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当家的,咱们两家可以说是同气连枝的盟友,在下听说均县出现了一些大事,作为盟友阁下不跟我兽神山通通气,是否不是太好啊?”听到吴长发这么一说,白晶晶暗暗发笑,门主和诸葛副门主真的是算无遗漏啊,不光算到了吴长发回来,而且连她说什么都算得出来。记得楚云说过,兽神山执法长老吴长发性子急,他一来就会直入主题,你却不能这样,要绕着他,让他自己去查,这样他才会相信。

    “吴长老,我真是冤枉的很啊,不知道小女子怎么得罪了阁下,一来就质问小女子。”白晶晶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不是这样的,白当家误会了,我只是听说均县出了一件大事,我才来询问一下,我态度比较的急,并没有一点别的意思啊。”吴长发连忙解释道,他可以不给白晶晶面子,但是蜀山派弟子的面子不能不给。

    “哦,原来是这样啊,是出了一件大事啊,我们十大盗之一的何处去你知道吧,前几天被人灭了,据说是云家的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的男人,不,我的那位朋友发信给我,让我给霸王门腾地方,据说均县要出大事,连他都不敢说什么事,小女子最讨厌猜了。”白晶晶用撒娇的口气说道,但是吴长发却没有注意,他全部的心思都在均县要出大事上面了。

    “白当家的,说这话的是我见过的那一位?”吴长发焦急的问道。

    “是啊,是他说的,我现在忙着给霸王门腾地方,忙的脚不沾地,你说何处去招谁惹谁了,云家也不知道早怎么想的,竟然直接派出来了五个地阶的高手,听说还有一位半步天阶呢,我想就是踏平均县都够了吧,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白晶晶说完,吴长发神色凝重起来,比起云家,薛万仞就算是成了地阶后期也不是最紧要的事,他没想到来查薛万仞,竟然意外打听出这么一个消息,他心里有些火热,自己能查出来肯定是天大的功劳。

    “那个白晶晶是否知道千人敌的薛万仞最近在做些什么?”吴长发还记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薛万仞?这个我不是太清楚,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有关注他的消息,你也知道千人敌跟我们虽然都在均县,但是我们在东南角,他们在西北角,平时也没什么来往。”白晶晶推脱道。

    他又问了一些问题,白晶晶推说不清楚,吴长发不再多问,立刻骑着他的金毛疾风吼朝着均县更深处赶去,他预感均县真的要出大事了,而且跟兽神山息息相关。

    白晶晶看到吴长发着急忙慌的离开,面具底下的脸露出了微笑。

    吴长发越往里走,逃难的人越多,这都是霸王门给他做的假象,当然他们也的确在转移,霸王门名下的所有势力全部转移到了三圣乡以及均县南部。吴长发越发觉得出现了大事他问了不少人,结果这些平民都只知道均县不安全,到底怎么不安全他们却不知道,他们都是听说的。

    吴长发着急之下,直接袭击了两个人境武者,略一审问就知道两个人是土城盗的人,本以为两个小喽啰不可能知道多少东西,但是他们却给出了吴长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们在几百里之外发现了疑似是何足道师傅的苍火道人,因为两个人听过苍火道人说话。

    这么巧合的事情,吴长发还真的没有怀疑过有什么阴谋。他反而大喜过望,他立刻把两个人灭口,然后立刻朝着他们指的方向赶了过去,他的坐骑金毛疾风吼速度极快,短短一个时辰,他就追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的车夫十分的普通,只是个人境二层的武者,但是马匹却是一匹杂交马,这十分的不正常,一个人境二层的武者怎么能有这么好的马?还没等他询问,里面咳嗦的声音却引起了吴长发的注意,以他多年的经验,他一下子就听出来,里面的人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他心里已经相信里面的人很可能是苍火道人,他立刻就要走向前查看。

    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浩大的气势从远方以极快的速度飞了过来,车中传出了焦急的声音:“虎子,你快走,离开这里,你还年轻不用陪着我去死。”

    “不,您救过我的全家,我不能扔下您。”车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憨厚的脸上充满了倔强。

    “是我害了你啊,虎子,对不起了。”老者的话都没有说完,一个黑衣人提着剑来到了马车面前。

    “哈哈,老东西,跑的真够快的,这就是你找来的帮手?”黑衣人冷冰冰的看向吴长发,吴长发吓了一跳,这个人竟然是地阶九层的高手,比起自己还高一阶。吴长发虽然不怕,但是明显不想跟一个同阶斗上一场,他立刻开口了。

    “这位朋友你弄错了,我是路过此地,跟这两位不认识的。”吴长发脾气虽然急躁,但是又不啥,他这一次只是为了打听均县的真相,对于苍火道人虽然很是关注,因为苍火道人可能知道一些真相,但是也没必要把自己搭上。

    “哼,算你识相,全部都去死吧。”两道极强横的剑气打了出去,马车和车夫顿时被打成了碎肉,两个人死的不能再死了,连拉车的马都被没有逃脱。

    吴长发眼皮跳了跳,好厉害的剑气,碎肉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叹了一声,线索又断了,黑衣人满意的查看了一圈,拿走了一些东西,然后施展轻功离开了,走之前还冷眼望了吴长发一眼,吴长发被这冷冰冰的眼神盯得很不痛快。

    “剑倒是挺漂亮的,如果我想的没错应该是天池冰晶铸造的,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高手。”马长发越发觉得事情诡异,他走了过去看了一下,马车内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苍火道人,反正现在连尸体都不在了,如果是的话,杀他的人难道真的是云家的人?

    吴长发转了一圈就想离开,这个时候他的本命兽金毛疾风吼走向前来咬住了他的衣服,拉着他往前走,金毛疾风吼这种灵兽速度极快,以音波伤人,而且被他圈养了多年,实力已经达到了地阶中期,是吴长发的第二条性命。

    但是没人知道这个金毛疾风吼还有另外一个特性,就是鼻子特别的灵敏,能够在千里之内寻找到一些宝物,这也给吴长发带来了许多的奇遇,否则也不可能区区一百五十岁就晋级了地阶八层。

    宝物的诱惑让吴长发暂时忘记了任务,虽然他表面上公正尽职尽责,是一位铁面的执法长老,但是这都是他往上爬的手段,比起自己的实力,什么任务,什么责任都是虚的。

    一人一兽速度极快就来到了一棵大树之下,吴长发一眼就看到了大树的旁边有一个带血的手帕,他走了过去用鼻子一闻,就发觉这血迹是刚才马车中的人的。

    “难道苍火道人留下了什么线索?”吴长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时候金毛疾风吼已经用爪子开始刨起了坑,他立刻走过去帮忙。很快,他就发现这里真的埋藏着东西,他立刻把包袱从土里面拿了出来。

    “哈哈,小宝贝你真厉害。”打开包袱,里面就发现了许多的灵币和银票。吴长发大喜过望,自从担任执法长老他好久没有机会出来任务了,这些灵币的数量有这么多,他很是兴奋,这都比得上他的小半身家了。

    “嗯,这是什么?”吴长发拿出了最底下的一封信,他打开一看,就被里面的内容惊呆了。

    “如果这是真的,我禀告门内,我的地位肯定会大大提升,但是这么多的钱,真的有些舍不得。不行,权力才是最重要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我的地位提升了,钱财有的是,哈哈哈,这是老天都在帮我啊。小宝贝,我们回去,快。”吴长发纠结了一阵,然后突然想通了什么,立刻骑上了金毛疾风吼朝着兽神山赶去。

    ps:上个月的全部补完了啊。