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坐在座位上思考董玄带回来的消息,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知道青堂的人和三大巨头如何操作的,四方势力竟然进入了和平期,进入青堂地盘的腾变鳯和水均益都撤出了,而本来就没动手的腾变蛟的人更是后退了百里。

    阳橙堂跟青堂紧挨着,如果让青堂回过神来,那么青堂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阳橙堂这个二五仔,楚云深知,因此他有些难以抉择。青堂的势力可是有一位地阶圆满,好几位地阶中阶,这些武者,楚云击败应该有可能的,但是他们不给你玩正面,给你用阴招的话,楚云也很难应对。要不然就放弃阳橙堂,撤往何足道和楚三所在的海蓝堂?

    说实话这倒是个不是注意的注意,蓝堂和青堂是不接壤的,青堂就算是知道他们去了蓝堂也没办法。但是如此一来,楚云就只能放弃这个陈留郡最西边的澄县了,而且一时半会还再难以回来。

    自己可是跟何足道吹嘘过一年拿下澄县,现在大半年过去了,连已经占据的这三个乡都要丢,挺尴尬的。

    “三位,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们怎么考虑的?”楚云看向沈飞、冯成洲和赵穆。

    冯成洲和赵穆两个人识时务为俊杰,当时被楚云突然出手困在了冰笼之下,他们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短时间脱困,两个人又不舍得自爆,因此就成为了楚云的属下。楚云在两个人身上设下了一明一暗的两大禁制,明面上的是楚云在两个人的丹田留下了一道内力,只要两个人的修为不超过楚云,或者是有超级高手帮忙,楚云随时可以引爆他们丹田的内力,让两个人内里暴乱而亡。

    这种手段,也不是楚云想做就能做的,需要本人自愿,否则就是人境武者的丹田,楚云也不能留下内力,只会引爆丹田。但是有他们俩个配合,楚云轻而易举的做到了。两个人也是光棍,输了就直接认输了,当然他们跟沈飞的关系,永远不可能修复了。

    暗地里的手段是,楚云在他们未形成的识海中留下了两道念力,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一旦开始形成精核的时候,这道念力就跟他们的精核融合,到时候两个人就再也不会脱离楚云的控制了,也就完全堵死了两个人叛变的道路。

    楚云不是迂腐的人,对于熊大他们这样的弟子以及沈飞这样的憨厚之人,楚云待之以情,但是对于赵穆和冯成洲这样的人,楚云待之以力。

    “主人,我觉得我们要不让跟青堂服个软,他们没有借口,明面上也不会对付我们。要不然我们把粮草还给他们罢了。”沈飞说完,楚云还没开口赵穆就开口了。

    “沈飞你此言大谬,青堂的阮正兴是一个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就算你一恭到底,他也不会放过背叛过他的人,特别是你。”赵穆说完,沈飞怒气冲冲的看着赵穆,赵穆却只是恭敬的看着楚云。

    楚云也很头疼,他虽然对沈飞更亲切,但是沈飞在处理人情世事上明显很幼稚。更何况沈飞还成为了自己的家臣,叫自己主人,自己真的左右为难,有时候人多了也不好。

    “不管阮正兴什么意思,我们接着就是了,你们都是为了我们考虑,不要搞什么窝里斗。你们应该考虑下我们如何做,我实话告诉你们,在蓝堂我也有一块地盘。”楚云把海蓝堂的事情告诉了三个人,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楚云完全掌控了三个人之后,也不怕告诉他们一些事。

    “楚堂主实在是高啊,狡兔三窟,我们起码有了退路,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先静观其变,我们把家人全都移到海蓝堂去,我们这些人留在这里看看青堂到底要干什么。实在不行我们再退到海蓝堂从头再来,楚堂主觉得如何?”冯成洲开口说道,楚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做了。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青堂和其他三大巨头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楚云吹嘘的一年平定橙堂也就失言了,在这几个月中,楚云把三个堂口秘密的整合在了一起,凑出了一万的人手严加训练,楚云手下也没有沈鹰等专门的人才,因此效果也很一般。

    而从霸王门调集的人手现在还在乐浪郡没有到达陈留郡,楚云也只能先这么着。暗影卫的人手在青堂铺设了人手,但是因为没有打入高层,因此他们什么态度楚云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天地盟三大巨头之一的腾变鳯突然广撒英雄帖,召集所有堂主去他的地盘开会,阳橙堂当然也收到了请柬。

    对于腾变鳯有什么阴谋,楚云猜测不出来。按理说堂主大会刚刚召开一年,而下一次召开只有两年的时间,他们就算是有事,难道不能等到那个时候说?楚云等人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出什么原因。

    “沈堂主,下一次是五十年一次的盟主推选大会,按照规定是在赤堂的地盘进行,难道腾变鳯害怕出现意外,自己会失败,所以他想提前召开?在白狼山的时候,他就是提议提前推举盟主,除了这个原因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原因。”众人讨论了一会,赵穆开口说道,楚云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说的有道理,但是盟主推选都是在赤堂的地盘进行,他们就算是提前召开,也讨论不出什么东西。水均益是绝不会同意的,腾变蛟也不一定干。腾变鳯还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召开,肯定是有原因。”楚云认同了这个说法,但是还是觉得很奇怪。

    “哎,你们天地盟为什么没有天阶武者,你们知道原因吗?”楚云突然开口问道。

    三个人一愣,赵穆开口了:“沈堂主,谁说的我们天地盟没有天阶武者?我们天地盟有啊,腾变蛟之前的上一任盟主就是天阶。”

    “是嘛,但是他们都去了拿?他们如果出手的话,天地盟不可能是这种四分五裂的状态吧。”楚云来了兴趣。

    “这个我们倒是真的不清楚,那一位前辈是水均益的一位叔祖,当年他在任的时候,天地盟欣欣向荣,执行力超强。但是他卸任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水均益跟上一任盟主执行的继承人还进行了一场长达数年的争位之战,让盟主之位都花落腾变蛟,那一位上一任的盟主都没有出现。最终水均益胜利之后,紫堂和白堂的实力也大减,是这些年慢慢的恢复起来的。”赵穆接着说道,他年龄最大,知道的事情果然也是最多。

    “天阶就消失了?”楚云觉得这一幕有些诡异。在江湖上,各大门派的天阶高手,好像是真的都很少出动,就说云家跟兽神山的战斗,这可是关系到门派的生死存亡,但是兽神山的天阶依旧没动,云家也没有出动天阶好手,这很不正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楚云知道天人协定的事情,就不会这么纠结了,可惜他根本接触不到这个消息,也只会大门大派的核心弟子之上的人才会知道。

    “你们说,腾变鳯会不会马上要成为天阶了,他已经压制不住了?”楚云说出了心里的一个猜测,虽然自己都觉得不靠谱,但是楚云总觉得自己猜测的很可能是真的。而且腾变鳯是半步天阶的老牌强者,成为天阶也不是没可能的,天阶的晋级可是无法压制的。

    “不管了,我们就去看看,这个腾变鳯到底要搞些什么,我们这多的堂主去,他总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吧。”楚云下了决定。

    他现在觉得情报还是不够,虽然他的暗影卫拼命壮大,但是大部分都只能得到一些很大众的消息,楚云虽然已经是地阶后期,但是很多大陆常识性的事情他还真的不知道,他有了紧迫感,一个大胆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