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头比丘释信勇终于把局面搬了回来,毕竟他的实力远比两个半步天阶的高,只不过是失了先手而已。(书^屋*小}说+网)他手中的水晶头骨是一件灵器,不过是一件魔灵器,灵器是灵修武者制造的,这个灵修武者有点像后世的工程师,专门就是制造和修理灵器,这个职业非常的吃香,当然也十分的濒危,整个大陆只有一个门派是灵修门派,就在大秦帝国境内,因此大明帝国的灵器十分稀少。

    而魔灵器更是稀少,因为他是大陆明文制止的一种灵器,魔灵器都带有各种违背人伦天理的苛刻条件,比如说释信勇这一件,它的作用的确很逆天,就是能够形成一道屏障,防御力十分的强横,从他能够抗住地阶巅峰武者的自爆就应该看得出来,但是启动的条件也很苛刻,就是以冥火焚烧十位地阶武者的头颅作为祭献,每一次祭献之后只能启动三次。

    地阶武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次十颗,就是天阶武者都要头疼,毕竟天人协定的存在,天阶也不能随便对地阶武者出手。这一次释信勇已经使用了一次,而且还损坏了水晶头骨,虽然能修复,但是需要海量的祭献,释信勇这一次出手的酬劳说不准都不够,因此他才十分心疼。

    越是心痛他对这些正道人士就越是痛恨,因此他立刻启动了水晶头骨,把自己笼罩在了屏障底下,他要立刻祛毒,然后把这些人全部杀死,以泄心头只恨。他一掌把两个人逼退,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逼毒。但是为了防止他们逃跑,他还扔出了十个木头人。

    这是个木头人都一人多高,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木头所雕刻的,但是药王谷的老者和红枫谷的道姑神色却十分郑重,因为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佛门木人桩的传言。但是有人等不了了,一个身穿天地盟服装的地阶中期武者,不顾他同门师兄的阻拦,率先往外冲去。

    十个木头人看到他冲了过来,立刻晃晃悠悠的朝他走了过来。这个人仗着轻功,想要从它们头顶飞过。十个木头人立刻对着他伸出了木头的手臂,然后就在这个人要飞跃木头人头顶的时候,他们的左臂全部弹射了出去,原来他们的胳膊上面全都连着锁链。这个天地盟的武者使用的是一对短锏,他在半空中虽然无法借力,但是他却自信的用短锏迎了上去,他想的是很美好,就是借力远遁。

    就在他短锏刚要跟木人弹出来的手臂接触的时候,木头人的手臂突然裂成了一段一段的,但是却都被锁链连接着,木臂改变了方向,绕过了他的武器,把他的手臂缠绕了起来,他大惊,连忙用另一手上的短锏砸着木人的手臂,希望脱身,但是全力之下,他竟然连个缺口都没砸出来。他立刻扔掉短锏,毕竟短锏不是以锋利著称的,然后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混杂了瑞金,非常的锋利,他立刻对着缠着自己胳膊的木臂斩了下去。

    “什么?这么坚硬?”这个天地盟的武者大惊,瑞金匕首进入只是看出了一道浅浅的白印,他不敢相信之下,立刻就要继续尝试,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木臂直接把他的其余的四肢缠了起来,他连呼救都没喊出来,就被四根木臂拉成了四块,鲜血和碎肉撒了一地。

    “师弟。”天地盟的另一个武者悲哀的喊道,但是他却不敢过去报仇,这一幕镇住了所有人。这个木头人刀枪不入,看似缓慢,但是出手快若游龙,一旦被缠住,那么就走不了了。

    另一边吕落第被镇万禾缠得死死了,他是儒家武者,嘴上能力强,手上功夫差,手段虽然多,但是现在被镇万禾近身猛攻,他还真的有些吃不消,他想拉开跟镇万禾的距离。

    只见他双眼白光一闪,正对着镇万禾的眼睛,镇万禾一阵恍惚,吕落第大喜,就想拉开距离。但是镇万禾突然狞笑了起来,吕落第大惊失色,镇万禾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根本没有被晕住,反而一剑在吕落第的胸前划了长长的一道,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你敢伤我?”吕落第见了血之后立刻发狂了,他加大了攻势,甚至都有些拼命的架势,一下子就扳回了颓势。

    田可汉气势汹汹的走向了爆炸点,尘烟慢慢的散去,他的长达十几米的长棍先露了出来,他伸出一根手,就想拽回来,这个时候他的长棍竟然动了,直愣愣的朝着他腹部捅了过来,田可汉猝不及防,连忙伸双掌推出试图抵抗,但是从长棍另一边传出来的力量出乎了他的想象,仓促之下,他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田可汉在空中想破了脑袋都想象不出一个不到天阶的武者,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楚云的力气不下于一百万斤,而他身为天阶也就是这个数啊。田可汉虽然被击飞,但是却毫不担心自己受伤,只不过这个问题太让他太困惑了。

    田可汉被击飞出去不下于几十里,楚云立刻就施展雾遁术朝着远方遁去,谁知道他刚要施展轻功,就感觉自己身上背了个人,刚才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田可汉身上,因此并没有看到有人靠近。他的汗毛全都立刻起来,他立刻就想把后背上的人摔下去。

    “别动,是我。”一个女声立刻发话了,楚云立刻就听出来这是紫玄大家。

    “你趴我背上干什么,你给我下来,现在赶紧逃命去吧。”楚云大怒,这个女人怎么没完没了啊,自己是要逃命啊,你跟着算怎么回事?

    “我的轻功不好,不跟着你就没命了,你带我跑可以嘛?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紫玄趴在自己耳边说话,吹得自己耳朵痒痒的,香气不断地朝着自己鼻孔里钻,但是楚云却一点特殊感觉没有,他现在就想跑,他立刻封闭了自己的嗅觉。

    “你再不下去,我就不客气了。”楚云不带丝毫的犹豫。

    “你心真是石头做的,我告诉你,我的香味可是有毒的,你已经吸了进去,你不带我跑,我就不给你解药,我们一起死。”楚云立刻内视,他果然在自己体内发现了不妥,他的血液之内出现了一些粉红色的斑点,虽然不知道什么用,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楚云还是立刻撒腿就跑了。

    说起来很慢,但是其实两个人一瞬间就达成了协定,场内看到这一幕的正道武者还都没反应过来,怎么紫玄大家被一个早就应该死去的武者背着跑了?

    还是红枫谷的道姑反应快,他虽然不知道那个穿着独峰谷的武者是何方神圣,但是绝不可能是独峰谷的人,否则独峰谷怎么可能是琅琊郡的三流门派。

    现在也没时间多想了,她大喝一声:“大家快走。”所有人才反应了过来,立刻就从缺口往外跑。一旦他们跑出去了,他们各式手段未必不能逃过天阶武者的追杀。

    除了倒霉的镇万禾以及被杨逍遥戏耍的仅剩的两个地境后期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剩余的四五十人,全部撒丫子朝着楚云打开的缺口跑去,就是金刀门的老者也舍弃了镇万禾离开了。短短的一个时辰不到,一百几十位地阶武者,死的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天阶武者果然强悍。而且这还是杨逍遥没有尽全力,而释信勇中毒以及吕落第没缠着的结果。

    “喂,你们等等我啊。”镇万禾憋屈的喊道,这叫什么事啊,他竟然被人坑在了原地,想要短时间逃出吕落第的纠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镇万禾打了个冷战,一旦有一个来帮忙的,那么他肯定死定了。但是谁能舍己为人的跑回来救他啊,一个人都没有,镇万禾的心拔凉拔凉的。

    “站住。”田可汉一步就是数里,他很快就赶了上来,然后瞬间就朝着那些逃走的正道武者追了过去,看他纯用步伐赶路竟然比起这些武者施展轻功更快。

    “哈哈,老田这下子糗了,竟然被一个地阶武者击飞,还跑了这么多正道的人,就他那脑子,一旦这些人躲起来,估计也找不到几个。”杨逍遥终于把他的对手全部杀光了,然后找了个凳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吕落第和镇万禾的战斗。

    “杨逍遥,任务完不成,你也捞不着好。”吕落第看到杨逍遥一点帮忙的意思,还把自己当成猴子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哈哈,咱们的任务是一人守一面,我这边可是一个人没跑,老田跑的最多,这个变态和尚那边也跑了不少,就咱们俩没出任何意外,但是我看你也悬了,连地阶武者都打不过,你说说你活着还有什么劲。”杨逍遥说完,吕落第心里大怒,他虽然不说,但是把杨逍遥恨上了,他当年可是连自己师傅都能下手的狠人。但是杨逍遥却不在乎,魔宗的人就算是没仇还要想想怎么去坑人,他早就习惯了。

    “两位前辈,你们看这么多人跑了,你们也不差我这一个,要不然放我走吧。”镇万禾插嘴说道,这让吕落第更怒,你把我当前辈,压着我打了这么久?他嘴上不说,但是手上却加大了攻势。镇万禾心中暗暗叫苦,他也知道吕落第跟自己死磕上了。自己看起来维持着均势,但是其实是自己这一把剑的作用,但是这把剑对内力消耗非常大,一旦自己内力耗尽,那么就危险了。

    楚云背着紫玄大家但是速度一点都不慢,一个百斤不到的女子对自己来说不算是什么,还不如自己身上的衣服重,因此他短短的时间就已经跑出去了几百里。

    可惜啊这个距离依旧没有出天阶武者的神识范围之内,楚云现在的神识已经有将近二百里,在地阶武者中可以说是顶尖的,但是比起天阶就差远了,因为天阶武者的神识范围是一千里之上,哪怕是田可汉这个一个以蛮力对敌的天阶神识也有一千里。

    当然这都是自己背上的紫玄大家告诉自己的,要是这个女人不一直大惊小怪的咋呼,而且不断地想从自己嘴里套话的话,那么还是有些用处的。

    没有她的话,自己找个地方拿出灵隐斗篷一批,自己就完美逃生了,而现在带上这个女人,自己的灵隐斗篷根本没法用,因此灵隐斗篷只能一个人用。

    “你们独峰谷的人都这么低调嘛?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练得是外家功夫嘛?怎么那么大的力气?你今年多大了?看你胡子拉碴的,应该有一百岁了吧?不对啊,你脖子后面的皮肤这么白,这么水嫩,你是不是带的面具?”紫玄不断的在自己耳边问问题,比起十万个为什么问题都多。

    楚云早就出了灵幻县城,现在具体到了那楚云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在一片密林之中。

    “走你。”楚云双手托起紫玄大家的屁股,并且还自然而然的捏了一把。紫玄大家娇呼一声就松开了抱着楚云的脖子的双手,楚云趁机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一个旋转,把紫玄大家扔了出去。紫玄大家单手撑了一下地,脚尖在一棵大树上轻轻一点,身子就站在了一颗粗壮的枝干之上。

    紫玄大家捂着屁股,面纱外面的脸通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下流?你,你怎么摸我的那里。”

    “我下流?我把你的小命从四个天阶高手的手中救了回来,你不感谢我不说,还给我下毒,我摸你屁股一下讨回点利息怎么了?”楚云冷哼一声,他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栽在这个女人手里,自己血液之内的粉红斑点越来越多,他心里的气越来越打,哪怕西施站在自己面前都不会给好脸色,更何况自己都看到这个女人的相貌。

    “好吧,我就原谅你一次,咱们就扯平了。”紫玄大家想了想,然后不情愿的说道。

    “扯平?你把解药给我就算你扯平了,难道你以为你的屁股是金的?我摸了一把就换你一条小命?”楚云伸出了一伸手晃了晃。

    “你,你这个无赖,你还想要解药?哼,没门。除非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然后我才看心情决定给不给你。”紫玄大家脑袋一扬。

    “你找死。”楚云冷哼一声,就朝着紫玄大家拍出去了一道至寒的真气,速度极快。但紫玄大家也不知道练得什么轻功,犹如在树枝中跳舞,每一次都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楚云的真气外放,楚云一连发出去了七道竟然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

    “你在跟我玩游戏嘛?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给不给?”楚云看得仔细,她这是运用的一套很精妙的步法,但是却跟自己的灵云步还差一些,楚云自信还是能够抓住他的,但是楚云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因为楚云知道自己却绝对没有跑出去一千里,再加上万一那个田可汉追击他们,那么自己处境还是很危险。

    “那你就自生自灭了。”楚云说完就要转身离开,紫玄大家也是地阶,因此计算走了多久还是知道的,因此她立马慌了。

    “别,你别走啊,我都听你的换不行嘛?”紫玄大家立刻从书上跳了下来。

    “真的都听?”楚云邹着眉头问道。

    “真的,只要你继续带着我,我就都听你的。”紫玄大家连忙肯定道。

    “那好,你先把面罩拿下来,让我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子。”楚云说完,紫玄大家气鼓鼓的盯着楚云,但是没有一点拿下来的意思。

    “我走了。”楚云作势要走。

    “行,你要看是吧,你可别后悔。”紫玄大家一把把脸上的面纱拽了下来。

    “王八蛋才后悔。”楚云刚说完就真的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