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接下来定下了八大堂口的名字,并没有用“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八个命名,而是用了“乾、坤、巽、兑、艮、震、离、坎”这八卦中的八个方位命名,也就是乾堂、坤堂、巽堂、兑堂、艮堂、震堂、离堂、坎堂,八大堂口的堂主也对应着冯成洲、邢帅、杜顺、孙兴、卓东来、周晚财、风云、风雄八个人。(书=-屋*0小-}说-+网)

    另外楚云不等这些人欢喜,就明确了他们各自的职责,只有收取赋税、教化民众、推荐弟子和监视外来武者的权力,但是他们却失去了招募人手、训练弟子的权力,甚至财政大权被楚云牢牢控制,收取的赋税要经过楚云这个正堂堂主的统一安排,而且他们调动超过百人的弟子,也需要上报楚云同意。而真正掌握大权的成了正堂堂主设立的城主府。

    刚才还喜悦的堂主大失所望,这样一来,他们的权力大大缩水,里面的野心家们更是绝望,楚云彻底断绝了下堂崛起的希望。再像以前那样,正堂衰弱,下堂纷纷独立的情况,在橙堂不会再次出现了,除非正堂所在的城主府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但是看看橙堂的实力,哪怕天地盟所有势力联合起来,才有可能做到吧,但是天地盟所有势力有可能联合嘛?

    楚云接下来宣布了城主府的结构:

    灵云城城主府城主:楚云。

    副城主:邢仁省;楚忠义(楚大);楚忠臣(楚三)

    长老团:第一长老邢仁省,以及全部地阶武者包括八位堂主。

    传功殿:殿主邢新昌;副殿主赵穆

    律法殿:殿主楚忠义;副殿主金卯刀

    奖惩殿:殿主邢新胜;副殿主八臂那吒杜万

    总务殿:殿主陈雷;副殿主沈飞

    兵务殿:殿主熊二

    前四个就相当于霸王门的青龙殿、白虎殿、朱雀殿、玄武殿四个殿,职责也都是一样的,但是因此楚云新创,人手也不够,所以很多人都是赶鸭子上架,比如说邢新昌和邢新胜两个兄弟,以及楚大和楚三,这四个人当打手是足够了,但是当殿主真为难他们,也只有等到以后再换了,他们的职责也由副殿主先担当起来。

    至于兵务殿就是楚云新建立的,职责也就相当于一国的兵马大元帅,掌控全部人马以及训练人马,位高权重,用熊二也没办法,他也没有更好的人手了,不过再过一段时间,霸王门的下一批人手到来,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八位堂主头上被压了五座大山,要钱需要通过总务殿,要人要通过兵务殿和传功殿,要惩罚和奖励要通过奖惩殿,要知道门内的任务、结构、框架规则要通过律法殿,反正财务大权、人务大权、奖惩大权全没了。但是他们又不能说什么,他们都是地境初期,这五个殿主全都是地阶中期之上,你去呲牙试试。

    楚云把邢仁省供了起来,但是给他的儿子安排了位高权重的职位,这个老狐狸也知足了,他的两个儿子都是憨厚之人,反而会取得楚云的信任,只不过自己这个孙子有些头疼,但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管不了了,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劝说自己的孙子,但是他的孙子只是表面上答应了而已,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也只能放弃了,他子孙多得很,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孙子。楚云给他建造了一间宏大的院落,里面应有尽有,让他安度晚年,邢仁省在院子建好之后就立刻住了进去,态度这让楚云十分的满意。

    终于在橙堂一统之后第一个客人到来了,正是离得他们最近的青堂堂主阮正兴,以及他的八位兄弟,九位地阶武者的到来,排场浩大,跟着他们来的足足有上千人。

    不过他们刚要进城就跟奉命迎接他们的楚大、邢新胜、熊二和沈飞起了冲突,青堂的人不光要求他们的人全部进城,而且提了许多不合理的要求,甚至语言上侮辱了沈飞。

    这让楚大和熊二当场爆发了,两个人本来没有运功,因此他们的实力并不被阮正兴了解,但是两个人暴怒之下,气势狂涨,气血沸腾之下,阮正兴才知道,原来前来迎接的不光是邢新胜这个傻子和沈飞,还有两位外家武者,他们才第一次正视了新任橙堂堂主的实力。

    但是,阮正兴也不是服输的人,他立刻派出了四位太保好好教训一下四个人,起码让橙堂颜面扫地。这四个人每一个都是地境中期,可以说是他青堂最核心的战力,青堂虽然实力强,有阮正兴这么一位地境圆满,但是地阶后期就他自己。不过他们有六位地阶中期,实力也是不凡。这四个人就是他带来撑场面的。

    但是阮正兴打死都不会想到,楚大一个人就接住了三个地阶中期的进攻,而且还打的奇虎相当,三个地阶中期竟然打不赢一个,当然楚大想要赢也不可能,四个人陷入了僵局。

    另一边的战斗让阮正兴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他的弟弟阮正特堂堂一个地阶四层巅峰的资深强者,竟然被一个地阶三层的武者按在地上打,几乎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百招之后就只有招架的力气了,连反击都做不到。

    阮正兴眼力非凡,他知道再打下去,五百招之内,自己的弟弟阮正特就输定了。

    这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啊,这是我们打橙堂的脸,还是橙堂打自己的脸呢。另一边楚大越打越疯,《八荒兽血功》有了个特点就是战斗时间越长,武者战斗力就会越强,因为这门功法不能瞬间就把血脉之力转化为气血,随着战斗的进行,蛮族武者转化的越多,他们就越强悍。

    楚大疯狂的战斗模式把三个地阶中期武者震的不轻,他受伤了不会处理,反而会更拼命,他受伤一处,会在他们三个身上制造三处。三换一谁也受不了,因此他们三个竟然开始以防守为主,三个人专心防守起来,这样楚大一奈何不了三个人。但是境界高眼界高的能看得出来三个人处在均势,不过眼界低的吃瓜群众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楚大一个人把三个人打的难以招架。一时间周围的人纷纷哗然,说什么的都有,阮正兴耳力非凡,怎么可能听不到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起码十几万人围着看热闹,还有很多的别的势力的探子,这下子被传扬出去,青堂的脸往哪里放?

    阮正兴一伸手,旁边的人递上来一把巨剑,这把剑比楚云的源泉剑宽一倍,剑长足足有两米,巨剑的剑身是透明的,也不知道是为了好看,还是有其他的作用。

    阮正兴不动声色的晃动起自己的巨剑,巨剑的透明剑身慢慢的变成了赤红色,但是没有丝毫内力溢出,所以谁也没注意到他宝剑之内正在孕育着一道恐怖的剑气。熊二跟阮正特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阮正特依靠着轻功左右躲闪,但是他又不能逃走,否则对青堂的名声有损,苦苦支撑之间,熊二不知不觉的背向了阮正兴。

    阮正兴等的正是这个机会,他手腕一动,巨剑直指熊二后背,一道赤红色剑气冲着楚二袭去,速度极快。邢新昌和沈飞虽然看到了,但是他们两个救之不及,他们就算再想放剑气拦截,但是也已经晚了,赤红色剑气距离熊二只有几尺而已,除了大喊一声让熊二小心也别无办法。

    熊二一个转头,眼睛陡然睁大,电光火石之间,他知道也不能躲过去了。他大喝一声浑身肌肉暴涨起来,本来就高大的身躯一瞬间涨到了一丈高,准备硬接这一下,这正是楚云的《巨像功》。

    但是他只是地阶三层,就算是全力防御,最好的结果也会重伤。

    噗呲。

    一道青色的剑气后发先至,两道剑气撞击在一起,反而激发出各自剑气的凶性,一道化为了赤红色的猛虎,一道化为了青色的蛟龙,两者在空中搏斗了起来,熊二趁这个机会,一锤把对手锤飞了出去然后立刻朝着自己一方跑去,他也不傻,知道自己再厉害也不是地阶圆满的对手。

    两道剑气在众人的目光中凶狠的争斗了起来,最终一青一红两道剑气越打越弱,同归于尽了,消散在了空中。这一幕让在场的几十万人目瞪口呆,真气化形一般的人哪里见过?也只有对真气控制的极其熟练且内力非常精纯,然后又有等级非常高的功法,才能做到,所有人都觉得不虚此行。

    一个浑身素衣的翩翩公子在几十个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此人正是楚云。

    “想必阁下就是青堂堂主阮正兴阮堂主了,在下橙堂堂主楚飞鸿,不知道阁下为什么要出手偷袭在下的人?”楚云身边十几个气息强横的武者,让阮正兴心惊,他也没想到楚云竟然如此多的地阶手下,比起自己也不逞多让。

    “哼,难道橙堂就是如此待客的嘛?我们得知贵堂更换了堂主,日夜兼程赶来祝贺,谁知道你们竟然出手袭击我们,我希望楚堂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阮正兴开始倒打一把。

    “我橙堂对朋友当然是热情周到,但是对于恶客就只能动刀枪了,这么多人都看的到,你们四个地阶中期高手对付我们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地阶初期的,孰是孰非不能由着你红口白牙的乱说吧。而且刚才在城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想这么多人看到的应该不少,阮堂主愿意的话,我随时就能给你找出几十个证人,阮堂主要不要试试?”楚云笑着看向阮正兴。

    阮正兴直视着楚云突然双目白光一闪,楚云毫不退缩也是白光一闪,阮正兴突然身子微微一晃,然后大笑了起来:“哈哈,楚堂主果然不凡啊,在下是跟楚堂主开玩笑的。”

    楚云也微笑着说道:“阮堂主果然风趣,我们进去吧,酒宴早就准备好了。”阮正兴也不提所有人全部进去这种要求了,他命令上千手下驻扎在城外,楚云早就派人建造了营帐,他只带着几十人进了城。

    这是灵云城的民众第一次看到城主楚云,几十万人中不是没有聪明人,蛮横霸道的青堂堂主阮正兴没赚到便宜,很快就在灵云城传开了,楚云的威望随着传播的越来越广而飞速提升。要知道自己所在的势力实力越强,他们的生活约有保障,面对其他堂口的人越有底气。

    一番虚情假意的宴会不提,阮正兴回到招待他的院子之后,他跟九位兄弟全都聚在了一起。

    “大哥,为什么你不出手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小子?我就是看着橙堂的人不舒服,邢仁省这个老东西也真是个草包,他手下地阶好手不少啊,怎么一枪不放就被人收服了?”今天吃了大亏的阮正特开口了,他今天被熊二一锤子打在了肩旁,虽然休息一两个月就好了,但是丢人丢大了。

    “闭嘴,你别打傻了吗?后面大哥跟那个姓楚的小子斗法你都没看见?那个小子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而且他手下的能人不少,如果贸然动手,我们很可能吃大亏。”阮正兴没有说话,阮家老二阮正金就开口了,当时阮正特被打倒在地,但是他可是站在自己大哥身边。两个人的剑气交手,念力交手他都看在了眼里,自己大哥都没赚了便宜。

    “这个楚飞鸿不简单啊。”阮正兴终于开口了。

    “他说的什么跟随师傅学习百年,刚刚返回澄县,全都是骗鬼的,他才回来能有这么多的手下?能有这么圆滑的处理手段?他的身份我倒是真的很好奇,他虽然只是地阶九层,但是却不弱于大哥你,我现在再想他会不会就是大脑黄城的那个神秘的刺客呢?”阮家老三阮正银阴测测的开口了。阮老三一直都是众人中的智多星,他虽然只是地阶三层,但是却没有人敢小看他。

    “你的意思是说?”阮正兴眼睛一亮。

    “可是他的武功不是水属性的啊,当时的刺客可是水属性的功法。”阮正兴又迟疑道。

    “大哥,当时那个刺客也是地阶九层的,这么巧合,难道就没有问题嘛?再说了,一个武者修炼多种内力也十分常见啊,谁敢保证他不会水属性内功?我们只要把消息散播出去,腾变鳯那个家伙什么脾气咱们都知道,他死的可是最看重的接班人,以他的脾气不管这个楚飞鸿是不是,都会大闹一番,如果是的话最好,我们坐山观虎斗,如果不是的话,也没关系,让他们两家交恶,对我们都有好处。”阮正银阴笑着说道。

    “哈哈哈,不愧是我们阮家的智多星,好就用你说的办法。”青堂在灵云城还是有不少眼线的,因此这个消息慢慢的传了出去,普通人当然不会在意,但是其他的几家有心的势力却留意上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黄绿堂的腾变鳯。

    “来人,我要亲自去一趟橙堂。”腾变鳯得到这个消息果然有了动作。

    “义父,这个消息明显是有心人传来的,他们明显是想挑拨我们两家的关系啊,听说阮正兴都吃了哑巴亏,新任的橙堂堂主不好对付啊。”滕一冠立刻阻拦道。现在腾变鳯晋级天阶说不准什么时候,如果他跟那个橙堂新堂主战斗的时候晋级,那么黄绿堂就会出大乱子。腾变鳯虽然想把职位交给自己,但是自己毕竟是义子,内部不服气的也不少,比如说腾变鳯的侄子滕一仁,这个好哥哥没少给自己找麻烦。

    “一冠,越是这个时候,义父越要去,我们不能表现出一点软弱,否则腾变蛟和水均益他们都会扑上来,你放心,义父会坚持到盟主大选的,再给你五十年,你一定能够达到地阶圆满,到时候,义父离开就放心了。再说了杀害梦龙的仇,义父不能不报,真的是他,我一定亲手杀死他。”滕一冠听到这里知道义父下定了决心,也不再劝阻。

    腾变鳯率领着两位地阶后期武者、数位地阶中初期武者以及五千大军朝着澄县赶去,听到这个消息腾变蛟、水均益以及其他的所有有想法的堂口都朝着澄县赶去,楚云和他的橙堂将会面临第一次严峻的挑战,这个时候楚云正在依依不舍的送别二姑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