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发离开之后不就,几个人就出现在了他发现包袱的树边上。如果吴长发能看到肯定就大吃一惊,因为其中一个人正是他以为死了的苍火道人,他的确是受了重伤,被身边的何足道扶着,但是起色却还算是不错。

    “苍火前辈,你受苦了,你放心,续经丹虽然珍贵,但是我还是能弄到的,我已经联系日月商行,他们一有消息,我就会去取的。”一个穿着黑袍的人,正是刚才吴长发见到的那个杀了苍火道人和车夫的黑袍人,这个人正是楚云。

    “门主客气了,我这把老骨头都是您救得,要不是您,我跟足道早就已经不在了。足道,师傅知道你因为紫儿姑娘的事情跟门主置气,但是你想想门主待你如何。如果老夫知道你背叛门主,那么我就亲自出手清理门户。”苍火道人厉声道。

    “门主,说实话,我以前对您还真的不服气,但是这些年您待我们如何,我心里都清楚,我何足道以武道之心发誓,这条命就是门主您的了。不过您如果真的负了紫儿姑娘,我这条命就不要了。”何足道说完楚云哈哈大笑。

    “何兄弟,不是我不想娶紫儿,现在是她不肯嫁给我,我也没办法,你放心只要她愿意,我会立马娶她。”楚云笑着说道。

    “足道,这是门主的私事,你小子怎么能够插嘴,你都娶了十几房小妾额,门主为了门内的事务一个都没娶,你糊涂。”苍火道人大怒。

    “没事,这也能代表何兄的赤子之心啊,何兄,你暂时不能出现,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敢不敢做?”楚云看着何足道,何足道没有犹豫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了。

    “好,何兄,我要你去陈留郡建一个势力,陈留郡被天地盟统治,名义上虽然是一家的,但是他们其实是一个十分松散的联盟,你去了之后,看看能否建立一块地盘,当我们霸王门的退路,就不知道你敢不敢去?”楚云目光如炬的看着何足道,何足道想了片刻就下定了决心。

    “门主我愿意去。”何足道坚定的说道。

    “好,我会叫楚三陪你去,去了之后一切你做主,你的家人我会帮你照顾好的,你就放心吧。另外我会叫暗影卫在琅琊郡铺设好联络点,陈留郡紧挨着琅琊郡,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随时通知我。你以前控制一个势力,境界提升太快我怕别人怀疑,所以我不准你多服用地灵丹,现在你自由了,我特批你二十枚,加上你这几年存的,晋级地阶三层没有问题,你也好有自保之力。”楚云立刻从乾坤囊拿出了二十枚地灵丹递给了何足道,何足道虽然也是一个势力的首领,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多的地灵丹,他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好好干,别担心楚三蛮人身份暴露的事,我给他寻来了一门《八荒兽血功》,完全可以正常的跟人动手,地阶中阶的武者也不在话下。不过如果他要用全力的时候,你一定要做的干净利落,不能被任何人发现他蛮族的身份,知道嘛?”楚云再三嘱咐道,这门《八荒兽血功》是楚云根据无边城的敏敏郡主给自己的秘法,然后用系统融合而成的,几乎可以算是外家功夫,不但能够发挥血脉之力的绝大部分势力,而且能做到很好的掩盖,也是楚云闭关多年为自己研究出来的。楚大三人对自己忠心耿耿,因此楚云第一时间就传授给了他们。

    当然楚云这么做可不是留一条后路这么简单,如果现在有一副云州的地图,何足道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陈留郡的位置跟均县一东一西把琅琊郡夹在了正中间。楚云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看上了琅琊郡这块肥美的地盘,他的野心大到吞并一个郡的地步。这件事当然不能告诉其他人,因为他连均县都搞不定,跟人说只能换来的只是耻笑而已,霸王门比起兽神山来说,实在是太弱小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件事没可能发生,不是嘛?

    何足道根本没有回霸王门和楚三两个人立刻离开了均县,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魏谋和暗影卫的人,他们要先建立一套联络网,上官同济会派人帮忙。这件事除了楚云和苍火道人,其余人根本不知道,哪怕魏谋都认不出这个整日蒙着脸的黑衣人是何足道。所有人都以为何足道以及被杀了。苍火道人被楚云安排在了三圣乡,深深的藏了起来,一旦等续经丹有了消息,他就能恢复大半实力。

    当然他的经脉全部碎裂,就是续经丹也无法完全修复,所以以后想要再进一步几乎没了可能,但是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是烧高香了,他也很看得看。他自愿去三圣乡教导霸王门的新弟子,有这么一个经验丰富的高手,楚云也十分的放心。

    兽神山的执法长老吴长发兴致勃勃的跑回了兽神山,不得不说兽神山的武功路数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有本命兽赶路真的是快。回到兽神山之后,吴长发害怕掌门贪污自己的功劳,立刻把兽神山所有掌权的长老聚在了一起。

    兽神山共有一位门主、三位副门主、十大长老以及二十几位负责具体工作的实职长老,他的执法长老只是实职长老之一。

    几十位地阶后期的武者聚在了一起,而门主五爪金龙司徒浩然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让他十分不满,但是每一任都只有五十年,他的时代立刻就过去了,成为了天价不能连任掌门,这也是兽神山的规矩,所以他在不满也没有表现出来。

    “吴长老,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把我们这么多人集中在一起?”司徒浩然一脸正气的开口了。

    “门主,各位长老,我奉门主之命去了一次均县,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阴谋,这个阴谋关系到我们兽神山的生死存亡,所以为了郑重起见,我才会自己做主请各位出来商议,各位请看。”吴长发真是意气风发,他拿出了一个包裹,包裹打开一堆灵币让这群长老十分动容,这可是不少的钱。但是吴长发对灵币视而不见,从里面郑重拿出了一封信,然后绕过了门主司徒浩然,直接递给了下一任门主最有利的竞争者十大长老之首的大长老叶星辰。

    本来十大长老之首的是司徒浩然的亲叔叔司徒奔,他是地阶九层巅峰的强者,但是他成功晋级了地阶十层之后,不得不把位置让了出来,在兽神山有严格的规定,人境巅峰和地阶巅峰的武者不担任任何职务(门主除外),必须专心修炼。

    司徒奔交出了大长老的职位,开始闭关修炼,这也让司徒浩然在门内的权威大大降低,因为他失去了左膀右臂。一旦他成为了太上长老,那么兽神山第一大家族竟然就没了政务的代表人物,地位必然会一落千丈。别看太上长老看起来威风,可以任免门主,但是他们其实没多少实权,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嘛。这也是司徒浩然拉拢上官同济,以及全力培养火凤武的原因,他们家族除了他们两位,竟然一位地阶中期之上的后辈都没有,以前的几位同盟,也很可能会抛弃他们司徒家找新的合作伙伴。

    但是今天这个事,吴长发的确有些过分了,司徒浩然忍了几次都没忍下来:“吴长老,这里的都不是外人,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是,这么小小的一封信,一个个看下去,咱们今天下午就不用做别的事情了。”

    司徒浩然没有说这封信不给自己这个门主而不满,而是利用的耽误大家时间的借口,既敲打了吴长发也没有破坏自己正面的形象,这下子跟大长老叶星辰不对付的一些派系,纷纷开口支持。

    起码一半的长老纷纷指责之后,吴长发老脸通红,他没想到自己讨好一下大长老,竟然弄的里外不是人,司徒浩然这个老家伙还真的是不好对付,要不是他马上就要离职,自己还有活路嘛?

    但是他还是固执的看向大长老,大长老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吴长发知道,这是大长老领他的情了,他心里十分高兴,至于马上就要卸任的门主,他不是很在意:“各位,我就直接把我探查来的事情,跟各位说一下吧,三个月后,云家将会突然袭击占据均县,并且拿我们兽神山下手,彻底打通他们跟河内郡、河东郡的通道,让云家的势力彻底的连成一块。”

    吴长发说完,本来还面色不耐的所有长老全都被惊呆了。

    “怎么可能?”

    “云家这是疯了嘛?”

    “我们兽神山和云家二房、三房结盟,长房这是要杀鸡骇猴?”

    长老们全都猜测了起来,司徒浩然一把接过大长老叶星辰递过来的信,大长老不给不行啊,这件事只有门主才能做主,司徒浩然现在还是门主。司徒浩然仔细的看了起来,这封信是苍火道人写的,把均县最近发生的大事一件件的都联系了起来。

    先是均县虫灾,这是云家制造的,苍火道人列举了大量的证据,比如说虫灾不进攻淮阴县、以及无尽衍生虫阵,这个阵法花费的中阶灵币是海量的,不是大势力绝不可能凑齐的。

    对于虫灾的原因,苍火道人在信里猜测,云家是想把均县扫荡一空,为占据均县做准备,这样不用费多大力气,又能遮人耳目。

    然后苍火道人还说云家近几年在均县周围囤积了大量的人手和物资,附近除了均县,全都是云家的地盘,可想而知,他们的目的必是均县无疑。

    因此苍火道人和何足道总结出这些事情之后,感觉非常的害怕。他们觉得事情越来越紧迫,他们就想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但是被云家发现了,云家派来了一位半步天阶,四位地阶后期的武者,对付两个人,何足道当场被杀,苍火道人受了重伤,利用密道逃生,但是依旧没有逃出性命,最终被斩杀。

    吴长发又把自己怎么发现这封信的过程说了一遍,虽然有的长老认为太巧合,但是当吴长发说出那个击杀苍火道人的黑衣人的特征的时候,几位见多识广的长老立刻就下了结论。

    “天池冰晶?吴长老你确定是这种材料?这种材料如此稀少,你不会看错了吧?”几个长老问道。

    “各位同门,这种材料的特征如此明显,我以前在拍卖会见过一次,我绝不会看错。”吴长发肯定的说道。

    “这个动手之人竟然能够用一把天池冰晶材质的宝剑,我肯定此人是云家老祖唯一的女儿一脉的后辈,此人叫做陈实,老夫有幸见过此人。他的剑就是天池冰晶所做,剑名为冰心剑,在几十年前曾经一年之内击杀了三位同阶高手而名扬西北,被称为云家后辈第一用剑高手,是一位绝对的剑痴。此人一般不会外出任务,除非是挑战剑道高手,现在他都出动了,看起来云家所图非小啊。”大长老叶星辰说道。

    “大长老,天池冰晶会不会别人故意栽赃的?”一个长老问道。

    “绝不会错的,咱们这里距离天池极其遥远,这种冰晶一年也只有几两的产出,很是稀少。云家老祖当年曾经救过天池派的少掌门,天池派感恩之下,就赠予了云家老祖几百斤,在整个西北道,能用天池冰晶做剑的只此一家。此剑几乎就是陈实的标志。你们不知道这种冰晶只有在武器中增加一点就能够增强韧性和内力的传导性,还能够抑制走火入魔,价值非同小可,绝不可能是别人栽赃。”大长老摇了摇头。

    “这么一说,云家要对我们动手的事是真的?可是他们怎么敢?均县可是一个火药桶,蜀山派都没有得到。”一位副门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大长老,各位同门,山泉盗的白晶晶也说过,蜀山派的那个弟子早就知道了均县要出大事,嘱咐她万事小心。现在均县所有势力都在转移,你们说蜀山派的人都知道了,云家会不会跟蜀山派达成了什么协议?”吴长发开口问道。

    “如果这封信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兽神山危险了,三个月后,我们全部在座的大部分人都会去灵幻密地为我们的弟子保驾护航,到时候,我们门内空虚,他们一旦发难,我们猝不及防,很可能就会大事不好。”其他几位长老也都大点起头。

    “我们要不要报告太上长老?”又一个长老问道。

    “咱们大明的所有大门派都有协议,除非生死存亡或者是对待外族,否则绝不动用天阶,就算是告诉了太上长老,除了让他们担心,从而耽误修炼,也没别的用处,我们何不探查清楚之后再做决定。”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这个长老因为这个提议,以后肯定会背大锅了,天阶长老是不可以随便出手,但是不是不能出去探查,如果天阶高手的速度去探查一番,那么一切事情就会证实了,但是现在他们这群扯皮的家伙,让兽神山损失惨重。

    “三个月的时间还很充足,这件事也不一定是真的,我们一方面探查事情的真相,一方面朝着均县进入我们琅琊郡的两个入口派遣兵力。但是灵幻密地也不能放松,这是我们门派崛起的契机。大长老你跟吴长老一起负责探查云家的事情,这是重中之重,你可以调动任何人受,务必在一个月内查出来真相。”司徒浩然立刻吩咐道,大长老欣然领命。

    他们一脉的十几位实职长老立刻聚在了一起,吴长发赫然在列,三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云家调集大军,肯定会漏出很多迹象,因此他们不是很急,只派出去了一些低级初期的弟子,他们现在正在商量的是如何用这一次的功劳,争取到门主之位。另外吴长发投靠大长老一系,他的职位也关系到他们上台之后的蛋糕划分,这一耽误就是半个月。

    他们全都信誓旦旦的认为,苍火道人的信全都是真的,因此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楚云故意的把云家进攻的时间修改了成了三个月后,而实际的时间却是仅仅有不到一个月。等他们接到消息,派出去的几十位弟子全部失去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ps:感谢书友bck 竹竿和☆♂Snail的月票,明天为你们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