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虽然没想到邢帅这个小子这么有种,竟然想要自爆,但是他却懂得唇语,楚云是跟着走了大半辈子江湖的林小灰学的,当然这唇语一般来说也没什么用的机会,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都能够密室传音,谁闲的没事用唇语交流。(书^屋*小}说+网)

    但是今天,楚云才知道自己无意间学得一点点小本领,竟然挽救了自己这么多手下的命,还真是艺多不压身。

    这个邢帅一直都在嘟囔着“爷爷怎么可能要杀我”这句话,而且楚云感受得到邢帅的心里越来越暴躁,楚云才会一直的关注他。就在邢帅要自爆之前,楚云就已经留下了后手。

    危急时刻邢仁省和大部分的属下全都呆住了,这也是人之常情。而自己的心腹手下在危急时刻竟然有好几位忠心耿耿的扑向了自己,想要用身体保护楚云,楚云说实话是有些感动的。邢新昌和邢新胜两个人扑向邢帅,想要阻止他自爆,他们两个人也是赤子之心。

    至于那几个想要丢下众人逃走的,楚云就留了个心思,他们虽然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这更足以表示出他们的潜意识,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门主,也没有把这些同门当成手足,以后这些人楚云就会多留留心。这几个人的名字被楚云记载了心里的小黑本上:隶属于邢仁省的杜顺、孙兴和本来一个下堂的堂主周晚财。

    噗呲一声,一把飞剑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把剑竟然直接穿透了邢帅的丹田,丹田是人体浑身最坚硬的地方,但是现在竟然被一把剑轻易的刺穿了。再看这把剑,竟然是自己门主的青色佩剑,这把剑在空中漂亮的转了个圈,然后准确无误的飞回了楚云的身边,然后乖乖的飞进了剑鞘。

    “御剑术?”邢仁省见多识广,他瞠目结舌的喊了一句,就是连自己亲孙子的死都不在意了。

    “什么御剑术?”杜顺问起了身边的人,他们都摇了摇头。

    “御剑术是一种极高深的境界,并不是单纯的武功,御剑术以神御剑,剑出惊天地,不见血誓不回头,就是剑修圣地蜀山派也不到百人能够掌握,没想到咱们门主除了内外双修,还是一位剑道高手。”邢仁省深深的咽了口唾沫开口解释道。

    “邢副城主正是见多识广,我告诉你们,咱们城主会的武功多着呢,你们以后会慢慢知道的。”陈火性格比较外向,他当先开口道。

    “那是,跟着师傅准没错,我告诉你们,师傅昨天跟腾变鳯打根本没有用全力,师傅武器根本不是用锤,如果换成他最擅长的兵器,腾变鳯算什么东西。你们看见我没有?我一心辅佐师傅,只用了区区三十几年就成为了地阶三层的外家武者,就是地阶中期我也能抗衡。”熊二也得意洋洋的说道,熊二的话引起了新附的长老的惊呼。

    “都别说了,邢副城主实在是抱歉,令孙的事情太突然,我也是逼不得已,我不这样做,那么我们这么多人就都会遇到危险。”楚云走向邢仁省,十分抱歉的说道,当然他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他的寒冰软绵掌完全可以把邢帅冰封。但是他却没这么做,他觉得邢帅不死永远是一个定时炸弹,邢新昌和邢新胜两个人现在还抱着他的尸体痛哭呢,万一邢帅挑拨两个人给自己捣乱,自己到时候岂不是很头疼?这两个人可是地阶中期的好手。

    “城主,刚才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是我不争气的孙子想害死大家,这种连自己的爷爷都想害死的人渣,死了最好。要是伤到了城主和各位同门我真是百死莫赎,就算是他没死我也会亲自动手的。新昌、新胜你们不要为这种人哭了,以后对待城主要像是对我一样的恭敬,你们两个可知道?”邢仁省看向自己的两个儿子,他们一边哭着一边点头。

    “爹,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听城主的话的,他是我们的城主,不听他的听谁的?我们先把小帅抬走吧,再怎么说小帅也是我的亲侄子。”邢新昌开口说道,看起来还是很难过的。

    “哼,他就是死了,我也会按照族规处理,我要把它逐出邢家,让他死都不能葬在家族的墓地。”邢仁省看起来是余怒未消,楚云却知道他这是给自己看的。

    “爹。”邢新昌和邢新胜还要说些什么楚云开口了。

    “邢副城主,我知道您老很不好受,本来想要让您老早回去休息,但是我还真的有些事情要询问您。这样吧,邢帅毕竟是我灵云城的第一批长老,现在人死为大,就把他厚葬吧,这件事情也不要外传了。邢新昌、邢新胜你们两个带着邢帅的遗体回去,杜顺、孙兴、卓东来你们以前怎么说也是主仆一场,你们也去帮忙,有什么需要的再来找我。风英、周晚财你们两个拿着我的令牌协助几位务必让邢帅长老走好。”楚云为这件事情定了性,他这么做也保存了邢家的面子。他下达了命令几个人全部领命而出,楚云早就想支开几个人,正是个机会,邢仁省和他的俩儿子却不知道,对楚云感恩戴德。

    几个不太放心的长老出去之后,密室中全都是楚云比较放心的人了,楚云朝着邢仁省问道:“邢副城主,不知道你对蓝堂堂主褚凌峰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的蓝堂堂主有没有什么了解?”

    邢仁省有些奇怪楚云为什么开口问他,但是还是开口了:“城主您说的是褚明城吧,这个人可不得了,当年是跟水均益和腾变鳯齐名的强者,三个人当时都是天地盟不可多见的天才人物,褚明城更是第一个晋级了地阶巅峰。当年褚明城跟前两者较劲,他们三个人纷纷对自己的势力进行扩张,水均益统一了白堂、腾变鳯统一了黄堂,这个时候褚明城也马上就能统一蓝堂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下堂而已。不过蓝堂统一的最后一站发生了意外,这个下堂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好手,褚明城大意之下竟然中了计,自己被五位地阶后期的武者围攻,他的二位儿子和三位地阶属下前来救援,竟然被数百架射神弩埋伏,当场就死了两位,重伤了两位,只有一位逃走。重伤的两个也被当时那一位下堂的堂主击杀,褚明城狂怒之下,激发出了自己的潜力,突破了重围,跑回了老巢。自那之后他就很少出现了,并且在三年之后自己最不成器的儿子褚凌峰成为地阶之后传位给了自己的三儿子。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而当时那个下堂,就是天蓝堂,杀死褚明城儿子的就是天蓝堂现在的堂主羊勇,现在也是地阶九层的高手了。”

    楚云听完问道:“邢副城主,我听说当年褚明城是遭到了腾变鳯的袭击,这件事情你听说过嘛?”

    “腾变鳯?这个他应该没那么大的本事吧,他当时正在召集绿堂的所有堂主,我想他没时间去管褚明城吧,再说了他真的有这么大的势力,那么他早就统一天地盟了。”邢仁省摇了摇头。

    “那么你知道为什么褚明城会遭到袭击嘛?”楚云现在越来越迷糊,天地盟的事情看起来简单,怎么这么复杂?自己知道的越多越弄不明白。

    “这个,一直是天地盟的谜团,当时腾变蛟还没崛起,腾变鳯和水均益都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天地盟当时的盟主是粉堂的堂主花万紫,也是天地盟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盟主,她的势力也只有粉堂的一半地盘而已,她更没那个实力。花万紫也就是花招娣的祖奶奶,当时天地盟异常的分裂,我那个时候更是只统治两个乡的小势力。说起来天地盟不管哪一家还真没那个实力阻击褚明城。”邢仁省这么个老江湖都不清楚,事情还真的不妙,难道天地盟还真有其他的势力?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去跟腾变鳯商量了赔偿的事情,商量完毕,我就被水均益和腾变蛟请去了,他们告诉我,想联合我一起结束天地盟的所有小势力的分裂,并且告诉我把蓝堂的三分之一给我当做报酬。我当时没有答应,水均益就告诉我,当年褚明城是被腾变鳯联合外人打败的,我不同意跟他们结盟,那么腾变鳯就会这么对付我。”楚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可恶,腾变蛟和水均益算什么玩意?竟敢威胁师傅,现在他们在我们的地盘,我们让他们有来无回。”熊二怒道,其他的人也纷纷表态。

    “都别吵,邢副城主你觉得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楚云看向邢仁省,这个老东西总归活了这么多年,天地盟的内幕,他应该知道的更多。

    “城主,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听说过一件事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在褚明城的事情之后,腾变鳯和水均益也曾经遇到过埋伏,他们两个人拼了命才逃脱了的。不知道这些事会不会有所关联?”楚云听到这里,沉思了一阵。

    “算了,褚明城不是没死嘛?我去亲自会会他再说,至于水均益和腾变鳯的要求,我不防答应下来,反正咱们也是要对蓝堂动手,先看看他们的计划再说。”楚云下了决定。

    第二天,楚云大清早就拜访了腾变蛟和水均益,并且跟两个人签订了同盟,主要的就是为了加强盟主的话语权,并且共同的致力于消灭小堂口。除了腾变鳯没有加入,其他的正堂堂主全部加入了。并且这些人约定在一年之后,再次召开会议详谈。楚云猜想,他们是想看看腾变鳯是不是能在盟主大会之前晋级天阶,他们对腾变鳯也很畏惧的。楚云才懒得管,这段时间正好给了他缓冲的机会。

    楚云也接见了不少前来攀关系的下堂的堂主,楚云也不拿大,全部都很客气,这倒是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好名声,第四天开始这些堂主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腾变鳯第一个离开,随后腾变蛟、水均益、阮正兴他们也都离开的。但是蓝堂堂主褚凌峰来告辞的时候,楚云却找了个借口把他留了下来。

    “不知道楚盟主留下在下是有什么事呢?橙堂不愧是橙堂,这里的女人比我们蓝堂的好多了,说实话要不是在下的身份,我还真的不想走。”褚凌峰松松垮垮的坐在座位上,楚云早就跟他打过交道,这个家伙看起来真的就跟一般的败家子一样,实力也只是地阶六层,真不知道这些年这家伙怎么坐稳蓝堂堂主之位的。

    “褚堂主,你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一样就成。咱们两个很有缘分啊,你看看咱们两个虽然不是一个chu,但是念起来却是一样的,不明白的还以为咱们两个是兄弟呢。”楚云笑着说道,他这么一说褚凌峰立刻对楚云充满了好感。

    “哈哈,楚盟主这么说,我可是高攀了,谁不知道我褚凌峰是有名的败家子,背后说我什么的都有,但是却没几个看得起我的。要不是我那个老爹给我留下了不小的资本,我现在早就被人吞的渣子都不剩了。你说说,我喜欢女人,喜欢到处去玩,但是却不得不成为这么一个狗屁的堂主,老弟我心里苦啊。”褚凌峰跟楚云诉起了苦,这家伙今年都一百几十岁了,竟然自称老弟,让楚云有些好笑。

    “褚堂主怎么能说败家子呢,你掌权近百年,蓝堂的基业都没有丢失,反而扩大了不少,旁边虎狼盘踞,天蓝堂、湛蓝堂都有地阶后期的强者,而褚堂主只是凭借地阶六层的身份周旋,我看你不光不是败家子,反而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楚云倒不是违心的,而是真的就是这么回事,褚凌峰八十岁掌权,现在一百年了,虽然蓝堂只占据了三个乡,但是比起褚明城当年卸任的时候只有一个半乡可好多了,这些年褚凌峰把地盘扩张了一倍,并且稳稳的成为了蓝堂三个大势力之一,没有手腕可能吗?所有人都只看得见褚凌峰的荒唐,但是荒唐之下,褚凌峰却没吃过大亏。

    “哈哈哈,楚盟主真的是我的知己,他们都只看到我父亲在我之前占据了九个乡几乎统一了蓝堂,但是他们谁考虑过当年我父亲重伤,我的两个哥哥战死之后,我们蓝堂只剩下了一个半乡,就是这样内部还有两位地阶的元老蠢蠢欲动。我父亲把位置传给我的时候,就是这一副烂摊子,我兢兢业业的维持着,但是这么多年我得到了什么?我的母亲不跟我说一句话,我知道她在想我的两个哥哥,觉得我就是个垃圾,生来就是给他抹黑的,她老人家死之前都没跟我说过半句话。我的手下也不理解我,他们都拿我当傻瓜,到处去摸黑我,但是就是这样,我也没有除去他们,还给他们钱放他们走。我的对手更是只会看我的笑话,他们恨不得我天天出丑。甚至我的后辈也不理解我,我的二哥留下了一个儿子,我拿他当成我的亲儿子培养,但是你知不知道,他竟然有一次喝醉了,问他的朋友,为什么当时死的不是我?为什么他的父亲那么优秀却英年早逝。我的儿孙们更是觉得我偏心,他们都不跟我亲近,我觉得我过得好累,楚兄弟,你知不知道很多次我都想放弃了。现在天蓝堂和湛蓝堂咄咄逼人,而新崛起的海蓝堂也不可小视,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楚兄弟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楚云的态度引起了褚凌峰的共鸣,还是楚云耐心的聆听让褚凌峰打开了话匣子,褚凌峰竟然竹筒倒豆子一样的,跟楚云说起来了蓝堂的事情。

    楚云耐心的安慰道,他可是有求于人,结果两个人边喝边聊,一聊就聊了大半天。

    “楚兄弟,哥哥我可指望着你了,哥哥我以后遇到了麻烦,你也要帮我啊,蓝堂还能不能存在就全靠你了。”褚凌峰突然开口说道,楚云刚想敷衍着答应,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个可不能随便答应,否则一旦他宣扬出去,自己还不真的成了蓝堂的靠山?楚云看向褚凌峰这家伙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还真是传言不可信啊。

    “来人,把褚堂主扶回去休息。”楚云喊了一声,立刻走进来几个侍从。褚凌峰刚回到院子里,就醒了过来,一个跟随着他来这里,并不起眼的老者遣散了众人,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