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们不是很狂吗?”上百人把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壮硕男子和少男少女围了起来,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敢阻止,要知道蓝堂可是这里的土皇帝。

    “你们少张狂,等我师傅来了,有你们好看。”少男看起来还不服气,很快几个人就把他拉了出来,然后狠狠地打了一顿。

    “你师父呢?快来啊,我等不及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让我好看?”一个人境圆满的武者大笑起来。

    “小妞还戴着面纱,我去看看她是不是丑八怪。”另一个人境圆满的武者淫笑着走向少女。

    少女直勾勾的盯着男子:“我奉劝你不要动手,否则的话,你还有一线生机。”少女说完,难道竟然被唬住了,他的手往后缩了缩就要放下来,突然看到远处指指点点的民众,他心里涌出来难以想象的怒气,他觉得他们都是在嘲笑自己,自己竟然被吓住了,太丢人了。

    “我偏要看,我看看谁能让老子后悔。”男子大怒的再次伸出手。

    突然男子觉得自己的胳膊一麻,他的手臂竟然有些不听使唤了,他有些奇怪的看向自己的胳膊,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臂竟然毫无征兆的掉在了地上,男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半响才反应过来。

    “我的手,我的手啊。”男子疯了一样的捡起了自己的胳膊大哭了起来,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被震惊了,就算是真气外放还能看到呢,但是这一幕却每一个人看明白,这就太吓人了。

    “是你说的你不后悔?”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断手男子的身前,在场的几百位蓝堂的下属和几万人的民众,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

    “我是蓝堂的弟子,你不能杀我。”这个人还没说完,脑袋就跟破碎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了,所有人都被这个人杀伐果断的手段镇住了,要知道这里可是褚式城,杀死了一个正式弟子,无疑是打脸,但是这个人一点犹豫也没有,不是有绝对的自信,就是杀伐果断,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在场的人惹不起的。

    “刚才是你们打伤了我的弟子和属下?”此人又看向两个正要逃走的蓝堂正式弟子,其中一个立刻施展轻功想要逃走,转眼间就跑出了几百米,就在他以为自己成功的时候,他的脑袋跟刚才那一个人一样爆裂开来。

    最后的一个人立刻跪在了地上,祈求这个煞星原谅,但是这个煞星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反而走到了少年身边,然后把一把刀踢在了他的面前:“去亲手杀了他。”

    少年狠狠地捡起了刀,就一脸怒火的朝着他走去,少男刚才还怒气冲冲,但是举起刀来的时候就迟疑了。少男看看自己的师傅,然后看了看地上跪着的男子,咬了好几次牙都没有下得去手,这反而把地上跪着的男子吓的快崩溃了。

    “你要折磨我,我就带你一起死。”被吓坏的男子激发出来了无穷的勇气,抽出了深深的一把匕首就朝着少年刺了过去。他现在才发现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次一次的面对死亡,在他看来这个少年就是捉弄他,到了绝境,他反而什么都不怕了。

    少年也被地上的人拼死的一搏吓呆了,他竟然什么动作也没反应过来,眼看着少年就要死在匕首之下,突然这个男子的脑袋也爆裂了开来,喷了少男一脸的血。

    “愚蠢,面对敌人心慈手软,对一个没有失去战斗力的敌人掉以轻心,你太让我失望了,武安。”原来这个少年正是楚云的弟子武安,而赶来的这个人也正是楚云。

    “师傅,师弟有一副赤子之心,你就别跟他生气了。”少年正是楚云的弟子白妮,她刚才在给被称为丞叔的人服用伤药,看到丞叔没事他才走了过来。这个丞叔是楚云给他们安排的保镖,是跟这楚云的老弟兄了,而境界也有人境巅峰。

    “哼,在江湖中,有赤子之心的人都死了。”楚云冷哼一声,这个时候楚云的手下先后赶到了,而褚凌峰等人也都先后的赶来,他立刻找人询问了事情的经过,他脸都都白了,没想到自己的人竟然敢差点就杀死了橙堂堂主楚飞鸿的两个弟子。

    “楚盟主,在下不是故意的,而是手下人自作主张,他们也不知道两位高徒的身份,俗话说不知者不罪,请楚盟主大人有大量,我会拿出足够的诚意表达歉意的。”褚凌峰连忙上前说道。

    “诚意?我的弟子差点被你的人杀死,这就是你的诚意?你想拿出诚意好啊,你把你的这些攻击过我弟子的人全部杀死,然后再跟我谈谈诚意吧。”楚云说完,褚凌峰这边所有人都脸色十分难看,这一百多人虽然最高的也不到人境十层,但是他们真的杀死了这些人,那么蓝堂的连往哪里放?蓝堂弟子的心一下子就全散了,楚云的要求简直就是为难人。

    “楚盟主,他们都是无心之失啊,要不然换一个要求可好?我赔偿两位高徒灵币一万枚当做补偿如何?”蓝堂的人听到自己堂主为了他们竟然拿出了一万枚灵币,全都感激涕零。

    “哈哈,我楚某人却你那三瓜两枣?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要不然你动手,要不然我亲自动手。”楚云却毫不为之所动。

    “楚盟主,咱们两个人一直相谈甚欢,希望楚盟主楚兄弟给我一个面子,要不然我把赔偿的金额提高一倍可好?”褚凌峰再次讨好的说道。

    “你有什么面子?你只不过是一个地阶六层的而已,有什么资格跟我攀交情。”楚云一句话让褚凌峰面色涨的通红。

    “堂主,我们愿意死,我们愿意死,求堂主把我们杀了吧,我们不会让堂主为难的。”突然那几个褚姓的公子哥跪了下来,他们说完,这一百多人几乎全部跪了下来请死,这一幕让褚凌峰异常的感动。

    “弟兄们,我褚凌峰无能,但是我绝不会轻易地抛弃你们,我对天发誓,想杀死你们,除非我褚凌峰死了。楚盟主,我再次道歉了,这件事的确是我蓝堂不对。但是你的要求我褚凌峰做不到。”褚凌峰说完,蓝堂的人简直被感动坏了,他们从不知道这个名声不好的堂主竟然为了他们不惜对上橙堂堂主这么一位大人物。他们神色坚定,全都紧紧地站在褚凌峰的身后,同仇敌忾的看着楚云这个大恶人。

    “哈哈,好,褚堂主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楚云强悍的气势爆发了出来,每个人都感到喘不过气来,想直起身子都很困难,但是蓝堂的人却每一个都试图站直身体。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成千上万的身穿蓝堂服装的人赶来了,带头的正是除了褚凌峰之外,唯一的一个地阶五层的武者关仲,看着他们带着魔晶炮和射神弩,楚云脸色难看起来。

    “好好好,褚凌峰,今天的仇,我楚飞鸿记住了,我们走。”楚云自己虽然不怕,但是他这么多属下弟子就很可能有损伤。

    “堂主,我们要不要拦住他们?”关仲下了马走了过来,褚凌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橙堂堂主楚飞鸿跟蓝堂交恶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遍了蓝堂所在的县城,天蓝堂的堂主羊勇知道之后大骂了一句活该,但是还是立刻派人去请离开了褚式城的楚云一行人。而海蓝堂的涂海则大笑了三声天助我也,然后亲自带着人前往迎接楚云去了。

    他当年可是差一点就把蓝堂的基业夺走了,这么多年一直对蓝堂垂涎三尺,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现在天地盟没有一个人敢小瞧楚云的实力。十几天之后,涂海果然发现了楚云一行人的踪迹,他立刻带人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