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把时间故意说错了几个月的确是想坑一下兽神山,这样兽神山的准备能少一些,他们的损失就大一些。而且这也能为自己属下的仇似海跟董玄叔侄出一口子气,毕竟他们跟兽神山仇深似海。但是楚云绝不会想到,兽神山花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却几乎没有做什么准备,反应迟缓到让人崩溃。当云家兵临均县这个乐浪郡的紧要之地的时候,兽神山毫无反应,眼睁睁的看着云家占据了均县。

    楚云装扮的蜀山派黑袍人在均县和淮阴县的关卡收取了云家给予的好处,然后就迅速的离开了。楚云披着灵隐斗篷,站在关卡外面,云家的人不断地到来,虽然只是先头部队,但是气势如虹。

    云家的先头部队十几位地阶武者,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迅速占据了关卡,然后从闻乡-雪宫乡-闻韶乡-东夏乡-青林乡-文乡北部一直到文乡北部和琅琊郡的关卡,竟然没有遇到一点的阻挡。

    他们身后跟着上千人的云家私兵,他们沿着均县官道,开始构建永久的工势和巡逻点,以求保证后勤补给,素质之专业,让楚云等霸王门的人大为感叹。至于其他的地方,他们秋毫无犯。楚云心里暗暗点头,这种占据运输线的办法,的确是最正确的,不光省力,而且他们以后完全可以依靠官道往外拓展。这有点像鬼子当年占据华夏的时候,顺着铁路线扩张。因此他们进展极快,短短半个月,云家就占据了均县东部的官道和两个关键关卡。

    这些地方早就被楚云全部转移了,霸王门的势力除了一部分撤往了均县南部,另一部分都撤向了三圣乡,楚云跟云家早有协定,云家绝不会动用这些地方。当然楚云也不是完全相信云家的承诺,不管是三圣乡的堡垒还是遏制均县南部的堡垒,都被楚云建造的异常的牢固,云家想攻下来,也需要大量的人手,楚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为了芝麻大小的利益,浪费兵力的。果然楚云观察了一段时间,他们完全都按照规定来的。

    大半个月后,云家的主力军团陆续的开进均县,高达五万的云家私兵,当真是人山人海,楚云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军队行军。虽然他们叫做云家私军,但是比起正规的部队也没什么区别。

    最前面是高达两万人的骑兵部队,这些部队全都一人双马,清一色的二级杂交马,光这几万匹的杂交马部队,构建起来就是天文数字,一般的势力都养不起。云家的杂交马是他们自己培养的,叫做云马,颜色全是的白色的,这种马身材呈现流线型,看起来比别的马瘦弱,但是耐力极好,速度不逊色于最顶级的杂交马,而且这个马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全部失去了听觉,只能靠主人的动作指挥。

    正是因为这个,云马不逊色于顶级杂交马的能力却被排为二级杂家马。因为云马听不到,所以骑手在指挥的时候,不如那些其他的马顺畅。但是也有很大的好处,那就是他们都听不到战场上的任何声音,所以他们不会感到害怕,只要骑手不乱指挥,他们绝不会出现畏敌不前或者惊马的情况。用游戏中一个形容就是云马“稳如老狗”。

    在骑兵之后,是高达二万人的弓弩兵,他们一半人拿着令人畏惧的弑神弩,一半人推着巨大无比的破城弩,还有一小部分人,拿着地阶最畏惧的射神弩,这上千架的射神弩,能够轻易的撕裂地阶的内力防御,让任何一个地阶闻风丧胆。

    楚云看的异常的眼热,他当年在极暗魔宗的地盘,一共才得到了几十架,被他当心肝宝贝一样的爱护着,看看人家云家,一出手就是上千架。

    最后跟着的一万人,全部身穿钢甲,就跟巨大的肉罐头一样,他们还戴着节云梯等破城的工具,楚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全都是攻城部队。这些人境界全都是人境后期之上,又身穿防御力不差的铠甲,一旦用节云梯等攻城工具把他们射上城墙,楚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城市,能够抵挡这群铁罐头。就是地阶武者再强,但是又能对付几个?

    “怎么样沈鹰,看起来有什么想法?”楚云问向身边的沈鹰,楚云一直都把练兵和统帅军阵交给此人,他也不负众望,这一次楚云带着沈鹰前来观看,就是希望他学习一下。

    “不过如此,他们行军如此大意,给我一只五千人的骑兵,我就能他们全部咬死,只要我用一部分人手在后方骚扰,然后从射神弩最少的左边杀出,他们一定全部崩溃,然后我尾随追击,全部消灭也不在话下。”本来是带着沈鹰长长见识的,结果人家根本瞧不上,楚云很是尴尬,但是他也不懂军事上面的事情,无法反驳。

    “沈统领此言差矣,云家并非没有防备,你看他们骑兵在前面,跟后面的部队有百里的距离,这个距离救援起来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弓弩兵和攻城兵的距离只有五里的路程,距离更近救援起来更快。你的计划是从弓弩兵杀入,然后驱赶着弓弩兵冲击其他的兵种,造成他们自己的内乱,从而获胜。但是这个计划有很大的缺陷,只要弓弩兵的统帅不傻,一旦放弃自己左翼,然后组织中部和右翼的弓弩兵防御,进行无差别的射杀,他们就能拖住你的骑兵。到时候后方的攻城兵赶来,利用他们的攻城设备,在周围布置一道临时的防御,你的骑兵就会进退不得,一旦拖到百里之外的骑兵赶来,你的部队将会全军覆没,而人家的代价只是损失了一部分的弓弩兵而已。”楚大开口了,他在无边城的时候也带过兵,因此一眼就看出了沈鹰计划的缺陷。

    “楚长老你的话,我不赞同,仓促之下,对方的弓弩兵的统领不一定能够迅速的反应过来,而且就算是他反应过来,也没有下达无差别射击的勇气。就算是有这个勇气,后面的攻城兵和前面的骑兵,也不一定能够及时的救援,所以说您的假设都是最完美的情况下发生的,我并不觉得这些假设都能一一实现。我觉得让我指挥,就算是无法做到歼灭他们,也能做到全身而退。”沈鹰不服气的说道。

    “沈统领,打仗未虑胜先虑败,你这是赌徒的心理,战场上凑巧的事情多了,我们要对自己手下的士兵负责。”楚大瓮声瓮气的说道。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云家的私兵自有人对付,咱们是来看热闹的,不要伤了和气,咱们走吧。”楚云立刻打断了两个人的争论。

    云家占据了文乡北部的关卡,部队越来越多的时候,兽神山的终于慌了,但是这个关卡是他们建造的,深知关卡的坚固,他们一时间也夺不回来。而且他们也不敢先动手,云家虽然占据了均县,但是并没有跟兽神山宣战,兽神山的人还有最后一丝的希望,他们希望云家不是对兽神山动手。而且他们也开始在布置重兵,准备应对的云家,不过已经晚了。

    一个月后,云家在均县的地阶武者达到了惊人的二三百名,而私兵达到惊人的三十万的时候,兽神山彻底的慌了。

    大秦历八月八日,黄道吉日大吉大利,云家正式对兽神山宣战,并且列举了兽神山的十大罪状。

    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些罪状全是扯淡,比如说对朝廷不恭,几十年不去中都拜见皇帝,这不是扯淡吗,西北道哪一家门派去过?

    还有就是不听从云州之主云家的号令,伙同反云家势力对抗云家,并且制造了琅琊郡内乱。这前半部分倒是真的,制造琅琊郡内乱这件事,兽神山想要插手,也做不到啊。

    不管兽神山怎么喊冤,云家都正式的对他动手。三十万大军兵分两路,一路几十名地阶武者以及十万私兵,开始扫荡兽神山下属门派。另一路以二百地阶武者伙同二十万大军朝着兽神山的山门兽神县挺进。

    第一路势如破竹,毕竟兽神山强干弱枝,分门没多少实力,大多只有一两位地阶武者,但是这些地方却是兽神山税收后勤的重要产地,兽神山损失惨重。

    指挥这一路人马的云家半步天阶武者马惊风名扬西北道,被人们称之为云州之狐,以行动迅速,攻击迅猛著称。他短短一年时间就占据了乐浪郡十个县中的五个。

    这个马惊风是云家老祖的再传弟子,他的父亲是云家老祖的弟子,可惜英年早逝,马惊风十分低调,一直都默默的练武,竟然成为云家第三代的翘楚,深为云家老祖器重,也是云家除了第一代和第二代,最有可能晋级天阶的天才,比起云家老祖的三个孙子天赋更高。

    马惊风这一次他一鸣惊人,也在合理之中。而另一只部队的带领人物就让人诧异了,竟然是云家有名的纨绔子弟云不改,这个家伙也是云家第四代的人,算起来是云霜爷爷的兄弟,是云家第四代最小的一位,正儿八经的云家嫡子,也是现在云家长房家主的亲儿子。

    这个家伙当年做尽了荒唐事,最有名的一件,就是喜欢上了极魅魔宗的妖女,并且两个人还私奔了,而且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云不改,就是说不改初心。这差点让云家和极魅魔宗气死,云不改的身份就不说了,极魅魔宗的那个女子,可是当时的圣女,极魅魔宗虽然艳名在外,但是圣女偏偏只能是处子,那一代圣女的天赋十分的高,被门主看重,但是竟然跟人私奔了,两个门派同时震怒。

    云不改当时只是地阶中期,极魅魔宗的圣女也是地阶中期,两个人私奔之后,两大门派联合追铺,竟然被他们逃了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之后,云不改抱着一个儿子返回了云家,而极魅魔宗的圣女却不见踪影,云家老祖很是对这个重孙子生气,因此一气之下云不改就被关在云家思过堂五十年,他也是最近才放出来的,没想到一出来就担任了这么重要的职位,而且他的境界竟然晋级了半步天阶,他的年龄比起马惊风还小着二十岁,这么算起来,他的天赋几乎不下于马惊风了,甚至更强。

    这家伙一反以前毛躁的性格,变得稳扎稳打起来,因为他的目标是兽神山,因此虽然只占据了一个县的地盘,但是却打败了兽神山组织了数次大规模的反击,甚至有一次兽神山派出了五百只灵兽,试图打乱云家的部署,但是云不改都靠着稳健的防御,以及拼命的精神,打退了兽神山的进攻。一时间云不改的名声直线提高。

    兽神山的几十位掌权者再次聚集在了一起,他们这一年的时间,不但没有合作抗敌,反而在不断的推卸着自己的责任。司徒浩然怪大长老一系没有做好情报,这指责得到了一半人的支持,而大长老则怪司徒浩然身为门主,没有早做预防,要求司徒浩然立刻退位。

    这件事情等太上长老知道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云家已经跟他们宣战许久。一众太上长老震怒,立刻发下严厉的旨意,命令他们把一切消息告知太上长老团。他们虽然都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权利,但是也不得不交了出去一部分,兽神山的太上长老一掌握大权,立刻安排人手防御。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兽神山失去了先机,接连的丢城失地,已经只剩下四个县的地盘了。

    他们聚在一起的原因,就是想彻底的把权力交出去,这些日子他们没少扯后腿,否则,兽神山也不至于一败涂地,要知道他们的门人可是以百万计的大门派,掌控的人手何止百亿,完全可以组织出跟云家不相上下的军队,甚至穷兵黩武,完全比云家入侵的部队更加的强悍。

    一行人商量完毕,然后赶到太上长老闭关的密室,兽神山的天阶太上长老有一十三人,这还没有算上掌门司徒浩然。自从大明帝国所有大门派签订了天人协议之后,天阶之上的强者就彻底退出了管理的舞台。

    天人协议主要规定任何门派只要不是生死存亡之战,不可以派遣天阶之上高手作战。而这个协议的范围就是山门一万里之内,只要敌方不进攻这个范围,天阶高手就不能出手,这也是为什么,在江湖行走的都是天阶之下的原因。

    各大门派的地阶武者为权力也可以说是为了资源,先后开始架空自己门派的天阶武者,虽然这些天阶武者掌握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但是也许是对权力失去了热忱,也许是为了门派的和谐,绝大部分的门派天阶之上的武者都开始放权。这也是为什么成为了太上长老反而不如实职长老权力大的原因。

    当然也有许多的门派太上长老不甘心失去权力,但是这些门派无一例外的因为内斗开始衰落。也有的度过了难关,成为了家族式门派,比如说云家,云家老祖当年建立的可是云州门,但是那个时候大量的弟子要求他交出实权,他一怒之下,就灭门建家,家族式门派是家长制的,因此他保留了很大的权力。

    这一次兽神山把实权交回了太上长老,成为了整个西北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但是兽神山却凭借着太上长老的指挥稳定了整个局势,乐浪郡的局势一变,让所有关注的门派都看不清楚结果了。

    ps:抱歉各位,都知道我是现码现发的,我也没存稿,今天加更实在是发不出来了,刚写完这一章,这一章内容太杂,太耗费时间了,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