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前辈如果你还是半步天阶的时候,晚辈见到你只能退避三舍,但是现在。楚三,给我领教一下前辈的高招。”楚云冲后摆了摆手。

    “是,主人。”楚三一步就跳了过来,他一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身上的肌肉都膨胀了起来,上面满是黄白相间的虎纹,楚三的血脉之力是蛮荒吞天虎,是一种级别很高的血脉,这正是楚三的血脉之力被《八荒兽血功》激发出来的外在表现。

    《八荒兽血功》可以让蛮族武者发挥出八成的实力,但是却不用刻意的激发血脉之力,不会引起中原武者的怀疑。外家功夫多了,表现千奇百怪,因此他虽然全身花纹,但是却没有人会怀疑他是蛮族武者。

    邢仁省看到楚三的样子,眼皮跳了跳,这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的法门,这个人真的是外家武者,看气血应该是地阶中期。外家武者出了名的难缠,地阶中期的外家武者能跟地阶后期的内家武者打的不相上下,自己已经老了,各项机能都已经衰落,自己还真的不一定是一个外家武者的对手。

    “我恨啊,如果在以前这些小辈如何敢对我呲牙。”邢仁省心里大恨。

    “小子,难道你自己不敢动手嘛?要让别人替代?”虽然不清楚楚云的实力,但是邢仁省显然更不愿意跟一个外家武者动手,他觉得楚云再怎么样也不会比一个地阶中期的外家武者难对付吧。

    “你要跟我打?”楚云诧异的问道。

    “没错。”邢仁省看到楚云的样子,自以为找到软柿子。隐藏自己实力的功夫不是没有,但是顶多隐藏一部分,他就不相信楚云竟然能够把全部实力都隐藏起来。

    “要我动手也可以,不过你输了又如何?”楚云谈起了条件,这更加让邢仁省人都楚云的外强中干。

    “我输了,我就把堂主之位让给你。但是你输了你要让我们离开,为了防止你说话不算话,你先把解药给我。”邢仁省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原来他是想要解药。一只活了三百岁的老狐狸,在楚云这个小狐狸面前耍手段,看看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好啊,解药我可以给你,我怎么能相信你?”楚云看着邢仁省问道。

    “我以武道之心发誓总可以了吧。”邢仁省二话不说的就发完了誓。

    “这是解药,你拿去吧。”楚云把解药扔给了邢仁省,邢仁省闻了闻,然后给自己儿子服了下去,果然没一会他儿子邢新昌就好多了。

    “邢前辈,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是傻缺啊,武道之心发誓,只能让武者的境界停止不前,而你的境界早就停滞了,反而不断的衰退,你只是为了从我手里拿解药对吧。”楚云一句话就解开了老狐狸的目的,这让自以为得计的邢仁省一愣。

    “不错,老夫正是这个意思,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现在我们父子都是地境中期,你虽然有一位地阶中期的外家高手但是我们想跑的话,你能耐我们何?要不然我们就坐下来好好谈谈?”邢仁省摸着自己的胡子得意的说道,外家武者就是这个缺点,速度慢。

    “给你解药,真的以为你们自己赚了多大的便宜?”楚云笑着问道。

    “这解药有毒?”听到楚云这么说,邢仁省变换了脸色。

    “没毒,我只不过是有自信,把解药给了你,你们父子俩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而已。”楚云刚说完,他身后的手下就全部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狂妄。”邢仁省不想灰溜溜的逃走,要不然这么多人看着自己的威信就完了,他想要先试一下楚云,如果真的打不过再走。他抽出了腰间的一对拐子,他的儿子邢新昌也从背后拿出了一对相似的。

    不同的是邢仁省用的是短拐,为丁字形,长不足三尺。而邢新昌用的是长拐,长四尺且比父亲的粗一些。拐柄为圆柱形。在其柄端垂直处,有一突出之横拐。

    楚云还没见过这种兵器,但是却听过双拐的特点:蹲走跛行,避实就虚,打阴不打阳,攻中有防,防中有攻,拳招连贯,内外相合,形意相通。双拐是一种用巧劲的武器,而且攻防有度变化自如。这还是在黄飞鸿世界的时候自己师傅黄麒英告诉自己的,楚云有些怀念。

    两个人围着楚云攻击了起来,其他人想上前帮忙,楚云摆了摆手阻止了,他今天就要自己会一会这对父子。

    楚云也没有用强横的内力压迫两个人,而是抽出了源泉剑,跟他们比起了招式,说是比式招式,但是三个人的武器上都蕴含了浑厚的内力,一个疏忽就是生死之间。

    楚云用的是道剑,道剑浑朴厚重,以防御见长,但是被楚云掌握了重剑之后,就弥补了攻击的不足,攻守兼备起来。而两父子的双拐,看起来默契配合,一攻一挡配合默契,特别是喜欢在楚云的死穴招呼,这让楚云不得不专心防御。越是有挑战性,楚云越是过瘾。

    两个人虽是父子,但是两个人的内力竟然是不同的,邢仁省的是土属性,擅长防御,他在楚云几次重剑攻击邢新昌的时候,他都全力的防御了下来。而邢新昌是金属性的,而且又是长拐,所以他擅长攻击,好几次,他差之毫厘的打在楚云的身上,楚云都是险之又险的避开。楚云虽然不用真气外放,但是他们父子却会用,楚云不光要躲避他们的拐子,还要躲避外放的真气,很是有些手忙脚乱,当然只是邢家父子的认为而已。

    楚云表现出来的是地阶中期的实力,好几次都要被他们打中,因此他们两个都认为楚云的实力不过如此,所以攻击的更加的犀利。

    楚云也乐得这样,他境界越高越感觉往后武者的攻击越会返璞归真,像是使用真气外放这些手段,作用对同阶会越来越小。试想天阶武者都能调动天地灵气,他们的招式威力都差不多,只是对天地灵气的理解力有强有弱,两个天阶武者难道面对着面互相发射剑气,谁也伤不到谁?因此楚云很是下了一番苦功磨砺起自己的招数,但是因为没有对手,所以楚云进展很慢,今天遇到了好的对手,怎么能放过。

    两父子越打越急,三个人已经打了好一会,楚云的道剑没有虚幕莲华出现,而邢仁省两个人已经换了好几套的功夫,虚幕莲华都变换了几次,他们发现楚云总是险之又险的躲过他们两个人的连招,时间一长,就是傻子也看出问题了。

    邢仁省对着邢新昌打了个眼色,两个人一左一右围着楚云攻击,楚云继续用道剑对敌,他左挡右支没有漏出半点破绽。突然邢仁省手中的短拐脱手而出,然后就像是邢仁省还在掌控一样围着楚云旋转攻击起来,观战的人吓了一跳,这种虚空控物的功夫在地阶可是相当少见,除了极个别的武功带有这个能力,其余的武者没有人能够做到。也只有天阶才可以如此,否则也不会让佛门的擒龙功和道门的控鹤功扬名大陆。

    楚云也是吓了一跳,但是他眼力惊人,十几招过后,楚云一剑荡飞空中的短拐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短拐上挂着一根比起头发还细的丝线,现在正是正午,这根线毫无反光,因此楚云一开始才没有发现。

    不过这一手应该是邢仁省的绝活,他的两根短拐在空中飞舞盘旋,攻击变化多端,十分的难以对付,楚云试了几次,这跟细线源泉剑竟然砍不断,因此楚云只能拿出绝大部分的精力都要应付它们。这样一来邢新昌找到了机会,他的右手探出,长拐对着楚云背部的命门穴点出。

    这个穴位可了不得,命门是人体几大死穴之一,掌握人的生死,所以称作命门。此穴位内连脊骨,外输督脉,被打中的话,武者很可能当场毙命。就算是不死,十成实力也去了七分。

    楚云被打中也不会害怕,但是这样就在比斗中败北了,楚云当然不能让他如愿,楚云左腿大力踏地,然后整个身子都悬空了起来,朝着邢新昌当胸就踢了过去,这也是楚云面对两个人、四把拐子攻击的唯一自救之法,也就是围魏救赵,换成一般人肯定不会以命换命,但是偏偏他忘记了这个邢新昌是脑袋不太好使。

    “哈啊。”只见邢新昌大喝一声,楚云立刻觉得不好,从他声音里没有听出一点慌乱,楚云强行把腿收了回来,但是已经晚了。

    指向自己的长拐突然伸长了三尺,楚云措手不及被打在了命门穴上,楚云索性不再收腿,一脚踢在了此人的胸前,这是含怒一击,用了楚云的全力,邢新昌当场被踢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没了动静。而邢仁省的飞拐一个被楚云击飞,另一个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楚云的肩头。楚云落了下来,后退了一步。

    “主人。”

    “堂主。”

    一群属下围了过来,楚云一抬手阻止了这些下属,然后把剑背到自己身后看向父子二人。

    “哈哈哈,还是太年轻了,江湖险恶啊。”邢仁省没有去管他脚下死活不知的儿子,反而看起来有些兴奋。

    “哼,你们就算是在招式上赢了我一招那又如何?”楚云平静的问道。

    “难道你就没有感受到你的命门穴上有些酥麻的感觉?这正是我们橙堂的五酥天麻散,就是天阶中招也会浑身无力。”他一伸手把自己的儿子拽了起来,邢新昌还是有些迷糊,他神情有些愣愣的,邢仁省也没在意。

    “我儿子的武器师老夫亲自设计的,这跟拐看似只有短短四尺,但是却长短自如,最长可以达到八尺,你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的武器吧,而且顶端是有一根瑞金打造的针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瑞金能让地阶之下防御如同纸糊,你的命门穴有没有什么刺痛之感?”如果这个老家伙见到楚云送给熊大兄弟的如意赤金锤,那么就知道他的设计不值一提。

    “而且,你踢向我儿子的一脚,虽然威力不俗,但是你却白费力气。金昌,脱下上衣让他们看看。”邢新昌听话的脱下了衣服,露出了他身上的内家。

    “看见没有,这是一身内甲,是我花了大价钱从拍卖行买到的,虽然达不到灵器的层次,但是挡住你的一击没有问题。”

    楚云就静静地看着邢仁省装X,没想到这个老家伙还是个话茬。

    就在邢仁省又要大笑的时候,他儿子漏在外面的内甲突然的碎了。

    “爹,爹。”他的儿子邢金昌拽了拽父亲的衣角,然后一口鲜血喷出,就跌坐在了地上,邢仁省连忙过去搀扶。

    “笑啊,怎么不笑了?”楚云上前走了两步捡起了地上邢新昌的长拐。

    “瑞金?呵呵,号称无物不穿的瑞金也不过如此。”楚云把长拐倒了过来,众人这才看到长拐尖端的瑞金针尖竟然弯曲了。

    楚云双指一用力,弯曲的针尖竟然硬生生的掰了下来。楚云啪的一声把长拐扔在了两个人面前,然后浑身起息暴涨,地阶九层的实力显露了出来。

    “我现在没空听你胡扯。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然臣服,要不然就去死。”楚云冷声道。

    半年之后,一个震惊天地盟的消息从澄县传了出来,橙堂堂主换人了,楚飞鸿这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无名小卒成为了澄县的堂主,并且当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统一了整个澄县,橙堂也成为了跟青堂一样的统一势力。

    这下子三大巨头以及天地盟的野心家都坐不住了,他们见识见识这个新任的橙堂堂主。特别是青堂堂主阮正兴,他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谋划了这么久,竟然给人做了嫁衣,他亲自前来了,他终于知道到底是谁给沈飞的勇气了,因为沈飞赫然成了新任橙堂堂主的属下。

    橙堂的县城叫做澄县城,不过橙堂的新任城主将县城的名字改为了灵云城,谁也不知道这名字的由来,但是这是天地盟的传统,新堂主有权利选择改变自己所在治所的名字,再说了灵云城怎么也比澄县城好听吧。

    橙堂总部所在的院落占地极大,足足有上千亩,仙武大陆就是这点好,地多。在这座院落的主院的大厅之外,足足数百人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而大殿之内正在召开,关乎到橙堂未来发展的重量级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