂交给我一半,那么这些地方的收入,我就上交给橙堂一半如何?”涂海一脸期待的看着楚云。说实话要不是一开始答应了蓝堂,这个涂海真的还算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一半的收入可不是小数目,楚云听说过一些小势力给大势力交保护费也就是三成罢了,但是没想到这个涂海倒是真有魄力。

    “哈哈,涂堂主真的是大手笔。这样吧,我准备联合天蓝堂、湛蓝堂和海蓝堂一起动手,到时候我支持你占据四成的地盘,至于税收嘛,我也嫌麻烦,我也不知道你能收多少钱,你直接给我一笔现钱吧。你能拿出多少?”楚云不是不知道细水长流,但是他这一次的目标不是对付蓝堂,而是对付天蓝堂和湛蓝堂的。

    楚云刚开始就收服了蓝堂,怎么可能带着人去打自己的势力?他跟褚明城和褚凌峰定下了计划,就是假装决裂,以报复的命运联合天蓝堂和湛蓝堂,然后一举铲除这两股势力,从而实际上控制橙堂和蓝堂。

    至于今天为什么有机会击杀涂海,楚云却忍住了,那是因为楚云觉得天蓝堂才是大敌,涂海就没被楚云放在心上。

    涂海听到楚云这么说,心里大喜,他觉得自己赚了大便宜,虽然短期看起来,自己是吃了亏,但是长期看来,他赚翻了。

    “五十万初级灵币?楚盟主觉得如何?”涂海一开口楚云吓了一跳,原来涂海这么有钱啊,这么多年这个家伙搜刮了不少啊,但是他却嫌弃的撇了撇嘴。最后两个人商定一次性给予楚云七十万初阶灵币,楚云知道这几乎就是涂海的全部财产了。楚云先把钱拿到手里,省的消灭了涂海之后,这些钱不知所踪。

    “好了,你立刻去联系天蓝堂和海蓝堂的人没让他们尽快前来商量,我今天累了先休息去了。”看到楚云一个少女都没有带,涂海一急有了心思,他从见到楚云就一直被楚云牵着走,看起来想要扳回来一些。

    “楚盟主,不要着急啊,我的夫人仰慕盟主的大名想要见识您一下,不知道楚盟主可否同意?”涂海说完楚云脑海里就想起了涂海夫人的资料——天地盟第一美女,也是天地盟实力最强的传奇女子,楚云换真的有了些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