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武安进来吧。(书^屋*小}说+网)”楚云刚才一直都时不时的用神识监视着外面的武安,武安浑身大汗双腿打颤,三个时辰他硬是靠着自己的毅力坚持了下来,没有一点偷懒。这个武安的性格也不都是缺点,起码比较听话,楚云也就正式认定了自己这个记名弟子。

    “师傅。”午安走了进来,看起来很是劳累了,但是还是恭敬的跪下行礼。

    “嗯,你这个记名弟子我收下了,今天出去洗个澡休息下吧。”听到楚云答应,所有人都大喜过望,武安和白妮欢喜的退了下去。

    “老先生,看起来你对武安期望很高啊,你竟然叫他武安,这可是你先祖的封号啊。”楚云和老村长一直看着两个孩子离开,楚云才开口说道。

    “楚少侠,实不相瞒,武安已经是我们族人的全部希望了,我们白家以前可是有强横的锻体功法,虽然现在都消失了,但是怎么看一个武者潜力的多寡,我们还是能看出来的。武安的体质跟我们家族口口相传的先祖白起的体质是一样的,因此他寄托了我们全部的希望。可是老朽看得出来,您对武安的态度完全没有对白妮好,我有些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老村长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呵呵,天赋高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学艺有成的能有几个。对了老村长,你刚才还没跟我说天地盟和百家争鸣的关系呢。”楚云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老村长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唯恐惹怒楚云,回答了起来。

    原来几乎仙武大陆所有门派的崛起都是百家争鸣的原因,大秦帝国的统一之战打了不到百年,这百年的时间,仙武大陆秩序崩坏,各种学说不断的传播,而天地盟正是儒家流派和其他的流派综合支持下出现的势力。

    天地盟的由来是出自一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当时天地盟的掌权人,联合许多其他的流派创立了天地盟,天地盟也短短时间占据了广大的地盘。可是天地盟的创始人无故失踪,天地盟顿时陷入了四分五裂,很快就被其他势力取而代之了。他们一部分势力也流落到陈留郡,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斩草除根。

    “老朽真的是年纪大了,这才说了一会话,就不行了,楚少侠见谅。”老村长毕竟是老了,又说了一会,他就下去休息了,这个老人家已经油尽灯枯,楚云也无能为力,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就是照顾一下他的族人而已了。

    这点事难不倒楚云,这里只是天地盟土黄堂这种不入流的小势力掌控的,因此楚云连夜就带着那几个被生擒的土黄堂的人,找到了他们的堂主变色龙,楚云略一施展手段,他们就服软了,答应照顾罪民镇的白姓罪民和安姓罪民。至于其他的楚云就爱莫能助了。

    第二天,楚云就带着白妮和武安离开了罪民镇,两个孩子十分不舍,但是还是在族人殷切的目光中告别了族人,他们要练武有成,帮着族人摆脱现在的生活。

    楚云抱着白妮骑在飞翼马上,而苦逼的武安就没这么好运了,他一路跟着跑,楚云时而快时而慢,武安咬着牙坚持着,其实他心里很委屈,为什么白妮就跟着师傅骑在马上,而自己则要受这个苦,连续几天,他的脚上都磨出厚厚的老茧来了。但是楚云却不解释,武安只能坚持。

    终于楚云看似好心发作,路过一个小马市的时候,要给武安买了一匹马,武安觉得自己苦尽甘来了,对着自己的师姐白妮一个劲的拍自己师父的马屁,他虽然懦弱,但是不是傻子,知道自己隔得再远,自己师傅也能“看”到自己。白妮一眼就看破自己师弟的小心眼,她只是笑着不说话。

    但是武安没高兴一会,楚云就牵着一匹大马和一匹小马出来了,然后楚云把大马交给了白妮,然后把小马给了武安。

    “武安,等着一匹马长大,你就可以骑了。”楚云把小马交给了武安,武安欲哭无泪,这小马还不如自己的腿高,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骑啊。

    “那你就先扛着他。”楚云拔马就走,白妮立刻跟上,她很聪明一上手就骑得有模有样了,而武安纠结的看着小马,然后最终抗在了自己肩膀上,然后跟了上去。

    半年的时间,陈留郡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怪异的景象,一个男子扛着一匹马赶路,速度一点都不慢,比起一般的大宛马都差不了多少。他跟在一男一女身边,这三个人正是楚云一行人。

    楚云出来就是为了游历的,他也不急,而且金卯刀,也就是那个重水门的刘强成,知道楚云要来陈留郡,因此他如果忠心的话,会自己来找楚云的,如果他没来,那么楚云也无所谓,地阶初期的武者而已。

    一行人走了半年,然后来到了一个叫做天堂镇的镇子,小镇子里面有一个叫做朱红堂的天地盟堂口,而楚云的目的地正是这个堂口。

    “武安去叫门。”楚云对着依旧扛着一匹马的武安喊道,当年的小马早就长成了大马,但是武安却依旧没有骑着,楚云也没说破。半年的时间不长,但是武安的变化非常的大,他已经来到了人境三层巅峰,骨血皮都淬炼的不错,身高已经有一米八左右,而且力气更是远超一般的人境三层,差一个机遇就能到达人境四层了,看起来跟个成年人差不多,要知道他今年才十四岁。

    “好的,师傅。”武安扛着大马,砰砰的翘起了门,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得四散而开,因为武安敲的这一道门,正是朱红堂在天堂镇的堂口。

    很快两个身穿朱红色衣服的人就走了出来,两个人一个人境三层一个人境四层,楚云也不说话,他要看看武安是不是还跟以前那样腼腆。

    两个人被扛着马的武安吓了一跳,但是看了看武安人境三层的境界,他们两个人都不屑起来:“小子,你干什么的,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武安回头看向自己的师傅楚云,楚云和白妮早就不见了踪迹,武安心里一紧张就想去找楚云,这下子两个门卫不干了。

    “小子,你是不是聋了。”看到武安不搭理他们两个门卫一前一后的把武安拦住了,武安更是不安。

    “我师父叫我来的,我要去找他。”武安很是不安的说道。

    “你师傅?你师傅在哪?还唬我们,给我打。”两个门卫对着武安就打了起来,武安毫不还手,被打的在地上打滚,嘴里不断地喊着师傅,楚云带着白妮从墙角走了出来。

    “师傅,您看我们是不是救救师弟?我去也行啊。”白妮看着武安被打的这么惨,不忍心的说道,但是楚云却面色不动,白妮只能干着急,但是却不敢动手。

    “哈哈,现在知道错了吧,我们朱红堂是你这种垃圾能来的?还背着个破马,我们今天有口福了,这匹马是一匹肉马,味道应该不错的,这傻小子不用管了,咱们吃肉去。”两个人打了武安足足半个时辰,武安最后被打的除了哼哼,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他被两个人扔在了一边。

    两个门卫牵着武安的马就要从后门进去,谁也没注意被打的死狗一样的武安站了起来,并且拦住了两个人。

    “小子,看起来我们刚才打轻了,给我滚开。”那个人境三层的武者大怒,一巴掌糊在了武安的脸上,武安的脸当时就肿了起来,本来止住的血,一下子又流了出来,但是武安还是坚定的站在了马的前面。

    “继续给我打。”两个人又打了武安一会,武安再次被打倒在了地上,两个人继续牵着马就要走。

    “不要抢我的马。”武安竟然再次站了起来,他现在浑身都是鲜血,脸也被打得跟猪头一样,一只眼睛都睁不开了,但是还是不依不饶的不让两个人牵走他的马。

    “这个人是不是疯了,我们偏要吃,你能怎么样?我当着你的面,杀死你的马,你能奈我何。”这个人境三层的门子,拿出了一把单刀,朝着武安的马就捅了过去,顿时武安的马躺在了血泊之中,它不断的哀鸣,大眼睛哀求的看着武安。

    “我跟你们拼了。”武安气势不断的攀升,身上竟然散发出了强烈的煞气,楚云肯定这个徒弟没杀过人,但是竟然有这么强的煞气,看起来是他的体质的原因。

    武安红着眼朝着两个人冲了上去,虽然打起来完全没有章法,让楚云十分无语,半年教你的基础拳法,竟然一点都用不出来,但是依旧压制了两个门卫,只见他把那个人境三层的门子,压在了身下,然后完全不顾另一个人的殴打,只顾打身下之人。

    “这是小混混打架啊。”楚云无语的说道,眼看武安就把身下的人打的昏迷了过去,他的同伴终于急了,拿着手中的刀就朝着武安砍了过去。楚云终于动手了,一颗小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了那个人境四层武者的手腕上,这个人受惊之下,连滚带爬的朝着门内跑去。

    “行了,他已经死了。”楚云带着白妮走上前去,武安还是状若疯狂的打着,他身下之人已经被打的面目全非。白妮连忙的上前去拉住了武安,武安挣扎之下,竟然六亲不认朝着白妮打去,白妮不慌不忙,用了一招楚云教授的擒拿手,就把武安制服了,武安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师傅,师姐。”武安清醒过来,白妮把他放开,他立刻走向了自己的马,半年的时间,他真的有感情了,他的马几乎频临死亡了,流血太多,眼神开始涣散。

    楚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然后扔了过去:“武安,你记住只有你拥有了强悍的实力,才能保户你自己心爱的东西,否则这个世界给你的只有悲痛。”武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楚云也知道不能心急,武安手忙脚乱的给他的马敷上了药,他的马很快就不流血了,武安咧着嘴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朱红堂堂口的院子内,涌出了大量的人手,为首的一个人黄发黄须,看起来不像是中原人士,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楚云,他大喜过望。

    “乌堂主,就是这个人,竟然敢打死我们的兄弟,显然是不把我们朱红堂放在眼里,你可要为弟兄报仇啊。”刚才跑走的人境四层的门卫恶人先告状。

    “去你玛德,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不?竟然敢得罪老子的朋友。”这个乌堂主一掌把这个人打飞了出去,他的身体撞到了墙上,瞬间受了重伤,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要叫我主人,就说我是你的朋友。”楚云运用密室传音说道,这个乌堂主正是数年不见踪迹的乌恩,当年他跟着楚云来到了大明,楚云立刻就把乌恩派到了天地盟所在的陈留郡,楚云在多年前就对陈留郡有了想法。

    至于何足道和楚三,比他都晚来了好几年。乌恩因为敢打敢拼,被赤堂堂主看重,乌恩就被当成心腹派到了天堂寨,别看这里只是个小镇子,但是却是天地盟数个堂口的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因此楚云来到了陈留郡才没急着去找何足道和楚三,反而绕了一圈,先来到了陈留郡,乌恩在这里经营了好几年,又是赤堂堂主的心腹,因此对天地盟应该很是了解。

    “这一位是我的大哥,也是我老乌的恩人,你们对他不敬,就是对我不敬,没杀了你就不错了。大哥,你来到了我的地盘也不跟我说说,咱们进去吧。”乌恩热情的把楚云请了进去,他这几年混的看似不错,但是其实一点都不好,他是蛮族武者,又不能随便暴露血脉之力,因此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是人境后期,当然十分不开心了,现在主人来了,他不高兴才怪。

    “来人带这个小兄弟去治伤,然后清洗一下,好好照顾。”乌恩让人带着武安离开,这个是楚云的意思,武安这个家伙的性格太面,楚云不想让他知道太多的秘密。

    直到屋子里只剩下了楚云、乌恩和白妮,乌恩立刻跪了下来哽咽道:“主人你可算是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我这几年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坏了主人的大事,心里苦啊。”

    楚云一抬手就把乌恩扶了起来,乌恩看起来很是委屈。

    “不错,有压力才有动力,看你已经到达了蛮帅中期了,这实力已经可以跟一般的地阶中期过过招了。”楚云夸赞了几句,乌恩嘿嘿的笑了起来。

    “有实力发挥不出来很憋屈吧,这门《八荒兽血功》是我自创的,虽然不如你激发血脉之力强悍,但是也能发挥出你八成的实力了,对付地阶初期没有问题,这样你就能够更进一步,争取进入赤堂的核心。我把楚三和何足道派来了,他们正在陈留郡西边蓝堂哪里发展,你也要努力,到时候还有任务交给你。另外我的人手已经开始建设联络点,我会叫他们先把这里的联络点建好,有什么事情,我会联系你的,你有事情也可以主动联系我。这些灵币和金银你拿着,钱随便花,没了我会再给你,就是一点,我要赤堂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你的视线,你能做到吗?”楚云看着乌恩,乌恩的性格很是圆滑谨慎,而且忠诚度够高,这也是楚云把他派出来的原因。

    “我能做的主人,我能发挥出地阶的实力,我就有自信能够更进一步,赤堂堂主因为我救过他的家人,因此很看重我。”楚云听到乌恩这么说就放心了。

    “你把你这些年收集的情报都一一跟我说说。”楚云第二天就带着白妮和武安离开了,武安什么都不知道,因此还是跟在后面老老实实的扛着他的马,而白妮却对自己的师傅有了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