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恶不恶心啊,赶紧的办完了,我还要听紫玄大家弹琴呢,我早就说了让我们听完了再动手,你们这些人简直就是焚琴煮鹤,惜哉惜哉。”站在人头比丘对面的天阶武者,是一个有些瘦弱的中年男子,这个人拿着一把羽扇,浑身穿着洁白的儒袍,看起来就跟一个书生一样,但是这个人的气息很奇怪,时不时的有血腥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你个酸秀才,你这是附庸风雅知道嘛?这样的美人就应该抱到床上去好好地品味,还听什么曲啊,看起来我又要娶新娘了。”在院子东边,一个长着三角眼山羊胡的男子色眯眯的看着紫玄大家,就差流口水了。紫玄大家害怕的往蜀山派的镇万禾身后躲了躲,镇万禾露出了坚定的目光,对着紫玄大家点了点头。

    “你们到底打不打啊,不动手的话我动手了?赶紧打完我还要赶回去呢,我晚回去一天,我老婆就要我跪一个月,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抓紧的吧。”院子右边一个看起来很是憨厚的男子说道,他穿着短衫,身上的皮肤黝黑,没想到一个天阶武者竟然还会怕老婆,真是怪哉。

    正道武者商量好好一会,也没商量出结果,所有人都慌张了起来,他们全都看着为首的几个人,这个时候蜀山派的镇万禾开口了。

    “落第秀才吕落第、旧人泪杨逍遥和老婆奴田可汉,没想到是你们,再加上人头比丘释信勇,你们都是魔宗响当当的人物,当年天人协定你们八大魔宗也都参加了,难道你们想反悔?后果是你们能承担的嘛?我想就是你们的宗门也承受不了这个责任吧?”危急时刻蜀山派的镇万禾站了出来,他每说一个人的名号,其他的人脸色就苦上三分,当所有人的名字说完,他们简直就成了苦瓜脸了。

    但是他们还是满怀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天人协定,他们也都知道触犯天人协定的后果,哪怕是蜀山派都承受不了,他们就不相信,加起来实力都比不上蜀山派的八大魔宗敢冒天下之大不违。也只有楚云这种野路子才不知道,楚云现在死活不知的趴在众人身后,身上一点生机也都没了。除了紫玄大家刚才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其他的人连多看一眼都欠奉。

    说起这几个人,当年在地阶的时候,就在大明叱咤风云,说起最有名的就是这歌落第秀才吕落第。这个人出身大明帝国的书香门第吕家,这个人十几岁考中了秀才,结果连续六次没有考中举人,时间一蹉跎就已经四十几岁了。别看他没有中举人,但是他文学深厚知识广博,竟然被大明帝国的一位文宗看重收为了亲传弟子,文宗可不是单单说的文学方面,在功夫上面也起码要到天阶之上。

    当然儒家的武者跟一般的武者不一样,他们重在养气,养浩然之气,讲究自身的心境修为,一瞬间就开窍拥有地阶武者实力的大有人在,当然也可能一辈子什么都练不出来。这个吕落第跟随恩师三十年,结果连最低的门槛都进不去,他在门内备受排挤,因为他的师傅还是很看重他,让其他的师兄弟们嫉妒。

    有一天,他的师傅去拜访好友,他再次被师兄弟们侮辱,让他在厕所伺候所有人出恭,并且把他锁在了厕所,不给吃的不给喝的,整整一周之后。这本来也没什么,他早就习惯了,但是一个师兄不小心说漏嘴了一件他们师傅不让告诉吕落第的事情,那就是吕家被灭门了,而始作俑者正是大明王朝。吕落第不吃不喝三天突然顿悟,一下子就有了地阶巅峰的实力,他挣开铁链,斩杀了所有的几十位师兄弟,彻底入了魔道,这也是儒家武者的弊端,易成也容易走偏。他也知道自己惹下了大祸,就是师傅也不会放过自己,于是逃离书院,结果一头装上了自己访友回来的师傅,他竟然谎言骗过了自己师傅,并且偷袭了师傅,让他师父重伤频死,最后他的师傅重伤,但是能够击杀他的时候,他的师傅心软没有动手。

    但是这种欺师灭祖之辈让以孝道治天下的大明帝国震怒,于是大明朝廷开始了对他长达十几年的追杀,因为天人协定,所以朝廷只是派遣的地阶武者,所以直到他加入了极天魔宗,他都没有被擒获,当然很多次是因为大明朝廷名言要生擒他,所以才给了机会,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都已经很惊人了。在十几年里,他的实力越来越强,据说杀死了上万人,他的凶名在大明帝国能够让小儿止啼。着实是一位狠角色,不过自从加入了魔宗,他有很多年没出现了,但是一出现竟然成了天阶。最害怕的就是那一位大明帝国来的人,因为据说他们家族的一位先辈正是吕落第的师兄。吕落第也有意无意的朝着他的方向看来,这让这两位大明帝国的人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这个三角眼山羊胡的家伙,是土生土长的幽云十六州人,隶属于杨朱观,苗正根红的魔宗弟子,不过不要看他们叫“观”,但是这个杨朱观可不是道家的。十大魔宗中一佛是黑佛寺,三观是真理观、杨朱观和抱丹观。四极是极天魔宗、极暗魔宗、极魅魔宗、极阴魔宗。看起来杨朱观是道家,其实只是名字像而已,这个杨朱观门派的宗旨就是“贵己”,也就是利己,他们讲究损人利己,所以可想而知他们门派都是些什么人,就是自己人他们为了利益都可以坑,更别说别人。

    旧人泪杨逍遥就是标准的杨朱观弟子,他的爱好就是女人,可以说他就是个有门派的采花大盗,不过他比一般的采花大盗更可恶,他对每一个女人都会明媒正娶,当成夫人,但是一旦有了新的女人,就会在杀死以前的女人领娶,曾经在一个晚上取了四位妻子,因此外号旧人泪。他当年在西北道制造了一年之内糟蹋了1089人的记录,惹得蜀山派震怒,他也被追杀的重伤逃回了幽云十六州,从此不见踪影,没想到还活着,也到了天阶。

    最后一个老婆奴田可汉是极魅魔宗的人,虽说极魅魔宗大部分都是女的,但是也有极个别的男人,这个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老婆万花娇可是风流的人物,面首无数。当然也跟她的功法有关系,万花娇有一次功法反噬,又没有面首在身边,于是就**了一个庄稼汉,这个人就是田可汉。极魅魔宗采阴补阳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万花娇就饶了田可汉一命,但是也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

    第二天,万花娇就留了点银子离开了,但是这个田可汉却认定他要负责,于是病好之后离家出走,整整找了二十一年,才终于被万花娇知道,感动之下,就嫁给他。虽然夜夜当绿毛龟,但是人家愿意。于是就被人戏称老婆奴。这个人是比较憨厚单纯,因此练武反而出奇的快,在百年前就已经超过了他的老婆,但是还是听他老婆的话,当年这个人曾经跟蜀山派大打出手过,武功根基十分的牢靠,曾经跟一位半步天阶打成了平手,所以名声也不差。

    镇万禾没想到,这些成名多年的人物,竟然埋伏他们,难道真的想挑起新一轮的正魔大战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