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好的酒菜给我上,钱不要担心,大爷我有的是。(书=-屋*0小-}说-+网)”蓝堂的治所褚式城一个做大的饭馆之内,一个长得有些平凡的少年大声喊道,这个少年看起来土里土气,但是他的态度却有些嚣张,让在场的人听得很不舒服,特别是二楼包间的几个青年。

    “哪里来的土包子,我们要不要出去教训一下他?”二楼包间内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朝下看了两眼问道,从他兴奋的表情中看得出来,他应该没少做这事。

    “算了,别惹事了,现在橙堂堂主楚飞鸿正在我们褚式城做客,我们还是别给家里惹事,这段时间城内来了不少的外人,千万别给家主找麻烦。”青年人说完,其他几个同伴都蠢蠢欲动,但是最老成的一个连忙的拉住了众人。这几个人都是褚姓的晚辈,虽然都不是嫡系晚辈,但是跟褚凌峰也都沾亲带故。

    “哼,算他运气好。”几个人虽然纨绔,但是却也不傻,他们也知道橙堂堂主的人,他们惹不起。

    但是大厅中的年轻人却依旧不知收敛,一会说菜不好吃,一会说菜凉了,一会又说酒不好喝。看到越来越多的客人投诉,饭馆的老板忍了好几忍终于爆发了,老板也是有后台的人,他一声令下,大厅中的青年男子被几个同阶围了起来。

    “我就不走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打人?你们还要打人?好啊,你们打我试试,你们的饭这么难吃,态度还这么恶劣,这就是褚式城最大的饭馆?哈哈太可笑了。”少男人只有人境五层,但是被两个人境五层三个人境四层的围着不光不害怕,反而依旧是张狂。

    “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们的厉害,要不是楚堂主在我们这里做客,小子怕打扰他老人家,就凭你这种人,我一年不知道打死多少个。”酒店老板请来的人,类似于捕快,当然他们在这里不叫这个称呼,但是作用是差不多的,他们的身份类似于外门弟子,帮着蓝堂工作却不是正式弟子。

    话不投机,两帮人打了起来,褚家的几个公子哥对这种情况的见多了,他们照常在楼上饮酒,一刻钟之后外面没了动静,其中一个公子哥想要看看年轻人的惨状,结果刚打开二楼的窗户,一个黑影就朝着他飞了过来。

    嘭。

    “哎呦我的腰断了。”这个公子哥飞来横祸,没想到被一个活人暗器打了个正着。

    这下子可惹了火药桶,几个人下去帮同伴报仇,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们这些人境五六层的公子哥竟然完全奈何不了这个青年。青年虽然招式简单,简单到只凭借力气打人,但是这些公子哥的精妙的武功偏偏奈何不了,再说了他们这些人要有练武天赋,也不会三四十岁了才人境五六层。

    半个时辰之后,五六个站着境界优势的公子哥竟然纷纷败北,这些人看着周围的围观群众鄙视的目光,纷纷撂下狠话,让年轻人等着,年轻人大大咧咧的态度更是让几个公子哥大怒。

    “李叔,就是这小子。”当几个公子哥回到酒馆的时候,竟然发现年轻人还在酒馆,他们身边的是一位人境七层的“高手”,这个人目光不善的看着年轻人,他是褚家的家臣,虽然一贯看不上这些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但是褚家的人再怎么样,也不能被一个外人欺负。

    “年轻人,是你刚才打败了我们褚家的几位公子?不知道可否给老朽一个解释?在下褚家家臣李福。”李福也知道现在非常时刻,因此也不愿意给家里惹麻烦,他想要先打听一下年轻人的身份。

    “你是来为这几个垃圾出头的?”年轻人一句话让李福的客套话都堵在了嘴里,自己家里的公子们是垃圾,那么他又算什么?

    “年轻人,你不要太张狂,这里是褚式城。”李福也有些怒了。

    “是嘛,那又怎么样?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你是他们的爹啊,老子在这里吃个饭都不让小爷安稳。我看褚式城也不怎么样。”李福大怒,这个人不光侮辱了褚家也侮辱了自己的家乡,主辱臣死。

    “好,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就替你的长辈管教管教你。”李福大怒的出手了。两个人刚一交手,李福就发现事情不对了,这个人使用的竟然是纯正的外家功夫,可不是哪一种用内力模拟的外家功夫,这种人背景都不会差,毕竟外家功夫稀缺的很,而且花费也不小。但是年轻人拼命的打法,让李福停都停不下来,自己家里的这些小祖宗却不断地喊着自己教训对手,自己真是有苦难言。虽然现在李福凭借高了两个境界的实力压制了年轻人,但是他却无法立刻拿下年轻人,打听年轻人的身份。

    “战神诀。”眼看着自己慢慢地处在了弱势,年轻人大喝一声,双手暴涨起来,他的双臂变得比起大腿都粗,每一招的力量都提升了一倍,李福措手不及之下陷入了下风,在他看来这一种能够让自己战斗力瞬间提升一倍的都是秘术啊,对自己的身体损害都很大,万一这个少男有背景,他出了问题,自己岂不是来了麻烦。

    “年轻人,咱们先住手吧,老朽没有为难你的意思,你先停下来,咱们把事情说清楚。”李福终于抽出一个空隙喊道,但是年轻人却跟听不到一样,他的双眼变得赤红,脸色也变得潮红起来,看到他不要命的打法,李福真有些慌了。人境七层和人境五层的武者差距很大,因为人境七层可以在武器上附着内力,但是李福一直都没拿出兵器,他还是很克制的。但是现在他压力越来越大,对手攻击越来越强,越来越狂暴,他竟然发现没事情去拿兵器了。

    突然对手双爪抓向自己,李福双掌横档,想要推开年轻人的双手,然后趁此空隙,攻击对手的前胸,李福很自信。这一招可是他从未失手过的绝招,但是李福想的是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他双掌横档却没跟想象的一样,把对手的双爪推开,反而自己的双掌失去了作用,对手双爪分别抓在了李福的肩膀上,李福大叫一声,逃离了对手的攻击范围。再看之下,他的双肩竟然被对手活活的拽下了两块皮肉,而且他的肩胛骨都已经断了,他也没有再战之力。

    “好,果然外家武者果然不凡。”李福双手都耷拉在身边,但是还是不失气度,褚家的人果然不错,起码这个家教,比起很多豪强都要强。

    但是这个时候,褚家的另外两个家臣正巧从这里走,他们一进来就看到了受伤的李福和叽叽喳喳诉苦的褚家少爷们,这两个人脾气火爆,大怒之下他们竟然不顾李福的阻拦动手了。这两个人比起李福丝毫不差,一人是人境七层,一人是人境八层,两个人双双出手,年轻人很快落入了下风。

    “小垃圾,我们褚家都敢惹,我今天让你死。”人境八层的武者大喝一声,大刀饱含着内力朝着年轻人身上砍去,年轻人左档右支,就是这样还被砍中了数刀。

    这个时候褚家的人越聚愈多,显然他们都听说了这里的热闹,他们大声的叫着好,围攻年轻人的两个人更是兴奋。

    “去死吧。”被围攻的年轻人堪堪躲过去了人境八层武者的大刀,但是另一个人的长剑已经避无可避,长剑朝着年轻人的后背插了过去,这一剑插中了,最轻也是重伤。

    突然一声刺耳的撞击声传来,众人眼里就要重伤的年轻人毫发无伤,但是攻向他的人境七层的人却飞了出去,一个蒙着脸的女字出现在了原地,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晶莹剔透的蓝色宝剑。

    “褚家难道就是这么待客的嘛?”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但是这个时候褚家的人越聚越多,再加上褚家的几个公子哥的挑唆,情绪已经失控了,她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杀向了她。瞬间就馆内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混战,女子一手剑法出奇的高,面对十几个人的围攻,她竟然还能把刚才的年轻人护在了身边。

    “师姐,你先走。”年轻人大喊一声,双拳击退了一个人境七层的武者。

    “你们走得了吗?”这些人怎么可能放两个人走。

    饭馆老板欲哭无泪,他的饭馆彻底毁了,这个时候,光褚家的人就来了几十位,甚至还有源源不断的赶来的。

    女子剑法再高,但是她的真实境界也只是个人境七层,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她能够维持不败就已经很厉害了。但是情况越来越不好,他们两个人根本冲不出去,她还要保护自己师弟的安全,败亡只是时间问题。

    “小姐,少爷,我来了。”突然一个壮硕的男子跑了过来,这个人浑身的气息浑厚,竟然是一个人境巅峰的好手,他拿着一根长棍,就朝着战场跳了过来,很轻易的就接住了十几位人境七八层好手的围攻,来到了已经负伤的少年和少女的面前。

    “丞叔。”看到男子到来,少年和少女松了一口气。

    “混账,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三个气息不弱于壮硕男子的武者走了过来,他们全都穿着蓝堂弟子的服装,他们的装束就代表他们是蓝堂的正式弟子,跟这些连服装都没有的家臣不同。蓝堂招收弟子,只有在人境十层之上才能正式入门,其余的都是家臣或者是外门弟子,倒不是说蓝堂多么强悍,竟然只招收人境十层之上的人,这是天地盟所有堂口的规矩而已。

    “几位大人,他们三个竟然不把我蓝堂褚家放在眼里,还出言不逊,这几位褚家的少爷就是当事人啊。”几个褚家的少爷看到了这三个人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他们虽然是褚家的人,但是比起正式弟子的地位差得远,听到几个家臣解围,他们连连点头。

    “好胆。”这三个人只是听了一面之词,竟然也不多问,直接出手了。

    护在少男和少女身前的壮硕男子,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少女和少男焦急的看着。

    “师弟,我去帮丞叔一把。”少女跃跃欲试持剑上前,但是境界差距太大了,有时候武功再精妙都难以弥补实力的差距,少女的剑刚跟一个人境圆满的蓝堂弟子过了一招,就被击飞了出去,这个人不依不饶的杀向了少女,竟然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

    “小姐。”壮硕男子大惊,他一棍荡开了两个对手,然后朝着这个跟少女过招的男子杀去,这个男子肯定不愿意同归于尽,他立刻反身避开了男子的一击,两个人硬拼了一招,壮硕的男子被击退了两步。壮硕男子松了口气,自己的小姐没事就好,但是却他没有发现身后的险情,因为他后退的额两步,他身后的两个人已经杀向了他,距离近到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丞叔小心,少男看的清清楚楚。”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壮硕男子被一刀砍在了后背上,然后飞了出去。壮硕男子也是悍勇,就是这样他还一棍抽飞了另一个人。

    “丞叔对不起,我不该给你添乱。”丞叔这一刀砍得很深,他立刻失去了战斗力。看到这一幕,少女知道自己惹祸了,要不是为了自己,丞叔绝不可能被重创。

    “少爷,小姐,我的使命就是保护好你们,你们没事就好了,不用管我。”壮硕男子穿了几口粗气艰难的安慰道。

    褚式城的堂主府正在进行着一场友好的宴会,宴会的主人就是蓝堂的堂主褚凌峰以及他手下的几个地阶武者,而另一方则是大名鼎鼎的天地盟副盟主、橙堂堂主、跟天地盟腾变鳯打成平手的新晋豪强楚飞鸿和他的手下。

    宴会很成功,褚凌峰刻意的讨好,楚云也很知情,一行人正在观看着表演,歌舞很精彩,表演的几个女人更是美貌。褚凌峰看到楚云看的很愉悦,自己也很高兴。“蓝堂的女人,赤堂的汉,紫堂的瓜娃子来捣蛋”,这可是天地盟最有名的一句俗语,蓝堂的女人皮肤白嫩风情万种,驰名陈留郡,这几个人还是褚凌峰特意挑选的,为的就是讨好楚云。

    突然一个人跑了进来,他跑到褚凌峰的耳边说着什么,褚凌峰听完神情一冷:“死了就死了,敢来我们蓝堂捣乱,不要说一个区区人境巅峰,就是地阶武者也要付出代价。”

    褚凌峰刚说完,一个身穿着橙堂服装的人匆匆的跑到了楚云身边,神色焦急的说了些什么,楚云听完脸上怒气一闪,神识毫无保留的放了出去,屋子中的地阶武者都能感受得到,褚凌峰这边的人全都大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褚堂主,我好心好意的前来蓝堂做客,你竟然敢派人袭击我的弟子,这笔账我一会再跟你算。”楚云说完身子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楚云的属下看到这一幕纷纷的跟随楚云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褚凌峰的手下全部一头雾水。

    “不是吧?难道?”褚凌峰神色大变他连忙施展轻功跟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