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大哥,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楚云一把推开林小灰的门,林小灰还像是刚才一样的站在门前等着自己。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楚云有些难以接受的问道。

    “我只想帮你啊。”看着林小灰倔强的笑容,楚云连生气都生不出来了,楚云慢慢地走过去,想要掀开林小灰头上的黑纱,林小灰一把攥住了楚云的手。

    “不要,好难看。”林小灰低声说道,楚云慢慢的把林小灰的手拉开,然后轻轻地掀开了林小灰头上的黑纱。

    林小灰的脸依旧是小家碧玉的样子,但是她的脖子上面却露出了令人眼晕的赤红色的字符,就像是纹身一样,这些字楚云都不认识,倒是有些像甲骨文,楚云只看了一会,就有些头晕,实在是太邪性了。

    楚云走到了林小灰的身后,慢慢的把他身上的黑色套裙拉了下来,林小灰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楚云却没有停手,他把套裙整个拉了下来,林小灰浑身都是诡异的赤色字符。楚云恨恨的看着这些字符,脑袋越来越痛,但是他咬着牙伸出了手,想要摸一下这些字符,就在触碰到的瞬间,楚云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林小灰焦急的跑过去,想要扶起楚云,但是因为手上也有这些该死的字符,她又收了回来,满脸的关切和自责。

    “没事的,小灰。”楚云安稳道。

    楚云挣扎着站了起来,仅仅是碰了一下,他就受了内伤。他抬起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整个手掌竟然都变成了焦黑色,剧烈的灼烧感,楚云已经多年没有体会。

    “门主。”

    “门主你没事吧。”

    “师傅,你怎么样?”

    负责保护楚云的虎贲卫在熊二的带领下就要冲进来。

    “滚,全部给我滚。”楚云好久没有在自己属下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最先要迈进来的熊二,已经是地阶二层巅峰,身为地阶的外家武者,竟然承受不住楚云的一吼,被震飞了出去,不知道撞倒了多少虎贲卫的将士。

    虎贲卫是霸王寨最核心的战斗力,他们全都是人境七层的武者,护卫楚云的几十个人更是精锐中的精锐,随便去其他的堂口都是个统领级别的,但是几十个人,被楚云的内力全部震晕了。

    在三圣乡的几位地境长老全都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立刻在诸葛青衣的安排下默默地善后,他们都被楚云的实力震住了,但是发生了事情他们都不知道。

    “楚哥哥。”林小灰愧疚的神色让楚云更是难受,明明是自己的错,要不是自己拿出了这份该死的羊皮卷,林小灰怎么可能被缠上?看着林小灰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穿起来,满脸的关切,楚云心里一痛。他不顾手上的烫伤,很怜爱的帮着林小灰把衣服穿了回去。

    “小灰,我对不起你。”楚云眼角一滴眼泪滴了出来,多少年了,楚云就没有这么自责过。

    “楚哥哥,是我自愿的,我这辈子只有你跟师傅两个亲人,你们对我好,我为了你们什么都愿意干。谁对我好,我都知道。”林小灰想给楚云抹去眼泪,但是她抬起了手,她的手上也有那些可恶的字符,因此又放了回去。

    “小灰,你放心,你的厄难是我带给你的,我一定会帮你恢复,我发誓,我一定帮你恢复。”楚云坚定的说道。

    “楚哥哥,这一套功法也带给我强悍的力量,我是自愿的啊,你不用自责的。我累了楚哥哥你走吧,别让人打扰我,我可能不能去送你了,你不要怪我啊。我可能需要再等几年次才能彻底掌握这股力量,几年见不到你,我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可以嘛?”林小灰神情很是疲惫,但是还是努力的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小灰,你休息吧,我回来第一时间来看你。”楚云转身走了出去,楚云知道,这一门《九阴巫术》十分霸道,当年楚云在桃花源的世界,那一位巫跟自己说过,这门巫术只要学习,就永不可能摆脱,它已经被刻在了灵魂的最深处,除非死去。连他们生出来的子女一直的受到困扰,可想而知这门巫术的霸道,楚云觉得就是天阶、宗师境都不一定能够解除,但是楚云却下定了决心,一定帮这个女人,天阶不行,就等自己到底宗师,宗师不行就大宗师,大宗师不行就窥天镜,总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也不能阻挡自己的决心。

    会诸葛青衣等人在外面等着看到楚云出来都很高兴,他们以为来了强敌,现在看到楚云安全,他们都放心了。

    “诸葛先生,林长老的住处严加防范,林长老在修炼一门十分强悍的功夫,我离开之后,就叫虎贲卫负责防卫,任何人不得打扰。”楚云吩咐完了,脸色凝重的离开了。

    楚云当天就离开了均县,没有通知任何人,楚云如果不想让人知道,没有一个人可以发现,只有小羬羊感受到了,跑到了门外咩咩的叫着,刘三娘赶紧出来,她知道门主已经走了,叹了口气,然后领着不舍的小羬羊走进了屋子里。

    均县虽然被云家占据,但是云家并没有在云家进行暴政,因此均县反而比起以前更为繁华。楚云骑着一匹霸王门自己杂交出来的飞翼马慢慢的走着,这是他们带回来的风灵马跟其他的马杂交出来的,虽然比不过一级杂交马,但是不比任何二级杂交马差。

    飞翼马很通人性,楚云没有一点的控制,它就自己的走着,楚云想想林小灰就有些难受,他从腰上拿出了一个葫芦,然后大口大口的喝了两口果酒,楚云不喜欢喝酒,但是现在也只有酒能够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自责。一路上均县的民生比起自己刚来的时候好多了,起码没有那么多杀戮,也能吃饱饭,楚云觉得自己做的还有点意义。

    楚云慢悠悠的走出了三圣乡和庙子乡,踏上了东夏乡,他看着天上的日头太烈,于是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个席子,准备在一棵大树底下乘乘凉。他这次出来是调整心境的,因此也不用急着赶路。

    楚云拿出了一些吃食,然后又拿出了一套酒具,把果酒倒在了一个酒杯中,然后放进去几块冰块,等冰融化了,楚云才会拿起来饮用,他从来不是不懂享受的人。

    楚云躺了一会,就想起身吃点东西,结果一起身发现他拿出来的吃食只剩下盘子了,而酒杯也不见了,楚云心里咯噔一声,然后站了起来,竟然能在自己神识之下拿走了自己的东西,这样说来,岂不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自己的脑袋?

    楚云把境界压缩在人境十层,但是依旧可以放出神识,自己身边的这些东西,全都在自己神识范围之内,自己的神识竟然没发现任何异常,可见来人的境界比自己高很多。

    “是哪一位前辈再跟晚辈开玩笑?在下云褚,求前辈一见。”楚云提高声音喊了一句,等了许久都没见到回应。

    突然自己的头上面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酒还有嘛?再给我来一杯。”

    楚云连忙的抬头看去,一个身穿素服的老者正坐在自己的头顶,他一手拿着自己的酒杯,一手拿着自己拿出来的酱牛肉吃的正香。楚云心思变了好几变,然后又拿出了一个酒杯放进去了两块冰块,还没等给老者递过去,自己手里的酒杯就已经出现在了老者的手里,而自己手里只剩下一个空的酒杯。

    楚云不敢说什么,恭敬地站在树下,他知道江湖人士什么样的都有,自己摸不准此人的脉,不能莽撞。看老者毫不犹豫的拿走自己的东西,也不是个自以为正派的迂腐之辈,万一自己惹得他不高兴了,杀了自己,楚云都不稀奇。

    “云褚?呵呵,该叫你楚云吧,短短时间就几乎实质掌握了均县,不简单啊。看在我吃了你东西的份上,给你一个建议,均县不是一个发展的好地方,放弃吧。”老者说完,就在楚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要不是楚云手里拿着一个空的酒杯,楚云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个老者的境界甚至有可能超越了天境,而且对自己的势力这么熟悉,到底是哪一方的高手?楚云不再在停留,立刻骑上了马离开了这里,狂奔了十几万里,直到来到了定县才停了下来。

    一路上,楚云都在琢磨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实力,灭了霸王门就是弹指一挥,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出来告诫了自己一句。均县到底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啊,自己已经是最大的势力了,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啊?楚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但是楚云并不是因为一句话就放弃自己辛苦基业的人,他看得出来,那个人跟自己说话的语气,是劝诫居多,并不是威胁,不过楚云必须要知道均县到底有什么问题,区区一个潜龙之地,至于这么多人盯着嘛?楚云准备去一趟定县,故地重游是其一,其二就是去一趟秦岭深处霸王门的避难之地,让他们把消息传回霸王门,多注意一下均县的变动,一有意外立刻撤走。自己这一次去陈留郡和临淮郡那边,一定要弄一块后备的地盘,俗话说狡兔三窟。均县是一个,定县秦岭深处是一个,楚云准备在寻找另外的一个。

    定县现在已经被云家占据,楚云还特意的回了一趟猛虎帮,现在猛虎帮已经人去楼空,云家一把大火把这里烧成了平地。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了,当年自己来到仙武大陆的时候,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无助,自己被李穆莲欺负的痛不欲生,但是现在猛虎帮都没有了,但是自己却达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恩?有人?”楚云的神识全力放出,范围有惊人的一百多里,这个范围,楚云自信就是天阶初期的也不一定比过自己。金银老祖那个家伙给自己的《锻神诀》念力方面虽然都是错误的,但是神识方面却非常的有用。

    当然楚云的神识越远感受的越模糊,楚云清晰的探查范围也就是二三十里的距离,但是几十里外有人自己是不会感受错的。

    楚云雾气一闪就出现在了十里之外,楚云的雾遁术的极限范围已经达到了十里,楚云轻功也是楚云出去闯荡自信的来源。他又闪了几次就看到了几十个人正在猛虎帮最后面的住宿区生火做饭。

    “方主管?”楚云看到这些人在猛虎帮的废墟之内生活,身上的衣服虽然很残破,但是一眼就看出是猛虎帮的衣服,而其中一人楚云还认识,就是当时管着自己的方主管。

    楚云走了出去,身上的气势维持在地阶四层,但是对这些地阶都不到的人已经足够了,他们看到楚云之后十分的惶恐,在一个人境六层的武者带领下全都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求求前辈不要杀我们,我们虽然是猛虎帮的弟子,但是我们都只是低阶的弟子,没有跟云家作对啊,我们要不是实在没地方去,也不会留在这里,饶命啊。”这些人全都苦苦地哀求起来。

    “好了,我不是云家的人。你们不用跪了,我也不杀你们,猛虎帮弟子上万,现在就剩下你们这些人了?”楚云问完,几十个人都看向领头的人境六层的武者,这个武者年级比较大,看起来正是他们的头。

    “回禀前辈,这倒不是,当云家打过来的时候,门内的掌门和一些长老率先离开了,我们士气大降,虽然在副掌门的带领下拼死反抗,但是还是毫无还手之力,近万名弟子,当场就战死了几千人,剩下的全部成为了俘虏,一部分不肯投降的被当场处死,剩下的五六千人,一半投降了云家,一半被逼迫写下了跟兽神山断绝关系的保证书,然后就地解散,我们这些人都没了家人,也没地方去,又不知道总门现在怎么样了,只能回到这里,毕竟我们都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半辈子了。”这个人凄惨的说道,几十个人顿时有一半哭了起来。

    “你们离开这里吧,这里不安全,你们放心你们的总门顶住了云家的进攻,还有四个县在他们手里,你们可以前去投靠。”楚云说完,这些人很是欢喜,看得出来这些人境界虽然低,但是都是兽神山的死忠,也很让人敬佩的。另一方面是他们住在这里,万一发现霸王门秦岭深处的避难所,会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这些人全都拜谢起来。楚云把脸上的斗笠拿了下来,然后看着方主管问道:“方主管,你还认识我嘛?”

    方主管诧异的抬起头,他不敢直视楚云,只敢瞄了一眼,他发现楚云浑身的威严,就是自己的掌门都比不上,但是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出那里见过楚云,他绝想不到,眼前之人就是几十年前,他手下一个可以随时拿捏的傻子。

    “前辈,我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您的尊容。”方主管哆哆嗦嗦的说道,楚云也没兴趣多问,从怀里掏出了两定银子扔在了地上,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半个时辰后,几十个人才全部小心翼翼的过去捡起了银子,他们被云家抓住,身上除了衣服都被搜走了,哪里有钱,否则也不会过得这么凄惨,但是现在他们就有盘缠去总门了。

    几十个人围着方主管询问他怎么认识楚云的,方主管怎么知道,他脑海里一个人影跟楚云慢慢的重合了起来,但是他立刻摇了摇头把这个慌妙的想法甩出了脑海,这个地阶前辈怎么可能是那个楚傻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