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在一位地阶初期武者的神识之下光明正大的过了城墙,当然如果这个地阶武者用眼睛看的话,楚云就绝对不可能通过高达千米的城墙,就算是不是地阶,一个人境武者也可能看见楚云,不过谁让腾变鳯为了寻找敌人清场了呢,城墙附近是一个人都没有,城墙之上倒是有卫兵,但是他们也不会时刻的盯着城墙。楚云披着灵隐斗篷在天色将黑的时候很轻易的就爬过了城墙。

    至于楚云怎么通过的就非常简单了,黄城的城墙上面有很多的小凸起,跟当年兽神山在均县建造的可不一样,均县的城墙使用整块的巨石堆砌起来的。兽神山为什么要出这么大的力气,那是他们为了害怕当时的虫群借力飞出来,黄城的城墙就没这么讲究了。

    楚云只要有借力的地方,就能够一直的向上飞跃,楚云的轻功可是叫《乘风纵云功》,一般的地阶武者,哪怕是地阶后期也不可能做到,楚云的轻功可是天下一绝,以速度和诡异见长的轻功很多,但是以高度见长的轻功真的挺少见。

    楚云回到了黄云斋,果然没有一个人是傻子,腾变鳯冷静下来之后立刻想到当时偷袭他们的人明显在大殿之内。而且他们得到消息,当知道当时的黑衣人背着柳嫣雪出了城,于是腾变鳯的手下就开始查验到底哪位堂主不在城内,不在的堂主必然是那个动手之人,楚云及时的赶回来让他们一无所获。腾变鳯的人也没有查出来任何线索,他也不能把所有人都抓起来拷问,因此在折腾了一番之后,他也只能无奈的打开了城门,放所有人离开。

    至于提前召开盟主大选这件事,腾变鳯也没有脸再提,丢了这么多人,连自己内定的接班人都死了,还是在自己的老巢,他可以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楚云除了救出了二姑娘,在腾变鳯战斗的过程中,果然看出了腾变鳯的虚实,他真的快要晋级天阶了,要知道晋级天阶是不能拖延的,也就是说腾变鳯很可能等不到两年后的盟主大选就可能成为了天价。

    楚云虽然不知道这跟盟主大选有什么关系,但是两者必然存在着关联。楚云不知道,但是腾变蛟、水均益阮正兴等人却都知道,他们几个人大喜过望。特别是前两个人,三个人互相不服气,少了一个最霸道的腾变鳯,他们两个多了几分机会。甚至腾变蛟都决定如果腾变鳯真的退出,自己要从新竞选,虽然自己在任这些年没什么作为,但是自己怎么说也是盟主,权力是让人迷醉的。

    另外那几位地阶后期的堂主也都或多或少的看出来了,阮正兴心里暗喜,三巨头马上就三缺一了,自己是不是能成为新的三巨头?其他几个人也各有想法,但是这群人嘴都很严实,其他人也打听不出什么消息。

    楚云等人领取了一部分的补偿,然后离开了黄城,就算是他们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干,也很值,毕竟钱赚了不少,阮正兴的赔偿也给了。除了死去的和重伤的,所有人都很高兴。而且一些势力的堂主都或死或伤,他们回去之后还说不准能够扩张下势力。腾变鳯根本就没有出来送行,只是派了他的侄子滕一仁出来,看到滕一仁老脸笑得跟花儿一样,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不屑,你虽然盼着滕梦龙死,但是也不要这么明显吧。

    楚云三个人各自分着离开,冯成洲被安排跟董玄一起护送伤还没好的二姑娘,楚云都没有时间去见她,因为楚云发现了一个天赐良机,在大殿的时候,楚云发现橙堂的堂主邢仁省的实力真的已经掉落到了地阶六层,甚至只是六层初期,他以前听说邢仁省是一位半步天阶的武者,虽然都说他已经掉到了地阶中期,但是一直没有证实,因此一直的有所顾忌。自己想要击杀一位地阶后期可能性很少,也就是能够做到击败而已,但是地阶六层就不同了,楚云真的可能做到击杀。

    而且这一次邢仁省只带了一位地阶四层的儿子和十几个人境武者,就两个地阶中期而已,运作好了,不是不能一举成擒。

    赵穆被楚云派去跟邢仁省攀交情,顺便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赵穆以前曾经跟随过邢仁省几年,因此派他去也不是很唐突。

    楚云不准备在其他的县动手,而选择了一进入阳橙堂小涟乡的一片树林,这里前后几百里人都很稀疏,楚云早就命令把这里的几个村子迁移了。这样起码不会造成误伤。

    两个多月后,十几个骑着马的汉子出现在小涟乡边境的一个小饭馆里。

    “老板,老板死哪去了,有没有人啊。”一个粗狂的大汉走了进来,大声的呼喊道,看得出来他跟这里的老板应该很熟,他顺手就拿起了一个酒壶灌了两口酒。这个人正是邢仁省的儿子邢新昌,都说他的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他能够练到地阶中期就没有人敢小瞧他。

    “没人?”这个大汉转了一圈没发现人,就走了出去。

    “爹,没人。”他走向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这个老者正是从黄城回来的邢仁省。

    “不会吧,这里的老板可是开了几十年的店了,新昌大哥是不是没看仔细啊,我去看看。”他身边的赵穆开口说道。这一路上他都跟着邢仁省,老狐狸也没多想,毕竟赵穆曾经是自己的手下,自己当年还没少支持他独立。更别说赵穆只是个地阶三层,而自己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有一个地阶中期的儿子。

    赵穆自己走进了饭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都没有出现。

    “爹,我肚子疼,我肚子好痛。”邢仁省的邢新昌瘫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喊道。

    “不好中计了,到了橙堂的地盘我放松了警惕,我刚才开启了神识看了下,这个小酒馆竟然全都是隔绝神识的材料,这肯定不是原来的那一家,咱们立刻离开这里,往青堂的地盘走。”邢仁省立刻开口说道,但是他的反应太慢了,他的话音刚落,小饭馆中就涌出来几十个人把他们团团包围了。

    这群人中有一个大汉气血旺盛,一看就是外家好手,而且很可能是地阶中期的外家好手,这种人就是地阶后期的内家武者对上都很头疼。

    除了他之外还有赵穆、沈飞两位自己认识的地阶初期武者,以及几十位人境后期的好手,说实话光是他们,邢仁省一点都不害怕,自己虽然老了,但是想逃走也不难,但是人群中的一个青年却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这个青年浑身的气息竟然如同凡人,但是他被众人围在了中间,邢仁省就算是傻了,也不会认为他真是个普通人。

    这几个人正是楚云、沈飞、赵穆以及为了安全特意从海蓝堂调集过来的楚三。

    “赵穆、沈飞你们两个想做什么?难道如此的不讲江湖道义?老夫在你们成长的时候,不光没有排挤过你们,反而给了你们不少帮助,你们难道就是这么回报老夫的?”邢仁省往前走了一步,质问道,他副盟主的职位担任过三届,也就是一百五十年,他的威望还是很高的,看着他义正言辞的质问,赵穆和沈飞都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邢前辈,不要怪他们,是我要求他们这么做的,你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晚辈说。”楚云当然不能让小弟为难,他推开众人站了出来。

    “你是何人?”邢仁省老脸紧绷的看着楚云,果然他没有猜错,这个看似没有一点武功的男子正是正主。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前辈把橙堂堂主的职位给晚辈,橙堂只有在晚辈的手上才会强盛起来,而不是跟现在一样,连一些下堂都不如。”楚云说完邢仁省怒发须张起来。

    “小子,那就要看看的你的本事了。”他的衣服无风波动起来,猎猎作响。

    ps:一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