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故地重游了一趟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对方主管,甚至是猛虎帮谈不上什么恨,因为仙武大陆哪个地方都是这样,弱肉强食就是江湖的常态。当然对于李穆莲那个疯婆子,楚云还是带着憎恨的,毕竟自己不是受虐狂,被折磨了那么久,李穆莲在楚云心底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象。

    楚云给他们盘缠,其实也不是为了可怜,主要是秦岭深处住着霸王门的家属,楚云害怕被这些家伙发现倪端。

    楚云朝着秦岭深处走去,以前跑了好多天的密林,现在只花了一会,到将军湖,楚云才停了下来。将军湖里面的密布的将军鳄,现在对楚云没多少威胁,哪怕是那些地阶的将军鳄,但是,楚云反常的盯着将军湖一动不动,神识全面放开,一站就是半个时辰。

    楚云的神识非常的强悍,但是将军湖的深度超过了楚云的想想,本来神识在水中就大受限制,但是已经能够探测几十里,只不过依旧勘察不到湖底。

    楚云花费这么多时间的原因其实是刚才他刚要横渡将军湖的时候,楚云突然觉得有些心悸,仿佛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这让让他立刻停了下里。楚云虽然什么都没发现,但是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立刻转身离开了。

    楚云走到一个猛虎帮废弃的巡逻点,然后环视一圈,走到一颗十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树边上,在树根处挖了几下,挖出了一个空着的石盒,然后当场写了一封信放在了里面,这是秦岭深处这个据点的一处联络点,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封信就会被送到陈火的手中,这里是陈火掌控的。

    虽然只是一刹那的感觉,但是楚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绝对不会过湖,以前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现在楚云实力大为增加,却不敢冒险了。

    楚云留下一封信,告诉他们尽量少来将军湖,另外让他们通知诸葛青衣,多注意均县的异动,一有事情立刻撤离。这里的主管是陈火和陈雷兄弟以及风英和风雄兄弟,对于这四个人,楚云还是很放心的。

    楚云骑上了他的飞翼马离开了定县,一路优哉游哉的走着,云家在这里驻扎了三百人,就压制的定县上亿人不敢动弹。他们平时根本就不出面,而是靠着成千上万猛虎帮原来投降的管理者管理定县,定县也没出什么大乱子,这倒是给楚云上了一课,原来占领还能这么做。

    定县在兽神山和云家战斗的大后方,在云家怀柔政策下,倒是挺繁荣的,楚云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一边吃吃喝喝,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美食,楚云不会亏待自己,他大吃特吃,把定县的美食都吃了一个遍。

    楚云虽然慢,但是对于普通人仍旧是快速无比,他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逛了好几个县,到达了比较靠近临河内郡的户县,这里是兽神山名下的白狐帮控制,这里本来应该叫做狐县,但是因为不好听才改成了户县。

    楚云并没有直接去东北部的陈留郡,而是想去河内郡的灵幻密地转转,楚云实在是很想知道上官同济他们这一群参加灵幻密地的家伙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年没有消息。当然这里据说聚集了云州几乎所有的青年才俊,甚至西北道其他的势力都有,楚云也想跟天下英豪比一比。

    一进入河内郡,环境就比兽神山的地盘好得多,毕竟乐浪郡现在正在打仗,而河内郡却是云家二房控制的地盘,比较的稳定。河内郡遍布着良田,是云州的粮仓,在整个西北道都算是比较繁华的郡。不过自从蜀山派有意无意的限制云家之后,他们的粮食就很难运出去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比其他的郡安稳,比较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老百姓只要饿不死就不会铤而走险。

    楚云一路发现江湖人士多了许多,大部分都是些面色凶恶的,而且楚云发现自己被盯上了。他不慌不忙的自己把实力隐藏在人境七层,且故意的漏了几次财,果然楚云刚出了这个小镇,就被人堵住了。

    “小子,我看你身上带的钱不少嘛,我们兄弟这段时间穷得很,不知道借我们点怎么样?”一个独眼大汉调侃地说道,他身边的十几个兄弟都跟着大笑。这些人竟然全都是人境七层之上,楚云有些好笑,在云家控制的地盘都有流贼,这不是打云家的脸嘛?他们哪里这么大的胆子跑到这里捣乱。

    但是略一思考,楚云就发现自己的想法不对。这些家伙如果是流窜过来的,那么不应该有胆子去镇里。看起来这些人像是地头蛇一样,就是不知道云家养寇自重,还是有别的图谋。

    “不知道几位大侠怎么称呼?”楚云开口问道,出来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同行,心情好了许多,要不然太无聊了了。

    “好说,我是独眼龙罗迪,这些都是我的兄弟。你放心我独眼龙在这一代的名声还是不错的,我只劫财不要命,而且你只要交出三成的财物就好,我也不多要。”这个独眼龙说完,楚云都要笑了,这怎么整的跟税务局一样,他还第一次遇到这么讲规矩的。而且竟然敢把自己的名字大胆的说出来,还很自豪的样子,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来的逗比?是谁给他们的自信啊。

    楚云没有动手,从怀里掏出了三百两银子,放在了几个人面前。这些人看到之后,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楚云暗笑一句,不由的想起了一句话“看你们没见过市面的样子”,他们都是人境后期武者,随便做点什么,一个月不能赚个几十两、几百两银子啊,三百里银子真的不多,至于这样嘛。

    “几位大侠,我应该交多少啊,我算术不是很好。”楚云强忍着笑意说道。

    “小林,你算算。”独眼龙对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说道,这个男子看起来倒是挺年轻,但是竟然有人境八层的修为,是除了独眼龙之外最高的一个。

    楚云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小林,突然眼神一紧。这个家伙的根骨倒是真的不错,根骨说起来倒是很神奇,比如说经常听到一些人是所谓的练武奇才啊,听起来是很高大上,但是说开了也没多少神奇。

    练武的资质,算起来首推特殊体质,这类人练某些特殊的功法异常的迅速,比如说九阳圣体、九阴圣体、天生道体等等,举个例子就说九阳圣体,拥有者练习火属性功法很是迅速,可以说他生下来就是为了练习火属性功法的。同样是练武,他十年就能到人境十层,而其他的人需要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一辈子,他们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是为了火属性功法而生的。但是这类人毕竟是少数,不过只要不夭折,就是绝对的风云人物。

    另外的一个就是经脉划分的特殊脉象体质,虽然也是特殊体质,但是他们只是经脉丹田异于常人,比起第一种差一些,但是也很强大。例如有一种武者天生百脉俱通,只要内力足够,那么境界就毫无阻塞,水到渠成的成功,是不是听起来就很厉害?的确这种人看起来像是无敌的,但是他们一点磨难没有遇到,心境跟不上,遇到心魔,很可能会当场陨落,有时候境界不是越快越好的,比如说楚云,心境跟不上一切都白搭。

    第三个,当然就是正儿八经的骨骼,当年楚云去金银老祖墓,那些大门派为了招收弟子,而进行的摸骨,就说看人的根骨。

    骨骼延伸出来的很多身体特征却被很多武者门派看重,俗话说骨为形体之根本,所以发诸面相,则有所谓“清、奇、古、怪”四种特异;发之于眼,则有目如点漆,或三瞳四瞳之说;发之于肤,则有痣排列如七星北斗,上应天相。

    一些武者坚信,面相或者是身体有特异的武者,能取得更高的成就。这种例子很多,比如说仙武大陆大汉帝国的开国帝王刘邦,据说腿上长七十二颗大痣,所以他能够修炼到窥天镜,独霸一方。而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朱重九,传说脚踏七星,也就是脚上有七颗痣。还有一位绝世强者生有双瞳,这类例子很多,因此仙武大陆很多人都相信。

    当然就是楚云所知的地球历史上也有这种例子,只不过不是为了练武,而是为了做官。满清朝廷有一种大挑制度,与恩科类似,以增加人才录用机会。说白了也就是根据长相做官,根据的也就是相学中的八字:“同、田、贯、日、身、甲、气、由”。其标准创造性地运用了汉字的象形特征,将脸型、身材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为同、田等字形,中等为贯、日等字形,下等为由、甲等字形。同,就是同字脸,方而长;田,乃田字脸,方而短;贯,即头大而身体长而直;日,即肥瘦长短均适中,并较为挺直。相学中的八字:“同、田、贯、日、身、甲、气、由”。其标准创造性地运用了汉字的象形特征,将脸型、身材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为同、田等字形,中等为贯、日等字形,下等为由、甲等字形。同,就是同字脸,方而长;田,乃田字脸,方而短;贯,即头大而身体长而直;日,即肥瘦长短均适中,并较为挺直。

    这两种都是根据身体特征选拔人才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楚云虽然对这些都不是很看重,因为他觉得只要有练武的最基本天赋,剩下的决定因素反而是心性,一些人天赋极高,但是成就平平,比如说杨康,他就是标准的练武奇才,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抢着收他为徒。但是反而是郭靖这个弱鸡练成了绝世高手,这就引起楚云的思考了。

    当然了,在楚云看来,武者的运气、出身等等也有很大的作用。

    眼前这个人,就是标准的武学奇才,因为楚云不光是发现此人是玄水体质,而且经脉宽广,更奇特的是此人男生女相,双手过膝,是标准的异相。楚云不明白,这么一个人在云家的地盘,怎么会被无视,楚云来仙武大陆这么久,也只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练武奇才。

    “老大,我算出来了,他应该支付我们九十一两三钱。”这个人拿着一个算盘噼里啪啦的算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他一说话带着很浓的脂粉气,也就是娘炮。而且楚云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否则就这么点银子,自己心算也比他快。

    这个独眼龙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看着楚云,楚云也没多想,拿着一锭银子递了过去,这个家伙大大咧咧的接过来递给了这个清秀的男子,然后开口说道:“小林,给他找钱。”楚云更是无语,这些人都傻了?你们是抢劫好不好,要不要这样。

    这个小林又霹雳巴拉的算了一会,然后从怀里拿出了八两七钱银子递给了楚云,楚云接过来无语的看着小林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手绢仔细的擦着自己的手。

    “好了小林别擦了,一天擦几十遍烦不烦啊。兄弟,谢谢了我们走了。”独眼龙一声招呼十几个人全跟着离开了。

    楚云跟上了这些人,他倒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遇到的劫匪都他娘的是些奇葩,比如说陈火陈雷两个,比如说焚谷,再比如眼前这几个货。楚云自己也是土匪,他都觉得这些家伙给土匪界丢人。

    一行人进了楚云刚才出来的彩霞镇,进去之后他们直接进入了管理这个镇的县衙,说是县衙其实就是云家管理这个镇子的一个部门,跟其他门派的堂口一个样子。

    “云主管。”十几个人站在一个人境圆满的武者面前,老实的就跟鹌鹑一样,楚云站在屋顶看着这一幕,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些家伙跟云家是有关系的。

    “收了多少钱了?”这个被称为云主管的人,头都没抬。

    “回禀主管,这一月,我们兄弟收取了219两7钱。”独眼龙哆哆嗦嗦的说道,看起来很害怕这个云主管,他把手上提着的包袱小心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然后退了回去。

    “独眼龙我说你是不是傻?你是劫匪懂吗?你是个贼,我让你去抢劫,为镇子筹钱,不是让你去发善心的,你一个月的还不如愁老三一周的多,这就是你的能力?你就是靠这个想加入我们云家?”云主管一把把桌子上的包袱扫到了地上,满地都是银子,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多看一眼。

    “主管,我寻思我虽然名义上是贼,但是我却是云家的外围成员,我害怕为云家抹黑。”独眼龙忍不住解释道。

    “哈哈哈哈,外围成员?你们就是云家养的狗知道嘛?你们负责给云家赚钱,否则我凭什么养你们这群废物?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老子完不成县里面规定的任务,老子就剥了你们的皮。”云主管一巴掌糊在了独眼龙的脸上,他的十几位兄弟都满脸的怒色,但是独眼龙却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们。

    “云主管,罗大哥真的是为了云家好,请你别责怪他,我们会更努力的,不会让您为难。”被称为小林的男子说话了,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云主管更是暴怒。

    “林念云,你算什么东西?你只是一个低贱的私生子,是云家根本不会承认的杂种,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说话?云家不计较你的身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不思回报,串通外人应付云家,消极怠工。我今天就替你那个下贱的娘教训教训你。”云主管手上银光一闪,就打在了林念云的身上,林念云跟云主管差距太多,他被一掌打飞了出去。

    但是林念云咬着牙站了起来,他满脸的狰狞,一点都没有阴柔的感觉了,他一口血吐在了地上,大喊了起来:“云康宁,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娘,老子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