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从来没有见到如此多的地阶低声下去的跟一位女子卖好,这些地阶武者都是儿孙满堂,掌握一方权柄,见到的美女也不少,用不用这么丢份?但是偏偏这个女子还爱答不理的,楚云进来这一会,女子没有说半个字。

    楚云的视线正好被人阻挡,也不能用神识去窥视,否则很不礼貌,因此楚云进来之后还没有看到过此女的相貌。楚云身边的赤焰门的代表扔下楚云就凑了上去,楚云看到这个机会,立刻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既然他感觉有危险,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掺和。

    但是这个时候,这个叫做紫玄大家的女子说话了:“这位身穿黄衣服的大侠如何称呼?为什么刚来就要离开呢?”

    紫玄大家一说话,所有人都朝着楚云看去,满屋子只有楚云穿的是一身土黄色的衣服,实在是太显眼,而且楚云也是唯一一位朝着门外走去的人,楚云心里大骂这个女人狗拿耗子,但是他装作没听到的继续往外走去。

    “范老六你聋了。”跟楚云一起来的赤焰门的代表怒骂道,好不容易他才能露露脸,因此特别的卖力,他满以为楚云会跟之前一样,立刻跑过来献殷勤,结果楚云却速度更快的朝着门外走去,周围几个人嗤笑起来,他脸都憋红了,下定了决心等回去就给它点颜色看看。

    楚云就在众人的目光中越走越快,就在他马上就要出了大门的时候,一个男子迎面走来,楚云往后一闪,才避免了跟他迎面相撞,楚云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正是云家二房的云青。他的出现好巧不巧的打断了自己的离开,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楚云只能停了下来。

    “这位兄台看服装是琅琊郡独峰谷的吧,怎么这么急着走呢,今天咱们好好聚聚,还有青玄大家的表演,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走,我们一起进去。”云青紧紧的抓着楚云的胳膊,好像生怕他离开,楚云也不能用武功摆脱,否则这个云青是个地阶巅峰的武者,被他缠住,楚云更是一时半刻脱不了身。

    “来,这位兄台,我给你介绍一下紫玄大家。”众人还是很给云青面子的,这些人立刻让开了位置,紫玄大家的庐山真面目露了出来。

    果然是个美女,虽然戴着面纱,但是光是这明媚的勾魂眼就让一般人欲罢不能,此女子的两只漆黑的眸子仿佛能够吸走灵魂一样,让人欲罢不能但是这绝不是极魅魔宗弟子的那种邪性的媚功。楚云心里暗想,不愧能够迷住这么多人,楚云却没有动心,不过楚云觉得这个女子给人的感觉,自己好像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于是楚云就多看了几眼。

    紫玄大家一双桃花眼好奇的看着楚云,楚云也平静的看着紫玄大家,两个人对视了几个呼吸,楚云突然觉得这个女子周围有一股很奇特的念力波动朝着自己识海袭来,楚云立刻就调集念力挡了回去,这让紫玄身子一晃,两个人念力的交手没有一个人看出来,楚云的念力明显技高一筹。

    紫玄大家吃了一惊,她自己的体质加上自己的功法,让她对付天阶之下的男人无往不利,就是蜀山派的俊杰又能如何?但是这个男子对自己明显不感兴趣,他不像是很多男人那样,明明很感兴趣,但是却装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这个男人是真的对自己没兴趣。

    而且年里竟然不弱,自己对他试探了一下,虽然没尽全力,但是竟然被对方的念力阻止了,楚云的境界只是地阶三层的而已啊?这让紫玄大家的心里充满了疑问,一个地阶三层的也能够练出这么强的念力?难道跟自己一样是特殊功法的原因?

    紫玄大家心思一转,就有了计划,对我不感兴趣是吧,我就让你寸步难行。她捂着小嘴冲着楚云笑了起来,当真是一笑倾城,单单是这娇媚的神态,就让周围的人难以自禁。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是冲着楚云笑的,因此迷醉之后又是愤怒,楚云只是个地阶三层,他何德何能?

    “看起来紫玄大家对你很有好感啊,我把她从云中城请了过来,鞍前马后的服侍了一年的时间,也没见她对我笑过,兄台真是好魅力啊,哈哈。”虽然云青笑的爽朗,但是楚云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酸劲,他话音刚落,其余的人对楚云更是充满了恶意。

    其他的人或者是仗着身份,或者是因为礼数都没开口,但是赤焰门的代表号称赤焰猛虎的魏磊忍不住了。他赤焰门一直都是琅琊联盟的掌舵人,而独峰谷也是因为听话,才被他们带过来的,一直他都认为独峰谷的人是自己的属下,谁知道楚云这么不给面子。

    “范老六,紫玄大家是何等身份,岂是你能奢望的?你还不给我退下,等我回去之后,会好好的跟你们门主说说,看看你们独峰谷是不是翅膀硬了。”魏磊生硬的说完,楚云看都没看他,自顾自的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楚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

    但是这一幕让魏磊怒火冲天,他的倔脾气上来了,竟然不顾长和就想就想直接动手。他是地境七层的武者,在赤焰门是一方好手,不知道跟多少同阶战斗过,因此获得了赤焰猛虎的外号,不过也能看得出他的脾气就是很暴躁,否则换成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动手吧。

    “魏兄,给我个面子,今天你们都是我请来的客人,你们有什么私事,等以后在解决如何?”文青单手握住了魏磊的手,手上红光一闪,竟然硬生生的把魏磊聚集的内力强逼了回去。

    “好一个云家断云手,云兄的断云手应该练到了极高深的地步了吧。”文青亮了一手,得到了一直的夸赞,只有魏磊脸色很是难看,但是云家的实力太强,他也不能说什么。

    “各位都就座吧,紫玄大家的琴艺可是难得的听一次啊。”文青嘴角挂着笑意。他一说完说完,围着紫玄大家的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看他们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楚云都有些作呕,每一个有资格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各门派的代表,起码也得一百几十岁了,这个紫玄大家都能当他们的孙女了吧,在场的也就是蜀山派的镇万禾还算是匹配,但是这个家伙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紫玄大家饮酒,虽然眼中也有迷离,但是礼数是很到位的。

    紫玄大家彬彬有礼的把身边的人送走,不让一个人有被冷落的感觉,当真是长袖善舞,楚云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就相当于后世的明星。直到各自落座之后,她竟然朝着楚云的位置走了过去。

    “不知道这位独峰谷的大侠如何称呼?小妹一见到阁下就觉得十分的亲切,等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促膝长谈如何?”楚云心里暗骂,这个女人如此的小心眼,她的动机就是傻瓜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亲切嘛?这是要故意的坑自己,自己也没惹到她啊,殊不知对一个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无视”就是最大的伤害,因此也不怪紫玄要坑他。

    “啊呸,你是在问我?”楚云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紫玄大家的脸都绿了,每一个在她面前装出一副有教养的样子,她什么时候见到过如此粗俗的啊,她话都没回,就嫌弃的离开了,就跟被非礼的小媳妇一样。楚云哪里原因跟这个女人纠缠,他虽然不知道这个紫玄是吃错了哪位药,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是想给自己找麻烦,只能出大招了。

    “小子,我记住你了,竟敢对紫玄大家无礼,等今天过后,我就去找你讨教一番,看看你哪里来的底气张狂。”重水门的代表第一个发话,然后墙倒众人推,话里话外威胁楚云的不下于十几个。独峰谷知道楚云这么坑他们,肯定会哭死,他们招谁惹谁了。

    “快看,紫玄大家出来了。”所有人都不在搭理楚云,因为他们都觉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么一会的功夫紫玄大家就去里面换了一身衣服,浑身的紫纱若隐若现,楚云一下子就想起来这个女人像谁了。这个女子很像楚云曾经在华梅城飞车上见到的那一个紫衣少女紫萱给人的感觉一样,怪不得楚云一见到就感觉很熟悉。

    两个人都能隐藏境界,楚云可以感受到这个叫做紫玄大家的女子实际境界应该是地阶中期,但是她现在表露出来的只是地阶初期而已。而且两个人的神态也很类似,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他穿上一身紫衣,楚云立刻就联系了起来。最相似的他们的名字一个叫紫萱一个叫紫玄大家,如果说没关系,楚云都不会相信。

    楚云这个时候觉得心悸越来越严重,他直接站了起来,这一幕让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向他,他直接运转乘风纵云功,一瞬间就来到了院子外,然后马不停蹄就要远离院子。

    “好高明的轻功,这个人真的是琅琊郡的三流门派独峰谷的人嘛?单单这门轻功,老夫看就是赤焰门都没有吧。”药王谷的老者捻着胡须说道,其他人也都连连肯定,这下子魏磊的心情就更不好了,他把独峰谷恨在了心里,独峰谷的掌门人只是个区区地阶四层,比起自己都不如,现在竟然蹬鼻子上脸,魏磊下定决心回去要好好收拾下独峰谷。

    这个时候,楚云眼睛一缩,他刚要迈出了院墙,就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色袈裟的和尚冲着自己笑,那神情就像是一个野狼看见小绵羊一样。这个和尚一只手里竟然拿着一颗水晶一样的头骨,楚云瞬间就知道他不是善茬,身边雾气一闪就想加速,他也顾不上暴露自己的轻功了。但是雾遁术只施展到一半,和尚的一掌就已经打出,一只遮天的巨掌出现在了楚云面前。楚云雷鸣电闪之间撑起了不灭灵力罩和归元罡气,整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进了院子内,不知道撞倒了多少的桌椅,然后落到了紫玄大家的不远处生死不知。

    “天阶武者?这个人使用的黑佛寺的遮天佛手,他是魔宗的人。”金刀门的老者大惊的喊道。话音还没落,院落的其他的三面,纷纷跳出了敌人,每一面分别有一个人,这些人看气息竟然都不逊色于这个和尚,显然都是天阶武者,所有人都被这变故惊呆了。

    “我认识,这个人是黑佛寺的五方佛之一的北方不空成就佛,我们正道人士都叫他人头比丘释信勇,他已经近百年没有露面了,我们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竟然成了天阶。”那个穿着铠甲的卫国军团的人跟八大魔宗经常打交道,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他一手拿下了头盔满脸的凝重之色。

    传说大日如来为教化众生,将其自身具备的五智变化为五方五佛,在佛教中有崇高的地位,但是这些黑佛寺的人不愧是魔宗,竟然认为自己就是佛,这个人头比丘释信勇正是黑佛寺五方佛之一。

    “哈哈哈,没想到闭关百年老衲的名号还有人知道,不错不错,看起来我以前做的还不错嘛,起码让你们这些正道人士记忆深刻,我以后要继续保持啊,阿弥陀佛。”这个和尚狂笑起来,手中的水晶头骨正对着所有人,空荡荡的眼眶之内竟然有两团碧绿的鬼火,让所有人胆寒。大厅内的一百几十位地阶武者全都凑在了一起,看向云青、镇万禾以及金刀门、药王谷、红枫谷、卫国军团等大门派的弟子。

    几个人立刻使用密室传音商量了起来,他们自诩为正道人士,遇到了魔宗的人,以前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哪里讲什么道理。但是现在对上四个天阶武者,他们就是想打也得打得过啊。他们实在是不明白魔宗怎么可能派出了四个天阶,穿过了层层的防线来到了这里,难道各大门派的天阶武者都是瞎子?天阶武者可以在极远的地方感受到同阶,因此天阶很难杀死,同样的,他们也很难做到在同阶的眼皮子底下搞事情,现在事实出现在眼前,每个人都知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而且他们也实在想不明白,魔宗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虽说是天阶,但是并不是无敌的,要不是天人协定存在,天阶之上的很少死斗,所以天阶武者才显得不可杀死。实际上如果真的没了天人协定,他们四个天阶在西北道的腹地很难逃跑的,为了他们几十位地阶,损失四位天阶武者,难道魔宗的人都疯了?

    几个天阶武者仿佛根本不在意他们的想法,旁若无人的互相调侃了起来。

    ps:今晚上一定码出加更,明天早上上传,咬破手指写血书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