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堂的黄县是腾变鳯的治所所在,楚云等四个人从阳橙堂赶了过来,这会议期间,楚云倒是不害怕有人去阳橙堂使坏,因为如果这个时候使阴招下绊子,那么就是跟整个天地盟作对,天地盟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因此青堂也不会如此做,楚云才会大胆的出来。(书^屋*小}说+网)

    黄县城可以说是天地盟范围内数一数二的巨城了,比起其他的州城也不逞多让,人口有上千万,城墙高达一千多米,厚度也足足有上千米,占地比起后世的京城还要大上几倍,雄伟无比。

    楚云四个人进了城,自然有人来迎接,他们被带到了黄县城最大的销金窟黄云斋住下了,这里酒馆、住宿、娱乐、赌场什么都有,来到了这里赵穆等人就想去狭妓,并且极力邀请楚云去。楚云虽然没兴趣,但是也没有败坏他们的雅兴,就连沈飞都去玩了,反正都是有人请客。

    也可能是拉拢这些堂主,腾变鳯这一次真的挺大方的,在黄云斋住宿玩乐,可不是个小数目。而且每一位堂主可以免费的领取一百枚灵币的限额,当然只能在黄云斋花费,不管是赌钱也好,吃喝也罢,还是看女人都可以。这个数目可是一个堂主几年才能赚到的收入。

    楚云粗略的看了一下,这一次腾变鳯请来了的堂主不下于一半,这还只是楚云认识的,楚云的记性相当的好。当然那些正堂的堂主一个都没见,也不知道是没来,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楚云没事出去吃了点东西,楚云可不会委屈自己的嘴,这里的饭菜做的正是一绝,楚云点了十几个菜,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楚云出去转了转,赌场里的人一掷千金,看起来都是大富大贵的,灵币扔起来都不心疼。楚云玩了几把,他实力惊人,除了几把老千,就赢了几百枚灵币,这比抢钱还快,要知道一枚地灵丹也就是百十枚灵币而已。

    楚云感受到有人注意上了自己,他就不玩了,把筹码换成了灵币出了赌场。走着走着楚云就来到了青楼的部分,楚云看着涂脂抹粉的这些女子,起码都是中上资质,怪不得连沈飞都迷恋其中。

    不过这些女人楚云一点兴趣都没有,楚云对女人不是没兴趣,但是对这些花钱就能上的是真的没兴趣,楚云摆脱了几个对楚云有意思的妓女,然后就从二楼走到了一楼。楚云虽然易容,但是只是改变下眉毛,贴上了胡子,但是依旧是风度翩翩。当一个人武功高强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的相貌气质肯定差不到哪里去,要知道他们可都经过了洗精伐髓。

    就在楚云要离开的时候,二楼嘈杂了起来,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女子走了下来,这些人都满脸的狂热,中间是一个绿色罗裙的女子,她正背对着楚云,楚云也看不清楚面容。一群人有的拿着大把的银票,有的大声吟诗,有的只是深情的注视,都是为了引起女子的注意。

    他们中间的女子却不说话,看背影楚云都觉得冷冰冰,楚云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些男人都是些贱骨头,女人越是这么对他们,他们就越高兴,左右不过是一个妓女而已。

    楚云转生就朝着门外走去,他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美女,但是他不在意。就在楚云要走出门口的时候,一行人走到了一楼。女子果然国色天香,瓜子脸、柳叶眉、皮肤白皙、唇红齿白,但是这一刻弯弯的柳叶眉却眉头紧蹙,看得出来她是对周围的人很不耐烦,这不光没有给她减色,反而别有一番风情,让她周围的男人更是疯狂。

    她紧紧地闭着嘴不吱一声,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正好看到楚云的侧脸,她一下子停了下来,小嘴吃惊的微微的长着,这一幕让所有男人想入非非。当然也有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们当然什么都看不到,楚云已经离开了,门的那边一个人都没有。

    “兰儿,我今天累了,不弹琴了,替我送客吧。”女子终于开口了,清脆的声音,如同稚子一般响起来。听到这一幕,那些花钱的权贵之辈,不光没有怨言,反而一个个都很大度的关心起女子的身体,女子依旧没有跟他们说一个字,然后转身上了楼,这些男子一个个不舍的都盯着女子的背景。

    楚云出去逛了一圈,体验了黄县城的繁华,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们几个还没有回来,看起来要在那些女人那里过夜了,明天才是腾变鳯订下的日子,楚云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说不准这一次对自己有利可图呢。

    楚云睡觉也可以用龟息功运功,而且楚云睡觉很轻,有风吹草动立刻就会醒,这里的隔音非常的好,但是楚云依旧可以听到自己屋外有人。楚云立刻坐了起来,正对着门口。

    只见一个身穿暖黄色衣服的女子用匕首悄悄的挑开了自己的房门,然后悄悄地走了进来,自己正对着门口,虽然在黑夜里,但是看的一清二楚,反而是这个女子,却像是看不清楚一样,摸索着前进。

    “小偷?偷到我的头上来了?”楚云也没有动,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干什么。

    这个女子看起来对放假很熟悉,他朝着楚云的床头就走了过来,楚云眼睛一转就躺在了床上,身上的归元罡气已经开启,虽然不相信这个女人能伤了自己,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女子摸到了楚云的床边,然后竟然推起了楚云,“公子?公子醒醒。”楚云坐了起来,装作才醒,他搞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了。

    “你有何事?”楚云从新坐起来问道。

    “公子,我们小姐请您一聚,跟我走吧。”女子开口说道。

    “找错人了吧,在下从没来过这里,更不认识什么小姐。”楚云立刻拒绝道。

    “公子,我们小姐是柳嫣雪。”小姑娘自傲地说道,仿佛她一说完,楚云就会改变态度,楚云看得清楚她的表情,他被小姑娘逗笑了,这个女子也就是十三四岁,傲娇的小母鸡一样。

    楚云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小姑娘的鼻子开口说道:“我不认识什么柳嫣雪,我也不想去,我现在就想睡觉。”

    女子被楚云的动作吓得退了三步,差点被地上的凳子绊倒,她面红耳赤的看着楚云,但是又怕被认知道一样,压低了声音:“你这个人怎么动手动脚的啊,还有,你竟然连我们小姐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你是野人嘛?”

    看到小姑娘气愤的脸,楚云哈哈大笑起来,但是任凭这个小姑娘如何的威逼利诱,楚云都没有跟他去见她所谓的小姐。但是楚云把小姑娘的底细问了出来。

    这个小姑娘叫做兰儿,是黄云斋的头牌柳嫣雪的贴身侍女,今年十三岁。她的小姐在黄县城是数一数二的清倌人,也就相当于后世的顶级巨星,在这个城市名头很响,几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她的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很多人只为了见她一面而一掷千金。这些楚云都不在意,楚云最在意的是她为什么找自己,但是很可惜兰儿并不知道。

    “好了,小兰儿,我不会去的,她想见我,就亲自前来,你快走吧,你不会被我赚便宜上瘾了吧,既然这样,你就跟着我,给我做个小媳妇吧。”楚云都这么说了,兰儿只能气呼呼的离开了,楚云为了逗她,没少赚便宜,捏捏小脸、抓抓小手,当然别的楚云不会做的,人家才十三岁好不好,在地球也就是初中生,楚云不会这么禽兽。

    楚云看到她离开,关上了门,楚云不认为自己魅力大到,一个顶级的清倌人看上自己,所以真的去了,很可能会有麻烦,楚云虽然不怕麻烦,但是也不想掺和,他这一次来就是想看看天地盟的局势,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继续动手,其余的事楚云不想掺和。但是越不想掺和,事情越上门,楚云刚躺下,敲门声响了起来,这门窗都能防止神识,因此楚云也不知道是谁,只能前去开门。

    “怎么是你们?怎么回事?”楚云看到门外正是沈飞、赵穆和冯成洲,这三个人不是正在温柔乡嘛,怎么跑回来了?

    三个人前后看了看然后走了进去,沈飞最先开口了:“主人,今天我们本来是去找乐子的,但是刚才的时候,被腾变鳯的人叫醒了,他们告诉我们只要我们这一次投腾变鳯成为盟主,那么就会给我们十枚地灵丹以及三百枚灵币。另外他们还承诺我,如果这一次他真正当选,那么还有其他的好处。我本来想说考虑考虑,但是他们硬是把这些东西给了我们,你看。”沈飞给楚云递过来一个布袋子,楚云打开一看正是地灵丹和灵币。

    “楚堂主,我们也是这些东西。”赵穆和冯成洲虽然不舍,但是也拿出了一个布袋子。

    “好大的手笔啊,按照你们的规则,你们这些下堂的堂主只有一票的资格,而上堂的堂主一个人有三票,上一任盟主一个人十票。你们下堂的堂主都有这么多东西,那么上堂的堂主岂不是更多?腾变鳯到底要做什么啊,他就这么着急?”楚云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些东西你们一个人取一半,剩下的留下,我虽然不用,但是我们要多培养下手下的人。”楚云说完三个人大喜,他们以为楚云给他们一两颗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给他们一半。就算是他们还是堂主,自己说的算的时候,说实话也剩不下一半,他们属下那么多人,不给他们好处,谁给你卖命?

    “明天沈飞你就不用去了,这一次你们都不能带随从,我替你去看看,至于你就先回去,你们两个到时候听我的话就好,我让你们怎么做就怎么做。”沈飞也不争,很痛快的答应了。

    “可是沈飞的样子很多人都知道,万一沈堂主被认出来怎么办?”赵穆质疑道。

    “你们看。”楚云拿出了一些小瓶子,只用了半刻钟就变成了沈飞的样子。

    “主人的本事正是神鬼莫测太像了,我自己都分辨不出来。”谁说老实人不会拍马屁?

    “你要变成我的样子。”楚云给沈飞易容成自己的样子,让他明天早上就走。

    第二天,楚云三人就在腾变鳯手下人的带领下前去议事,而沈飞自己一个人先离开了这里,他刚出城就被人拦住了。

    “楚云。”一个浑身黑衣的人拦住了沈飞的马。

    “你是在叫我?”沈飞只知道楚云叫做沈飞鸿,还真的不知道他的真名,因此沈飞觉得很诧异,根本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楚云,你是谁?为什么要易容成他的样子?”黑衣人仔细盯着沈飞看了看,然后拔出了宝剑。

    “怎么?我就是这个样子不行嘛?你管的还真多。”沈飞也怒了,这叫什么事啊。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黄云斋?”黑衣人问道。

    “是的,这跟你有关系嘛啊?”因为黑衣人的语气不好,沈飞的态度也极其不好,但是黑衣人却没有再管他,他又看了沈飞两眼,然后迅速离开了。

    “有病吧。”沈飞气哼哼的说完,然后拍马离开了。

    “昨晚上我认错了吧,哎怎么可能见到他呢?我现在在陈留郡,距离均县何止十万里。”黑衣人自言自语道,她身形闪烁了几下就消失了,看得出来他的轻功十分的厉害。

    楚云跟着带路的人来到了一个大院子,这个院子就跟无边城的城主府一样,像一座城中之城,城墙高达几百米,凡是有地位的人,还就是喜欢把家弄成这样,因为安全。

    楚云三个人到了之后,看到了很多的下堂的堂主已经到达了,他们都不说话,楚云三个人也都做好,然后跟其他人一样的沉默,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下堂的堂主已经来了一百来个,当然沈飞他们三个的势力在所有下堂中都算是靠前的了,而且这一次何足道代步天蓝堂也来了。天蓝堂隶属于蓝堂,下堂的资格是上堂颁发的,蓝堂的堂主也很有意思,蓝堂当时内乱,很是衰弱,为了争取支持,蓝堂当时内斗的两方人大肆的颁发下堂的资格,足足发了几十份,是所有堂口中最多的。像是统一的上堂,他们绝不会随便的颁发下堂的资格,因为下堂是有资格取代上堂成为新上堂的,因此谁也不会找不自在,也只有蓝堂这种才会这么做。

    因此别看何足道十一个人来的,但是他可是有十票的资格,因为他灭了是个下堂,这些下堂在新盟主上堂之前,可都算是一票的,只不过新盟主上台之后,会对下堂进行考核,如果被灭了,那么就会收回资格,他们就丧失了功能,沈飞当年也灭过一个下堂,因此楚云现在实际掌握的票数是十四票。

    下堂堂口一共有二百多家,包括被灭的那些,因此十四票看起来不多,但是说不准关键时候就能发挥出关键的作用。

    这个时候几位主堂的堂主联袂到来了,楚云眯起了眼睛等待看看到底这一次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