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我?哈哈,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云主管看都没看林念云一眼,神情充满了蔑视。

    林念云更是大怒,状若疯狂的冲了过来,他们进来的时候武器都已经没收了,他紧紧的握着拳,就要跟云主管拼命。

    就在林念云离他只有一尺的时候,他才转过了身。云主管双手成爪状,一看就是一门很高深的爪功,他一爪推出,正中林念云的胸膛,林念云措手不及,这一爪就在在他的胸前制造了五个清晰的血洞。林念云痛哼一声,他生生的忍住了,伸出拳头还想拼命,但是他的拳脚功夫跟云主管差得远,云主管变爪为掌,一掌打出,林念云再次的被打飞了出去,这一次他站不起来了,但是嘴里还是在不服软的骂着。

    云主管脸上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他朝着林念云大步的走了过去,独眼龙等人看到这一幕,立刻都站在了林念云的身前。

    “独眼龙你们是要造反嘛?”云主管看到这一幕更是气急败坏,他一伸手就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把单刀,这一幕让独眼龙眼睛一紧,但是还是没有让开。

    “云主管,小林冲动了,我们代他给您道歉,我们以后一定努力给镇上赚钱,求求您饶了他吧。”独眼龙这个家伙倒是很讲义气,不断的哀求道。

    “哼,你们带着他给老子滚,下个月给我至少交三千两银子,否则,两罪并罚,滚吧。”云主管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竟然真的松口了,十几个人全部松了一口气,连忙抬着林念云离开了,林念云早就昏迷了过去。

    楚云等十几个离开,他跳了下来,来到了云主管面前,但是楚云明明站在云主管的正前方,云主管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这一幕十分的诡异。云主管还在骂骂咧咧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处在绝境之中。

    楚云一伸手就把云主管提在了手中,云主管双眼一下子呆滞了起来。半个时辰之后,楚云把云主管放在了凳子上,然后身子一闪就失去了踪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主管站了起来,他虽然不记得自己怎么睡着了,但是看到屋子内的杂乱,立刻喊人来给自己打扫。

    “我怎么睡着了?”云主管想了好久都没想起什么,索性也懒得想了,他又开始忙活了起来,虽然他只是一个小镇的主管,但是工作真的不少。

    楚云在独眼龙身上留下了气息留踪,这是天阶才能掌握的手段,但是楚云念力比起一般的地阶强得多,所以他提前掌握了这个天阶才能运用的手段,当然比起正常的天阶的气息留踪差不少。人家老君宫的天阶武者范铮的气息留踪能够留在自己子弟身上几十年不消散,而且还能够转移到杀他子弟的凶手身上,而楚云的气息留踪都做不到,就算是时间也只能够维持几个月而已。

    但是这就足够了,楚云跟着气息留踪来到了一处民宅,这处宅子在镇子之外几十里的一处村子内,而独眼龙等十几个人的气息正在这里。

    “大哥,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今天死定了。”林念云醒了过来,看到他们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就知道是独眼龙救了他,他非常地感激。

    说实话他当年是被自己的便宜父亲硬安插进彩虹镇的,然后被云主管安排到了独眼龙的队伍。说起来他要监视独眼龙的,但是独眼龙却不在意,一直很照顾他。自从自己父亲死了之后,他就变成姥姥不疼奶奶不爱了,云主管对他的态度就看得出来,不过独眼龙等人对他态度一直没变,他把独眼龙等人真的当成兄弟。

    “小林,都是自家兄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独眼龙笑着说道,其他的人也都安慰了起来,林念云双目通红,但是却憋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可是下一个月怎么办啊,咱们要交三千两银子,这样一来,咱们岂不是要跟愁老三他们一样无所不用其极了?”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嘀咕道,其他的人听到也都脸色不好了起来,林念云连忙的询问,当时他晕过去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兄弟,你好好养伤把,没什么事,别听虎子瞎说。”独眼龙笑着说道。

    “大哥,你今天不跟我说,我立刻就走。”林念云挣扎着就要坐起来,独眼龙等人连忙拦住,他们把事情说了出来。

    “可恶,这些人简直就是败坏云家的名声。他们一方面装出名门正派的嘴脸,暗地里却什么坏事都做,就算是出了问题,把我们当成弃子抛出去,就洗脱了他们的罪责,我林念云算是看透了,这群家伙就是一群伪君子。罗大哥、诸位兄弟,咱们不能再为虎作伥了,早晚有一天咱们不得好死。”林念云看事情还是很透彻的,他一说完,这些人纷纷支持了起来,他们被云家压迫了几十年,对云家真的没有好感。

    “小林,咱们能去哪啊?云州这么大,大部分都是云家的地盘,咱们很多人都上有老下有小,而且还都囊中羞涩。再说,云家能让我们活着离开?我怕,我们没出彩虹镇,就被灭口了。”独眼龙说完,这些人都沉默了下来。

    楚云一直的在外面听着,他觉得这些人还都人品不错,就有了惜才的想法。当然他最看重的还是林念云这个小子,楚云的寒冰软绵掌真的很适合他,这小子的未来不可限量。一个孝顺的人,再坏能坏到哪里去?

    现在听到这些人想离开,楚云求之不得,当圣诞老公公的时候到了,楚云身子一闪就出现了这些人面前。

    “你是怎么进来的?”

    “是你?你是来要回银子的?”

    这些人大惊失色,楚云突然出现,他们被吓了一跳,如果楚云把他们说的话,告诉了云主管,后果难以想象。十几个人很有默契的围了过来。

    “你到底是谁?”独眼龙一只仅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楚云,他烂命一条,但是他的弟兄们却有家人,因此他今天说不准就要破坏他自己的规矩了。楚云真的是不怀好意,他就只能杀人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救你们,让你们和家人安全的离开这里。”楚云笑着说道,十几个人都看向独眼龙等待着他的命令。

    “我凭什么会相信你?”独眼龙问道。

    “因为我要杀你们如果屠鸡杀狗,没必要骗你们。”楚云地阶气势一放,十几个人全部倒退了出去,他们没想到楚云竟然是地阶。

    “的确,既然你是地阶的高手,那么的确没必要为了我们这些人说谎。但是我能问一下,前辈帮我们,我们需要付出什么?”独眼龙并没有因为楚云是地阶,就服软,他还是坚持问道。楚云心里对他有了一些欣赏,不光是硬骨头、有原则而且看起来也挺有脑子,怪不得成为这些人的老大。

    “我要你们效忠于我,就这么简单。”楚云说完,独眼龙等人都用眼神交流起来。

    “这不可能,说实话你虽然是地阶,但是比起云家差得远,都是给别人当狗,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你?”独眼龙自嘲的说道。

    “不错,比起云家来说我的确不算是什么,但是我能保证你们不会再做违心的事情,而且我也不会随时把你们当成弃子,我还能保证你们遇到什么闪失,照顾好你们的家人。最重要的是,我会根据你们的付出赐予你们相应的赏赐。我这样做,你们满意嘛?”楚云早就看透了这些人,这些人虽然处在江湖的底层,但是有点小原则,有点小野心,仅此而已。

    “前辈可否让我们商量一下?”独眼龙说完,楚云很配合的走了出去。他都懒得偷听,因为是个人就知道会怎么选,果然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全都走了出来。

    “前辈,我们愿意追随您。”独眼龙当先跪了下了去,其他人也都纷纷的表示效忠。

    “好,既然你们成了我的手下,我就会说话算话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点事要做,这位大胡子的兄台出来一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他们一样效忠于我?”楚云对着虎子说道,虎子没想到楚云会单独的问自己,他有些紧张的站了出来。

    “前辈,我当然愿意。”虎子立刻谄媚的说道。

    “哈哈哈,是嘛。你愿意我还不敢收呢,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这位虎子兄弟是云主管派来监视你们的人,他早就背叛了你们。”楚云说完,所有人看向虎子,虎子连连的否定。

    “不要急,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楚云一伸手就从虎子身上拿出了一个钱袋,然后一打开,里面掉出了两张银票,上面云家钱庄的四个大字特别的显眼,独眼龙捡了起来。

    “虎子,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二百两银子,你去哪里弄的?你别跟我说是你攒的。这上面的字号,是云家钱庄的总店的标记,在河内城,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是云家赏赐门下弟子用的,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独眼龙厉声说道,楚云对他又高看了两眼,单单是两张银票就看出了这么多。而自己是发现了虎子跟云家的人接头才知道的。

    “大哥,你饶了我吧,是云主管逼我的,我没办法啊,我真的没办法,他让我监视林兄弟和你们,如果你们有不轨之心就立刻报告他,但是我可从来没有出卖过你啊。”虎子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道,独眼龙这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以前做什么,云主管都知道,原来虎子竟然是云主管的眼线。

    “虎子,一年之前,孙雷和柳林两个人说不想再为云家卖命,想要离开。第二天,他们两个就双双死在了家里,这件事应该就是你通风报信的吧?孙雷可是为你挡过刀救过你的命啊。”独眼龙说完,虎子一边哭一边忏悔着,哀求独眼龙饶了他的命。

    “虎子,你跟我是一个村子出来的,你的父亲跟我的父亲是结义兄弟,他们辛苦了一辈子,在外面走镖,才把我们俩培养成了武者。伯父临死之前一直让我照顾你,这些年我对你什么样,你也应该知道。我知道你有野心,一直想出人头地,男人嘛,谁还能没有个野心。但是虎子,你用弟兄们的命,换取你自己的前途,哥哥我真的不能接受。”

    噗呲,一把匕首结结实实的插在了虎子的心窝之上,虎子满脸的不相信,但是心脏已经破了,他说不出什么,嘴里的鲜血大口大口的往外喷。

    “兄弟,你放心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安心的去吧。”所有人都惊呆了,独眼龙罗迪抽出了匕首,仔细的擦干净了,然后放回了自己腰间。其他人都不相信,平时连一只鸡都不会杀的独眼龙竟然杀了亲兄弟一样的虎子。

    “大家都是我的兄弟,虽然虎子跟我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亲,但是他害死了孙雷和柳林,我就要为他们报仇。你们都记住,谁伤害你们,我罗迪就跟谁拼命,哪怕是我的亲弟弟。”罗迪说完,其他的十个人非常的感动,纷纷开口要誓死跟随。

    楚云心里大呼捡到宝了,这个独眼龙真是个人才啊。

    “罗迪,跟着我去一趟彩虹镇,你们要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还需要云主管帮忙啊。”楚云说完,罗迪二话不说就跟楚云离开了,其他的人也都连忙的去收拾行李,召集家人。

    楚云对付云主管很简单,区区人境十层的武者,而且是一个没多少意志的人,楚云很简单就用念力加钱搞定了。为什么要花钱呢,是因为楚云不想有一丝的麻烦。毕竟本来独眼龙他们给云主管赚钱,突然离开了,就算是云主管不记得,但是云主管身边的人也都记得,楚云又不能一直在这里控制云主管的意识,万一他捅了上去,楚云虽然不怕,但是云家的势力对付独眼龙他们还是很容易的。

    云主管给他们开了路引,独眼龙和他的弟兄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了。楚云把这些人的家人委托给了云家的镖局,让他们把这些人安全的送往陈留郡,何足道和楚三就在陈留郡,去均县的话太远了。楚云给了镖局足够的钱,他们甚至派出了一位地阶武者护送。以云家的名声,他们还是很安全的,而且每个人都有路引,完全不会被人为难。

    陈留郡跟河内郡虽然挨着,但是也需要花费几年的功夫,毕竟这些都是些普通人。楚云自信给他几年的时间,楚云去了陈留郡之后,就能跟何足道和楚三一起,在陈留郡站稳跟脚。

    忙活了将近两个月楚云才把这些事做完,毕竟彩虹镇没有镖局,必须要到县里面去,而对于普通人要去县里,光走路就花费了一个多月,这还是楚云给他们雇了马车。但是这一切楚云都觉得很值,独眼龙这个家伙,跟文轩有些像,虽然他们起点低,因此眼界不是很高。但是性格谨慎,考虑问题很全面,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眼界可以慢慢的培养。而且他今年才五十几岁就能练到人境八层,天赋也很不错。

    他的这些兄弟说实话就是彩虹镇天赋起运最好的一批人了,否则也不可能修炼到人境七层,可惜啊,云家的选拔弟子的机制太古板,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错过了云家的选拔,否则都是些好苗子。

    云家的选拔机制也挺有意思的,每十年一次,而且必须是三十岁之下的,况且是人境四层之上的。这个见鬼的条件,不知道卡死了多少天才,穷文富武,有几个家庭能够支撑自己的子弟在三十岁之前练到人境四层。要知道武者的前三层都必须脚踏实地的修炼,不能服用丹药,否则以后的进展有限,云家也不要服用丹药晋级人境四层的弟子。

    楚云当年在霸王寨用丹药催化过自己的一批手下,让他们付用丹药尽快的晋级了人境四层,但是现在那一批人几乎全部停滞不前了,楚云非常的后悔。

    独眼龙等人就是被卡死了,因此才成不了云家的人,这倒便宜了楚云。独眼龙的爹深知基础的重要性,因此他晋级人境四层的时候,已经三十二岁了。但是因为基础很稳,所以他仅仅花了二十几年就晋级了人境八层。比起前三层的时间少得多。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云家的选拔机制有多么的蠢。

    但是林念云这个家伙不同,楚云有些犹豫要不要着重培养这个人。说起来楚云还是因为看上他,才跟着独眼龙等人的,但是从云主管那里得到这个小子的身世,让楚云犹豫了起来。不过楚云还是要跟林念云好好谈一谈,否则让他这么放弃,他实在是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