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随时准备动手了,他的属下也都磨刀霍霍,褚凌峰也不甘示弱抽出了兵器。羊勇强忍着怒气看了一圈,他被吓了一跳,除了楚云这个地阶九层的高手,在场的竟然还有四位地阶中期,更可怕的是他才想起来,刚才击伤自己手下的那一位可是地阶中期的外家武者。另外还有地阶初期数位武者,真打起来,很可能除了自己,自己这一边一个都剩不下,他冷静了下来。

    “褚堂主,老夫知错了,请你原谅。”羊勇强忍着怒气说道,褚凌峰得意之色都写在了脸上,最后看似大度的摆了摆手,羊勇才带着人仓皇离去。说实话楚云是有些失望的,但是既然羊勇没有动手,自己也只能放弃,毕竟羊勇也是个地阶九层的好手。

    “楚兄弟,今天谢谢你了。”褚凌峰走了过来神色激动的说道,楚云笑着点了点头。

    “堂主,小冷的手臂断成了好几节,您为什么不帮他报仇呢?那个楚飞鸿浪得虚名而已啊。”羊勇一行人飞驰出去了几百里才停了下来,那个浑身火属性气息的男子检查了一下被称为小冷的同伴,不忿的说道。

    噗噗噗,几口血从羊勇的嘴里吐了出来,羊勇盘膝而坐立刻运功疗伤,许久才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他的手下全部大惊,但是还是很有素质的给羊勇护法。

    “羊正的眼被狗吃了?楚飞鸿能够一掌击伤老夫,跟腾变鳯打成平手完全可能,他竟然跟我说楚飞鸿的实力不如我?害得我丧失了警惕,吃了大亏,回去之后老夫不扒了他的皮。”羊勇一生气又吐出了几口淤血。

    “褚堂主,你不够兄弟啊,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位老先生应该是你的父亲蓝堂的上一任堂主褚明城褚老堂主吧,你竟然不告诉我?”楚云走向了褚凌峰身后的老者,楚云说完,褚凌峰脸色大变,他不动声色的站在了老者的面前,右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刀。

    “凌峰让开吧,小兄弟好眼力啊,不知道你是怎么认出鄙人的身份来的?我现在这般模样,就是腾变鳯和水均益这两个老对头都认不出来吧。”果然这个老者就是天地盟的一代强者褚明城,说实话楚云心里本来也十分的不确定,只不过是猜测的。谁又能想到,当时天地盟名声显赫的褚明城,竟然成为了一个人境巅峰的小老头?

    “褚前辈,其实我也是猜测,我是从褚堂主对你的态度中看出来的。有好几次,褚堂主无意识的看向前辈,征求您的意见,试想除了前辈,还有谁值得他这么做?”楚云说完,褚凌峰有些自责的看向自己的父亲,褚明城则哈哈大笑起来。

    “楚盟主真是眼力非凡啊,竟然从这么点蛛丝马迹就能够联想到老夫的身份,当真是智慧不凡啊,怪不得楚盟主能够迅速崛起,楚盟主文武双全让人羡慕啊。”褚明城一把把脸上的一个人皮面具摘了下来,楚云竟然完全没看出来他是易容,他的易容术看起来比起高明多了。褚明城摘下面具之后,他的真实面目露了出来。楚云没想到褚明城的相貌竟然如此的苍老,脸上的皮肤就跟树皮一样,皮肤非常的干燥,一点光泽也没有,看起来身体衰老比邢仁省还要严重,褚明城这个样子,顶多也就是一年寿命了。

    “老夫支撑了这么久,也活够了,算起来老夫比起腾变鳯还大着几十岁,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将死,腾变鳯却要晋级天阶了,真是世事无常。”褚明城一眼就看出了楚云的想法。

    “爹,楚盟主,咱们去前面我的一处偏宅休息吧,这里是官道人来人往,人多眼杂啊。”楚云自无不同意,一行人往前走了几十里来到了一处偏僻的住所,这里的院落竟然全都是防止神识的材料,看起来应该是一处秘密基地,从外面看没什么异样,但是里面防备严密。

    众人分主客坐好,屋子里除了褚明城父子和楚云,另外的也就是魏镇在,楚大他们都在外面警戒。

    “褚前辈,我听邢仁省前辈讲过,说你在一百多年前就是名震天地盟的地阶巅峰强者,比起腾变鳯和水均益成名都早,现在怎么。”楚云真的有些诧异,褚明城和邢仁省不同,两个人最高境界一个是地阶巅峰一个是地阶后期,到了地阶巅峰之后,武者就有机会冲击天阶,冲击天阶成功一切都好说。如果失败,那么就会功散人亡,楚云还从来没听过一个到达地阶巅峰的好手,跟寻常的地阶武者一样功力慢慢消退等死的。如果真的有,那只能说明这个武者是绝对的贪生怕死,但是一个如此脓包的人可能练得地阶巅峰嘛?

    “我知道楚盟主的意思,可能觉得老夫窝囊吧。不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的处境完全是自找的。”褚明城苦笑道。

    “前辈可否告诉晚辈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前辈不方便的话也就不用说了。”楚云虽然很想知道,但是褚明城跟自己无冤无仇,楚云也不可能直接动手抓住他逼问,楚云还是要脸的,真这么做了,楚云的名声就臭了,谁还敢随便的投靠?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当年老夫跟楚盟主一样意气风发,勤练武功,我也算是练武奇才了,终于在老夫一百三十七岁的时候晋级了地阶巅峰,不比任何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差,当时整个天地盟第一高手就是老夫。我怀揣着一统天地盟的梦想,统帅着自己编练的下属,对整个蓝堂发起了进攻,开始的时候势如破竹,仅仅五年我就统一了大部分的蓝堂原本的地盘,当真是所向披靡。那个时候我准备发起统一蓝堂的最后一战,变故发生了。我虽然是蓝堂的堂主,但是天地盟的水有些深的超过了我的想象。咱们天地盟令人隐藏着一股独立的实力,他们找到在下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自称天地盟的守护者,告诉老夫只要一百五十岁之前晋级地阶巅峰的正堂堂主都要进行考核,一旦考核成功,那么我就能在他们的支持下成为真正的盟主。”说道这里褚明城苦笑了一下。

    “楚盟主你不知道,当时我知道了他们的实力,我满脑子都是收服他们,成为天地盟的掌权人。他们当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有十位地阶后期的武者,据说这只是他们的一小部分。他们的考核也很简单,就是我挑选他们其中的五个人,只要我能在他们联手中坚持一千招即刻。我不顾当时身处战场,毅然决然的挑选了其中的五位,我当然也不傻,只挑选了三位地阶七层,一位地阶九层和一位地阶巅峰的对手。当时天蓝堂的羊勇只是地阶六层而已,但是我却带了五位地阶,其中三位地阶中期,两位地阶初期,我绝不相信羊勇有胆子出城偷袭我。”褚明城的自信楚云感受得到,说实话那种情况下换成他,也可能忍不住。

    “但是当比斗正式开始的时候,我才知道低估了对手。他们五个人精通连击之法,我引以为傲的武功在他们身上起不到半点左右,我很快就陷入了绝对的下风,我只能防守,争取扛到一千招,这我还是有自信的。但是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羊勇真的带着人出城偷袭我,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一张灵器弓箭,并且站在了不远处偷袭我,本来我就处在了下风,这下子我真的是险象环生了。我的儿子和手下看到这一幕立刻前来救我,但是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羊勇竟然不下了埋伏,当数千只的射神弩和弑神弩朝着他们射过去了的时候,老夫的心都碎了。”凌明诚双目含泪,楚云想象得出他的痛苦。

    “我的大儿子和一位忠心的手下当场就被射杀,剩下的三个人也受了重伤,我也因为关心我的儿子,被五个对手联手击中打成了重伤。他们的确是天地盟的守护者,但是却不是我的守护者,他们一旦动手绝不留情,我恳求他们让我结束这该死的考核,但是他们告诉我,不管我是生是死都要进行完一千招。我恨啊,我恨啊,我当时只想着核实他们的身份,但是却没有仔细询问考核的规则。羊勇这个小人,趁这个机会偷袭杀死了我的一位手下,我的二儿子,为了救我,决然发动了自爆。我趁这个机会杀了出去,但是我还是已经被五个守护者打成了重伤,羊勇更趁此机会射了我一箭。我的命是我的儿子用生命救出来的,因此我虽然悲愤,但是还是在理智之下逃走了。守护者宣布我考核失败就离开了,他们没有追杀我,给了我机会。但是当我带着几万人的手下撤退的时候,羊勇再次设伏偷袭了我,我的手下死伤参半。但是我又逃出来了,我一定会报仇。但是谁又能想到,在我养伤期间,腾变鳯和水均益联袂到来,他们两个虽然当时只是地阶后期,但是联手之下把我打成了重伤,我本来伤就没好,这下子直接伤及了根本。本以为事情就要平息下来了,但是谁想的我的手下出了一个叛徒,趁我养伤期间给我下了毒。我的本源彻底的毁了,我的境界从地阶巅峰降到了地阶六层,但是我终于把叛徒击退,这个人就是湛蓝堂的堂主涂海,这个卑鄙的小人。”楚云真的是为褚明城的悲惨遭遇震惊了,他没想到一个人倒霉起来竟然这么恐怖,这简直就是黑人附体啊。

    “后来的事情很多人就知道了,我撑了三年,身体越来越不好,我在凌峰到了地阶的时候,把位置传给了他。凌峰也是为了我们褚家才一直的表现出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毕竟,盯着我们的人太对了,是我亏待了凌峰。虽然这件事后来我听说都是水均益和腾变鳯设计的,甚至连羊勇的一系列的计划都是他们两个制定的。但是说实话我不恨他们,毕竟我们本来就是对手。但是我恨我自己,我当时目空一切,实在是太自大了。当时守护者告诉我,我才一百四十三岁,我还有七年可以参加考核,但我立刻就否决了。他们的计划能够成功,也是看出了我的自大啊。”褚明城脸上写满了内疚,褚凌峰连连安慰。

    楚云本来想安慰几句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他跟褚明城只是片面之交,说的不好,人家再以为楚云是在笑话他。

    “楚盟主,你看得出来老夫时日无多,但是却依旧拼了老命的去灵云城的原因嘛?”褚明城话音一转,问了楚云一个问题。

    “还请前辈指教。”楚云虽然有一定猜测,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

    “以楚盟主的聪慧怎么可能猜不出来,是不愿意说吧。不错,老夫想要把给凌峰找一个好的靠山,让我的家族传承下去。我褚家立足陈留郡有近千年的历史了,家大业大,因为老夫的生死他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凌家现在还算是安稳。但是一旦老夫死讯传出,那么我们凌家很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在几年前,天蓝堂的羊勇就曾经夜入我凌家,老夫拼着老命联合凌峰几个人才堪堪把他击退。但是老夫的虚实他已经知道了。现在他已经根本不把蓝堂放在眼里了,你今天也看到了。楚盟主,只要你答应老夫保护好我凌家,并且如果有可能帮我凌家报仇,腾变鳯和水均益我就不奢求了,甚至天蓝堂的羊勇我都可以原谅,只希望你能帮我击杀湛蓝堂的堂主涂海,我蓝堂的一切就归顺楚盟主。”褚明城突然跪了下来,褚凌峰也跟着跪了下去,楚云连忙的搀扶了起来。

    “褚前辈你先起来,不知道前辈到底是看上了我的哪一点,才会把家族托付给我,我自认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褚前辈就不怕我拿了好处不办事嘛?”楚云把褚明城和褚凌峰扶了起来问道。

    “老夫看人是不会看错的,你对你的手下人不会错的,否则当时你跟腾变鳯生死不明的时候你的手下也不会立刻摆出了一副拼命的姿态,这可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你绝大部分手下一致的动作。你能让你的手下这么死心塌地,说明你平时对待他们肯定错不了。至于你是不是好人,我就不管了,哪怕你是彻头彻尾的恶棍,只要对自己人好就行,外人的死活与我何干?”褚明城倒是很诚实,楚云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他们应该不是欺骗自己。

    蓝堂除了褚明城和褚凌峰,另外还有四位地阶武者,其中有一位地阶五层,三位地阶初期,这位地阶五层的武者正是褚明城仅剩的老部下,人品还是很不错的,叫做关仲,年纪也不小了,快二百岁了,但是再活个几十年是没问题的。别的不说光是这些地阶武者投入了楚云的势力,楚云就是赚了大便宜。

    “好吧,褚前辈既然看得起我,那么我保证,有我在一天,凌家就能兴旺一天,而且湛蓝堂的堂主涂海,我一定把他亲自抓来,让前辈出气。实话告诉两位,海蓝堂正是在下的势力,我这一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趁其不备,一举荡平天蓝堂和湛蓝堂的。”楚云自信地说道。

    “我想如果老夫没有找到阁下,我蓝堂也是楚盟主的目标吧?”褚明城问完,楚云哈哈大笑没有回答。这个褚明城都到了这个地步,说话还是这么直接,也不怪他当年输得这么惨,他虽然是天才,但是目空一切的性格注定他走不了多远。

    “褚前辈,这件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忙啊。”楚云低声说道,褚明城和褚凌峰听到楚云的计划,眼睛一亮。

    ps:不好意思,孩子发烧,我陪他去医院不知道几点回来,只能定时发布了。这一章是攒下的存稿,加更发不了了,后面补上,真的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