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把老子当成软柿子了?”旧人泪杨逍遥看到众人朝着他的方向跑了过来,有些嘲讽的说道,只见他右手呈掌状向前推出,而左手很用力的扶着右手的小臂,就像是自己的右臂有多重一样。

    奔来的人以卫国军团的那位将领为首,他拿着一柄两人长的长枪,看起来杀气腾腾,但是他看到杨逍遥的这个动作,立刻觉得不对,他稍一减速就来到了其他门派代表的身后。

    另外几个大门派的代表也自动减缓了脚步,让这些中小门派的代表冲到了前面,他们这些人只顾得逃命了,根本没有看到。这个时候杨逍遥开口了:“玄阴碎玉掌。”

    话音刚落,他的右掌就变得湛蓝起来,跟他施展玄阴剑指时候颜色一模一样,在所有人目光中一跟湛蓝色的巨掌慢慢的浮现在了杨逍遥的身前,杨逍遥身子一软,看得出这一招他施展起来都有些吃力,但是能让一个天阶武者吃力的掌法,威力可想而知了。

    “碎。”杨逍遥轻声说道,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冲在最前面的地阶武者却被后面推搡着停不下脚步了,只能各显神通,把自己的护身法门施展开来,一时间五颜六色的内力闪烁起来。

    “咦,我没事,我没事,他这是吓唬人的。”最前面的武者是来自丹州的一个道人,他竟然冲过了面前的透明的湛蓝色巨掌,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妥,因此他身后的人,也都紧紧的跟了上来。

    突然湛蓝色的巨掌化为了一块块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激射了出去,有十几个人当时就被打中。而来自各大门派的几个人却全都各自施展绝活远离了碎片的范围。

    “真的没事,全都是骗人的。”被打中的人立刻内视起来,但是他们发现自己没有一点问题,全都大喜过望。

    感觉自己没事的众多武者,全都继续朝着前面跑去,但是他们没注意到,曾经跟在他们身后的武者,却全都停了下来,惊恐的看着他们。

    他们这些人都没注意到他们的身体全都不自然的蠕动起来,体内就像是有什么活物想朝着外冲,一个武者的后背刺啦被拽破,鲜血喷了出来,但是他自己却没什么感觉,继续朝着外跑去,这一幕把所有人都吓得不清。

    “走啊,你们怎么不走?”终于冲在前面的一个武者发现了身后的异样,他回头看去,竟然发现本来跟在他们身后的众人全都停下了脚步,并且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师兄,走啊。”他是船儿会的武者,对着自己的师兄喊道,但是他的师兄就跟见了鬼一样的,深深地咽着唾沫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他就像朝着自己师兄的方向跑回来。

    “别过来孔师弟,你看看你的身上。”他师兄立刻喊道,这个船儿会的武者立刻低头朝着自己身上看去,他被吓的瘫在了地上,因为他的腹部内脏全都露了出来,而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师兄救我,师兄救我。”他朝着自己的师兄爬了过去,浑然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地阶武者的事实。

    “别过来,你别过来。”他的师兄被吓坏了,竟然一道真气打出,正中自己师弟的脑袋,顿时师弟的脑袋被打的四分五裂,这一幕在好多个人身上发生了。

    很快被蓝色光点击中的武者,就全部痛苦的死去,每一个人死的都跟没长骨头一样,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烂泥一样,这一幕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

    短短的功夫就死了三十几个人,正道武者现在只剩下百十个了,每个人都看得出来杨逍遥有些有力过度,但是却没有一个敢再去尝试,因为谁都害怕死的这么恶心。

    “怎么办各位?”红枫谷的道姑把剑横在自己面前问道,前后左右全都是饿狼,他们跑不出去,就死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逃出包围圈,这样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吕落第的言传功夫境界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竟然能够限制咱们的神识,怪不得这些武者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上发什么了什么。在配合人头比丘释信勇这个家伙的佛音干扰我们,不得不说他们的配合真的是天衣无缝。”镇万禾神色郑重的说道。

    “还说什么,咱们虽然人多,但是确是一群散沙,我们到了地阶,都越来越珍惜自己的小命,咱们只能牺牲一部分人,换取大家的安全。我看咱们应该派出去十位武者自爆,彻底打开一条通路,这样才行。”卫国军团的代表说完,所有人都不说话了,你愿意舍己为人,你去啊,刚才故意跑到后面,现在装什么圣人。

    “好,既然你们不去,我们卫国军团的去,我们存在的使命就是抵抗蛮族和他们的走狗魔宗,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卫国军团准备冲锋。”卫国军团的三个仅剩的地阶武者全部站了出来,他们浑身气息暴动起来,看起来已经随时准备自爆了。

    “连卫国军团的大人都舍得拼命,咱们还有什么不舍的,总比毫无价值的死在这里好,咱们就是死也要让这些天阶武者看看咱们的厉害,老子算一个。”总有一些不怕死的,卫国军团站出来后,很快又有二十几位地阶武者站了出来。

    “杨逍遥害死我们这么多人,我们就朝他去,上。”在卫国军团代表的带领下,二十几个人一往无前的朝着杨逍遥冲了过去,杨逍遥不急不慢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嘴角微微翘起,这一幕更是让二十几个人大怒。

    就在冲到离他几十米的时候,卫国军团的代表立刻飞掷出了自己的长枪,这显然是一门很独特的功夫,长枪的空中猎猎作响,目标正是杨逍遥,杨逍遥身子朝后跃去,但是显然不如长枪的速度快,他极限时刻,偏了偏身子,长枪把他的衣服牢牢的钉在了地上。他的衣服也是一套灵器,因此短时间挣脱不开,这个时候卫国军团的地阶巅峰的代表立刻自爆了,他害怕再靠前杨逍遥就跑了,他自信自己一个地阶巅峰的自爆,就是天阶也要重创。其他的人也都立刻跟着自爆了,有几个人看到这一幕反悔了,他们突然不想死,但是也被身后之人的自爆,给炸死了。

    一时十几个地阶武者的自爆地动山摇,把他们面前的一切全部摧毁了,自爆的威力让他们面前几千米的范围夷为了平地,地面足足塌下去几十米,爆炸完毕之后,众人面前杨逍遥控制的方向空荡荡的什么都没了,就是杨逍遥都失去了踪迹。

    “被,被炸死了?”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不相信在如此自爆之下,还有人能够活下去,哪怕是天阶。但是眼前他们并没有发现杨逍遥,所以再不相信也只能相信了。

    “绝地猎神枪果然不凡,连天阶都能短时间锁定,不愧是卫国军团的人。走,大家跟我冲。”镇万禾立刻喊道,剩余的近百人全都朝着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缺口冲了出去。所有人心里对这一只低调的卫国军团充满了敬佩,不愧是职业军人,舍生忘死太让人敬佩了。

    卫国军团是秦始武帝统一天下之后设立的,他们的作用就是守卫大秦帝国的北疆,而卫国军团的镇北将军就是大明帝国的创始人朱重九,不过朱重九等人造反之后,一部分不愿意跟随他的人就聚集在了西北道定州,从新建立卫国军团。

    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蜀山派的地盘,也可能是他念着旧情,所以他没有对新的卫国军团动手,卫国军团就一直保存了下来。千年时光悠悠而过,他们一直在守卫蛮族和魔宗的第一线,存在感很低,但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些军人是最早跳出来的,真的很让人敬佩。

    不过镇万禾等人的敬佩一闪而过,什么也没有逃命重要,一行人朝着缺空冲去,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人头比丘释信勇、落第书生吕落第和老婆奴田可汉都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几个巨头立刻就降低了速度,这里面一定有古怪,当然也有看不清形势的一味的埋头逃命。

    突然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全都停了下来,后面的人因为太快刹不住车,顿时挤成了一团。

    “你们找死呢,这个时候停下来?”后面的人大骂起来,但是前面的人却一言不发,终于有一个武者抬头看去,他的样子就跟见了鬼一样指着前面大喊了起来:“杨逍遥,杨逍遥没有死。”所有人一片哗然全都抬头看去。

    “哈哈,你们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论起轻功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谁是我的对手?想要自爆跟我同归于尽?我只能告诉你们,你们想多了。我只是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残影,把卫国军团的傻蛋都骗过了,然后就有二十几个笨蛋跟着自杀,我突然感觉你们正道人的智商都太低啊。”杨逍遥哈哈大笑起来。几个正道的巨头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神识都收了影响,因此都没有发现,杨逍遥在原地留下的只是个残影,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可以看得出杨逍遥轻功的厉害,能制造一个惟妙惟肖的残影,不是极高深的轻功是做不到的。

    “各位看起来我们不拿出我们压箱底的功夫是不行了。”药王谷的老者沉声说道,镇万禾等人也都点了点头。

    “不错,孙老哥说得对,咱们现在不拼命,谁也逃不走,但是我们现在一定要先解决吕落第,否则在他的手段下,咱们的神识太受限制,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五成。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人头比丘释信勇这家伙的佛音功,虽然看起来对我们这些没什么作用,但是我觉得时间越长,危害越大。我们也要小心。”红枫谷的道姑开口赞成道。

    “田可汉那里就不用考虑了,这个家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我全力一击他都轻松接了下来,我们从他那里走,保证短时间出不去。至于杨逍遥这个人,手段层出不穷,而且轻功绝顶,我想你们也都见识了,从他那里也很难。孙老哥你和蓝仙姑从释信勇那里突围,我跟金刀门的金老哥从吕落第那里突围。其他的小门派代表,就牵制着田可汉和杨逍遥,让他们不知道我们的攻击目标,然后咱们四个人突然动手如何?”四个人全都是用密室传音,因此其他的人虽然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但是却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浑然不知道他们早就被卖了。

    四个人分别给小中型门派的代表传音,把这百十人分成了四份,分别吸引四位天阶的注意,当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他们自己逃跑。

    “紫玄大家,你跟在我的后面,不要冲得太急。”镇万禾跟紫玄大家说道,看起来真的挺喜欢她的,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提醒。紫玄大家也是个玲珑心的人,立刻就知道几个巨头直接可能有了什么计划。但是她的心里总觉的跟着地上躺着的那一位独峰谷的人最安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想法,因此她嘴上答应着,但是心里却有别的想法。

    “各自冲。”随着四个巨头的声音,百十位地阶武者,朝着四面八方冲去,虽然有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要分散力量,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听从几个巨头的命令,当然也有很聪明的故意慢了一些,这让他们的小命多活了一会。

    很快,所有人都跟四位魔宗天阶高手交手了,田可汉棍法大开大合,这些地阶初期武者挨着便死,地阶中阶和后期的好一些,但是也抵抗不了田可汉的巨力,一时间二十几个人就陷入了下风。

    杨逍遥玄阴指剑纵横捭阖,他的轻功十分的厉害,因此攻向他的人,甚至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就被击伤了,就算是用剑气也打不到他的身体。杨逍遥十分自负,他甚至把指剑的威力消减为三成,然后戏耍着这二十几位地阶武者。

    攻向吕落第的武者越靠近他,身子越沉,他们不是身体不适,而且脑袋发懵,这是儒家武者的特性,天生念力就比同阶武者强,甚至连那些人境武者都有了念力,当然他们只是拥有,但是没有攻击力,不过一旦他们到达了地阶、天阶,他们因为比别人有的更早所以更深厚而且运用更纯熟。这也是不同类别武者的魅力所在,当然儒家武者也不是无敌的,如果说遇到了蛮族的武者,他们就抓瞎了,因为蛮族武者几乎免疫念力攻击。

    而朝着人头比丘释信勇的武者就惨了,他的佛音的威力终于显现了出来,攻向他的人全都喝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的,他们的耳朵已经完全听不到声音了,而且每个人眼睛里面都流出了血,就像恶鬼一样。但是他们最后的理智都让他们继续朝着释信勇杀去。

    “一个。”释信勇一伸手就把一个地阶中期武者的脑袋摘了下来,他是第二波反击中第一个被击杀的地阶中期的武者,但是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在江湖中,地阶中期的武者都是一方大拿,但是在这里他们只是被困在笼子里的可怜虫。

    “二个,三个。”释信勇不愧是人头比丘,他一会的时间就已经杀死了七个人,这些武者虽然极力的反抗,各种武功不断地用出,但是他们被佛音弄的实力大损,再加上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所以他们没有对释信勇造成一点的伤害。

    “我要你死。”一个地阶六层的武者用最后的理智自爆了,释信勇不慌不忙,手中的水晶头骨一掌推出,竟然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次水波一样的水幕,地阶中期自爆的威力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上面,水幕抵抗了一会就破碎了,但是释信勇却依旧逃出了自爆的范围。

    “可恶,竟然坏我的法器。”释信勇手中的水晶头骨裂开了一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缝隙,但是却让释信勇勃然大怒。

    这个时候四大巨头终于全部动手了,镇万禾和金刀门的老者冲向吕落第,而药王谷的老者和红枫谷的道姑则冲向了暴怒的释信勇,而楚云等的就是这个时间,他并没有死,甚至连受伤都没有,但是他害怕枪打出头鸟,因此才趴在这里装死,他也一直再找机会逃命,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ps:感谢书友佛丁和阿布罗的的月票,现在一共欠书友三更,明天放假,我尽量多写,尽早换给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