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涟乡在澄县的东北角上,名义上是天地盟橙堂控制,实际上是阳橙堂控制。阳橙堂名声很好,自从十几年前新堂主沈飞上台,对治下民众轻赋税薄徭役,而且除了最开始的一年吞并了周围的大涟乡,往后十几年都没有动过刀枪,因此这里是陈留郡难得的乐土。

    这天小涟乡来了一个年轻的公子,所骑的马高大威武,比乡里最好的马还要雄壮,引起小涟乡民众的一阵侧目。这个公子也像是故意显摆一样,进了城之后,并没有找什么酒馆饭馆,反而是绕着小城转了一圈。

    让小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侧目之后,他才找到了一间最大的酒馆走了进去。

    “竟然没有地境武者的气息,这可就怪了。要不是沈飞没在城内,要不然就是他在限制神识的密室里面闭关。”这个人正是易容之后的楚云,在他看来一个区区地阶二层武者,自己一出手就手到擒来,结果谁想的连人都找不到。

    “小二,给我们上菜,好酒好菜随便上。”楚云沉思被几个人打断了,楚云神识一看,竟然是熟人,就是那几个在暗影卫的秘密分部除魔卫道的年轻人。

    他们现在可不怎么好,本来浑身干净利索的武士服上面沾满了泥土,看上去就跟难民一样。

    几个人却看起来精神很好,不断的吹嘘着自己怎么怎么跟强盗争斗,又怎么被村民感激,他们几个还真去行侠仗义了。

    “沈腾,咱们以后还是不要私自出去了吧,万一被你爹知道了,我们可就惨了。”突然一个人开口对那个说的最欢的人说道。

    “没事,我爹他正在城外的鹿鸣山不知道忙些什么,没有几个月回不来的,我就是很担心我娘,回去她肯定要揍我。”这个人低声对着同伴说道,楚云听到这里,就站起了身离开了。

    这个沈腾正是沈飞的独生儿子,楚云曾经听董玄说过,而且,楚云早就看到了他怀里的阳橙堂的堂主令牌,楚云肯定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沈飞的儿子。

    一盏茶的时间,几百里的距离楚云就轻松的踏过了,鹿鸣山是澄县的一处名胜,楚云装成游人上了山。很快楚云就锁定了目标,在鹿鸣山的北边,几乎没有游人,而且进出的通道被一些穿着阳橙色衣服武者控制了。楚云虽然没有感受到地阶武者的气息,但是楚云偷听了他们的一些谈话之后,确定沈飞就在这里。

    楚云在山上等着到了晚上,然后披上灵隐斗篷朝着目标潜了过去,阳橙堂的人手密密麻麻的,在这短短的几千米竟然有起码五百人,但是这也难不住楚云,楚云大摇大摆的走过去,都不会有人发现。

    “咦,竟然是一处秘密的山洞。”楚云躲过了所有的巡查,一个巨大的洞门出现在眼前,楚云没有急着进入,而是跟着两个人境武者后面走了进去,这里的确有不少的机关,楚云松了口气,多亏没硬闯,否则就让对方有了准备。

    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出现在了楚云面前,楚云觉得这里应该是把一座小山挖空了,足足够几个足球场大小。楚云在里面转了一圈,也没一个人发现,里面竟然全是兵器粮草,看这数量,足够十万人用一年的了,楚云心里有些震惊,一个小小的阳橙堂储集这么多的粮草干什么?摆明了有阴谋啊。

    楚云继续朝着里面走去,楚云不敢放出神识,生怕打草惊蛇,突然一阵剧烈的争吵声传到了楚云的耳朵里,楚云悄悄地走了过去,两个地境武者出现在了楚云的面前,楚云只是扫了一眼,就藏在了一堆粮食的后面。地阶武者感应惊人,这么近的距离,楚云就算是披着灵隐斗篷直视一个地阶武者,他们也会感应到。

    “沈飞,你要记得你自己的身份,要不是副盟主的支持,你能有这么大的产业?”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我怎么可能忘记副盟主的大恩大德,这些年我也一直努力的偿还,副盟主交代的任务哪一次我不尽心尽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但是这一次是真的不可能,让我做出头鸟,就是让我去送死。”另一个声音有些气急败坏,楚云虽然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但是楚云确定这个人就是沈飞。

    “你竟敢抗命?副盟主给你的东西,就能收回来,包括你的小命。你仔细考虑考虑吧,如果考虑不清楚,下一次来的就不是我了。哼。”跟沈飞争吵的地阶武者一甩袖子,然后扬长而去。

    “混蛋,混蛋这是我去死,这是让我死啊。”沈飞一把把眼前的一堆兵器推到,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了地上。

    “堂主您老人家没事吧?”外面跑进来几个阳橙堂的人。

    “都出去,我没事,全部在外面等我,不要进来。”沈飞压下了怒气,平静的对着属下说道,他的属下全部跑了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腾儿还这么小,听命是死,不听命也是死。”沈飞颓然的说道。

    “我也可以帮你。”楚云从黑暗中走了出去。

    天地盟最大的三股势力分别是天地盟盟主腾变蛟以及天地盟的两位副盟主,他们都分别控制着天地盟十大堂口中的两个,当然他们三股势力也有弱有强,最强的的不是盟主腾变蛟,而是两位副盟主,其中一位叫做腾变鳯,正是腾变蛟的同族兄弟,可惜两个人水火不容,当年为了争夺盟主的职位打的昏天黑地。另一位副盟主叫做水均益,他的实力跟腾变鳯差不多,当年也是龙争虎斗的,结果反而为了均衡,让腾变蛟成了盟主。

    腾变蛟控制着赤堂和黑堂,赤堂就是乌恩加入的那一个堂口,腾变蛟的实力是地阶巅峰,手下有二十几位地阶,但是他们只是占据了一个半县。

    腾变鳯控制着黄堂和绿堂,实力是半步天阶,手下地阶将近四十人,而且地阶后期的就有三人,势力庞大,他们完完整整的占据了两个县。

    水均益控制着紫堂和白堂,实力也是半步天阶,他手下地阶有三十几人,也是完完整整的占据着两个县。

    除了他们三大巨头之外,天地盟还有两位副盟主,其中一位是橙堂的堂主,也就是楚云所在的地方的名义上的主人,这个家伙是因为资格老,他比起腾变蛟三个人要高着好几辈,今年已经三百多岁了,处于尊重,他才被任命为了副盟主,但是他已经油尽灯枯,实力从半步天阶掉到了地阶六层,手下也人才凋零,因此只是有名无实的天地盟大佬之一。

    而另一位就风华正茂,且野心勃勃,他就是青堂堂主阮正兴,他在天地盟的辈分比起腾变蛟等人低一辈,但是却很有能力,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靠着父亲传下来的青堂堂主的地位,一步步的统一了整个青堂的地盘,成为给名副其实的天地盟的巨头之一,仅次于三大巨头的第四势力。他的实力也达到了地阶巅峰,手下十三个兄弟全是地阶,被称为青堂十三太保,实力不俗。但是因为天地盟十大堂口之间不能相互吞并,因此他只能把势力局限在一县之地。如此有野心的人,怎么肯甘心,他也想跟腾变蛟三人那样,控制数个堂口,但是三巨头为了限制别人强大,联合起来签订了互不侵犯协议,让阮正兴和其他的势力干瞪眼。

    但是阮正兴有自己的办法,因为在三年之后天地盟新一任的盟主选举,他作为一方大拿有很强的话语权,因此三大巨头都需要自己支持,这个时候,他要搞点事情就很容易了,这也是这么多年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大哥,沈飞那个小子已经答应了。”在青堂的堂口,一个地阶中期的男子对着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魁梧壮汉汇报着,这个魁梧大汉不要看他粗狂,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他,他正是名震陈留郡的巨头之一的阮正兴。而向他汇报之人则是他的三弟阮正名,是一位地阶六层的高手,也是阮正兴最得力的属下。

    “嗯,早在我预料之内,沈飞那个小子是个面瓜,他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如果他听话他的家人都能够活下去,否则我让他全家死光光。当年我选择他的原因,也是因为够听话。”阮正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大哥,就这么折损一个地阶武者,我有些舍不得啊,这些年他他可没少花费我们的资源。”阮正明不舍得说道。

    “明弟,你要看得长远一点,我们只要有了借口,就能正式出兵橙堂,橙堂都是一帮顾家之犬,没有什么野心,我们能够迅速的壮大,到那个时候我们虽然损失了一个地阶武者,但是收获更多。我们只要掌握了两个县就跟其他几个势力有了抗衡的资本。要知道我们青堂可是出过盟主的,我要恢复我们青堂的辉煌。”阮正兴教训起自己的弟弟,阮正明什么都好,自己用得也很顺手,就是胆子太小。

    “时间订了嘛?”阮正兴又开口问道。

    “时间定在三个月之后,那个时候是咱们天地盟三年一次的堂主大会,到时候各大堂主都会参加,地点正好轮到我们青堂,我们选择的位置正好就在靠近阳橙堂的白狼山,到时候我一定在所有势力面前演一场好戏。”阮正明赶紧说道。

    “好,三弟办事我放心,事情办得漂亮一点,让其他势力无话可说。”阮正兴拍了拍阮正明的肩旁就离开了。

    青堂并不知道,阳橙堂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阳橙堂了,楚云用实力和活命的希望折服了沈飞之后,立刻开了香堂正式加入了天地盟。天地盟有严格的辈分列表,而楚云想要谋求天地盟的地盘,则必须开香堂加入天地盟的族谱。

    楚云就起了个新名叫做楚飞鸿,也就是直接用的自己师兄黄飞鸿的名字,楚云也懒得再想。阳橙堂的堂主是五百一十四代弟子,比起天地盟的三大巨头低着两辈,比起青堂堂主阮正兴低着一辈,为了楚云以后发展更顺利,沈飞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从橙堂请来了一位辈分极高的老者,比沈飞高着三辈,然后在老者的主持下,楚云正式加入了老者的一脉,成为了他的支脉,这样也就跟天地盟三大巨头同辈了。

    这种买卖辈分的事情也就是橙堂这种极其衰败的堂口能做的出来,否则楚云的身份还真的不好搞。所谓名正言顺,楚云名义上跟天地盟三大巨头一辈,这样以后见了面也不会落了下乘,而且也有了跟他们竞争的名义。

    至于那一位老者和他的家人,也就被转移到了暗影卫建立的一个秘密基地,因为楚云名义上是老者一脉的人,老者可是有权利把楚云从新逐出的,楚云怎么可能给人家留下借口。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楚云做很多事情了,楚云成为了名义上的阳橙堂的副堂主,并且三十几位暗影卫的好手成为了阳橙堂的中上层的统领,楚云彻底掌控了阳橙堂。至于阳橙堂那些青堂的密探,全部被楚云和经验丰富的暗影卫找了出来,彻底让青堂成为了瞎子和聋子。

    “楚堂主,时间就要到了,天地盟各堂的堂主都已经到了白狼山,青堂的人让我们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动手,你说他们是不是傻了,正常人谁会相信?”沈飞对青堂的人还是充满了怨念。

    “你还是太嫩啊,他们要的只是个借口,其他的人信不信有什么关系?最强的三个势力互相牵制,都在尽力的寻找其他势力的支持,青堂就是他们拉拢的目标,至于我们这种小势力的死活他们岂能在意?”楚云笑着说道,这个沈飞的性格跟风家兄弟很像,就跟弹簧一样,不把他们压迫到极致,他绝不会背叛,楚云要不是恰逢其会,还真的不好收服这个家伙。

    “楚堂主,青堂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我们真的行嘛?”沈飞听到楚云的分析,又开始害怕起来。

    “呵呵,难道我的实力你还想再次的体验一下?哼,在我眼里青堂只是土鸡瓦狗罢了。”楚云自信的说道,沈飞打了个冷战。

    当时楚云出来之后,沈飞被吓了一跳,楚云随手就把沈飞制住了,沈飞还有些不服气,然后楚云就把它放开了,楚云站在那里不还手,沈飞都没破开楚云的防御。然后沈飞就想跑,结果楚云轻松的追上了他,然后一掌就把他打的失去了反抗能力。他现在想起那一掌都感觉心惊肉跳,要不是楚云当时收力,楚云真的能够一掌打死沈飞。

    “楚堂主你别吓我,我胆子小,但是我的家人您真的能够保护得了嘛?我害怕这件事之后,青堂的人会不择手段的报复我。”沈飞还是有些不放心,楚云毕竟只有一个人。

    “你放心,你的家人和你手下主要统领的家人都被我送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青堂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在哪。”楚云再次安抚道,也不知道这样的心性如何成为地阶的。

    “报告堂主,有一个叫做金卯刀的人正在四处打探您的消息。”楚云心里一喜,刘强成竟然没有趁机逃走,楚云立刻走了出去,虽然只是地阶初期,但是毕竟是地阶武者,多多益善。

    ps:感谢书友160617123828829的月票,为你加更两章。今天回来晚了,写到现在才码出一章,另一章尽力写争取明天早上发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