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在这一年可是看足了好戏,兽神山强干弱枝,总门不断地跟分门抽血,于是,在云家的突然袭击之下,兽神山的分门毫无反抗之力,云家连着攻陷六个半县。兽神山死伤弟子多达几万人,这还没有算那些没有正式编制的弟子。地阶弟子也损失了几十位,在最新的一次大战中,兽神山和云家总共伤亡了近百位地阶武者,双方都无力的进攻,于是默契的停了下来,进入了相持阶段,当然小规模的接战还是不断的。

    不知道为什么,两家势力大战了数年的时间,西北得其他势力竟然没有半点的干预。蜀山派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作为西北秩序的维持者,他们就像没有看到云家和兽神山的大战一样。

    西北道蜀山派掌控十州中的五个另外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郡县,差不多占据了六个州。其他的四个州,云州被云家占据,而泾州被红枫谷占据大半、陇州被金刀门占据、镇北镖局所在的宁州被蜀山派和药王谷联合占据、庆州被大明帝国和蜀山派占据、定州则被卫国军团占据,这些都是跟云家差不多的大势力,但是这一次的事情,他们竟然全部视而不见,很是古怪,换成以前,他们绝不会坐视云家壮大,早就跳出来捣乱了。

    如果说云州之外的势力没有动作还情有可原,毕竟距离太远,但是云州的本土势力也都一动不动就让人想不明白了,兽神山当年跟云家二房、三房、以及所有大小门派结盟,对抗云家长房,但是兽神山被攻击之后,这些门派全都不闻不问,任凭兽神山独自面对云家的兵锋,这让兽神山的高层全都莫不着头脑,楚云其实也没有明白。难道会是灵幻密地的原因?上官同济去灵幻密地一直没有消息,楚云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其他的三个人,楚云跟他们没有直接联系,一直都是上官同济单线联系。

    不管其他门派怎么样,兽神山都只能咬着牙坚持。兽神山过得很是苦逼,但是楚云却过得很是潇洒。楚云经过几年的沉淀,又有云家送的大礼包,他竟然在四十几岁就摸到了地阶巅峰的边缘,他大喜之下,一方面嘱咐诸葛青衣等人继续组织商队,买卖双方所需的商品大发其财,另一方面,立刻就在三圣乡最严密的密室中,开始闭关。

    地阶初期就不用说了,除了有了能够自保的自爆和内力外放,其他的手段也不见得有多高明,当然神识算是神妙无比,但是范围太少,也就是那么回事。

    到了地阶中阶的叠力境才算是有了真正的自保的手段,后期的炼心境更是开启了念力这种奇特的手段。

    但是地阶十层却不同,不光是开穴,也就是打通穴位,增强武者的内力而且还能获得神通,这让楚云大为感兴趣。但是具体的什么神通,云家给的晋级经验里面并没有说,云家也给楚云留了一手,楚云也没有办法,整个霸王门自己境界最高,自己只能慢慢的探索,索性他现在才四十多岁,就有机会晋级地阶十层,不知道大路上那些天子骄子知道了会不会羞愧。

    楚云已经打通了任督等奇经八脉的六个大穴,晋级地阶十层就需要打通剩下的阳维脉、阴维脉,就会正式晋级。

    阴维脉、阳维脉:维,有维系之意。阴维脉的功能是“维络诸阴”;阳维脉的功能是“维络诸阳”。

    楚云心里很是火热,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打通了,别的不提,就是自己的内力总量会多到惊人。他的经脉本来就宽阔,再被小羬羊的母亲吐了一口之后,自己的经脉拓宽了一倍还多。楚云曾经勘查过地阶五层的魏镇的经脉,如果他的经脉是小溪,那么自己的就是江河。

    楚云从云家敲诈来的一些丹药,楚云准备在他冲击天阶的时候再用,这一次楚云准备不借助任何外物冲击地阶十层。他在人境的时候他也一次冲击过两个经脉,因此自觉地轻车熟路,他花费了一个月理顺了内力,然后又花了几天整理了心境,然后把地灵丹和地玄丹放在了自己的面前,随时准备补充内力,一切准备就绪,他就开始了长达一年的闭关。

    一年之后,楚云颓然的瘫坐在了石床之上,这是他第五次冲击地阶十层,但是却依旧失败了。以前在人境九层冲击人境十层,也需要冲击两个穴位,只需要内力均等同时冲击两个经脉就可以,并不是多难。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行不通。

    阳维脉、阴维脉两个经脉十分的奇怪,楚云想尽了任何办法都做不到均等的冲击,一旦开始之后,不是阳维脉吸力增大,就是阴维脉吸力增大。楚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连续失败了五次。

    “怎么回事呢?到底哪里做得不对?”楚云很是诧异,他决定不按照人境九层冲击人境十层的方法,而是单个冲击,想要试试效果。

    楚云吃了一颗地灵丹把内力恢复满,然后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开始冲击阳维脉。阳维脉逐渐的被内力冲击,进展非常的喜人,楚云并没有出现一点异常,他暗暗欣喜,看起来情况应该是对的。但是突然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楚云脑袋就有些发闷,阳维脉之中的内力不受控制的开始暴动,楚云对自己的内力失去了控制,楚云感觉脑袋越来越沉。

    猛然间,楚云感觉自己回到了地球,眼前竟然浮现出自己的地球时候的女友,她正在对着自己破口大骂,楚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难道这些都是梦?

    “你个垃圾,一个月才赚几千块钱,老娘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废物,咱们的婚事作废了。”她骂得越来越难听,楚云感觉自己越来越气愤,在仙武大陆楚云虽然是个小势力的首领,但是却说什么是什么,他怎么能忍受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楚云转身进了厨房拿出了一把菜刀。

    “你砍啊,你个孬种,有本事就杀了我啊,你连杀人都不敢,你永远是个废物。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给你戴了顶绿帽子,你这种废物,能拿我怎么样?”她看到楚云拿着刀,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不断的刺激楚云,楚云心中的杀意越来越盛,他忍不住抬起了自己的胳膊。

    “不对,这全都是假的,心魔这都是心魔。”楚云一下子扔下了刀,捂着脑袋大喊了起来,果然自己的前女友消失了,楚云回到了密室,他浑身内力都开始暴动,要不是他清醒的早,再耽误一会,他的内力就会彻底把自己撑爆。

    楚云咽了口唾沫,实在是太惊险了。他的内力不听使唤,身体也有些不受指控,他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颗充满了灵气的丹药,然后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这颗丹药正是云家给他的清秒丹,是一种对抗心魔十分有用的丹药,楚云本来想晋级天阶用的,因为这种丹药,有时候有钱都买不到,但是现在不得不用了。

    清秒丹果然不凡,吃下去之后,楚云的神智慢慢的恢复,他连忙的理顺内力,他的内力在强有力的控制下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但是仅仅这么一会的功夫,他的阳维脉就彻底的破碎了,楚云的内力的确是浩大,但是一旦暴动,破坏力也会更厉害。

    楚云看到破损的阳维脉欲哭无泪,这种程度的破损,续脉丹都完全修复不了,楚云无奈的拿出了玄参丹,这种丹药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滋养经脉,因为晋级天阶非常凶险。当然他也有修复经脉的作用,但是一般没人这么做,毕竟太浪费了,不过楚云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楚云在黄飞鸿世界的时候跟陈耕耘交手,经脉受损,但是受损的并不严重,那个时候楚云花费了很多的经历弄来一枚续经丹,主要是楚云对仙武大陆不熟悉的原因,现在的话,让楚云再去弄一枚,不需要多麻烦,比如说苍火道人,楚云就通过日月商行给他弄到了。

    但是这一次不同,他伤损的经脉十分的严重,不是续经丹可以修复的,但是购置更高级别的丹药,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经脉受损了,越早修复越好,因此楚云虽然不舍,但是为了自己也只能吃了这一颗宝贵的玄参丹了。

    楚云也有些很无语,从云家坑来的东西虽然不少,但是最珍贵的就是玄参丹、开灵丹和清秒丹,现在竟然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吃了两颗。

    楚云对云家没有一点的好印象,你说说你给我太上长老晋级地阶十层的经验,你倒是给全啊,竟然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楚云恢复了三个月才走出密室,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半了,而云家和兽神山依旧在如火如荼的打着,距离开战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了。

    楚云出关之后,诸葛青衣和文轩第一时间就来拜见了。在这几年,霸王门因为占据着位置的优势,因此大发战争财,收入不光没有减少,反而逐渐递增,因此霸王门发展的很是迅速,实力比起几年前增长了不少。

    路游已经晋级了地阶六层,而魏镇也已经到了地阶五层的巅峰,他们是除了楚云境界最高的人。当然这没有算楚大等人,他们依旧困在蛮帅巅峰,没有晋级蛮王,但是有了楚云给他们的八荒兽血功,可以正大光明的跟人交手了。其实楚云已经把晋级蛮王的办法交给了他们三个,但是他们三个也没有研究出什么头绪,楚云闭关多次,都没有晋级蛮王,因此也无法教导他们。楚云一直的认为晋级蛮王是提升自己实力最简单的方法,但是没想到任何一门武功的晋级都难如登天,不是楚云想象的那么简单。

    另外的长老大都在霸王门不吝啬的支持下晋级了一阶,甚至疯魔棍董玄还从人境直接晋级了地阶,当时还引起了云家的关注,也多亏董玄晋级的时候,霸王门的众人把他带到了淮阴县,并且派了好几位好手守护,云家这才没有怀疑到霸王门的头上,否则的话,让他们知道,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了这么一个势力,他们肯定会先剿灭的。

    “好,很好,诸葛先生和文先生辛苦了,现在云家和兽神山的战斗愈加的平静,在我看来一时半会时结束不了的。我的境界也到达了瓶颈,我准备出去游历一下。临淮郡的楚三和何足道遇到了困难,我准备去那里帮帮他们,顺便的散散心,你们觉得如何?”楚云开口问道。

    诸葛青衣和文轩互看了一眼,然后面有难色。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嘛?”楚云开口问道,霸王门现在虽然夹在云家和兽神山之间,但是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云家这些年都非常的遵守协议。而霸王门内部,有着路游、魏镇、楚大、楚二、熊大、熊二、林小灰、陈火以及诸葛青衣,他们都是地阶武者,而且都是楚云的铁杆,其他的像是苍火道人、仇似海等人也都构不成威胁,就算是千面人偶白晶晶也很老实。霸王门内外都没有问题,楚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不愿意自己离开。

    “主公,您以前可是失踪过两次啊,第二次甚至是十几年,我们实在是担惊受怕的,希望主公体谅。”诸葛青衣说完,楚云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确有过前科,怪不得两个人一脸的不情愿,但是这都是系统坑的自己,自己也没办法啊,因此只能安慰了起来。

    好说歹说楚云才让他们相信了自己,这一次自己离开什么人都不带,自己要独闯江湖,不过临走之前要安排好一系列的事情,因此把所有的长老全部单独的召集了过来,挨个吩咐一下。

    楚云把均县南部的安全交给了路游,把三圣乡交给了魏镇,两个人都是地境中期,应该能威慑图谋不轨之辈,而楚大和楚二两个人,楚云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诸葛青衣和文轩两个人。

    对苍火道人楚云很放心,只是告诉他自己要去一趟临淮郡,帮何足道发展,他就绝对不会给楚云了麻烦。仇似海和董玄楚云告诉他们一定不要头脑发热,现在兽神山虽然被云家压制,但是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让他们一定等待时机,楚云又让魏谋****,限制两个人的权力,免得他们头脑发热。

    陈火等人楚云很是放心,让他们好好的修炼,然后就把他们交给了诸葛青衣。

    最麻烦的是几个女人,萧紫儿和花朵儿听到楚云要走,她们非要跟楚云一起去,楚云告诉他们自己很快就会回来,她们也知道自己实力低,因此也无奈的答应了。

    因为楚云不知道离开多久,因此两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商量的,让楚云好好享受了一把一龙双凤。这还是这么多年,楚云真正的跟萧紫儿享受鱼水之欢,花朵儿热情奔放,萧紫儿含蓄内敛,楚云第一次有了乐不思蜀的感觉。楚云的情感十分的迟钝,否则也不至于在仙武大陆混了几十年才混了两个女人,换成其他穿越的前辈,几十年最少也要两位数的了。

    冷雅竹还是那个样子,对楚云不冷不热,知道楚云要出去游历,除了说了声小心,也没有别的表示了。不过楚云失望的转身离开之前临,冷雅竹交给了楚云一个荷包,说是感谢楚云这些年的照顾,但是楚云看着荷包上绣着的鸳鸯,抬头看了一眼冷雅竹躲闪的眼神,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然后楚云把千面人偶白晶晶喊了过来,这个女人是楚云最不放心的一个,他的实力已经是地阶三层,晋级的速度惊人。而且他的武功十分强悍,说能硬抗地阶中期也不为过。这个女人的心思楚云捉摸不准,这几年虽然很老实,但是楚云总觉不放心。

    “白姑娘,这些年过得如何啊?我可是严格按照我们的约定做的,每年一颗地灵丹,但是你好像是没起什么作用啊,你这不是拿着我的薪俸不办事嘛?说实话我很不满意啊。”楚云看到白晶晶到来,不等她说话就埋怨道。楚云这么做当然是先声夺人,敲打一下这个女人。结果白晶晶一句话就差点把楚云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