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谷的老者最先动手,他单掌推出,无数白色的粉末飘向了人头比丘释信勇,释信勇正在心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水晶头骨,但是却没有放松警惕,他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粉末全部倒卷了回来,药王谷的老者大惊。

    “孙老哥,我来助你。倒卷珠帘。”红枫谷的道姑浑身气势全部放了出来,竟然是半步天阶,她的掌法叫做袅袅轻烟掌,相传是红枫谷第一代门主夫人创造的,别看她穿着的是道袍,但是可以结婚的,道家门派也分为两种,一门叫做入世流,一种叫做出世流,红枫谷就是入世流的门派,可以结婚的。

    这门掌法练到大成才能学会倒卷珠帘这一招,这一招讲究倒转回流,是一门极其强悍的风属性功法。传说当年红枫谷第一代掌门夫人为了挽回丈夫的心所创的,及其浪漫。

    她的这一掌,带动了海量的天地灵气,释信勇轻敌之下,白色粉末被完全的吹了回去,虽然释信勇立刻封闭了浑身所有的大窍,但是还是仓促之下吸了一小口。这下子他立刻感受到体**力凝滞了起来。虽然天阶高手掌握了借鉴天地灵气的法门,但是也是需要以内力带动。他大惊之下立刻运功想排出体外,但是这些粉末如同跗骨之蛆一样的,跟他的内力粘在了一起,想要短时间祛除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哈哈哈,老夫虽然是药王谷一脉,但是对于用毒也陌生,医毒一家,释信勇这一次看你如何逞凶。”药王谷的老者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乾坤囊,然后一伸手拿出一个龙头拐杖,他的气息暴涨,竟然也是一位半步天阶的高手。

    两个人对上了中毒之后的释信勇,竟然打的半斤八两,其余的武者看到这一幕,立刻就从释信勇的方向突围而出,瞬间就跑了十几个人。

    “真是好笑啊,堂堂黑佛寺的五方佛释信勇竟然被两个半步天阶暗算了,真是有趣有趣啊,回到幽云之后,我要给大师好好宣传一下啊。”杨逍遥看到这一幕嬉笑了起来,释信勇的脸憋得通红,但是却无言以对,他没想到这个药王谷的毒这么厉害。他现在连头顶的佛陀虚影都维持不住了。

    “杨逍遥你也别看笑话,让他们跑了,引来了正道的高手,我们都要玩完。”释信勇一边抵抗着两个人的围攻,一边有些服软的说道,在以前他绝不会对杨逍遥服软的,别看他们都是天境一层的武者,但是正常的打斗起来,杨逍遥根本不是对手。

    “哈哈,我轻功好得很,你们都被杀了我也不会有事,说好的一人负责一面,你出了问题,你自己负责。”说完又开始调戏起他面前的十几位地阶武者。

    释信勇现在恨不得杀了杨逍遥,魔宗的人本来就是这样,不在背后捅刀子就算是不错了,还指望他帮忙,自己真是好久不踏足江湖了,想法都变得幼稚了。

    他一手就把水晶头骨抛在了空中,头骨飞速的旋转,看起来是准备拼命了。

    再说另一边,镇万禾给金刀门的老者使了个眼色,金刀门的老者立刻点了点头。

    只见金刀门的老者浑身土黄色色光芒闪烁,他大力的踏了一下地面,然后大刀舞动,很快就在自己面前制造出一堵高达一长长达数丈的土黄色的墙面,这面墙如同是土属性天地灵气构成,但是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一样。金刀门的武者大刀不断的飞舞,脸上大汗淋漓,土黄色的墙朝着吕落第推了过去,吕落第看到了释信勇因为大意马失前蹄,怎么还敢小觑这些人,他嘴中念叨着什么东西,他头顶的墨色大字不断地朝着金刀门武者制造出来的墙撞击过去。

    但是看得出来这一招是金刀门武者压箱底的功夫,所以一时间吕落第也摧毁不了,大门大派的弟子都是有几手压箱底的手段。更可恶的是,这一面墙能够遮挡吕落第的神识,让他看不清楚对面发生了什么,他有些着急。

    墙越来越靠近吕落第,吕落第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断地用墨色大字撞击着土黄色的墙,一时间调动了足足有一半的墨色大字,但是黄墙真是出乎想象的坚韧,虽然被打的坑坑洼洼的,但是还没有破碎,吕落第准备用全力先击碎这堵墙,因此他“言传”更快,墨色的大字竟然慢慢的合成了一个“儒”字,然后对着土黄色的墙撞了过去,镇万禾等的正是这个时候,他一下子从墙的后面跳了出来。

    细看他的手中拿的已经不是原来的佩剑,而是一柄簿如蝉翼的银色宝剑,他围着吕落第不断地打击,吕落第刚刚施展了大招,因此仓促之下竟然完全被压制了,吕落第连忙从怀里拿出了一方镇纸模样的兵器,但是还是改变不了颓势。

    镇万禾的每一击都带动天地灵气,虽说远不如天阶一击带动的多,但是次数足以弥补,镇万禾每一次攻击都带有一种属性的天地灵气,攻击手段很是繁杂,吕落第短时间难以适应。

    仙武大陆不是没有那种掌握多种属性内力的武者,但是很多属性都相克,想要把每一种属性的内力都掌握到高深的地步十分困难。因此看到这一幕的武者立刻就肯定是镇万禾的剑有问题。

    “走。”一个地阶初期的武者立刻就想从吕落第身边逃跑,但是吕落第虽然处在下风,但是还是朝他打出了一道真气,这个武者当场身死,吓住了其他的人。

    释信勇和吕落第因为失去了先机,而陷入了下风,杨逍遥则在不断的找乐子,只有田可汉是真心的对敌,他第一个把他面前敌人都清理了干净。一是他真的用心,二是他的面前除了一位地阶七层的武者难对付,其他的都对他构不成威胁,他虽然憨厚,但是不笨,先把那些初期和中期的武者解决了,然后在重点收拾地阶七层的武者,终于第一个解放了出来。

    但是因为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的,所以他也没有去帮别人,而是坐了下来歇息,他的长棍横着放在了他的身前。这个时候一个黄色的身影暴跳起来,冲着他的方向以极快的速度逃窜,这个人正是装死的楚云。

    “咦,还有?”老婆奴田可汉连忙的站了起来,但是这个时候楚云已经施展轻功来到了他的身后,田可汉连忙的对着楚云的方向劈了一棍,楚云身子雾气一闪就失去了踪迹,楚云早就标定好了下一次出现的地点,就在百米之外的一处院落内,到时候他披上灵隐斗篷,就是天阶也发现不了自己,自己就可以从容离开了。

    但是只前进到一半,楚云就从隐身遁走状态被田可汉的棍子抽了出来,这还是楚云雾遁术第一次失效,楚云有些吃惊,但是并不慌张。

    “冰笼。”楚云心里默念,顿时在田可汉周围出现了一座寒冰牢笼,田可汉猝不及防撞倒了上面,一个趔趄。楚云的寒冰牢笼经过楚云的不断地改进,硬度十分的强悍,就是自己的源泉剑都短时间破不开。

    楚云马上就要消失在院墙后面的时候,田可汉怒了,他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棍横扫出去,竟然把寒冰牢笼砸出来一个不小的口子,田可汉身体依旧出不来,他更是怒火冲天,竟然被人耍了,老实人发怒更可怕。他把手中的棍子朝着楚云全力推了过去。虽然他没有卫国军团那位军人的掷飞枪的特殊功法,但是天阶武者的含怒一击也不可小视,楚云立刻感觉自己的轻功逃不开长棍的攻击范围,于是他索性停了下来。

    长棍终于飞到楚云身边,剧烈的爆炸声从楚云的站的地方响起,长棍上面附着的天地灵气被引爆了,顿时天地灵气混乱,尘土飞扬,在场的所有人都注视着楚云消失的地点,没有一个人认为楚云能活下去。这个时候田可汉拳打脚踢之下终于从寒冰牢笼迫害一个大洞走了出来,他气呼呼的大步朝着爆炸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这么容易就死了?”一直关注楚云的紫玄大家心里失望之极,她故意的落后镇万禾,就是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个身穿独峰谷服饰的男人身上,现在看到希望破灭,她顿时心若死灰。这个时候场中两处恶斗的地点也出现了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