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协定?哈哈,我记得当年签订天人协定的时候,里面有一条是天阶不可担任门主,后面因为很多门派提出异议说门主在任上突破,仓促之下无法更换,于是就改成了任内不算。兽神山当年也参加了,但是他们新任门主却正是天阶,所以不是我们第一个破坏的,而是你们正道。”落第秀才吕落第摇着扇子说道,他一说完,正道人士全都脸色一僵,他们还真的没注意这件事。

    “各位算起来都是老前辈了,在下云家云青,希望各位给我们云家一个面子,否则一旦这里的消息传递开来,我想到时候各位也是会有麻烦的吧。”云青站了出来,他可是说是这里的主人,这么多门派在这里出了事情,那么云家也绝对捞不着好。

    “云家?哈哈哈,你不提我换忘了,当年追杀我的也有你们云家的人啊。”四个人中贼眉鼠眼的旧人泪杨逍遥开口了,他话音刚落他就朝着云青虚空点了几下,突然周围天地灵气剧烈的波动了起来,一道湛蓝色的真气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然后带动着周围浩大的天地灵气,朝着云青袭了过去。

    “云兄小心,这是玄阴指剑,是天阶的功夫,威力不凡。”那个红枫谷的道姑见识不凡,一口叫出来这门指法的名字。这门武功当年据说是玄阴尊者所创,尊者可是宗师境武者的尊称,就像老祖是天阶武者的尊称。当然云家老祖这是特例,他的名号云家老祖代表的是他在云家的地位,并不是实力。一个宗师级高手创出来的武功,可想而知威力如何了,何况还是一个天阶武者用出来的。

    云青当然也不会等死,他大喝一声,身上的内力澎湃了起来,剧烈的火属性内力围绕着他,他的身体就跟个小太阳一样的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杨逍遥的指力速度极快,云青的速度也不慢,他推掌向前,他的头等出现了大片的火云,这是他的内力太多,不能都存在体内,因此造成的类似于虚幕莲华的景象。他一掌打出,杨逍遥的指剑竟然被组拦住了,玄阴指剑连带的剧烈的天地灵气就被阻止在了云青的掌下。

    “云兄厉害。”

    “不愧是云家的人。”

    “这云家的断云手应该也是天阶武功了吧?”

    他们这些人高兴的太早了一些,虽然云家的断云手的确厉害,可以说这门武功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天阶所创的,因为这门掌法,可以把天阶武者的真气跟周围的天地灵气分开,因此叫“断云手”,也叫分灵断云手,不过天阶毕竟是天阶,不是地阶武者可以抗衡的。

    云青的满脸都赤红而且背对着所有人,因此没人看出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他的内力几乎耗尽,周围的赤云全都被他吸收进了体内。终于如同剥茧抽丝一样,杨逍遥指剑周围的天地灵气全都被剥离开了,这样一来,这指剑就成为了一道很普通的真气而已了,以云青的实力完全可以接住,镇万禾等随时准备动手帮忙的武者全都松懈了下来。云青能够独自抵抗住天阶武者杨逍遥,无疑让所有人大涨士气。也能打击这几个人的嚣张气焰,一举双得的事情,所以他们也不想再插手。

    杨逍遥打完这一道指剑之后,也没有别的动作,兴致勃勃的看着云青,其余的三个天阶高手也都不插手。终于云青用尽最后的力气迎向指剑,云青闷哼一声,一丝鲜血从嘴里流了下来,但是他几乎完好无损的接住了天阶武者的一击,让正道武者气势大增。

    云青连忙从怀里拿出了几粒增焱丹吃了下去,这丹药跟苍火道人曾经给楚云的易水丹一样,只能补充一种内力的恢复,但是比易水丹的效果强多了,是云家独有的一种丹药,果然吃下去,云青的内力就迅速的恢复到了一半。

    “哈哈哈,云家弟子果然不能小觑啊,云家断云手的威力我算见识了,云家老祖果然是一个天纵奇才啊,连这种的武功都能研究出来。可惜啊,可惜啊,你不应该吃你们云家的增焱丹,这下子你们老祖来了都救不了你了。”杨逍遥语气十分的欠揍,所有人全都看向云青。

    “云兄把手给我。”药王谷的老者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走到了云青身边,拿起了云青的胳膊。

    “云兄,老夫无能为力,玄阴指剑是一门水属性和暗属性融合的奇特武功,你虽然接住了,但是也受了内伤,被他的至寒的内力所伤,当然如果你早就注意,慢慢滋养也未必不能治愈。但是你突然服用了增焱丹,这种丹药效果虽然强,燃烧太暴躁了。他在恢复你内力的同时,把你体内至寒至阴的糟乱内力冲到了全身经脉,一旦爆发,你的性命堪忧啊,可惜,如果是在我药王谷,我还有办法,但是在这里我实在没有办法。”药王谷的老者说完,所有人脸色大变,云青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孙老哥,你是不是多虑了?我没用感觉任何不适啊。”云青连忙的内视了一番。他还要在说什么,突然一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躺在地上抽搐了起来,几个云家的人连忙的围了上来,但是云青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浑身越来越冰冷,显然是内伤爆发了。

    “一定要救小叔公,我们一起。”这里是云家的地盘,因此除了云青这个地阶圆满,还有不少云家的人,很快四个地阶中期的武者,就前后左后的坐在了云青的周围,然后全部运功帮助云青疗伤,虽然药王谷的老者多次告诉他们这是徒劳的,但是他们还是坚持救助云青。果然跟药王谷的老者说的一样,四个人先后脸色发白,显然是被反噬了。云家剩余的几位地境武者全都不畏生死的递补上来,始终保持四个人帮着云青疗伤,但是直到最后一位云家武者的反噬,云青都没有恢复过来。

    其他门派的人虽然都很佩服云家弟子的团结,但是他们可没有义务救助云青,云青缓缓的睁开了眼,正看到了他的十几位同门,他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何苦呢,何苦呢,我们云家弟子没有丢人,我。”云青身体霹雳巴拉的响了起来,很快云青就躺在地上失去了性命,紧接着他的十几个地阶的同门也先后的死在了众人面前。

    这一幕彻底把所有人镇住了,虽然都是魔宗的人多么多么可恶,但是毕竟正魔大战过去太多年了,现在他们再次露面,略施小计,就把云家的一位地阶圆满,七位地阶中阶,以及八位地阶初期的武者阴死了,所有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金刀门、红枫谷、药王谷和卫国军团的这些代表年纪都很大了,他们每一个都参加过上一次的正魔大战,因此还有心理准备。但是对镇万禾来说,这一切都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上一次正魔大战在一百几十年前,那个时候他还没出生,因此都是听说的,没有什么直接的印象,现在实施摆放在了眼前,他对魔宗的狡诈有了新的认识。

    镇万禾虽然年轻但是眼界高,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云青的断云手虽然奇特,但是他只是地阶巅峰,如何能够发挥出抵抗天阶的作用,换成个半步天阶的还说得过去。因此镇万禾怀疑,这个杨逍遥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只是让他受了暗伤,然后算好了他会吃增焱丹,也算计好了,云家这些人不会抛弃云青,这样轻松的解决了十几位敌人,他们什么都没有损失。

    别以为天阶真的有多可怕,天阶武者的确在很多方面掌握着地阶没有的手段,比如说运用天地灵气给武功增幅,比如说“灵域”,比如说等等。但是天阶武者的身体强度跟地阶巅峰武者比起来,也差不多,他们照样会死,照样会受伤,而且到了天阶武者,强调的是对天道的理解,因此除非是外家武者,一般的内家武者都不讲究炼体,所以他们身体也强不到那里去,真的碰到不怕死的,几十位地阶武者自爆,他们不是也要脱层皮。当然在现场的地阶武者明明知道自己的自曝可以威胁到这几位天阶,但是也没几个人想死的。

    “好,我也不问别的了,我代表大家问一下,你们魔宗要怎么对待我们这些人?给个痛快话。”镇万禾也直接问道,与其相信对方害怕什么天人协议或者奢望对方害怕各大门派的事后报复,还不如来点实在的。他们能出现在这里,肯定就是不怕天人协定了,至于事后的报复,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镇万禾不想死,其他的人也都不想死。

    “不愧是蜀山派的人,从容大气,性格我也喜欢,俺老田跟你说实话吧,我们是受人所托,你们当中有人给我们魔宗做了个交易,这笔生意对我们魔宗来说实在是舍不得拒绝。所以俺老田也只能对不起你们了,俺真的不想杀人。”老婆奴田可汉说完,这些正道人士立刻就互相警惕了起来。

    “老田,这件事你怎么可以说出来?还有没诚信了。”落第书生吕落第看似责怪的说道。

    “反正他们都要死了,免得他们做个糊涂鬼呢,你们还要不要动手啊。”田可汉憨厚的说道。

    “不要听他的,他这是离间我们,我们立刻四散冲出去,他们人少,我们只要跑出去一个就立刻到云州河内郡去求助,云家的人一旦赶到我们就安全了。”镇万禾大声的呼喊了起来,没想到看似憨厚的田可汉也这么狡猾,竟然离间他们。不过这件事事后怎么说,那就很复杂了。

    看到上百人立刻要动手了,人头比丘释信勇和落第秀才吕落第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开口了。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儒家经典《大学》中的话从落第秀才吕落第的口中念了起来,众人面前一个个的墨色大字随着吕落第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所有人都勃然色变。这是儒家武者的一门极高深的武功,外人称作“言传”,这是儒家武者最出名的两门功法之一,具有迷惑人心的作用,天上浮现出来的墨色大字,可都带有很强悍的诱惑性,对于那些心性坚定的人都会造成短暂的失神,何况是那些信念不坚定的武者,很可能就会直接成为他们的傀儡,“言传”跟佛门的“度化”并称于世。

    想想这个吕落第的所作所为跟他讲出来的先圣教诲南辕北辙,挺可笑的。但是现场的人却都笑不出来,因为他们身后被吕落第漫天的墨色大字挡住了去路,就是镇万禾都不想去尝试。

    正面的人头比丘则念起来了一段最常见的《金刚经》: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每一个字念出来,众人的心神都要颤一颤,在大厅内服侍的那些人境的侍女、下人,在第一个字念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说起来,他们虽然都是念,但是本质上却截然不同,吕落第是用念力对敌,而人头比丘释信勇则是以音波伤敌。

    但是念着念着,人头比丘的每一个字都听不清楚了,反而在他的头顶凝结出了一尊庄严的佛陀,佛陀身上不断地传来“哞,哞,哞”的声响,所有人都觉得头疼欲裂。

    “跟着我冲。”镇万禾抽出了剑,头顶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宝剑,但是瞬间就被镇万禾的宝剑吸了回来,然后镇万禾全力一剑辟出,一道强悍的剑气对着老婆奴田可汉就冲了过去,这道剑气竟然勾动了周围的天地灵气,一点都不逊色于杨逍遥刚才的那一道玄阴指剑。

    但是田可汉不慌不忙,从脚下抽出了一根黝黑的棍子,这根棍子竟然就插在了他脚下的地里,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到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这根棍子全部出来的时候长度竟然有十几米。

    他不慌不忙,双手持棍就超前捅去,目标正是镇万禾全力发出的剑气,镇万禾的全力一击果然非同小可,田可汉的棍子变成了“弓”型,田可汉也被这股剑气打的后退了一步,但是田可汉的双手突然膨胀了起来,整个人都大了一圈,然后再次持棍迎向那一道剑气,竟然一棍把这道剑气抽散了,冲动最前面的镇万禾也没想到,田可汉这么快就解决了自己的全力一击,田可汉第二棍就朝着他打来,镇万禾看出这一棍的威力,因此立刻施展轻功消失在了原地,而紧跟在他后面的十几个人却倒了大霉,被一棍抽飞了回去。

    十几个人当场就死了七人,其他的全部重伤。这个田可汉的武功当真是没多少精妙之处,就是以内功的修炼方式模拟外家武者,毕竟外家武者的战斗力可是公认的,他们天生为了战斗而存在。因此许多没有外家天赋的人,就研究出许多这种假外家功夫。

    但是田可汉的一招一式虽然简单,但是配合上他无比强悍的力量,就成为了一门攻守平衡的好武功,想要在他身上一时半会的打出缺口,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

    “从右边走。”镇万禾立刻指挥起来,短短的功法,他们一百多人就死伤了三十几个,再不跑出去包围圈,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刚才他们都认为死得不能再死的那一位独峰谷的武者悄悄的抬起了头,然后快速的趴了回去。只有跟在众人身后的紫玄大家无意的看到了他低头的瞬间,她立刻若有所思起来,紫玄大家有意无意的朝着楚云所在的方向靠了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