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是狗屁,真是臭不可闻。”楚云嫌弃的摆了摆手,像是驱散面前的臭味。深知腾变鳯性格的众堂主都暗暗为楚云点了个赞,真的是太大胆了。

    “小子,你很张狂啊,哈哈老子喜欢,有种。”腾变鳯没有第一时间发火,让所有人大为诧异。

    “能被前辈说成有种,我也是很自豪啊。”楚云不卑不亢的说道。

    “好,你小子对我的脾气,不像是那些熊货在我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老夫前一段时间死了个孙子,你可知道?”在场的一些下堂的堂主虽然被说的面红耳赤,但是他们终于听到了他们最关心的事情。他们就是来看打架的,不管是谁赢谁输他们都喜闻乐见。

    对于楚云,他们是嫉妒,凭什么你小子就独占一县?我们却苦逼的几十年守着一个乡而已?对于腾变鳯则是怨恨,这些年腾变鳯没少欺负侮辱他们,能看到腾变鳯倒霉,他们也很高兴。

    “小子听说了,也不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得罪滕副盟主,你放心,咱们天地盟都是一家人,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橙堂一定帮前辈一起寻找仇人。”赵穆和冯成洲知道楚云就是当时的黑衣人,他们两个看到楚云一本正经的胡扯,深深的咽了口唾沫,腾变鳯的威慑深入人心,他们两个生怕橙堂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不要跟老夫装糊涂,老夫听别人说你就是当时虎口夺食的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腾变鳯紧紧地盯着楚云,气氛都凝固了,橙堂的人和腾变鳯带来的人纷纷的抽出了武器,双方一言不合就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战斗。

    “好,是条汉子,陪老夫过上几招。”楚云走到腾变鳯身边低声说了句话,腾变鳯不光不怒,反而赞赏了起来。所有人都很好奇,但是两个人显然都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不过最终结果他们都愿意看到,两个人还是要动手。

    “老夫纵横陈留郡二百余载未逢敌手,就是水均益也只是勉强跟老夫维持不败而已,我没说错吧,老东西。”腾变鳯看向不远处的水均益。

    “不错,老夫跟你打了十一次,败了五次平了六次侥幸赢过一次,还只是在招式上,这么算起来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你虽然为人霸道,但是实力绝对的顶尖,被称为天地盟天阶之下第一高手不为过。”水均益当着如此多的人竟然承认了,所有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认为两个人半斤八两,没想到两个人竟然私下比斗了这么多次,腾变鳯还都占了上风。

    “哈哈,你个老东西虽然喜欢弄些小聪明,但是敢作敢当还算条汉子。楚小子,老夫也不欺负你,只有你能够抵挡我百招,那么我就承认你的地位,并且推荐你继任副盟主,怎么样?”腾变鳯说完,楚云大笑起来。

    “滕副盟主,既然你想试试小子的深浅,那么你就来吧,我有何惧。”话音刚落源泉剑出现在了手中,浑身的气势暴涨,就如同海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离得他千步之内的人境武者,纷纷后退,地阶初期武者也像是身上压上了千斤重担。淡淡凭借气势就能做到这一步,没有人敢把他当成一位普通的地阶后期来看了。甚至在场的两位地阶圆满的武者腾变蛟和阮正兴都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偌大的压力。楚云自从成为了地阶后期,还真的没有跟同阶好好战斗过,楚云对战斗的渴望不逊色于腾变鳯。

    “呦呵,原来我低估了你小子,那我就不说什么百招这种让人耻笑的话了,咱们两个来一场公平的战斗吧。”腾变鳯一把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银色长枪,楚云没想到他还是用的长兵器。他的气势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比起楚云的也不逞多让,他身边的人全都远远的逃离,因此腾变鳯四周刮起了飓风,这些飓风竟然全都是墨色的,仿佛死神的镰刀,摧毁着四周的一切,地面到处都是一道道深坑,腾变鳯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风中不见踪影。

    楚云凝眉看着眼前的情景,他没想到腾变鳯竟然把两种属性的内力完美的融合了起来,很显然一种是风属性内力一种是暗属性内力。二姑娘当时被他打了一掌受了重伤,当时腾变鳯使用的掌法叫做“疾风掌”,自己当时还很诧异,明明是暗属性的掌力,怎么起名疾风掌。现在想想自己太大意了,当时腾变鳯的一掌,明显是用风属性内力为自己的掌法提速,让其威力大增。看到两者融合的威力如此的高强,楚云也不由的动了心思,自己是不是也能够学习一番?

    “小子跟我比武竟然敢走神,可恶。”腾变鳯的怒吼传了出来,跟随着声音一起的是一柄银色的长枪,长枪如同破浪而出的巨鲸,带着无边的煞气,杀向楚云。这一击引发了周围墨色飓风的暴动,无边的墨色飓风把楚云吞噬了。

    “门主。”

    “师傅。”

    “主人。”

    “楚堂主。”

    所有人都没想到楚云被腾变鳯一招就击败了。甚至是不是死了,都没人知道,所有人只能感受到的就是楚云的气息消失了。橙堂之中只有一人脸上没有丝毫着急,反而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一幕正好被阮正兴看到。

    “别急,我相信主人会没事的。”最冷静的反而是楚大和楚三,本来要上前拼命的熊二等人冷静了下来。

    突然一把湛青色的宝剑从飓风中飞了出来,正好插在了橙堂众人之前,这下子就是连楚大和楚三都不淡定了,一个武者被打飞了武器,那么就相当于败了,这是武林中的定论。甚至有些武者重视兵器更甚于生命,就像天龙中聚贤庄的两位庄主甚至喊出了“盾在人在,盾亡人亡”,在盾牌被击碎之后自裁了。

    就在楚云的嫡系蠢蠢欲动的时候,黑色飓风之中出现了一个黑白相间的怪异图案,这个图案半白半黑,像两条蛇一样缠绕,而且各自的方向有一个相反颜色的圆点。

    楚云的嫡系全都大松了一口气,这个图案他们全都见过,正是楚云《太极阴阳功》运用出来后的虚幕莲华,不过至于为什么没有升到升到天上去,他们都不知道原因,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知道楚云没死。

    楚云一开始使用的道剑,但是面对腾变鳯无穷无尽的攻击,楚云根本抵抗不住,他被击中了数下,连剑都飞了出去,要不是楚云的不灭灵力罩防御力强悍,楚云甚至可能一瞬间就被击败。而且那些可恶的黑色飓风真的就跟讨厌的苍蝇一样围绕着楚云,楚云一个不注意就被打在身上,虽然有不灭灵力罩,但是撞击力会让楚云的招式变形,真是烦不胜烦。

    楚云虽然立刻召回了源泉剑,但是还是无法抵抗腾变鳯的攻击,楚云甚至都想运用御剑术,但是御剑术一出,就需要分出生死,楚云不能击杀腾变鳯,那么他的内力会消耗一空,甚至念力也会耗尽,到时候被人知道自己掌握了“剑心”那么自己的处境就会很不妙,起码会引起蜀山派的重视以及云家的怀疑。

    另外如果杀不死腾变鳯,自己只能用外家功夫对敌,这样会暴露自己的诸多底牌,自己现在还没站稳脚步,被人知道太多底牌是很危险的。

    楚云也可以冒险使用《叠浪十三剑》,这门剑法,楚云自信能够抗住腾变鳯的攻击,但是这门剑法会暴露自己水属性功法大成的事实,这摆明了就是告诉腾变鳯你孙子就是我杀的。腾变鳯再大度也不可能原谅自己这么一个杀孙仇人。至于《寒冰软绵掌》楚云就更不能用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楚云的源泉剑被再次击飞了出去,而且这是楚云第二次跟腾变鳯战斗走神,腾变鳯真的怒了,他的枪法带动着无尽的杀气,腾变鳯真的动了杀心,在一个武痴看来,这是楚云对自己的不尊重。

    腾变鳯不再留手,半步天阶的实力全部发挥了出来,周围的墨色飓风带动着四周的天地灵气震动起来,他连天地灵气都开始调动,可见真的是怒了。

    楚云仓促之间就用出了太极阴阳功,太极阴阳功一启动,太极图自然而然的运转了起来,太极图的反弹让楚云发现对黑色飓风有完美的克制,这些黑色飓风再也打不到楚云身上,楚云就能专心应对腾变鳯了。

    楚云太极阴阳掌借力打力之下,可以让自己轻松不少,起码不会出现刚才应对都无法应对的情况。两个人虽然还是在飓风之内,但是飓风却对楚云没了影响,腾变鳯立刻就得知了,他瞬间就把飓风都收回了体内。两个人的身影顿时就显现了出来。

    “竟然没死。”这是这一刻所有看热闹的堂主心里共同的想法,邢帅的脸上写满了失望,这下子不光是阮正兴就是其他的几个人都看到了,他们心里涌出来了几乎相同的想法。橙堂内部不平静,邢帅是邢仁省的孙子,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身份,而他们都认为邢帅的想法是邢仁省的想法。

    虽然楚云没死有些让他们意外,但是楚云的处境却真的不是太秒,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楚云空手应对这腾变鳯的长枪,打的可是险象环生,楚云的太极阴阳掌虽然练到了大成,反弹和反震都已经很高,但是面对腾变鳯这样的强者根本没什么用。

    就比如说,楚云的反弹和反震相当于一个蹦蹦床,能够轻松弹起一千斤之下的东西,但是突然给他来了个一万斤,这个蹦蹦床就会彻底失去作用,这就相当于楚云现在的状态。

    简单来说,楚云的太极阴阳掌就是对于比自己弱的人,没必要用。但是对比自己强的人,又没作用,对楚云十分的鸡肋。

    “你就这点本事?你的气息却不止这么一点点啊,你到底隐藏了什么后手?你再不拿出来你就死定了。”腾变鳯一边攻击一边叫嚣道,他绝不相信楚云就这点本事,他是在逼迫楚云出底牌,他现在觉得楚云真的很有可能是杀死自己孙子的人了,要不然这个人怎么会这么遮遮掩掩?

    刚才他问楚云是不是杀害自己孙子的凶手,楚云当时是这么说的:“这个人不应该蒙着脸,否则光凭杀死了天地盟第一高手腾变鳯的孙子也足够扬名西北道了。”腾变鳯当时听完之后还说楚云有种,现在想想楚云也没否定他就不是。

    “好,你不出底牌,我就逼你出。”腾变鳯银色的长枪变得黝黑起来,从兵器逸散出了无数黑气,他不光加强了内力,而且也加快了速度,每一击都发出刺破人耳膜的破空之声。而且他还时不时的用掌攻击楚云,看得出来这正是他的疾风掌,此人一手拿枪,一手用掌,就相当于两个半步天阶围攻楚云,楚云顿时陷入了绝境,身上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要不是不灭灵力罩防御力超强,换成其他人已经死定了。

    “不过如此。”水均益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他们并没有发现楚云有什么过人之处,心里顿时轻视了几分。橙堂的人更是憋屈,虽然跟随楚云最久的那些人知道楚云的本事不止于此,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啊,看到自己的堂主被打成这样,他们都异常的失落。

    楚云一口鲜血喷出来,然后雾气一闪跟腾变鳯拉开了距离。

    “百招已过,前辈何必咄咄逼人?”楚云擦了擦脸上的血,开口说话了。

    “小子,我原本还看你很顺眼,但是你尽用些花架子应付老夫,老夫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腾变鳯跟楚云过了百招,虽然占着上风,但总觉得很不对。两个人的地位天生对立,楚云占据一县之地,算起来也是他的敌人,他今天一定要为自己的义子弄清楚楚云的虚实。

    “楚堂主,滕副盟主说的没错,比武就要拿出点真东西,光挨揍算什么?这样显示不出楚堂主你的本事,对你的威望可是大有削弱啊。”阮正兴开口说话了,楚云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险。

    “不错啊,楚堂主身为正堂堂主,一定要露两手,否则怎么服众啊,我跟腾变鳯这个老东西交往多年,他这个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算是楚堂主藏拙,他也会逼你的,我看楚堂主的内力消耗不小,越早出手越好啊。”水均益也开口了,看似关心楚云其实话里话外都是挑拨两个人动手。

    “楚堂主,你虽然继承了橙堂的家底,但是副盟主的职位却是要推选的,你这样,我就算是想帮你,也开不了口,我真的很为难啊。”腾变蛟一副为难的表情,楚云看了一圈,其他的人也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好,既然你们想看,那么我就满足你们,腾变鳯,你要战我便战。熊二把你的锤给我。”楚云一伸手,熊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双手把自己的如意赤金锤递给了楚云。

    “哈哈,老夫从来不会后悔。”腾变鳯哈哈大笑着说道。

    “那就来吧。”楚云浑身的内力收敛了起来,气血不断的耸动,瞬间就让楚云仿佛置身于一片火焰中间。

    “地阶后期的外家武者?”蓝堂的堂主褚凌峰尖声的喊了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正是所有人心底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