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龙,梦龙我的好孩子。(书=-屋*0小-}说-+网)”腾变鳯抱着自己的重孙老泪纵横,他把滕梦龙当成自己的继承人,但是万万没想到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虽然靠着自己的内力输送,面前的让滕梦龙没有咽气,但是他也知道这只是拖延时间而已,滕梦龙已经说不出话,他哀求的看着自己的祖爷爷希望他能够救自己,腾变鳯的心情更加的难受。

    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自己刚才不是不想去救自己的重孙儿,实在是刚才的暗器太霸道了,一瞬间射出来了上万针,这些针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看似细若牛毛,但是硬度十分惊人,自己逃得如此之快都被射到腿部的十几根,以自己的实力都扛不住,何况是自己的重孙。除了射飞的一些,其他的全部射到了滕梦龙的身上。滕梦龙看似跟常人毫无异常,但是整个身子布满了针孔大小的伤口,就是五脏六腑心脏骨骼也没例外,整个身子只有丹田是完整的,但是一个武者再怎么强悍,也不能只靠着一个丹田存活吧。

    “盟主,这个打伤少主的女人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走到了腾变鳯面前,他身后两个地境初期的武者架着柳嫣雪,柳嫣雪虽然也是地阶,但是只是一层,他被腾变鳯含怒打出的一掌,打到了重伤。

    柳嫣雪最后扔出去的粉雾状暗器,具有遮挡神识的作用,但是竟然完全没有起到作用,腾变鳯的掌力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柳嫣雪的身上,这一幕让楚云猜测出了什么。

    “给她喂下去。”柳嫣雪已经陷入了昏迷,腾变鳯拿出了一颗丹药,这颗丹药散发着好闻的药香,看起来不是一颗毒药,楚云也没有动手。说实话在这里动手实在是很危险,说不准就要得罪所有天地盟的人,让楚云图谋天地盟的计划彻底失败,但是这个女人楚云不得不救。

    楚云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她,这个女人正是楚云的老相识二姑娘,楚云曾经赠送过她丹药,她也曾经把自己从血蛇老祖的手中救了出来,两个人一起经历过生死,因此称一句朋友不为过,不过自从楚云去了桃花源,两个人就好多年不见了。楚云这个人毛病很多,但是却绝不会看着朋友遇难却不出手,如果腾变鳯要对二姑娘不利,那么楚云也只能动手救人了。

    至于二姑娘为什么要偷袭腾变鳯,楚云猜测可能是接到的任务,这个二姑娘,楚云知道她是一个杀手,以前隶属于绣花盗,但是均县遭受了虫灾之后他们就全部消失了,没想到来了陈留郡。

    “她醒了。”这个地阶四层的武者捏着二姑娘的脖子,把丹药给她灌了下去,二姑娘一会的功夫就悠悠转醒了,她现在一点都没刚才的绝代风华,满脸的胭脂混合着鲜血倒是有些狰狞,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的堂主觉得惋惜。

    柳嫣雪崛起的时间其实不算长只有区区三年的时间,但是她的风采不知道迷住了多少人,特别是他来的第一年,一位路过此地的大儒对她的描写和迷恋,让她彻底成走红,甚至现在被称为陈留郡第一名妓。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

    话音犹在耳边,佳人却成了如此模样,不知道让多少人怜惜。

    “柳嫣雪,这几年黄云斋待你不薄,老夫一直以礼相待,从无逼迫。你今天竟然来刺杀老夫,这些我都可以原谅你,谁指使你的我也可以不追究,甚至可以放你离开此地。老夫只要你把我的乖孙儿救回来,只要你能救救我的重孙,老夫什么都答应你。”从来没有一人见过腾变鳯服软,但是今天为了她的重孙,他竟然对一个女子说了软话。但是这个时候谁都不会去笑话她,绝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滕副盟主,你待我如何你自己心里清楚,不就是互相利用罢了,没什么好说的。三年之前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刺杀你,但是你竟然根本不露面,只让你的属下传递吩咐,我的任务时间就要到了,我也只能铤而走险。你的重孙滕梦龙死定了,就是神仙也难救,本姑娘也不想活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化名为柳嫣雪的二姑娘没有求饶,这一幕可急坏了几个人。

    “滕副盟主,柳姑娘也是一时冲动,希望滕伯父给小侄一个面子饶了柳姑娘,小侄一定以伯父马首是瞻。”褚凌峰倒真是有些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气概,他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如此佳人实在是可惜。”水均益也感叹道。

    “褚堂主不用说了,我说到做到,既然我的重孙儿救不活了,那么你就去陪他吧,他曾经多次的求老夫做主迎娶柳姑娘,我想你们一起上路,他也会瞑目的。”腾变鳯一瞬间就恢复了那个唯我独尊的腾变鳯,他谁的面子也不给,他就要柳嫣雪陪葬。

    楚云听到这里,沉声开始运功,他要既救出柳嫣雪,又要掩藏自己,所以他准备放大招了,他最熟悉的功法就是寒冰软绵掌,这门掌法一共十招,楚云经过多年的研究,研究出来了第十一招,让这门地阶中期的功法,晋级成为了地阶巅峰的功法,这一招杀伤力太大,楚云还没有实战中用过。这也是楚云除了外家功法和以神御剑之下的底牌,他要当着几百位地阶的面施展。

    楚云的浑身都变得晶莹剔透,当然他穿着灵魂斗篷又藏在了一根柱子之后,没有人注意到,他施展寒冰软绵掌第十一招的时候,竟然能够让他短时间的变成冰寒圣体,可见这一招的奇特。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正是第十一招的第一句口诀。

    突然整个大殿出现了淡淡的雾气,在场的武者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慢慢的大殿中的飘起了雪花,粉堂堂主花招娣对柳嫣雪的死不感兴趣,因此并没有关注大殿正中的情景,她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喝着美酒,突然一颗雪花落在了她面前的酒杯之中,她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大殿之中怎么会下雪呢?

    “不好。”随着花招娣的惊呼,大殿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了几十度,本来初秋的温度十分的伊人,但是短短一个呼吸间就降到了寒冬之中,任谁都知道出现了变故。大殿中的酒水,竟然瞬间就结成了冰。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殿中的灵气暴动了起来,无数鹅毛般的雪花飘落了下来,狂风呼啸,竟然让人连眼都睁不开了。

    “大家小心。”腾变鳯身为半步天阶立刻知道来了强敌。

    “爆。”楚云心中默念了一句,漫天的雪花变为了无数的冰锥,朝着四面八方攒射而去。

    顿时就有不知道多少毫无准备的地阶初期武者中招了,这些冰锥竟然不逊色于神兵利器,连他们的护身真气都抵挡不住。

    “大家快走。”水均益大喝一声一马当先的朝着大殿之外奔去,其他的堂主也反应了过来,立刻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出口逃走,但是已经晚了。

    那些地阶初期的武者护身真气抵挡不住漫天冰锥,反而只是被射伤,一时半刻还要不了小命,只是皮外伤而已。但是那些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虽然护身真气和各种武功挡住了冰锥,但是却惹来了更大的麻烦,这些冰锥瞬间爆炸了,爆炸之力引动着周围的天地灵气,一些准备不充分或者是防御力不足的武者,瞬间就被重伤了。大殿内乱成了一片,到处都是哀嚎声,也只有几位地境后期的武者凭借强悍的实力暂时没有受伤。

    除了这些地阶后期的武者,大殿之内也只有柳嫣雪的三丈之内没有出现丝毫的变故。

    “是柳贱人的同伙,给我看好她。”腾变鳯眯着眼睛,寻找着敌人,敌人竟然在哪他都没有发现,实在是劲敌,他身体周围狂妃呼啸,一看就有一门十分强悍的风属性功法。

    “冰龙狂舞。”

    突然一只冰蓝色的巨兽从一个角落出现,这只冰兽长达数十丈,骆头,蛇身,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们竟然被巨兽凶恶威武的相貌威慑的不敢乱动。

    “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腾变鳯狂喊道,这头巨兽的目标正是自己。巨兽十分迅速,他的只跟利爪推开了所有挡在他前面的阻碍,就是大殿的立柱都被它轻而易举的摧毁了,大殿中一片狼藉,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才反应了过来,一哄而散。

    巨兽如长蛇一样的身躯把腾变鳯围绕在了中间,然后用利爪和利齿对付着腾变鳯,腾变鳯连续的尝试都破不开巨兽的身躯,但是那些调动天地灵气的招式他又不敢用,两者几乎是挨在了一起,如果自己用强悍的招式万一被殃及池鱼,那么他就成了自己打伤自己的笑话了。

    腾变鳯的几个属下焦急的看着被困住的堂主,浑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身后,他们对自己的神识太自信了。

    “拍空掌。”

    架着柳嫣雪的两个地境初期武者突然被一股巨大无比的掌力击飞了出去,两个人瞬间就受了重伤,他们的内部开始结冰,两个人大惊之下,立刻运转内力疗伤。这门拍空掌是楚云琢磨出来的一门掌法,只有一招,是从寒冰软绵掌里面分离出来的,利用的就是寒冰软绵掌隔空打牛的功夫,自从楚云的寒冰软绵掌领悟了至寒至重之后,就很少使用了,楚云觉得可惜就独立了出来。

    “冰龙狂舞竟然这么耗费内力,偷袭两个地阶初期武者都没打死,真是失败。”这个人正是楚云,他抱起就要瘫软在地上的柳嫣雪,就消失在了大殿。

    “站住。”就在腾变鳯的手下发现的时候,楚云已经抱着柳嫣雪出现在了殿外,他们刚要追,就听到一声巨响,大殿整个都坍塌了,他们措手不及,全部被压在了大殿之下。

    外面剩下的堂主全都默然的看着坍塌的大殿,也不知道腾变鳯惹到了什么势力,竟然杀进了腾变鳯的大本营,还全身而退,而腾变鳯及其手下却生死不知的全部被埋在了大殿之下。

    分散在四面八方的腾变鳯的手下全部集中了过来,他们光地阶中期就有好几位,他们全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在他们心里腾变鳯可是天,现在天津人塌了。

    “快,快救盟主。”腾变鳯的堂侄,也是除了滕梦龙之外,唯一的一位滕家地阶高手指挥了起来,他只是地阶四层,他虽然很想让滕梦龙死去,然后自己接腾变鳯的班,但是他不傻,这个时候,腾变鳯真的死了,那么他控制不住局面。

    “嘭。”还没等他们动手,一声巨响在大殿的废墟传来,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走了出来。

    “叔叔。”滕一仁大喜过望,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叔叔腾变鳯,他现在的样子十分不好,气息时弱时强,面色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滕一仁走了过来,腾变鳯不光不喜反而一巴掌糊了过去。

    “废物都是废物,给我封锁黄城,给我找出他们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腾变鳯厉声喊道,这是他这么多年受到的最大的耻辱,至于提前召开盟主大选他都不放在心上了,也没脸再说。他现在就想报仇,发泄心中的怒火。他甚至连那些堂主都没有去招待就大步的离开了。

    水均益、腾变蛟等巨头一点都没有受伤,刚才他们只是看热闹也丝毫没有出手,他们早就看出来袭击腾变鳯的只是一位地阶后期,绝对不会到地阶圆满,但是腾变鳯没有准备之下,竟然吃了大亏,他们俩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充满了痛快。

    不过刚才那个人虽然境界不是太高,但是功法却是出奇的强,他们觉得就是把腾变鳯换成自己,也讨不到便宜,但是对方要对付的是腾变鳯不是他们这就足够了。

    楚云主要攻击的对象是腾变鳯,余波之下,这群堂主竟然还死了好几位,重伤了二十几位,轻伤无数,活着的人每个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比起那些死去的运气更好,他们全都在滕一仁的带领下返回自己的住处,腾变鳯再怎么,也不会一起得罪全部的堂主。

    现场中只有两个人知道黑衣人的身份,他们就是赵穆和冯成洲,两个人亲眼看到了楚云出手和换衣服,他们本以为楚云找死,但是他们没想到楚云的实力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两个人把以前的不服气深深的藏在心底,同时心里充满了希望,跟着这么一位绝顶高手,两个人的前景十分广阔啊。

    “你是谁?”楚云背着二姑娘来到了城外,爆炸响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朝着滕府跑去,楚云轻松的出了城,出了城之后二姑娘终于开口了。

    “二姑娘我你都不记得了?”楚云笑着说道。

    “你,你是楚云?”二姑娘惊讶的喊道。

    “哦,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楚云啊。”楚云好奇地问道,他的样子可是易过容的。

    “除了你,没有人称呼我二姑娘。”二姑娘笑得很灿烂。

    “好了,你受了伤,把这颗药吃了下去,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我把你放在一个地方,我还要回城里去,你放心他们找不到你的。”二姑娘也知道不是叙旧的时候,她一口把药吃了下去,然后很信任的趴在楚云的肩旁上昏迷了过去,要不是她想知道是谁救了她,她早就撑不住了。

    楚云飞快的来到了一个小镇子,然后把昏迷过去的交给了正在这里布置联络点的董玄。

    “这是我的朋友,她刺杀腾变鳯被我救了出来,你帮我把她藏好,腾变鳯的人手很快就会搜索这里,只要你躲过搜索,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带她离开,你能做到吗?”楚云看着董玄,如果她做不到,自己也只能冒着暴露的危险,亲自带她离开了。

    “能。”董玄简洁自信的说道。

    “我相信你。”楚云郑重的说道,他把二姑娘放下就离开了,他要立刻进城,不过这可不是很好进的,每一面城墙都有地阶武者坐镇,但是这也难不倒楚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