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真的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底牌,他觉得底牌越多越隐秘,自己的生命才越有保证,他也是一直这么做的。但是今天不露一手是不行了,腾变鳯有了杀心咄咄逼人;自己的属下也开始离心;更重要的是周围这些堂主,不震慑这些豺狼,他们还不随时准备扑上来咬自己一口啊。

    楚云现在怒火冲天,他的双手拿住如意赤金锤,又不动声色的把如意赤金锤的重量提高了一倍,他今天要是不把腾变鳯打的求饶,就平息不了自己心里的怒气。

    腾变鳯脸色凝重起来,还想说些什么,凡是楚云的巨锤就打了上来,楚云虽然最擅长奔雷剑和奔雷戟,但是奔雷锤法也不是不会用的。腾变鳯也不再说话,他的长枪越来越黑,显然知道外家武者不好惹,也加大了内力。

    腾变鳯以为自己已经很看重楚云的实力了,但是万万没想到结果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长枪刚刚碰上了楚云的巨锤,腾变鳯就觉得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传递到了长枪之上,他的虎口一麻,手中的长枪就飞了出去,他也后退了百步才勉强站定了,他难以置信的把双手伸到了面前,他双手鲜血淋漓已经露出了白骨,他整个人都愣住了,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可是半步天阶,天地盟现在的第一强者,这一枪虽然没有附着天地灵气,但是也是自己全力一击了,但是这样的一击竟然被楚云一锤击败了。

    “哈哈哈,师傅厉害,师傅给这老东西面子,他竟然还不就坡下驴,活该。”熊二的大嗓门立刻嚷嚷了起来,在场的人几乎没有听不到的。

    楚大、杜万等人也一扫刚才的担忧,自豪之色溢于言表。

    沈飞、赵穆、邢新昌等新归顺的人则又震惊,又庆幸,他们没想到自己的新主子这么猛,他们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当然橙堂也有脸色不好的,当时是邢帅这个二五仔,他现在的样子就跟死了亲爹一样,甚至脸色比他爹死的时候还难看,这么一个强者,他竟然还想推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啊,他现在有些担忧以前做的小动作,万一被自己堂主知道,那么自己很可能小命不保啊。

    至于水均益、腾变蛟和阮正兴几个巨头的表情就有意思了,他们三个表情都没有多少变化,反而像是纷纷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几位巨头到底在考虑着什么。

    相比于淡定的几个巨头,其余来观看的堂主就赤裸裸的剩下了震惊,他们看向楚云的目光火辣辣的,楚云的身世据说也是从一个小堂口开始的,他们从楚云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光不再嫉妒,反而有了崇拜的感觉。两个人实力相差不大的时候,还有可能嫉妒一下,但是两者差距太大的时候,嫉妒的心思就生不出来了。

    就在所有人各有心思的时候,楚云走到腾变鳯恢复了本来颜色的银色长枪面前,一锤就把长枪击飞到了腾变鳯的面前,枪头朝下深深的插在了地里。

    “滕副盟主,咱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楚云不等腾变鳯回话,一锤敲在了地面之上,大地都仿佛震动了起来,一道幽深的裂缝冲着腾变鳯所在的方向袭去,腾变鳯还是一动不动,就在裂缝把长枪击飞到了腾变鳯的身前的时候,腾变鳯才条件反射一样的握住了长枪,裂缝直愣愣的停在了他身前半寸不到的地方,这份控制力就非常的不凡。

    “好。”腾变鳯也不知道想通了什么,他浑身的气势都收敛了起来,这个状态下的腾变鳯显然比起刚才更可怕,但是这也是楚云想要的。

    腾变鳯恢复了心神之后,两个人的战斗正式打响了,楚云的锤法迅捷霸道,加上楚云惊人的力量,用出来之后真是天崩地裂,连自己的一跺脚间大地都能被撕裂。

    而腾变鳯的枪法刁钻凶狠,配合浑厚的暗属性内力以及风属性内力的增速,用出来也是天地色变,寻常人只能看到一团黑气围绕着楚云四周猛攻,但是腾变鳯的本体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

    两个人越打距离城墙越远,当然这是楚云故意的,两个人距离城墙本来只有千步左右,每一招每一式的残余力量都会对城墙造成巨大破坏,这面城墙现在可以称上千疮百孔了,自己的财产当然心疼。

    两个人现在来到了城外几十里的树林中,这里的树木全都是粗壮的很,每一颗的直径都有十几米,他们本来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生活,但是这天上午他们却迎来了灭顶之灾。

    有两个人在密林中展开了生死大战,两个人一个使用巨锤,一个使用长枪,凡是在他们几十丈范围内的巨树,全部都遭了殃,甚至连痕迹都不会留下,全部被打成了粉末。

    两个人的正是楚云和腾变鳯,他们两个的战斗引起了周围天地灵气的剧烈变动,方圆几十里内全部飞沙走石,一个地阶中期的堂主因为离得近了些,被几块石头击中,堂堂地阶中期的武者竟然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打穿了身体,受了重伤。还有的堂主则被漆黑色的真气击伤,这下子那些没有实力的人不得不远离了战场。随着战斗的进行,也只有几位地境后期的武者以及楚大、楚三、熊二他们这种皮糙肉厚的外家武者才能观看了。

    两个人一个体力充沛一个内力雄厚,不知不觉的就战斗了几个时辰了,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早就看不出颜色,就是身上也不知道有了多少的创伤,不过楚云恢复力惊人,这些伤势打着打着就自愈了,当然这也是外家武者的优势,一般的外家武者都有很强的自愈能力,甚至一些外家武者号称不死之身。因此楚云的恢复力比一般的外家武者更好,但是腾变鳯也没有多想。

    腾变鳯的状态就差了许多,内家武者虽然能够用内力抑制自己伤势的恶化,但是毕竟不是治愈,而且他身上的伤势太多了,再打下去,光失血就会让他战力大损,腾变鳯知道自己应该决一胜负了,要不然越拖下去,自己赢的概率就越小。

    “好小子,竟然逼我出绝招,不管是输是赢你也足以自傲了,我就让你知道半步天阶也是天阶。”腾变鳯大吼一声,他身边的天地灵气陡然全部安稳了下来。

    楚云持锤全神戒备着,他并没有前去破坏腾变鳯的蓄力,因此楚云最强的不是攻击而是防守,他要验证一下自己的不灭灵力罩和归元罡气的防御力。但是其他的人却不知道,看到楚云大大咧咧的行为,所有人都觉得楚云太自大了。

    楚云的两种防御罩都花费了大量的功夫完善,特别是归元罡气,楚云把它的每一寸气血之力都用内劲连接了起来,楚云的归元罡气可以说是集合了黄飞鸿世界和桃花源世界的精髓。

    他的想法是归元罡气可以抵抗天阶强者的攻击,最起码也能够抵抗几招,楚云是根据当时在河内郡的那四位天阶的实力评估的,当然他们那些家伙当时肯定没有出全力,因此楚云觉得估计不一定准确。现在就这么一个好机会,半步天阶的最强一击,应该不逊色于天阶初期的正常攻击。所以楚云在别人眼中愚蠢的行为,其实是有预谋的。

    “飞天毒蟒。”腾变鳯的衣服无风自动,他跃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单手握枪指向楚云,无数的黑气从腾变鳯的枪尖冒了出来,黑气越来越多,慢慢的变得犹如实质。黑气遮挡了几十里的天空,顿时周围仿佛到了夜晚,黑雾中仿佛有生命一样,来回的滚动流淌。

    楚云邹着眉看着天空的黑雾,神色十分的郑重,他感受的到,周围的暗灵气和风灵气都飞蛾扑火一样的朝着黑色云雾中流淌,黑雾越来越浓,它的中间出现了一个旋涡,旋涡仿佛在吞噬着黑雾一样,周围的黑雾越来越少,太远很快就漏了出来。

    但是楚云却更加凝重,因为旋涡之中仿佛隐藏着一直上古凶兽,让楚云心越来越紧。

    楚云甚至感觉自己到了海边,周围满是腥气,楚云立刻封闭了自己的嗅觉。旋涡越转越慢,最终停了下来,直径足足有几百米的旋涡就如同一面漆黑的镜子一样挂在了天上十分的诡异。

    突然,一只巨大无比的漆黑色的大脑袋从旋涡钻了出来,看样子正是一条巨蟒,慢慢的巨蟒爬了出来,足足半盏茶的功夫才完全的钻出,一条足足几千米的巨蟒在空中兴奋的游荡起来。他就像是不受重力影响一样,在空中就仿佛在水中一样自由穿梭,所有在场观战的武者都深深的咽了口唾沫。

    楚云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咯噔一下,这一招不就是自己寒冰软绵掌第十一招的翻版嘛?自己当时用尽全身内力制造出来的冰龙,而现在腾变蛟反手就还给自己一招巨蟒,但是看巨蟒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内力造就的,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显然比自己的那一招更高端。

    楚云猜想是腾变鳯看到自己的那一招之后学会的;还是自己研究的寒冰软绵掌的这一招正巧跟腾变鳯的绝招类似。这两个猜想看似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天差万别。前者的话,那么只能说腾变鳯的天赋极高,对楚云来说是个劲敌而已。后者的话,那么就说明,楚云研究的方向跟仙武大陆上乘武学不谋而合,腾变鳯跟自己不一样,他是有传承的,而且滕家一直都是天地盟的豪门,他们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武功肯定非同小可。楚云自创的武工跟腾变蛟的而有异曲同工之处正说明楚云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而且说明,楚云寒冰软绵掌的研究并没有到达尽头,这对楚云是由启迪作用的。

    楚云没时间多想,因为巨蟒看着玩够了,他毫无感情的巨大双眼看向了楚云,楚云觉得浑身的寒毛都倒立了起来。

    巨蟒跟楚云对视了片刻,小山一样的身躯,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楚云冲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腾变鳯松了口气一样的盘坐在了地上。

    楚云双臂肌肉都暴涨起来,他双臂论起巨锤朝着就要到达自己面前的巨蟒就抡了过去,楚云竟然被毫无悬念的击飞了出去,自己全力一击竟然只是把巨蟒的一块鳞片打断了。

    楚云吃了一惊,然后把双锤的重量调到了最大,围绕着巨蟒游斗了起来,巨蟒看起来庞大,但是速度却非常的惊人,楚云被撞了好几次,也摸索出巨蟒的力量,比起自己的力量也就是大一倍左右,当然它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调集全身的力量的,因此楚云慢慢的也适应了。

    楚云发现这个巨蟒真的不是活物,是腾变鳯的浑身内力外加天地灵气构成的,楚云几次击穿巨蟒的鳞片,里面并没有任何血肉而是凝聚成实质的内力,因此楚云心里非常肯定。但是不是活物,这个巨蟒却明显有思想,而且灵性十足,好几次从它的眼神里楚云竟然看出了戏谑。楚云真是觉得见了鬼了。

    巨蟒好像是玩够了,它冲着楚云打了个嗝,没错据说打了个嗝,然后他竟然从嘴里吐出了一团液体,怎么看怎么像是唾液,但是不管是什么,楚云都不会掉以轻心。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液体并没有冲着楚云袭来,反而是掉在了地上,在楚云的注视下变成了几十条小蛇,这些小蛇围绕着大蛇转了几圈,然后就朝着楚云袭来,楚云震惊的发现,这些小蛇的速度比起自己使用雾遁术也丝毫不慢,而且竟然时隐时现,楚云的神识有时候竟然发觉不到他们的痕迹。

    小蛇眨眼睛就出现在了楚云周围,然后几乎一起失去了踪迹,楚云心悸的感觉一下子就出现了,他现在是在外家武者的状态,无法使用雾遁术,因此他立刻开启了归元罡气。

    归元罡气刚刚出现,几条小蛇就露出了踪迹,他们全都仗着血盆大口,毫不留情的朝着自己咬来,但是他们仿佛咬在了玻璃上,黑色的毒液在楚云身前一寸的地方往下流淌,地面冒着白烟发出了令人作呕的气味,可见毒性的猛烈。漆黑的毒液让楚云一阵害怕,晚开一会,他们就很可能咬上了。

    楚云还没有松口气,巨蟒又攻了过来,这些小蛇也再楚云四周找这机会,楚云顿时陷入了很危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