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很简单,楚云改变了外形改变了声音,然后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教授了林念云武功,并且演了一出好戏,明确的告诉林念云,自己是死在云家的手里。

    这个林念云是个很矛盾的人,他很念旧情,却又心狠手辣、老谋深算,性格虽然看着很娘,却是个真正的狠人。这种人心思很敏感,可能因为一句鼓励他就感谢一辈子,也可能因为一句简单的争执就记恨一辈子。因此对这种人,楚云只能给他四个字“敬而远之”。楚云绝不会招纳这么一个定时炸弹,但是却想发挥这个人的特点,让他留在云家,折腾云家。

    楚云经过这么多天,也没有看清楚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过楚云也能够从他的所作所为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他因为自己母亲的事,非常的仇恨云家,他装得再好,楚云也能够看出倪端。在那个藏着他母亲赠予他钝剑的枯井之内,楚云发现了三个灵位。一个就是他母亲的灵位,另外两个被划的看不出上面字迹的灵位,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师傅。

    据楚云的猜测,他一方面感谢他父亲生出他,想要获得父爱,并一方面痛恨自己父亲不要他们母子,因此他狠,他为了父亲制作灵位,是感恩,但是上面却被划了几万道的划痕,却表明他的狠远比爱更多。另一个他师父的灵位,但是上面的划痕却足足有着几十万道,这是有多么大的仇恨才能干出来的事啊。按说他的师傅救了他们母子,又教他武功,还要把他推荐给云家,最后为了他惨遭灭门,林念云应该感激才对。但是现在看这个情况,里面还有别的内情。

    楚云推断,这个家伙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一个能够控制住自己理智的变态,这种人是很危险的。楚云正好恰逢七十,就帮他一把,到时候倒霉的就是云家,算起来云家也是霸王门以后的对手,只不过云家不在意霸王门这小蚂蚁,但是这只小蚂蚁却不会不在意云家。

    楚云只是拿着两门残缺的功法,就可能给云家弄出未来的一个大麻烦,楚云觉得很值。两门功法楚云都留下了最后一招没有传授,就算是自己计划失败了,也没多少损失。但是一旦成功,楚云的收获就大了。林念云的身份注定了他想崛起,就肯定会充满了荆棘,而以林念云的心性,他却不会放弃,这样林念云跟云家早晚会越走越远,以云家子弟制衡云家,楚云觉得自己坏透了。

    楚云心情大好,剩下的事情不用楚云控制了,楚云给它留下了功法和几枚丹药,几年时间这个林念云的天赋就会到达地阶,从而有了自保之力。这段时间林念云都挺不过来,那他就不配楚云辛苦培养了。

    灵幻县城,这里的武林高手的密度,简直出乎了楚云的意外,随随便便碰上一个人,就是地阶武者,而且地阶中期、地阶后期武者,也不难遇到,一个县城有这么多的高手,就是因为灵幻密地的关系。

    灵幻密地的排名,关系到仙武秘境能否参加,仙武秘境可是大陆传奇武者的摇篮,因此灵幻密地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但是以往的灵幻密地都是一年之内就出结果,现在可是已经过去了六七年了,每个人都知道灵幻密地出现了问题。因此灵幻县城的武者,也都充满了焦虑,这种焦虑让灵幻县城的武者火气都很大。

    地阶武者的战斗随时可能发生,虽然要给云家面子,但是城外却随时可见虚幕莲华,楚云正是这种环境下来到了灵幻县城。

    楚云坐在酒馆内,点了一条灵幻银鱼以及其他几个特色的菜,吃得正爽,没想到啥都没做也能遇到麻烦。

    “老板,为什么这个小子有灵幻银鱼,而我们就没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重水门?”灵幻银鱼是灵幻湖的特产,肉感滑嫩,非常的可口,在灵幻密地没开启的时候,还是比较多的。但是灵幻密地一开启,灵幻湖的水就会消失,因此只能在一些小水洼碰运气,产量大幅度下滑。这么一尾银鱼的价格就是两千两银子,但是这些钱对于地阶武者来说,都是些小钱,这几个重水门的弟子每一个都是地境武者,他们不在乎钱,在乎的是面子,因此在大吃大喝的楚云就一头撞了上去。

    楚云怎么可能在乎三个地阶初期的重水门弟子,他故意示威一样的一手提起了鱼尾,大口大口的吃着鱼肉,这把三个人气疯了。

    “小子,我让你吃。”这个人一手抓起身边的桌子就给楚云扔了过去,这一扔虽然没用全力,但是也蕴含了三成的力量。桌子旋转着飞了过去,再看楚云,一根手提着鱼尾,就像是没看到桌子一样,头都没抬。

    桌子马上就要砸到楚云的身上,所有看客都惊呼起来,这个时候,楚云才伸出了一个手指,桌子听话的跑到了他的手指上,楚云一根手指撑着桌子滋遛滋遛的转着,另一根手则继续吃着银鱼,这一幕让几个重水门的人都更怒。

    “小子,可敢跟我们出去聊聊?”重水门的几个家伙虽然怒火冲天,但是又不傻,这个时候店老板早去报告云家了,他们也怕为自己的门派惹麻烦。

    “好啊。”楚云笑着说道,他本来就想打听一下这里的实情,但是却没有机会,这几个人好死不死的送上门来,他怎么会拒绝。

    四个人都是地境初期的武者,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所有人都觉得楚云肯定要吃亏,这种事情他们见多了。但是也没人敢说出来,楚云支付了饭钱,然后就跟着几个人来到了城外。

    “小子,别以为你是地阶的就张狂,我来告诉你,地阶跟地阶是不同的,今天我们兄弟就来教训教训你。”几个人嘿嘿笑着说道,他们为了害怕人看到,还特意的把楚云带到了一个挺远的地方。

    “我说你们是不是没长脑子啊,我真的是一个地阶一层的武者,能跟你们来这里?”楚云笑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重水门的三个人反应了过来,但是楚云已经动手了。

    楚云在他们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来到了三个人的身后,三个人竟然毫无反应,楚云双掌推出,正中两个人的后背,一个地阶二层,一个地阶三层的武者,被当场击飞了出去。

    他们的反应也不慢,两人立刻就想施展轻功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不用内力还好,一用内力,他们的经脉立刻感受到一股冰寒至极内力进入到了体内。这股内力竟然速度极快的人把他们的经脉瞬间冻住了,丹田也没有放过,两个人甚至还没有运用内力抵抗,就被冻成了冰块,惊恐的表情在两个人脸上活灵活现的。

    “师兄。”剩下的那个地阶二层的武者,立刻施展轻功就想跑,他的轻功叫做飞鸢横渡,是一门非常厉害的轻功,他也很有自信,就算是地境中期的,也不一定追上自己。

    果然他一口气跑了几十里,那个家伙真的没有追上自己,灵幻县城就在眼前,自己要立刻去报告门内,这么一个可怕的对手,能够瞬间击败两个地境初期的武者,那么实力很可能超过了地境中阶,万一是重水门的敌人,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他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楚云一把拽起这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三位,醒一醒。”楚云来到了灵幻县城千里之外的一处安静的密林之中,三个重水门的人全都被困的严严实实的跪在楚云面前。

    “你是谁,竟敢跟我们重水门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那个地阶三层的武者大喊道,楚云眼睛一眯,一道青色的剑光闪过,这个叫嚣的最欢的地阶三层的武者的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了下来。

    这一幕让剩余的两个重水门的武者惊怒,他们没想到,楚云这么轻易的就杀人,他们可是地阶武者天子骄子。

    “好了,现在能够安静的听我说话了没?”楚云温和的问道,但是这一幕却比起恶魔的微笑还让人可怕,两个人连连点头。

    “你们来这里多久了?”楚云开口问道,两个人抢着回答,生怕落后而惨遭不测。

    半天之后,楚云连他们跟哪个小寡妇偷情都问出来了,楚云很是满意。重水门是临淮郡的三大势力之一,仅次于江淮帮,比起船儿会实力高不少,本来他们跟兽神山是结盟的,但是这一次云家和兽神山大战,他们竟然置身事外。两个人都只是地阶初期,因此这么重大的问题,他们都不知道,但是并不妨碍,楚云在重水门放一个眼线。

    “杀了他,你就自由了。”楚云把那个会飞鸢横渡的武者放开了,虽然绳子是断了,但是他的内力依旧被寒冰软绵掌冰封了,楚云也不怕他搞什么幺蛾子。这个家伙叫做闫正峰,选他的原因是,他的老爹是一个地阶中期的长老,他的家族在重水门小有势力,而且这个家伙比起另一个地阶二层的武者心智更加的坚定。肯定有人问,心智不坚定的不是更容易降服嘛?楚云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他要找长期的眼线,没有坚定的心智,很容易露出破绽,而且心智越是坚定,只要征服了之后,就越难以背叛。

    “不行,我不能杀刘师哥。”闫正峰拿起了剑,想了好一会,才摇着头说道,他早就看到了楚云手中的显影珠,一旦杀了自己师哥,那么自己就会成为这个人的傀儡。

    “哈哈,好啊,那么我就换成刘师哥杀了你。”楚云把刘师哥弄醒。刘师哥看到自己的师弟闫正峰拿着剑,而且并没有绑着,他立刻就觉得师弟背叛了自己。

    “刘强成对不对?你的师弟跟我说他可以杀死你,换取自己的活命,但是我觉得不给你一个机会这不公平,所以我就把你弄醒了,现在你们两个人一人一把剑,谁活下来,我就饶了谁,你自己看着办吧。”楚云拿出了另外的一把剑扔了过去,这把剑正好把把刘强成身上的绳子割断了,刘强成立刻捡了起来,全神戒备着闫正峰。

    “师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没想杀你。”闫正峰立刻的解释了起来,但是越解释,刘强成越不相信。

    “闫正峰,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仗着父亲是长老,就欺压我们这些师兄弟,现在又想杀了我,要不是这位大人,我就惨死在你的剑下了,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刘强成和闫正峰的内力全被封锁了,因此两个人的打斗,就跟不会武功的庄稼汉一样,楚云却看得很满意。

    噗呲,闫正峰手中的剑刺进了刘强成的腹部,刘强成立刻倒在了地上,他看着闫正峰拿着剑呆住的样子,立刻朝着楚云爬了过来:“大人救我,我是地阶武者,我能为您做很多的事,我愿意当您的狗,求求您救我。”鲜血在地上划出了长长的一道,他的伤口顿时沾满了泥土,肠子都流了出来,但是刘强成还是不管不顾的爬着。

    “你真的能效忠于我?”楚云笑着问道。

    “我以武道之心发誓,我用我全家的性命作保,只要大人能救我,我愿意做任何事。”刘强成喊道,楚云也没想到这个家伙,临时的关头,能够有这么大的改变,他的决定又动摇了起来。这种人虽然人品低劣,但是正因为他们没有底线且欺软怕硬,所以只要楚云掌握绝对的实力,他就不可能背叛。

    “你去死。”闫正峰也知道现在决定着自己的生死,他没想到自己的师兄,这么的怕死。现在情况很明显,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他虽然不忍,但是却不傻,想从楚云这种凶人手中活命,只能这样。楚云早就发现了,但是却没有阻拦,刘强成不敢置信的想回头看一眼,他看到杀死自己的真的是闫正峰之后,仇恨的瞪了闫正峰一眼,然后就软软趴在了地上。

    “不错,早这样不就完了,这块玉佩一人一半,我需要联系你的时候,就会让人带着这半面玉佩去找你,如果我不去联系你你就专心练武就好了。至于是谁杀了你的两个师兄,我觉得江淮帮就是个很好的背锅侠。”楚云也没想着立刻就启动这颗棋子。

    “可是我回去这么说,也要有人信啊。”闫正峰立刻说道,虽然江淮帮和重水门不对付,但是门内也不是傻子,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这个简单。”楚云手上红光一闪,然后一掌打在了闫正峰的身上。

    “燎原功?”闫正峰吃了一惊,这可是江淮帮很有特点的功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没错,燎原功。你们被一个人引了出去,然后遭到了江淮帮的围攻,你的两个师兄拼死抵抗,你才侥幸逃脱,你也被打成了重伤。这么说你就能交差了吧,你走吧,这里我会处理好的。”楚云水火属下的内力不断地打出,这里顿时像是成为了站场,闫正峰立刻朝着灵幻县城跑去。

    楚云闭关多年,虽然地阶十层没有突破,血脉之力也没有达到蛮王期,但是他的念力和武功却大涨,比如说他修炼了燎原功,这门武功他用系统融合成了一门火属性剑法,他称为燎原剑法,这门剑法跟叠浪十三剑,一火一水,可以一起施展。水火不容,因此一旦施展起来,就有爆炸性的威力。

    楚云处理完了现场,然后一把抓起了地上的刘强成就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