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姑娘,我请你自重啊,虽然你很漂亮,天赋也很好,但是我可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企图的,希望你不要多想,安安稳稳的为门派出力。我知道你是大门大派的弟子,看不上我这个草台班子,我也不会为难你,你想走的话,我们可以好聚好散,但是请不要说这样的话,让别人听到,可怎么办?”楚云说完,不顾这是自己的房间,竟然自己抬腿离开了,这让白晶晶哈哈大笑。

    白晶晶刚才进来就对楚云说的一番话,彻底的把楚云堵住了:“小男人,昨晚上爽不爽啊?你把我叫过来,又呵斥我一顿,是不是嫌我昨晚上没有一起来陪你啊,一龙三凤你好贪心啊。以后你想找人家,直接跟人家说,人家不会拒绝的。”

    正是这些话,让楚云逃一样的先走了,楚云知道白晶晶这个女人“不正经”,但是怎么说自己也是昨晚上重新得到了萧紫儿,而白晶晶就是萧紫儿名义上的后妈啊,自己虽然很心动,但是自己真的这么做,那成什么人了?

    “阿弥陀佛,楚云,你要自重。”楚云低声说道,说实话,白晶晶这个女人称之为红颜祸水也不为过啊,要不然也不会让人屠跟他的几十位弟兄自相残杀,现在更是死光了,想想这个女人,楚云还真有些蠢蠢欲动。

    楚云越想越觉得欲火焚身,她都忍不住的想去找花朵儿灭灭火,但是当他刚转身,突然楚云心里有了一丝警惕,自己的心境怎么如此不稳定了?自己晋级地阶十层失败,会不会是心态出了问题?

    自己这些年顺风顺水,境界提升的太快,但是心境却没有多少提升,甚至热衷于阴谋诡计,不断地借助各种的条件,坑别的人,坑别的门派,甚至有些喜欢上算计人,而武学之道,却全凭丹药的堆积,丧失了初心,甚至引起了走火入魔,这可是心境跟不上的表现啊。

    楚云的脸凝重了起来,这的确是有可能的,看起来自己要出去游历,磨砺自己心境,是正确的的。这是楚云潜意识里的行为,楚云很是庆幸自己领悟的不算晚,否则到了天阶,自己才发现,以晋级天阶的难度,自己很可能功散人亡。

    楚云在三圣乡的老巢邹着眉头走着,一边回忆自己这些年的变化,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林小灰的住处,楚云这些年都没有关注过林小灰,林小灰虽然是地阶三层,但是除了轻功并没什么别的能力。楚云当时把她带回来,说实话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交好她的师傅,也就是她的太爷爷。但是当她的师傅,这么多年没出现之后,楚云就放弃了对她的关注,说起来自己跟她交往还是带有了心机,这也是自己心境出现问题的表现,太功利。

    这种事情还有不少,比如自己从琅琊郡带回来的那个转世佛主焚谷,当时自己是想借助他的境界,震慑宵小。但是当自己知道焚谷晋级天阶之后,会失控之后,楚云就立刻把他送走了,自己永远忘不了焚谷当年被自己抛弃之后的那种无助茫然的神情。

    后来,焚谷半路失踪,丢失在了半路之上,楚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是担心,而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势利了,有用的人自己可以关心可以在乎,而那些无用的人,自己却可以随时丢弃,自己丧失了本心,这不是原来的自己。

    楚云有些恍惚的走进了林小灰的住所,不把推开了房门,楚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林小灰,她好像知道自己要来,在等着自己。林小灰把自己包在了一身黑袍子内,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看着自己,楚云心情一松,走了过去。

    “楚哥哥,你来了。”看到林小灰脸上没有半点矫揉造作的笑容,楚云的心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小灰,我好多年没有看见你了。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楚云很是诧异的问道,林小灰的房间几乎没有一点亮光,窗户和门上都被封上了遮挡阳光的木板,十分的黝黑。林小灰自己更是包裹在一身的黑袍之内,脸上都遮着黑纱,让楚云觉得林小灰变了很多。以前的林小灰性格热情纯真,虽然自己和师傅飘荡江湖多年,但是他的师傅的保护下,其实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她喜欢热闹,害怕孤独,跟现在截然不同。

    “我一个人在这里很害怕。”林小灰说完,楚云心一疼,这个小姑娘跟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而自己这么多年只抽空见过他几次。她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唯一可以算作朋友的自己,也对她漠不关心。可想而知,这些年对她是多么的孤独。

    “小灰,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楚云自责的说道。

    “楚哥哥,你不用道歉,小灰知道你要忙着大事。我这辈子漂泊不定,是你给了我家的感觉,让我不愁吃不愁穿,我却什么都帮不了你。你是除了我师父唯一关心我的人,小灰的心里对你只有感激。可惜我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找我,我有些想他了。”林小灰有些低落的说道,楚云更加的自责。

    林小灰是地阶,因此她在这里交不到朋友,而那些能跟她成为朋友的人,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形同陌路。诸葛青衣等男人都认为她是楚云的女人,因此只会敬而远之,而不会交心。跟林小灰毕竟熟悉的楚大、楚二、楚三他们倒是跟林小灰关系不错,但是他们有自己的任务,很少来这里。至于那些女人,花朵儿和萧紫儿绝不会真心交往一个她们的情敌。冷雅竹对楚云都是冷冰冰的,估计除了她的两个弟弟,是绝对不会热心的对待谁的。白晶晶这个女人就更不可能,她心思沉着呢,如果特意交往林小灰,楚云还会觉得她有阴谋。

    这么一算,林小灰这些年真的是挺孤独的。楚云抬起手,想摸一摸林小灰的脑袋,但是她却摸到了林小灰头上的黑纱,林小灰也后退了三步,楚云尴尬的放下了手。

    “楚哥哥,我猜你是要走了吧,而且是要往东走,你这次去肯定不会有危险的。”林小灰看到楚云的样子,立刻转移了话题说道。

    “呵呵,是嘛,那就借小灰的吉言了。你在这里挺无聊的,我为你安排一点事情做吧,我刚见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你啊,是个小财迷。我让你跟着文轩管理霸王门的财务如何?”楚云笑着问道,一个人没事做,天天在这种封闭的环境里,很可能被憋坏了啊,何况是林小灰这一种性格外向的人。

    “谢谢楚哥了,但是我不想出去,我想在这里偷偷懒,你会不会一直养着我啊?”林小灰有些撒娇的说道,楚云哑然失笑。

    “哈哈,没问题啊,养你一辈子都可以,但是你什么时候闷了,就去找文轩或者诸葛青衣,两位先生都会给你找些事情做的,也算是解解闷了。我这一次出去是为了寻找自己突破的契机,而且临淮郡我也没有去过,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等我下一次出去,我会带着你一起的,愿意嘛?“楚云笑着说道。

    “好,你可要说话算话。”林小灰笑着说道,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放心吧。”楚云又坐了一会,然后就起身离开了,他虽然活了这么多年,但是有些不知道跟一个女人聊什么,坐着也十分的拘谨,倒是林小灰不管楚云说什么,都十分的开心。楚云要离开的时候她满眼的不舍,她并没有送出来,只是在门后开启了一个小缝隙,然后不舍的看着楚云。

    楚云跟林小灰聊了一会,感觉心情好多了,他慢慢的往回走着,跟林小灰在一起没有那么复杂,很舒心,楚云微微一笑。

    但是走着走着他回忆起林小灰今天的状态,有些不太像以前的林小灰,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而且林小灰的气息也不太对,给楚云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突然楚云拿出了一个乾坤囊,从里面拿出了一张有年头的羊皮纸,看到羊皮纸的封面上,那几个字竟然消失了,楚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慌张的打开了羊皮纸,果然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楚云大吃了一惊,立刻就返回了林小灰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