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件事情,青堂和三大巨头和解,即在楚云的意料之中,也再楚云的意料之外,楚云没想到,三大巨头这么熊,给他们找的如此只好的借口,他们竟然退缩了,楚云略一猜测,就知道他们一方面是害怕自己的实力有所损伤,毕竟青堂也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另一方面青堂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楚云不得不为几个所谓的巨头捉急,他们赚了青堂的便宜,阮正兴野心勃勃他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他早晚就还回去。阮正兴现在只是实力不够才服软的,有了机会他一定一口一口的把三大巨头全部咬死,这个阮正兴楚云才见过几面,就知道他是一只凶狠的野狼。

    而且这一次是他们唯一一次可以对外扩张,而又不能面对指责的机会,他们三家制定的不同堂口之间不可以互相占领,这个原则既是保护,也是束缚,以后很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对楚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青堂倒出手来,先对付的肯定是沈飞这个二五仔。自己还想在橙堂搞点事情呢,如果被青堂针对了,估计什么都不用做了。刚才青堂堂主阮正兴下台的时候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很有深意,这个可能性是十分大的。

    第二件事,烧少不了扯皮,楚云也懒得听,不管腾变鳯收买了多少小势力,作为盟主的腾变蛟不同意都白搭,看着腾变鳯和腾变蛟兄弟俩扯皮,楚云真的很无语,换成自己的话,他就先联合起来,统一了天地盟,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这也比起大猫小猫几百家好得多。

    “盟主,这是这么多位堂主的意思,我觉得你应该听从大家的意见。”腾变鳯想要以掌握的民意施压,当然腾变蛟也不是软柿子。

    “这是祖师爷订的规矩,五十年一换,如果你敢破坏就是对祖师爷不敬,总之你能让祖师爷答应,那么我就同意,我不是舍不得区区盟主之位。”腾变蛟的话让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两个人又吵在了一起。

    “两位盟主何不听听各位堂主的意见?”阮正兴阴森森的说道,这让众多堂主心里大骂,除了他们的铁杆,其余人都相当墙头草,而水均益一系则是在看热闹,他这么一说不是让众人站队嘛?阮正兴此人真是一肚子坏水。

    “别看我啊,我昨晚上吃坏了东西了,肚子疼。”水均益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他立刻推辞道。他跟腾变鳯是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但是这一次,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腾变鳯如此着急的选举新盟主,他准备看看再说。

    “老夫觉得两位盟主的都很有道理,让我难以抉择,老夫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让我再想想。”老狐狸邢仁省当然也不肯在这个时候下注。

    剩下的几个正堂的堂主,虽然被腾变鳯收买了,但是也不会当面的打腾变蛟的脸,毕竟腾变蛟也是他们惹不起的人,因此回答的时候他们也打起了太极。

    腾变鳯的脸色越来越黑,要知道这几个人可都是自己花了大价钱收买的,而且正堂的堂主褚凌峰和花招娣可是带头上的要求提前召开盟主大选的意见,现在竟然打起了太极,岂不是告诉别人,他们本来不想上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唱的独角戏?

    “有些时候两边站队两边都捞不着好。”腾变鳯看似无意的说了一句,但是在场的都是地境,谁又能听不见。接下来轮到下堂的堂主说话,一开始就有几位堂主立场鲜明的支持腾变鳯,腾变鳯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阳橙堂沈堂主来说一下。”终于轮到了楚云,楚云很简单的说了几句,意思就是两方都有道理,他听大多数人的意见,其实就是偏向腾变鳯了,毕竟他也收了好处。

    “哦,那么大多数人的意见是什么意见啊?请沈堂主仔细说一下,畅所欲言嘛。”阮正兴不等下一个说话,就看着楚云问道,这摆明了就是想找自己麻烦。

    “我的意思很清楚,难道阮堂主你的脑袋里都是肌肉嘛?这都听不明白?”楚云反正跟他撕破了脸皮,也没必要低声下去,再说了一个地阶巅峰而已,楚云还不害怕,再说了大不了就不在橙堂这边混了,去天蓝堂那里也不错,哪里也没什么对手,蓝堂现在的堂主褚凌峰仅仅是个地阶四层而已。

    “你说什么?你竟然敢以下犯上。”阮正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跟沈飞认识多年,没想到沈飞竟然敢顶撞自己。

    “呵呵,你算是什么上?你爹副盟主职位早就被撤销了,而你现在只是个堂主,跟我一样。”楚云冷笑一声。

    “狂妄。”阮正兴一道掌气打出,漆黑色的掌气竟然是暗属性内功,这可是很少见的。楚云虽然没见过,但是天地盟却不少见,他们的成员很庞杂,五花八门的武功多的是了,不像是别的门派,都有基础功法。而且天地盟之所以实力这么差,跟当年一大批的暗属性功法的武者加入魔宗有很大的关系,因此天地盟跟魔宗是有关联的。

    “拍天掌?”有人惊呼了起来,这一章阮正兴用了五成的力量,一个地阶巅峰收拾一个地阶二层,用五成的力量已经算是很看得起了。

    漆黑的掌里慢慢的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巴掌的模样,然后朝着楚云飞袭而来,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拦阻,都在看笑话。

    “雕虫小技。”楚云看着随手拍出了一掌,一股强横的内力从楚云体内喷涌而出,楚云的掌法远远达不到在空中凝形的威力,因为楚云并没有火属性的掌法,而沈飞是火属性内力,楚云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只是用《燎原绝》修炼出的火属性内力发出了一道掌气,因此不能成形。

    所有人都觉得沈飞太自大了,等着看他出糗,就是阮正兴都是这么认为的,只有半步天阶的滕变鳯和水均益觉得楚云的这一道掌力有问题,内力太凝练了,不像是地阶初期的实力。

    两者在空中相遇了,阮正兴的漆黑的掌力一触即溃,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镇住了。就是阮正兴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然输了。

    “哼,沈飞你不错嘛,竟然能够抵抗住我的一成掌力,看起来这些年你下足了苦功啊。”阮正兴立刻开口说道,语气十分的不屑,大部分人才自以为是的想到,原来是阮正兴留手了啊。

    但是这一幕却逃不开地阶后期的眼力,几位地境后期的堂主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楚云,最终什么都没说,在他们心里,楚云的地位以及提高到所有堂主其中中上游的地位。

    阮正兴不捣乱了,楚云也恢复了低调,接下来的时间,剩下的堂主纷纷发言,虽然绝大多数都是支持腾变鳯的,但是也有一些人支持腾变蛟,大会进入了最开始的扯皮阶段。

    “各位,有一些朋友说想提早看一下柳嫣雪大家,我也不图做恶人,咱们就把柳大家提前招来给我们表演一番吧。来人。”时间已经过了正午,一群人吵累了就要设宴招待,腾变鳯为了争取大家的支持,对于这些堂主无所不允,竟然要提前设宴。

    “老祖。”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来到了腾变鳯身前。

    “各位这位是我的重孙滕梦龙,是我滕家的麒麟儿,就让他去安排,大家稍后。”腾变鳯自豪的说到,众人纷纷拍马。

    有人知道他的事迹,就说了起来,这个滕梦龙今年刚刚百岁出头,就是地阶二层的好手,是腾变鳯这一支有名的天才。并不是每一个势力的少爷们都能成才的,腾变鳯十一个儿子,三十几个孙子,七十多位重孙玄孙,但是成为地阶的也只有区区三人而已。腾变鳯对自己这个重孙十分的看重,不过呢滕梦龙太自傲,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名声不算太好,这也是这些公子哥的通病。

    众人在滕梦龙的安排之下,来到了一间大殿,所有人都按着身份坐好,楚云的位置本来提前了不少,但是楚云自愿到了中后面陪着赵穆和冯成洲,因此他们坐在了大殿的角落中。

    滕家办事倒是很快,刚坐下酒菜已经上来了,楚云应付过去几个想跟自己攀交情的下堂堂主就大吃了起来,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的,如果楚云真的只是挡住了阮正兴一成的力量,那么阮正兴怎么可能停手了。

    柳嫣雪还没有来,在大厅中有几个歌女在跳舞,楚云边吃边看,倒是挺自在的。

    “柳大家来了。”不知道谁高呼了一声,一部分堂主都激动了起来,立刻站了起来,也有人自持身份没有站起来迎接,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就是很期望,也有一部分人真的很不感冒,其中就包括三大巨头、阮正兴、花招娣等人。

    楚云也没有动,只是平静的吃喝,这一幕让一个老者看在了眼里,正是楚云所在的阳橙堂名义上的老大橙堂堂主邢仁省,楚云抬起头跟他对视了一眼,邢仁省对着楚云举了举杯,楚云也举起杯回礼,两个人互相笑了笑。

    这个时候一个女子仪态万方的走进了大殿,楚云曾经看到过他的背景,虽然没看过正面,但是凭感觉楚云就一眼看出了正是柳嫣雪,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大摆裙,裙摆很长,长得倒是挺漂亮的,但是楚云却没太注重,他感觉这个女人貌似有些熟悉,但是楚云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在哪里见过。

    女人的化妆有时间比易容术都厉害,同一个女人不同的装束,有时间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人一样,这个女子画着浓妆,脸上有浓浓的粉底,根本看不清楚真正的面目,但是这个时候的人还就是喜欢这种装束。不过好歹还不是唐朝那种楚云根本接受不了的样式,这个女人化的妆还算是能看。

    柳嫣雪对着正座上的几个人浅浅的行了一礼,然后就走到了正中间大厅的古琴前面,所有人都坐了回去,准备欣赏演奏。

    楚云虽然没多少音乐细胞,也没听过古琴的演奏,但是不得不说还是沉浸在了琴声里,琴声时快时慢,给人脑海中描绘出一幅恬淡的田园风光,里面似乎还带有一个女子对爱情的向往和彷徨。楚云第一次听都这么沉醉,就更别说别人了,就是三大巨头都停下了互相之间的窃窃私语,欣赏起柳嫣雪的演奏。

    “好。”一曲终了,所有人都有些意犹未尽,直到第一个人欢呼了起来,所有人才清醒过来大声地叫好。

    “柳大家,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们天地盟的大人物。”滕梦龙对别人高傲,但是对柳嫣雪却很客气,他带着柳嫣雪来到了几位正堂堂主面前,一一的介绍,这肯定是腾变鳯安排的,就是用柳嫣雪拉拢这些人,没看水均益都有些迷恋的看着柳嫣雪,褚凌峰更是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小女子柳嫣雪见过各位。”柳嫣雪微笑的对着他们行礼。

    “柳姑娘,什么时候有时间希望你去白城做客,我会亲自招待姑娘的。”水均益给足了柳嫣雪面子,虽然含蓄,但是坐在一旁的腾变鳯却听出了水均益的意思,他脸上挂着微笑,这正是他的想法,水均益这个人好色。

    “柳姑娘,我们蓝堂也欢迎你去做客。”褚凌峰立刻插嘴道。

    “柳大家,既然几位堂主这么欣赏你,你就在这里陪几位坐一坐吧。”腾变鳯适时的说道,水均益还好些,褚凌峰已经大喜了起来。

    “小女子谢谢各位抬爱。”柳嫣雪答应了下来,滕梦龙立刻就去准备了一张座位放在了水均益和褚凌峰的中间。

    “请坐柳姑娘。”腾变鳯说完,就背过身去吩咐滕梦龙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谁也没注意的柳嫣雪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竹筒。

    然后柳嫣雪一下子就从普通人变成了一位地阶一层的武者,他拿着竹筒对着腾变鳯的背部就启动了机关,无数的飞针从竹筒射出,目标正是腾变鳯。这一幕水均益和褚凌峰看了个正着,水均益没有半点管腾变鳯的意思,他身子一飘,就来到了几十丈外。而褚凌峰震惊了好一会,才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柳嫣雪身边,他都忘记了自己会武功这件事情了。

    其他几位堂主也随后看到了,没有一个人管腾变鳯的死活,纷纷各施轻功离开了这张桌子。

    这一幕说的慢,但是其实只要一瞬间。腾变鳯虽然背对着众人,但是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他的神识瞬间全开,发现了背后威胁自己的飞针,这些飞针速度极快,瞬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他想都没想身子就消失在了原地,浑然忘记了自己身边的重孙子滕梦龙,滕梦龙被无数的飞针射中,这些飞针竟然穿透了滕梦龙这个地阶武者的身体,然后又射到了地上,瞬间就消失在了地面中,不知道插了多深。

    “飞旋牛毛针?”见多识广的邢仁省不可思议的喊道。

    再看柳嫣雪在地上扔了几颗暗器,屋子里布满了连神识都能阻挡的白色烟雾,就消失不见了。

    “疾风掌。”白雾中传来了腾变鳯的怒吼,他朝着快要出大殿门口的柳嫣雪拍出去一掌,柳嫣雪跌飞了出去,浑身的衣服都被震碎,脸上的粉底都掉落,楚云正好看清楚女子的面容,他浑身一震,满脸的不敢相信。

    疾风掌威力的确不俗,大厅中的粉末被吹得一空,大厅众人顿时恢复了视线。

    “梦里,梦龙。”腾变鳯抱着自己被打成了筛子的重孙子,满脸的凄惨,他尝试着给滕梦龙输送内力,希望能够救回自己的重孙子,这个时候腾变鳯的手下全部都涌了进来,两个人架着被重伤的柳嫣雪。

    “快去请程医者,把这个贱人给我带过来。”腾变鳯怒吼道,他没有注意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穿阳橙色衣服的男子,迅速换上了夜行衣,他现在满脑子都被怒火充满了,他自己都被打了十几针在小腿之上,以他半步天阶的实力都抵挡不住,更不要说自己只是地阶二层的宠孙子了,他知道自己重孙子死定了,但是他要让这个女人一起陪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