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盟主可真有雅兴啊。”楚云到的时候发现腾变蛟和水均益正在泡茶,当然这可不是简单的泡茶,而且仙武大陆文人流行的一种茶道,茶中加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楚云是真的难以下口,他还是喜欢喝清茶。两个人看到楚云,也没拿架子,纷纷站起身来迎接楚云,楚云现在的实力和地位是足够让他们两个平等接待的。

    “楚盟主,深夜找楚盟主前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水均益当先开口了。

    “其实宴会一结束我们就想去找楚盟主聊聊的,但是没想到你跟腾变鳯生死之战之后竟然心心相惜,聊了这么久,我们有些担心啊,告诉你啊楚盟主,滕老狐狸可不是什么好人,小心上当受骗啊。我是他的堂哥,我可是知道他的为人。”腾变蛟装作好心的提醒道。

    “哈哈,谢谢两位盟主了,我心里有数。”楚云显然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两个人都是人精也都不再询问,三个人坐定之后,水均益给楚云端过来一杯茶,楚云憋着气一饮而尽,他实在不习惯往里面放盐的茶。

    “哈哈,楚盟主真是豪迈之人。”水均益笑着说道。

    “见笑了,我就是个粗人,不知道两位盟主找我来有何指教?”楚云开口问道。

    两个人互看了一眼,水均益开口了,看起来两个人中水均益这个副盟主反而占据了主导地位,也不怪他,主要是两个人的实力差距,一个是地阶巅峰一个是半步天阶,虽然仅仅差着半级,但是却可以说天差地别。

    “楚盟主,不知道你对天地盟现在的状况怎么看?”水均益笑眯眯的问道。

    “不知道水盟主说的是哪个方面?”楚云还不清楚两个人的意思,也不急着回答。

    “楚盟主有些事情可能不清楚,我来说一下吧。天地盟身处云州,占据了一郡之地,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祖上的积威所致,咱们的实力不要说云家,就是兽神山、重水门这些势力都比不上。更何况咱们内部分散,一个个的小堂口遍布全郡,我们两个呢说起来是什么天地盟三巨头,看起来威风赫赫,但是实话告诉你,我们多次想要完成有限的统一都被腾变鳯阻止了。我们两个猜想你跟腾变鳯有了什么交易,但是实话告诉你,腾变鳯是别的势力的人,他存在的意义就是阻止天地盟统一,所以楚堂主你千万要小心这个人,他看起来表现的很霸道,其实阴险的很。你不知道吧,当年蓝堂的堂主也就是褚凌峰的父亲,他当时实力强横,想要一统蓝堂,就在快要成功的时候,腾变鳯勾结了外来的势力出来阻止了,当时褚凌峰的父亲实力地阶巅峰,但是他被五位同阶的好手围攻,身受重伤最后逃走了。但是他最看重的两位儿子却都被击杀。从那之后,褚老堂主心灰意冷,不光大肆的分封下堂,而且把自己仅剩的儿子,也是最不成器的儿子褚凌峰树立为了堂主,他则盛年就隐退了。这件事情谁也不知道是谁做的,直到十年之后,腾变鳯一次酒后说了出来。楚盟主,你要小心啊,这个老东西很阴险的。”腾变蛟说完了,楚云心里一松,怪不得腾变鳯这么简单就答应了自己割据蓝堂的要求啊。但是为什么自己一统橙堂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呢?这些人说的肯定不全是谎话,但是也不一定全是真话,楚云神色平静没有表态。

    “楚盟主看起来是不相信?”水均益有些吃不准楚云的态度。

    “两位盟主,不知道腾变鳯是勾结的哪一方的势力?他们出动了这么多的地阶好手,你们不会一个都不认识吧?还有当时蓝堂统一的时候来了外敌,但是为什么橙堂统一的时候没有?会不会那些人跟蓝堂的有仇,他们是去报复的?还有十年之后,腾变鳯才承认是他做的,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嘛?我们地阶武者哪一个能够随随便便的喝醉?别是游戏之言吧。”楚云摇了摇头,随便指出了一些腾变蛟话里面的漏洞。

    “楚盟主,说实话我们也奇怪这件事情,依老夫看来,无非是楚堂主你的速度太快,让他们没有反应过来。”腾变蛟看起来也有些疑惑,楚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好,这些事情先不谈,楚盟主,这一次我们两个来找你,是来跟你结盟的,不管这件事是不是腾变鳯,都很可能在暗处有一股势力阻碍我们天地盟统一。在以前我们也尝试过扩张,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原因,让我们功亏一篑。这一次腾变鳯晋级在即,就算真的是他搞鬼,他也没多少心思阻碍我们了。我们两个想联合你一起,还有青堂堂主阮正兴、蓝堂堂主褚凌峰、粉堂堂主花招娣,咱们一起动手,我们倒要看看,有谁有这个胆子跟我们天地盟的所有势力作对。”水均益看到楚云不好糊弄,直接说出了他们来的目的,两个人看向楚云,楚云还是不置可否。

    “楚盟主,如果你同意,我们会说服蓝堂,把他们的势力分给你三成如何?”腾变蛟利诱道,楚云还是不说话。

    “楚盟主,你给个痛快话,你到底答不答应,腾变鳯今天可是摆明了对你起了杀心,如果你再得罪了我们其他的人,我想到时候橙堂的日子不会好过吧。”水均益和腾变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看到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了。

    “两位盟主,今天呢,事情太多,你们也知道,我白天刚刚的跟腾变鳯副盟主进行了一场大战,我现在脑袋还有些发懵,明天我给两位一个答复怎么样?”楚云思考了一阵然后才说道,看到楚云的态度软化,两个人也没有再逼迫。

    “楚盟主,你今天的确累了,这样,我们明天再谈,不过这件事情我不喜欢别的人知道,特别是那个人,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不给面子了。”水均益软硬兼施的说道。

    “放心,那个人绝不会知道。”楚云心有灵犀的说道,两个人起身看着楚云离开了院子。

    “水盟主,你觉得姓楚的小子会答应吗?”腾变蛟看向水均益问道。

    “你觉得重要吗?呵呵。”水均益没有回答,笑着朝自己的院子走去,腾变蛟看到他消失之后才露出了恼怒之色,自己也进了院子。

    楚云回到了城主府立刻传令所有长老全部过来,在外面执勤的熊二立刻安排去了。

    凌晨三四点钟,灵云城城主府的一间最大的密室内灯火通明,橙堂所有地阶之上的人全部到来了,就是连邢仁省都被从家中请了过来。

    二十几位地阶武者泾渭分明的坐在两边,一边是楚云的嫡系手下,另一边是新投入楚云麾下的地阶武者,楚云虽然很不喜欢手下人分小团体,但是也知道短时间解决不了,再说现在也不是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楚云也没过多关注。

    “各位,这几位是新来的长老,这一位是诸葛孔明先生,别看他只是地阶一层,但是这是他练习的功夫的原因。他是我的家臣,是我最信任的人,而且他能力非凡,我现在正式任命他为灵云城的副城主,你们大家有什么意见吗?”楚云开口说道,当然这个不是诸葛亮,而是诸葛青衣,他在均县也有不小的名声,为了害怕别人顺藤摸瓜,所以楚云给他的改的名字。诸葛青衣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非叫他诸葛孔明,但是楚云非要这么叫,他也只能答应,他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了楚云对他的期望。

    “拜见诸葛副城主。”邢仁省带头站了起来恭贺道,诸葛青衣连忙回礼。

    “我不在城内,或者是我在闭关,一切都要听从诸葛副城主、邢副城主以及两位楚府城主的安排,大家都听到了吗?”楚云看向众人,所有人不管心里怎么想都立刻答应了下来。

    “承蒙城主和各位同僚看得起鄙人,在下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诸葛青衣简单的说了一句,他知道楚云肯定有事情,否则不会这么晚召集众人,楚云很是满意,诸葛青衣跟自己真是默契。

    “好了,我再介绍一下这几位,这位是魏镇长老,这位是陈火长老,最后这位是白长老,别看她是个女子,但是战斗力不逊色于地阶中期。”楚云分别介绍了一下,这一次魏镇和诸葛青衣等四个地阶武者来了,楚云的嫡系就完全能够压制住非嫡系的一帮人了,到时候楚云才算是彻底掌控了橙堂。

    “我今天这么晚叫你们来是因为两件事情,我先来处理一下第一件。陈雷、金卯刀你们两个把你们掌握的情况给邢副城主看一下。”楚云正色道,两个人立刻从各自的乾坤囊拿出了几封信以及几张纸走到了邢仁省的面前双手递了过去。

    邢仁省接过来看了几眼,然后神色凝重的又抽出了信扫了一遍,脸色大怒起来:“邢帅,你给我滚过来,你干的好事。”邢仁省朝着自己的孙子把手中的东西扔了过去,刚才陈雷和金卯刀拿出信来的时候,邢帅就感觉出事了,因此这几封信很像是自己写给几个盟主和堂主的,但是他还存着侥幸心理,现在被自己的爷爷一说,他彻底崩溃了。

    邢帅一下子跪了下来,然后膝行到自己爷爷面前,满脸的泪痕:“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猪油蒙了心,我不该背叛城主,爷爷你救救我啊,我知道错了。”邢帅不断的磕头,邢仁省自然知道这个孙子是个什么性格,但是没想到这么蠢,这才几天啊,就犯了这么一件大罪,这种罪换成任何一个门派都是第一等的大罪啊,他看向楚云,发现楚云竟然端着一杯茶轻轻的吹着,好像完全不在意他们这边,他就知道,必须在邢家和孙子邢帅两者之间做个抉择了。

    “爹,帅儿怎么了?”邢新昌和邢新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连忙问道。

    “这个逆子,他竟然勾结外人,背叛城主。”邢仁省说完,两个人再憨也知道出了大事了。

    “怎么可能?帅儿你太傻了。城主,我们兄弟求求你了,帅儿的父亲死得早,他做了错事,我们两个原因为他承担,求城主饶他一命啊。”楚云看向他们两个,这两个人楚云很是欣赏,就在楚云考虑要不要饶过邢帅的时候,邢仁省开口说话了。

    “闭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按照天地盟的帮规,背叛也属于不赦之罪理应处死,而且我们堂口新制定的门规也是规定背叛者处死。咱们新堂主新气象不能因为逆子就堂而皇之的违背,否则城主的威望何存?我提议即刻处死邢帅。”邢仁省说完,邢帅满眼的不敢相信。

    “爷爷,我是你的亲孙子啊,你竟然这么狠心。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我们邢家,橙堂的堂主之位是祖上传下来的,本来就是我的,我拿回来有什么错?有什么错?”听到邢帅喊完,邢仁省脸色更怒,他抬起手来就想把邢帅毙于掌下,他没想到自己的孙子蠢到这个地步,但凡有一点可能谁愿意把自己的地位让出去?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一点本钱了,最需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否则他们邢家一族人都会遭殃。他生怕楚云怀疑他们,才表现出一副恭顺的样子。但是邢帅这么一嚷嚷,他的苦心就全白费了,他本来还有些舍不得,但现在不大义灭亲是不行了。

    他的实力退到了地阶四层,但是一掌打死一位地阶初期的武者还是足够的。他的掌上土黄色光芒一闪就朝着邢帅的脑袋拍了过去。

    “爹不要啊。”邢新昌长拐一伸,就架在了邢仁省的掌上,然后一伸手把邢帅拉到了身后。

    “城主,求求您饶过小帅吧,我这条命就是您的了,要不然您废了他的武功,求求您了。”邢新昌知道自己爹的脾气,因此他朝着楚云求救。

    楚云思考了一下开口了:“邢副城主,邢帅虽然背叛,但是并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的行为也太恶劣了。我觉得邢长老的建议就很好,我们把他当众废去武功,让所有手下以此为戒,然后命令邢帅永不可出城,交给您老亲自看管如何?”

    “谢城主,谢城主。”邢仁省和邢新昌兄弟全部大喜,能够给邢帅留下一命,他们就认为最好的结果了。

    “臭小子,还不赶紧的谢谢城主的不杀之恩。”邢仁省一脚踹在了邢帅的腿上,邢帅一下子跪下了,刚才邢仁省要击杀邢帅,邢帅被自己的大伯救回来之后就一直的在发呆,现在他竟然还在发着呆,嘴不断的说着什么,但是没有声音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个老东西竟然要杀我,我跟你们一起死。”邢帅突然内力剧烈的波动起来,所有人都脸色大惊,他们正在密室之中,一旦邢帅自爆,那么很可能一个人都活不了,所有人都没想到邢帅这么偏激。

    诸葛青衣、楚大、熊二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朝着楚云扑了过来,而邢新昌、邢新胜兄弟则扑向邢帅,想要阻止,当然还有几个吓得呆立在了原地,另外也有几位新归附的人则朝着密室的门跑了过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楚云的手终于动了。

    ps:感谢书友20170613181948254的月票,从明天开始这一周全部双更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