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林念云都是一副吃了喝,喝了睡的样子,楚云没有从林念云身上,看到一点的异样。

    看着林念云还有心情跟村子里的老头下棋,说实话,楚云都要放弃了,这个家伙完全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架势。

    楚云也没看到林念云那一把有缺口的剑,楚云觉得独眼龙罗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这个林念云,而忽悠自己,因为楚云已经把这里翻来覆去的找了好几遍,那把剑真的是毫无踪迹。

    就在楚云要离开的时候,镇子上的林主管派人来了,云主管告诉林念云,三天之后去镇里一趟,给他安排新的任务。楚云琢磨着不差这几天,如果林念云真的要有动作,肯定就是这几天。但是在前两天,林念云跟往常一样,没丝毫的变化。但是到了最后一晚上,林念云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他半夜的时候突然起身,然后打开了床底下的一条密道,悄悄的溜出了院子。

    密道不长,只是通到他不远处的一个平时下棋的老者的家的旁边,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跳了进去。这个老头无儿无女,且耳朵不怎么好,除了林念云,其他的人都没有愿意和他说话的。也不知道林念云费这么多功夫,来他家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林念云来到了他的屋子里,门没锁,他很轻松就走了进去,屋子里的一盏小油灯亮了起来。楚云很是好奇,这个老者根本就没有武功在身,林念云来找他是为了什么,因此他悄悄的来到了屋顶。

    在楚云的神识之下,两个人的动作楚云都一清二楚。他们谁也没说话,两个人的把手伸到了老头的袖子内,比划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手势,过了一会,两个人才停了下来。林念云从怀里拿出了一包银子,这包银子大约有个几十两,老者一脸嫌弃的接了过去。

    “你在这里等着。”老者开口说道,虽然他耳朵不好,但是不是哑巴。

    楚云神识之下,老者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然后在一块墙面上拍了拍,顿时屋子里出现了一个地窖,楚云的神识竟然完全渗透不了。

    过了许久老者走了上来,然后递给林念云一个纸包,里面是白色的粉末,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林念云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楚云对这个老头的身份很感兴趣,但是他还是跟着林念云离开了,林念云才是他的第一目标。林念云离开之后,就施展轻功来到了村外的一座荒废的大院,他四处看了看,然后走了进去。

    在一个枯井之中,林念云拿出了一柄剑,楚云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把剑并没有开锋,是一把钝剑,而且剑上面果然一个缺口。楚云立刻就想起了独眼龙跟自己说过的话。

    “小伙子,藏得真够深的,还真的差一点把我骗了啊。”楚云心里暗暗的想到,这个林念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心思真的太深了。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楚云还是不太清楚,但是这也难不倒楚云,楚云在他身上留上了气息留踪,不怕他跑了,楚云朝着老头的家走去。

    第二天,林念云就朝着镇上走去,他并没有立刻去找云主管,而是来到了镇上最好的酒家大吃了一顿,然后他才朝着镇上的衙门走去。

    林念云把手中的剑交给了门口的护卫,然后搜完了身,身上除了衣服什么都被搜走了,才被放了进去。

    “云主管,我错了,求您大人有大量,我该死,我该死,求求您饶过小的。”林念云一见云主管,就直接双膝跪了下来,然后不断的抽打自己的嘴巴,这让云主管心情好了许多。

    几个月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自己手下的两帮给他赚钱的人,他竟然稀里糊涂的放走了一帮。不过好歹还弄到了几万两银子,他也不算特别的吃亏,但是具体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也想不清楚了,云主管也不是一个较真的人。有了这么多的钱,自己每个月上缴几百两,剩下的都是自己的,这是个大好事啊。

    不过自己他也是个贪心的人,他觉得一个月从自己的钱里面上缴几百两,这就是割自己的肉。但是愁老三已经被自己压榨到了极致,自己只能想别的办法,而这个办法就是赶紧的把上面交代的任务完成,领取赏银,这个任务就是除了林念云。

    林念云的死不能自己动手,也不能让任何人怀疑是自己的手笔,所以他就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策。就是让林念云接替独眼龙的工作,让他去打劫,一边给自己交着钱,一边呢,出了意外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他本来以为这个林念云接受自己的命令,还有有点困难,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家伙进来之后,就直接跪在了自己面前。云主管心里很爽,林念云怎么说也是云家的人,虽然云家不承认,而自己虽然姓云,但是只是个家生子,也就是下人,主子跪下人,让云主管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林念云,你现在知道错了?哼,目无尊卑,就你这种人,还想回归云家?你到底是不是云家的种都不知道呢,你那个下贱的母亲,千人骑万人跨,谁知道跟那个男人生下你。”楚云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但是林念云却甘之若饴,连连的附和。楚云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对自己的母亲很是尊重,但是现在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要不然这个家伙挨了打之后,心态发生了变化,要不然就是所图甚大。

    足足骂了半个时辰,云主管才停了下来,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端起了桌子上的一杯茶水。

    “怎么是凉的,这怎么喝?”云主管把茶杯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我去帮您换,我去换。”林念云爬了起来,谄媚的说道,云主管闭上眼睛不说话,林念云立刻弯着腰,出去换了一杯。楚云很清楚的看到林念云往茶杯里面放了点白色的粉末,这些粉末竟然是含在了嘴里,楚云知道这些是什么,这个林念云也够大胆的,也不怕自己咽下去。

    “云主管您老人家的茶。”林念云小心翼翼的端着茶走了进来。

    云主管睁开了眼,看着林念云:“喝下去。”

    这个云主管的神识不到十丈,根本就感受不到林念云的动作,但是老谋深算的他,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试探起来。再看林念云,他竟然毫不迟疑:“谢云主管的茶。”他一口喝了下去,一饮而尽,楚云心里更是高看了林念云一眼。

    “恩,再去给我倒一杯。”云主管点了点头,林念云屁颠屁颠的跑了去再倒了一杯,他把小纸包内剩余的粉末全都倒在了里面。

    云主管拿着茶杯喝了两口:“小林啊,你也知道独眼龙他们走了,你是走不了的,原因你也知道。你爹当时把你托付给了老唐,老唐走的时候有把你托付给了我,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的,你说说你是不是应该回报我了?”云主管脸皮的厚度真的很惊人,但是林念云却随声附和着。

    “云主管,这两年您对我跟亲人一样,要不是您,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您说,只要您有吩咐我一定全力去做。”云主管很满意,就把刚才想的,让林念云自己去找人,接替独眼龙的工作,林念云满口答应,云主管心里大喜,他很为自己的智慧自豪。

    “小林啊,你要招人就需要有钱,这十两银子是我赞助你的,你找的人不要低于人境四层,好好干,如果做得好了,我会为你请功的。”说了一会空话,云主管就把林念云赶了出去。

    林念云唯唯诺诺的离开之后,立刻朝着村子跑去,但是一活动起来,身上的毒反而扩散的更快了,他的身上开始出现粉红色的斑点,这些斑点还在不断的扩大,林念云瘫软在了路边。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拿出了包裹之内的钝剑,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娘,我马上就要来见您了,谁侮辱您,我就叫谁死,儿子做到了。”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昏迷之前,他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面前,可惜没有看清楚是谁,他就晕了过去。

    “你醒了。”林念云醒了过来,他的眼前站着一个魁梧的黑衣男子,他刚想起前面的事,立刻警觉了起来。

    “是前辈救了我嘛?谢前辈救命之恩。”林念云立刻跪下说道,他早就看到了身上的斑点都消失了,不管这个人为了什么,他都很感激。

    “恩,我看你晕在路边,一时心软就救了你。”黑衣人简洁的说道。

    “我看你根骨不错,老夫正是修炼的水属性功法,我想收你为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黑袍人回过头来,他的脸色也带着黑纱看不清面部,但是这不妨碍林念云大喜。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林念云深知武功的重要性,别看他人境八层,但是真的论起来,他对一个普通的人境七层都打不过,因为他的武功层次太低。他只是个不被承认的私生子,能有什么功法。

    “恩,我传授给你一门掌法一门剑法,掌法叫做《寒冰软绵掌》,剑法叫做《叠浪十三剑》,你只要用心学习,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可惜啊老夫时日不多,不能亲自教授于你,能学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黑衣人拿出了两本秘籍递给了林念云,然后立刻就要离开。

    “师傅,您要去哪?”林念云虽然刚跟师傅认识了不一会,但是他真心的觉得师傅是对自己好,因此很是不舍。

    “为师的名号你就不要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老夫现在寿元将尽,但是迟迟不能突破天阶,因此只能冒险去报仇,我的敌人势力太大,我去了可以说是十死无生,正巧见到你,可以说跟你有缘,你不要多问了。”黑衣人又想离开,林念云上前一把抱住了黑衣人的双腿。

    “师傅,我是您的徒弟,师傅的仇就是我的仇,求师傅告诉我,一旦您发生了意外,徒弟我一定为你报仇。”林念云哭着说道。

    “傻孩子,我的仇报不了的,只能杀他几个属下出出气,好孩子,你保重。”黑衣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林念云的视线中。

    “师傅。”林念云眼泪不断的流了下来,他心里真的认定了自己这个师傅。

    当天下午,河内郡彩虹镇云家的衙门被一个黑衣人杀戮一空,门口的墙上,留下了几个血色的大字:“云家杀我全家,此仇此恨不死不休。”

    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云家的下属势力,不断地被杀戮,每一个地方都有这些血字,云家附近的上百个镇,人心惶惶。

    直到黑衣人直接杀进了成华县城,势头才被阻拦了一下。

    这一天对成华县城的云家弟子,简直就是最黑暗的一天,他们名下的城镇,接连不断的噩耗传来,他们一边向着郡城发布求援消息,一方面把县内的所有弟子集中了起来。云家不像是兽神山那样强干弱枝,一个县城他们足足有十几位地阶武者,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地境初期,但是依旧不容小视。

    但是敌人太凶残了,就在一天夜里,一个黑衣人以偷袭的方式击杀了唯一的一位地阶中期武者,然后就跟十一位地阶初期的武者打了起来。那一战打得昏天黑地,云家地阶武者光自爆,就自爆了五人,除了两位地阶武者重伤逃脱,其余的全部战死。另外人境弟子死伤几千人,那情景就仿佛是末日一般。

    据仅存的两位地阶武者说,那个黑衣人被几位同门的自爆震伤,而且他用的是水属性的功法,境界是地阶圆满期,但是可能是本来就带着伤,因此实力发挥不出三成,否则他们一个都活不成。

    几个月后,云家派来的十几位地阶后期武者,整整找了一年功夫,却依旧没有发现黑衣人的踪影,这件事情也就成了悬案。黑衣人到底是谁,跟云家有什么仇恨,他还活不活着,这些问题谁都不知道。

    而林念云终于知道了自己师傅的仇人,就是云家。在短时间内,他的实力就晋级了人境九层,而且实力翻了好几番,就是人境十层,他也敢交手,这一切都是自己师傅赐予自己的。

    “母亲,您当年死在了云家人的手里,我的师傅也死在了云家人的手里,我会为你们报仇的,云家,我要你们血债血偿。”林念云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来她的母亲并不是病死的。

    河内郡的灵幻县城,一个清秀的男子正在最大的一家酒馆之内大快朵颐,他浑身的杀气时不时的冒出一丝,因此他的周围一个客人都没有,店老板欲哭无泪的希望男子赶紧的离开。

    这个男子正是楚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