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好久没去书城看看了,我以为没人看我的书呢,呵呵。今天去看了下竟然有打赏,为本书付出的朋友,我都会为你们加更的,各位的支持,是我坚持的最大动力。

    楚云坐在坐正座上看着面前正襟危坐的下属,说实话,他是有些激动的。跟均县不同,虽然均县也是一个县,但是均县四周群狼环顾,自己一县之主当的提心吊胆,何况内部还有千人敌薛万仞这个炸弹。据均县传过来的消息,千人敌薛万仞成功晋级,至于真的是跟楚云猜想的那样晋级了地阶后期他们就打听不出来了,薛万仞的心思太沉了。而且出关之后跟一位前去挑衅的云家后期武者打了一架,两个人打了个平手,应该说是云家的人被打服了,云家正式接纳了薛万仞,千人敌借着均县位置的便利,跟霸王门抢起了物资生意,霸王门的生意大受影响。楚云不在均县也无法制衡,好歹云家顾忌蜀山派,才没有全面倒向千人敌。

    不过霸王门也不是好惹的,楚云离开这些年,均县东北角的三圣乡和均县南部,都被经营的固若金汤,均县南部路游坐镇,楚云很是放心,他已经到达了地阶六层巅峰,实力不可小觑。

    而东北角的三圣乡,高端武者也有楚大坐镇,另外还有诸葛青衣和苍火道人等人的帮忙,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猛虎帮后面的秦岭山脉深处的营地,也有几个地阶武者坐镇,比如说陈火和董玄的叔叔仇似海,当然他们跟均县南部的地阶武者经常轮换,以免形成小团体,脱离楚云的控制。

    楚云现在已经拿下了陈留郡,所以准备把秦岭深处的营地逐步的迁移到陈留郡的澄县来,那里太危险,不光是兽神山和黑莲门知道,而且还隐藏着让楚云都心惊胆战的东西,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一次霸王门花费了几年时间到达陈留郡的地阶武者就有熊二、陈雷、风英和风雄四个人,他们只是第一批,另外还在路上的有魏镇、楚大、千面人偶白晶晶、八臂哪吒杜万这些地阶武者,楚云离开之后陈雷、鱼俱罗和杜万先后晋级了地阶。

    不算是陈留郡这边的势力,光均县楚云就有了将近二十位地阶的属下,势力越加强盛。而陈留郡这一边,除了沈飞、赵穆、冯成洲以及卧底在澄县的金卯刀和卧底在赤堂的乌恩这五位地阶武者,另外还新收了八位地阶武者,他们分别是邢仁省,以及他的两个儿子邢新昌和邢新胜,两个人都是地境四层,邢仁省教儿子的手段还是不错的,另外还有他的孙子邢帅也是地阶二层的好手。还有他手下的三位地阶初期的地阶武者杜顺、孙兴、卓东来,虽然他们都只是地阶初期,但是楚云却很看好他们的天赋,楚云出手比他们原来的主子邢仁省可大方多了,赏赐和威慑双管齐下,他们三个起码做到了表面上的臣服。

    另外还有一个隶属于橙堂的下堂堂主周晚财,他也被楚云派遣楚三前去生擒了过来,现在也隶属于楚云的门下。于是楚云掌握的地阶武者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三人,地阶武者的数量远超陈留郡的三大巨头单独的一家。这还没有算上兽神山的几位明确隶属于楚云的手下。

    顺便说一句,上官同济他们这些参加灵幻密地的已经回来了,他们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晚了这么多年,而且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传出来,但是他活着出来的这些人每一个都实力大进,上官同济竟然从地阶四层成为了地阶六层巅峰,实在是让楚云诧异。而且天地盟参加的选手只回来一个人,正是隶属于腾变鳯的一位武者,他叫做滕一冠,是腾变鳯认得义子,他竟然从去之前的地阶六层变成了地阶七层,轰动了整个天地盟,这也让其他的堂口嫉妒,因此他们派去的人全都死在密地里面了。这很可能引起天地盟的新变局。

    不过这一次的灵幻密地也伤亡惨重,进去的几百人就活着出来了几十人,这是历次灵幻密地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而那四个埋伏西北道各大派的天阶武者也最终逃走了,他们被几十家门派围攻,天阶武者的大战百年内第一次爆发,听说他们四个人人重伤,但是还是被他们逃回去了。这口气西北道各门派肯定不会咽下去的,就是不知道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现在在大殿的地阶武者全都看着正座上的楚云,楚云有些感慨,他何曾想过如此的顺利。左边正座上是邢仁省,因为他年纪大,而且他手下投靠楚云的也最多,所以给他面子。右边第一位是楚大,再往下分别是楚三、邢新昌、邢新胜、熊二、风英、风雄、沈飞、赵穆、冯成洲、邢帅、陈雷、杜顺、孙兴、卓东来、周晚财,加上楚云足足有十八位地阶武者济济一堂。

    本来还有些不服气的邢仁省的儿孙部下,这段时间被熊二这么一个地阶三层的地阶武者狂揍了一遍,他们彻底熄了心思。熊二虽然只是地阶三层,但是身为一个外家武者,加上他被楚云赐予了如意赤金锤以及《战神诀》和《奔雷锤》两门奇功,就是地阶后期也能打一下,不要说是他们这些人。

    而且熊二有意无意的说起,自己在楚云手下连前十都排不进去,邢仁省听说之后,也就没了乱七八糟的心思。楚云知道之后大为满意,自己这个傻徒弟,也能够为自己这个师傅解忧了,很不错。

    “上半年咱们都太忙了,各位南征北战统一了澄县,我身为堂主非常的感激,这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大家先相互的认识一下,再有半年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些同门前来,到时候再认识不迟。我就给各位分别介绍一下,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楚云从座位上走了下来。

    “这一位老前辈我想在座的应该都认识,这正是一心为公慷慨让出了堂主之位的老堂主邢仁省,他是我的恩人,你们一定要向尊敬我一样的尊敬他,你们都听到了吗?”楚云走到邢仁省身边,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邢仁省境界已经掉到了地阶五层,他的时日真的不多了,地阶武者的寿命是三百年左右,他今年三百一十多岁了,显然也没多少时间了。

    “这一位叫做楚忠义,这一位叫做楚忠臣都是我的家臣,至于实力我想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有所了解。”楚云借着介绍了楚大和楚三,楚云为了害怕某些人听过他们的名字,于是给他们改变了一下。听到实力如此强悍的两位地阶中期的外家武者竟然只是楚云的家臣,他们这些人心里都十分震惊,堂主的实力应该大的难以想象,当然他们都想多了,但是楚云却不会给他们解释。

    “这两位是邢老堂主的两位虎子,我想你们应该都认识,一位叫做邢新昌一位叫做邢新胜,真是虎父无犬子,两位以后都是我们橙堂的中坚,希望你们以后忠心办事,我是不会亏待二位的。”楚云跟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他们两个不是人们说的傻,而是憨厚而已,也不知道邢仁省这个老狐狸怎么生出两个如此憨厚的儿子。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邢仁省三百年生了不下于五十个孩子,也只有两个保持赤子之心的儿子成为了地阶武者,依旧健在,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比他聪明的多得是,但是那群人现在都死了。

    至于邢仁省的这位孙子,就是邢仁省的翻版了,他也最喜欢这位孙子,楚云看得出来他面对自己虽然恭敬,但是眼中的野心却出卖了他,楚云现在还能容忍,但是他真的有小动作,那么楚云肯定第一时间就除了他,左右不过是一个地阶初期的武者罢了。

    楚云接下来依次介绍了剩余的地阶武者,虽然忠心楚云的势力只占了不到一半,但是高端战力却全在楚云这一边,而且他们从霸王门带来了三百人境后期之上的核心战力,他们的手下被楚云牢牢控制了,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大家今天能聚在这里就是缘分啊,我们现在一切都是初创,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要从新制定咱们橙堂的规则和职位,咱们天地盟什么都是堂主,我是正堂堂主,你们也是堂主,到时候让底下人听谁的?”楚云说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但是本来隶属于天地盟的这些人却都很心虚,因为按照天地盟的规矩,楚云是堂主,他们这些地阶也全都是堂主,只不过名字叫做下堂堂主,现在楚云这样一弄会不会让他们的利益受损,楚云什么想法这谁也不知道,因此他们全都竖起耳朵听听楚云要怎么改。

    “我知道各位怎么想的,你们害怕失去权力,不过放心,我是不会卸磨杀驴的,我准备自认门主,也就是天地盟橙门门主,当然也依旧是天地盟橙堂的堂主,你们都叫我门主就好了,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先例。在天地盟强盛的时候,我天地盟门下有很多的门派,我只是恢复祖制罢了。我既是天地盟橙堂的堂主也是天地盟橙门的门主。另外为了避免各分堂堂主的权力重合和混乱,我决定只设立八个堂口,你们放心,我对你们一视同仁,我现在就来宣布八个堂口的堂主,分别是冯成洲、邢帅、杜顺、孙兴、卓东来、周晚财、风云、风雄,大家觉得如何?”楚云说完,这些本土势力大喜,他们占了六个位置,依旧是位高权重,但是他们绝不会想到,他们头顶会成立数个新的部门,而且任何一个都能管得住他们。

    “但凭门主吩咐。”所有人都大喜,就是邢仁省察觉出了什么,但是也不明白楚云到底是要做什么。

    至于楚云的那些老部下则都安安稳稳的坐着,他们早看出橙堂的结构有些像霸王门,霸王门八大堂口的作用他们全都心知肚明,因此也没有一个人妒忌的,另外他们都知道楚云肯定会照顾他们这些老部下,他们都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