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盟一共十个正堂,但是却没那么多的正堂堂主,因为很多人都是兼任的,像是腾变蛟兼任赤堂和黑堂;腾变鳯兼任黄堂和绿堂;水均益兼任白堂和紫堂。

    剩下的蓝堂被一个年轻男子褚凌峰掌控,当然只是名义上的,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大肆分封下堂的原堂主,彻底退到了幕后,这个家伙只有地阶四层而已。另外橙堂的堂主是邢仁省这个老狐狸,青堂是阮正兴,最后一个粉堂的堂主竟然是个女子,叫做花招娣,她能控制粉堂的将近一半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她画着浓妆也看不出原本的相貌,势力竟然达到了地阶七层,能在女子地位低下的武林占据一席之地,手段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几位正堂的堂主竟然全部到来了,腾变鳯的脸还真的不小,看起来都很给面子。

    正面上一共有七个座位,花招娣和褚凌峰很自觉的坐在了最边上的两个位置,阮正兴和邢仁省则分别坐在两个人的两侧,中间空下了三个座位就是三巨头的位置,水均益也没有理会两个人,就坐在了邢仁省的旁边。然后就空下来了最中间的作为,以及偏右的座位。

    腾变蛟和腾变鳯两个人都没有主动坐下,这个位置可是有讲究的,按说腾变鳯是主人,坐在中间没有问题,但是这一次是天地盟的公事,腾变蛟还是盟主,他才应该坐在主坐。腾变鳯看到腾变蛟没有动,眼睛似闭非闭,就知道自己这个堂兄的意思,他让自己表态,他想压一压自己。当然如果自己不避让,直接坐在了主位上,那么这么多堂主看着,自己名声就毁了,起码让其余的堂主反感,那么自己的计划就不好实施了。但是自己不坐在主位上,那么自己就承认被这个腾变蛟压了一头,自己怎么忍受得了。

    腾变蛟只是站着不动这么个小动作,就让自己左右为难,腾变鳯这才知道自己的堂哥真的有心计,怪不得几十年前击败了自己成为了盟主,以前自己还认为是他跟水均益争抢,便宜了腾变蛟,但是现在看看,真正的原因是小瞧了自己这个好堂哥啊。

    腾变鳯心思转了几转,最终还是决定坐在旁边,“大家能来,我腾变鳯非常的高兴,不知道大家昨天玩得如何啊?你们有一些人来得有些晚了,我们不能一辈子只是练功和工作,应该多放松放松,晚上的时候我请了柳嫣雪大家为各位抚琴,各位一定要好好听听,嫣雪大家的琴艺可是一绝啊。”

    腾变鳯巧妙地化解了自己的尴尬,这些堂主都或多或少的听过了柳嫣雪的名字,注意力都被引到了柳嫣雪身上,不论中外古今,男人对喜欢的话题永远都是女人。

    楚云心思一动,这个女人不正是昨晚上邀请自己去见他的那个女子?

    “今天呢一共两件事,每一件事都跟我们天地盟的兴旺息息相关,第一件事呢,是我们对前一段时间青堂手下过失攻击同门的事情,经过盟主和几位副盟主的调查,纯粹是误会,希望门内给予正确的处理,大家先来听听阮堂主怎么说吧。”腾变鳯一开口就抛出了一个重磅话题,三大巨头攻击青堂这可是所有人都关注的一个事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虎头蛇尾了,现在看来是腾变鳯帮青堂。那些在白狼山死伤了门人弟子的堂主都十分的不满,他们倒要看看青堂怎么圆这个话题。这个时候阮正兴的副盟主职位早就被撤销了,因此腾变鳯才称呼他堂主。

    “各位同门,首先呢我先给大家道个歉,承蒙大家的信任,给了我们青堂机会把堂主会议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了我们,但是我却十分惭愧,不光没有让各位宾至如归,反而发生了惨剧。事后,我仔细查明,我的门人弟子都是中了一种迷幻心智的药粉,为了防止大家有所疑惑,我请来了药王谷的一位医者,他正巧在我们陈留郡行医。”阮正兴话音刚落,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了出来。

    “老夫程华,是药王谷的医者,如果有谁不相信可以尽管去打听老夫的身份。我被阮正兴阮堂主请来检查青堂弟子的尸体,老夫也很有兴趣,竟然可以引发如此多人丧失神智。经过我的查证,他们全部服用了一种配置的药粉,而主要原料是产自蛮族的疯人草,听名字就知道这种草的作用。青堂的几百位弟子无一置外,因此老夫的经验来看,这是一起人为的投毒。”这个程华说完之后就想离开。

    “程医者稍等,在下腾变蛟很感谢程医生来陈留郡做客。我想问一下程医者,听您的意思,这件事很可能跟蛮族有关系?难道是魔宗的人做的?另外一件事是,这种药粉如此厉害,我们应该怎么识别和避免,这一次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腾变蛟问完,所有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滕盟主,第一件事情老夫不知道,老夫只是说这种草来自蛮族,至于是谁做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大明每年都会从蛮族购买大量的草药,疯人草虽然不多,但是也有许多奇特的药方需要用。第二个问题其实也不复杂,吃了这个药粉之后,身体会变得暴躁,双眼充血,这是完全有迹可循的,预防也很简单,只需要去买一些能够宁心安神的药丸,就可以克制,甚至洗个澡都有很大的作用,像是药店里常见的茯苓丸等等都可以的。”程医者说完就离开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样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以克制的。

    听到这里,在场的堂主就已经认定这件事很可能不是青堂做的,毕竟如果真的是阮正兴,他只要给自己弟子下达命令就好,没必要给他们吃药,这简直就是多此一举。没有人不相信一位医者的话,医修一道,名声可是比儒修还要好,医者可不是简单就能获得,必须行医几十年,救治的人起码上万才有可能。但是没有人说话,毕竟不管谁下的药,杀人的正是青堂的人。

    “各位,我想程医者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的就找到了几位盟主,他们愿意给我解释的机会,我非常的兴奋。我希望门内给我正名,我怀疑是有人故意的挑起我们天地盟的争端。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些堂主毕竟死伤了门人,所以我决定,我们青堂给予各位补偿,虽然依旧挽不回各位门人弟子的性命,但是也算我的一点心意了。死亡的弟子,我们青堂一个人赔偿黄金一千两。至于受伤的弟子,我们赔偿黄金五百两。”阮正兴说完,所有人差点都嘘出来,一条人命还换不来一枚灵币,光培养一位人境中期的武者就不止这个数。

    “盟主,你怎么看?”水均益和腾变鳯看向了腾变蛟。青堂这一次为什么有机会伸冤,是因为他们为了获得三大巨头的原谅,出了大血,基本上把青堂掏空了,阮正兴不是想装孙子,但是三个巨头一起用力,他青堂真的顶不住。

    “嗯,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冤枉好人,这件事我们一起调查,如果查出是谁做的,那么就是跟我们天地盟作对。青堂也不能完全洗脱嫌疑,一定要继续配合我们调查。”腾变蛟说完,阮正兴心里大骂,看起来还要好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好的,盟主,我会全力配合。”阮正兴低头说道。

    “那么另外一件事是什么?”腾变蛟看向腾变鳯。

    “盟主,我收到青堂堂主阮正兴、蓝堂堂主褚凌峰和粉堂堂主花招娣的联合请求,他们请求提前召开盟主推选大会,希望盟主答应。”腾变蛟眼中精光一闪,他竟然没有收到半点消息,他就这么着急?要知道他的卸任只有两年不到了,他的心里充满了疑惑,自己的堂弟就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了什么?楚云其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