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副城主回去了?”楚云看着诸葛青衣问道。

    “回去了,邢副城主可不是一个贪权的人。”诸葛青衣笑着说,两个人在一起不像是主仆,倒像是朋友一样,这可能也是诸葛青衣一直死心塌地的为楚云卖命的原因吧。

    “懂进退,要不是年纪太大,身体越来越不好,我还真想重用他。楚三、金卯刀、杜万和风云四个人都回到海蓝堂了?何足道自己在那边支撑的很辛苦啊,据说天蓝堂和湛蓝堂咄咄逼人啊,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勇气。”楚云冷笑一声。

    “主公,他们现在可不好过啊,南边是我们橙堂,东南是青堂,东北是赤堂、背面是紫堂,全都是统一的大势力,他们感受到了危机,所以有所动作自救,也是很平常的。”诸葛青衣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诸葛先生,楚大和楚三虽然是副城主,但是他们只是当时我用来牵制邢仁省的,现在邢仁省有大局观直接退出,楚大和楚三也没必要担任副城主了,我接下来就会任命你为副城主,以后又要辛苦你了。”楚云也把自己手下五个殿的殿主从新安排了一下,毕竟以前是缺人手,但是现在人手却一点都不缺。

    诸葛青衣除了担任副城主还接任了律法殿的殿主和总务殿的殿主,律法殿这个殿可以说是灵云城一切规则的核心,楚云交给其他人的都不放心。而总务殿又掌握了所有的财政大权,楚云对诸葛青衣可以说是信任有加。

    然后任命魏镇为兵务殿的殿主,可以说是掌握了灵云城所有的军事大权,灵云城的几个镇全部听他的号令。而且诸葛青衣这一次来,虽然练兵专家沈鹰没带来,但是他的几个副手全都来了,他们全部被任命为了代理镇将负责练兵,这些人都是楚云的老部下忠心没的说,要不是他们都没到达地阶,楚云直接任命他们为镇将了,还要什么代理。

    邢新昌和邢新胜两兄弟虽然还是担任传功殿和奖惩殿的殿主,但是楚云却给他们安排了楚大和魏镇两个强力的副殿主,这样他们也出不了什么乱子,而且让他们两个人去当打手,不正是发挥他们的特长吗?

    安排好了之后,楚云就以准备副盟主的身份挨个拜访天地盟的大小势力,这也是每一任副盟主必做的,然后在转一圈之后到达赤堂的彩虹城正式接受副盟主的职位。当然这都是祖规,现在没几个人会这么做,楚云是想挨个去转转,看看自己未来的对手都是些什么人,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楚云也就是凭借着这个借口,跟蓝堂的堂主褚凌峰一路,楚云把蓝堂作为了巡视的第一站,这在褚凌峰看来是对他的重视,他也没多想就带着楚云离开了。一路上两个人游山玩水好不自在,两个人的关系也急速升温,说实话,这个褚凌峰虽然有心机,但是也是被逼的,这个人其实对权力没多少欲望。

    “楚兄知不知道这座山叫什么?我猜楚兄肯定不知道,这座山叫做天平山,当时可是爆发过两位高手的战斗啊,听说是宗师级别的战斗,两个人打了十几天,这座山本来叫做如云山,两座山高耸入云,但是硬生生被打成了只有几百米的小山丘,你看看从这个方向看过去是不是像天平一样?宗师级别的高手真是让人神往啊。”一进入蓝堂的地盘,褚凌峰不断地给楚云介绍着路上的风景,楚云也很喜欢跟他聊天。

    “禀告堂主,前面的兄弟探测有埋伏。”突然一个地阶初期的跑过来禀告,楚云认识他,他叫做褚烈军是褚凌峰的堂侄,只是个地阶一层的。楚云放开神识一眼,前面哪里是埋伏啊,几十个人就是光明正大的拦着他们的去路,里面有一位地阶九层的武者和两位地阶五层的武者,楚云都没见过。

    “有楚盟主在这里,能有什么事?给我迎上去。”褚凌峰说话之前看向了他身后的一位老者,楚云正巧看在眼里。这个老者只是人境九层的实力,楚云一直都认为是褚凌峰的随从也没在意,但是现在一看这个老者不简单啊。

    不仔细注意不知道,一看之下楚云就发现了问题,他给人很苍老的感觉,一般来说人境武者的寿命不会超过150岁,但是这个老者给人的感觉却跟邢仁省给人的感觉差不多,这绝对不对。

    但是这个时候一行人来到了那群堵路的人面前,楚云把注意力放在了身前之人的身上。

    这一位地阶九层的武者穿着一身劲装,留着八字胡,头发都花白了,跟个账房先生的感觉差不多。他身边的两个地阶五层的武者,浑身起息一冰一火倒是挺有意思的。

    “前面来的可是我天地盟的副盟主楚飞鸿楚盟主?在下天蓝堂羊勇在此恭候多时了,希望请楚盟主前往在下的驻地一叙。”原来这个地阶九层的武者是天蓝堂的堂主羊勇,这个人当时并没去灵云城,只是派了个副堂主去,现在拦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意思?再说这可是蓝堂的地盘,天蓝堂的堂主来这里堵人,可完全是不给蓝堂的面子啊。

    “羊勇,你来我蓝堂的地盘是什么意思?楚盟主要去我蓝堂做客,难道你敢拦截?”褚凌峰一匹马走了出去。

    “褚凌峰你只是晚辈,在下算起来跟你父亲是一代人,我跟楚盟主说话,你站出来,是不是有些目无尊长?”羊勇看都没看褚凌峰直接走向了楚云,褚凌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盟主,您的威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我堂口有事,竟然错过了楚盟主跟腾变鳯盟主的旷世大战,实在是惋惜的很,我听说您要遵守祖制到各个堂口巡视,我立刻放下了一切赶来,希望楚盟主赏脸。”羊勇的姿态放得很低,褚凌峰眼中的悲哀一闪而过,楚云看的清清楚楚。在他看来,楚云铁定要抛弃自己,投向羊勇的怀抱了。羊勇这段时间对蓝堂小动作不断,看得出来他是对自己的势力有野心。

    “羊堂主,在下非常感激你能亲自前来接我。”楚云说完,羊勇松了一口气,而褚凌峰则眼色暗淡了几分,他再次看向了老者,老者不着痕迹的瞪了褚凌峰一样,褚凌峰神色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不过,羊堂主,我记得咱们天地盟其中有一条帮规,各堂主不经过其他堂主的同意,不得随意的踏足其他堂口的范围,你现在来到了蓝堂的范围经过蓝堂堂主褚凌峰同意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是不是触犯了帮规?我身为副盟主,有维护帮规的义务,按照帮规你应该当面向褚堂主道歉,求取他的原谅,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楚云下了马来到了羊勇的面前,羊勇脸色变得冰冷起来,在他看来楚云很明显就站在了褚凌峰的一边。

    “姓楚的别给你脸不要脸,腾变鳯盟主跟你的战斗之后,天地盟盛传滕盟主只不过是顾忌自己的境界,害怕自己提前晋级,因此只拿出了一半的实力跟你比式,这样你才堪堪战平,你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我们羊堂主也是地阶九层,实力不比你差。他老人家亲自前来是看得起你。”他身边散发着冰寒气息的男子还没说完,楚云身边的楚大就跳了出去,一拳就轰向了他,这个人只不过是地阶五层,楚大的实力本来就强,仓促之下,他只能出拳硬接,但是他怎么可能是外家强者楚大的对手。他整个人被轰飞了出去,他缓了好一阵都被站起来,最后还是在一群人境手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他手臂无力的耷拉在了胸前,一看就是骨头彻底断了。

    “楚盟主,我好心好意的来请你,你竟然折辱与我。”羊勇大怒,他话还没说完,楚云的就一掌打了过去,羊勇早就有准备,他双臂赤红色一闪,然后就迎着楚云的掌打来。

    两个人对了一掌,楚云纹丝不动,羊勇后退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

    “好,好我记住了我们走。”羊勇一甩袖子就离开了。

    “等等,我让你走了嘛?你取得褚堂主的原谅了嘛?”楚云再次开口了,他话音刚落楚大就带着人把几十个人围了起来,楚云这一次出来除了楚大,还带着邢新昌、魏镇这两位地阶中期的高手。

    羊勇脸色涨得通红,他浑身气息波动了起来,就像要动手一般,楚云平静的看着羊勇,今天这个老东西真的动手,那么正中了自己的下怀,自己的海蓝堂要发展,正需要除去天蓝堂和湛蓝堂,现在送上门来,自己又占着理,他一先动手,就算杀不死羊勇,但是以后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天蓝堂动手了。

    ps:感谢书友☆♂Snail的月票,天地盟这一段快要结束了,很快就要开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