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变鳯看着那一团黑雾,就是他也无法看透里面的情况,说实话,他最后这一招有点像引爆炸弹,而他只是那一刻按钮,炸弹爆炸之后,他就没什么作用了,当然炸弹爆炸后的情况他也完全不可预知。

    “啊,我的头,啊,我的头。”突然腾变鳯捂着头打起了滚,所有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诧异的把目光从远处的黑雾看向了腾变鳯。

    “盟主。”这下子他的手下全部都惊慌失措起来,地阶武者不说百毒不侵,但是一般来说不会生病,他们一旦哪里有了病痛,十有八九是都是功法出了问题或者是受伤所致,难道刚才跟橙堂堂主楚飞鸿的打斗受了重伤?

    其他的了人也都诧异起来,特别是水均益和腾变鳯,他们两个互看了一眼,想到了一起去。三巨头怎么比得上两巨头让人满意?不过他们两个也互有猜忌,而且对腾变鳯是否出了问题不太确定,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错过了。

    大约一刻钟,腾变鳯的惨叫才停了下来,他被人搀扶了起来。面色苍白浑身气息暗淡,就跟大病了一场一样。他刚刚恢复双眼就难以置信的睁大了起来,他死死的盯着黑雾看了一会,然后慌忙的开口了。

    “快走,走。”腾变鳯大喊一声,他身边的两个地境后期的属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么什么事,但是还是听话的架起腾变鳯就想离开。

    “别急着走啊,我们的帐还没好好的算算。”突然一个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声音从慢慢消散的黑雾中传了出来,一个人影慢慢的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楚飞鸿?他竟然没死?”在场观看的人都大惊失色,所有人都觉得,楚云不死也要重伤,一个半步天阶的绝招不是那么好应对的,而且楚云的气息还消失了这么久,但是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出现了,而且看样子一点事都没有。

    “楚飞鸿?”腾变鳯停了下来,面色难看的看向楚云。

    “是我,滕盟主是不是很失望啊?”楚云面色平静的看向腾变鳯。

    “不,我怎么会失望,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腾变鳯蛮横是出了名的,但是这一刻他的语气中竟然有了些服软,这更让其他人诧异。

    “哈哈,是嘛?腾盟主有没有听过什么叫做叫做恩将仇报啊,我现在现在就刚刚经历过,这感觉很不好啊,我心里很不舒服,突然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我自己都难以克制,滕盟主你说说看我应该怎么解决啊。”楚云盯着腾变鳯,他手中的源泉剑晃了晃,在地上刻出了一个“杀”字,竟然充满了肃杀的韵味。

    “主人你没事太好了。”诸葛青衣等人全部开城门跑了出来,楚云看着这些激动的手下心里很欣慰,但是还不是跟他们叙交情的时候。

    “你想怎么样?”腾变鳯脸色难看起来。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滕盟主你想怎么样。”楚云反问道。

    “楚堂主,我也知道今天做的不对,你划出条道来,就算是老夫跟你道歉了。”腾变鳯密室传音道。

    “你少来,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第二次当?刚才你说怎么做的?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么后果可能是你承受不了的。”楚云虽然愤怒,但是还是没有当众说出去,而是密室传音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威胁老夫?老夫可不是吓大的,老夫想要离开这里,你以为你能拦得住?”腾变鳯看起来还是不想屈服。

    “好啊,那你就试试,你能走了,这两位地阶后期想跑的话我也拦不住,但是你带来的其他的人,一个都别想走,要不然你试试。还带着五千人来到了我的地盘,真是好笑,在下手下何止十万,我挥挥手就能把他们吞的骨头都不剩,说你自信呢,还是说你蠢?”楚云不吃这一套。

    “老夫也不是吃素的,你的手下也别想好过。”腾变鳯也怒气冲冲的说道。

    “好啊,那你就试试,看看谁先受不了。另外等你这老不死的晋级天阶的时候,我肯定前去祝贺,到时候你们滕家这一支还想存在,估计就要从腾变蛟那里过继了。”楚云冷哼一声。

    “好小子,一点亏也不肯吃。今天的确是老夫做错了,这样吧,我就率先支持你继任副盟主,这样算是道歉了吧?”腾变鳯的软肋果然是家人,但是这个条件简直就是侮辱楚云的智商。

    “滕盟主,我奉劝你再仔细的考虑一下,这个条件如果换成你你会答应吗?就算没有你的支持,你以为我就当不成嘛?”楚云要不是没把握把他们全部留下,都不想跟他说话了,这些老东西一个个的都是人精。

    “少废话,你不光要承认我橙堂堂主的地位和推举我成为新任副盟主。另外赔偿我无边防的损失,中级灵币一千枚、初级灵币十万枚、地灵丹一千颗、人武丹十万颗,另外割让五个乡给我橙堂,我就不再追究你的过错,否则橙堂和黄绿两堂不死不休。”楚云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把自己的要求跟他说了。

    “你痴心妄想,你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这样的条件老夫根本不可能答应。”腾变鳯立刻否定了,他都认为楚云疯了,这些钱虽然多,但是他咬咬牙还能拿出来,他也知道今天不把楚云应付过去,那么这个死仇就接上了。但是地盘绝不可能,如果割让自己的地盘,那么自己就会成为天地盟的笑柄,也成为黄绿堂的罪人。

    “腾变鳯,我已经够克制的了,希望你不要再逼我。”楚云冷冰冰的话传了过来。

    “钱和丹药我只能给你一半,但是地盘面谈,这也是我最后的条件。”腾变鳯也强硬的说道。

    “地盘我必须要,不过你不给我你们的,那么就从别的堂口给我五个乡,这也是我的底线。”楚云也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蓝堂紧挨着你们,老夫同意你进攻蓝堂,不过腾变蛟、水均益他们你要自己说服。另外你必须赌咒发誓,你永远不语黄绿堂为敌。”腾变鳯思考了一阵传音道。这个腾变鳯转眼就吧蓝堂卖掉了,反正不是他的特不会心疼。

    “不行,如果你的黄绿堂毁约了我怎么办?我只能答应你五十年之内,我不会跟黄绿堂开战如何?”楚云立刻拒绝了,腾变鳯觉得五十年的时间,自己的义子滕一冠也应该有了自保之力,于是也点头答应了,不过他要求楚云当众发誓,楚云也就答应了。

    “这小子不会是早就相对蓝堂动手了吧?”腾变鳯和楚云商定之后才想到,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蓝堂的事情,他也懒得考虑。蓝堂也不是软柿子,就算是楚云打下了蓝堂,也用不着自己操心,两个人的地盘中间可还隔着阮正兴的青堂。

    “各位,让大家见笑了,我跟滕副盟主切磋了一下,竟然让各位等了这么久,真是失礼,大家请吧,我在城内略备了薄酒,希望大家赏个脸。”楚云笑着说道,所有人不敢拿大纷纷的跟在楚云之后走了进去。

    “诸葛先生,你总算是来了,你一来我就放心了。”安排完了众人,楚云终于有时间跟诸葛青衣等人说会话了。

    “主公,您行事正是神鬼莫测,这才几年啊就打下了这么大的一块地盘,比起均县面积还大,我们对您的佩服的五体投地。”诸葛青衣说完其他人纷纷的点头,楚云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倒不是楚云自得,而是跟自己的旧人在一起自己心里舒坦。诸葛青衣还是地阶一层,他吃多少地灵丹也没什么用,不过这也没什么,有自己在谁也说不出什么,楚云准备把他们任命为自己的城主府的属下,并不准备让他们加入天地盟,因为楚云还有别的算盘。

    “各位久等了,在下为了对各位表示尊重,去换了身衣服。”楚云一回来,酒宴就正式开始了,不论是歌姬还是其他的,邢仁省都给自己留下了,这一次他也并没有回来参加宴会,他的态度很明确,他已经开始养老了。

    “今天楚堂主跟滕副盟主的战斗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楚堂主内外双修都达到了化境,当真是我天地盟的福泽啊,有楚堂主这样的年轻人,咱们天地盟复兴有望,本盟主提议为楚堂主接任橙堂堂主干一杯。”腾变蛟第一个开口了,他虽然有借着楚云打击自己堂弟的意思,当然更重要的也是跟楚云拉一拉关系,他看得出来橙堂实力强横,成为新的巨头是必然的,因此也乐意卖好。

    “干。”其他人也没有想找不痛快的意思,虽然各有心思,但是也没必要表现出来,腾变鳯竟然也没吱声默默地喝了一口酒。

    “盟主说得对,楚堂主年轻有为实力强横,我水均益提议,楚云就任橙堂老堂主的副盟主之位,各位有什么意见啊?”在腾变蛟买好之后,水均益也开始了卖好,他这么一说,下堂堂主当然没什么意见,而几位正堂的堂主也畏惧楚云的实力先后表态支持,至于阮正兴、腾变鳯、水均益这三位副盟主也都没有反对,腾变蛟更是双手赞成,楚云的副盟主之位就定了下来。

    阮正兴本来出现了白狼山的事情之后失去了副盟主之位,但是后力又恢复了。别看副盟主看起来没什么作用,但是这却是天地盟承认了楚云的地位,而且只有副盟主才能竞选盟主,也给了楚云一步登天的机会,因此楚云怎么会放弃。阮正兴为了恢复这个职位也是出了大血,而自己付出的也不少,跟一个半步天阶来了一场生死之战。

    当然接任副盟族,还需要楚云去天地盟的总堂口赤堂的治所彩虹城,这些对楚云来说都不是事,因为只是个仪式而已。一行人其乐融融的进行完宴会,楚云派人各自送他们去休息,楚云则来到了腾变鳯的住所。

    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了条件,但是还有许多细节当时没时间商量,所以楚云到来的时候腾变鳯没有惊讶。两个人很快就商量出了结果,腾变鳯给楚云中阶灵币五百枚、初阶灵币五万枚、地灵丹五百颗、人武丹五万颗的赔偿,这些赔偿在半年之内送到。并且楚云腾变鳯答应楚云图谋蓝堂的时候不会发难,楚云则保证五十年之内不会进攻黄绿堂。两个人先后写下了契书,并且以武道之心发誓。两人都知道这契书一旦拿出来,两家势力的名望就彻底毁了,因此很是满意,都感觉拿到了对方的把柄。

    “楚堂主,你是老夫这么多年遇到的第一个让老夫吃瘪的人,要不是老夫时日不多,还真的想跟你好好的交交手。”腾变鳯看着楚云,眼睛里竟然充满了欣赏。

    “不过老夫就是不明白,老夫的最有一招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那一招就是天阶武者也不会毫发无伤。”腾变鳯又开口问道。

    “前辈的最后一招,竟然是念力攻击,我也完全没有想到,如果前辈把你这一招传授给小子,我就把怎么躲过去的告诉前辈如何?”楚云笑着说道。

    “哈哈,我只是好奇罢了,雷声送客。”腾变鳯哈哈一笑不再说这个问题,他身边的那一位地阶七层的武者走到楚云身边说了个请。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腾变鳯的院子,楚云感受了一下并没有神识注意到他们,所以楚云看着雷声笑了笑,然后把一张纸条放在了他的手中,雷声神情一愣,最后鬼使神差的收了起来。

    当时楚云和腾变鳯的最后一招,腾变鳯自爆了巨蟒,然后无数的念力攻击冲进了楚云的识海,差一点把楚云的念力精核撑爆,楚云危机之下,激发了血脉之力,变成了蛮族武者。果然蛮族武者的抗性十分的强悍,绝大部分的念力攻击,竟然被楚云体内的血脉之力吸收了,剩下的小部分,被楚云的念力吸收,让楚云的识海都扩大了几分。

    更没想到的是,楚云竟然从这小部分的念力中得到了一点残缺的记忆,这记忆正是如何把自己念力分割出去附着在自己招式上面的方法,虽然很少,但是对楚云的启迪是很大的。

    楚云终于知道那一条巨蟒为什么看起来有指挥了,原来正是腾变鳯的一部分念力附着在了上面。这部分念力独立了出去,就形成了巨蟒的思想,如果让它继续演变下去,巨蟒甚至可能形成一个新的生命体,楚云不得不感叹这门功法的神妙,可惜啊,太残缺了自己得到的。自己刚才试着跟腾变鳯交易了一番,腾变鳯立刻转移了话题,看起来自己得到的希望很渺茫。

    楚云走回了自己的住所,竟然听到人报告腾变蛟和水均益联袂来拜访,楚云立刻走了进去,他倒要看看这两个老狐狸到底想干什么。

    ps:感谢书友鹰眼112的月票,这个月欠你们三更,下一周我有个小推荐,到时候补偿你们,顺便赚点点击,晚一天更新啊。这还是我这三四个月第一次有推荐,很无语,竟然有些小激动,你们说我是不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